menu

有哪个瞬间让你觉得这个世界出bug了?

哥哥失踪两年后,我收到了哥哥的短信。

短信上只有一句话:

千万不要上家里的那一部楼梯。

我心里震惊又疑惑。

因为我们家根本没有楼梯!

正当我准备出门去警察局把这条短信给警察看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

我家的客厅竟然出现了一部楼梯。

01

我的哥哥在两年前离奇失踪了。

直到今晚,我收到了失踪两年的哥哥发来的短信:

不要上家里的那一部楼梯。

我心里震惊又疑惑。

因为我家里一直是那种普通的平层房,根本不是跃层,家里更是没有楼梯。

我连忙拨打了哥哥的电话,我想要知道哥哥这两年到底去哪里了。

既然哥哥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家?

我心里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哥哥,可是电话那头却始终无人接听。

哥哥发完这条短信之后又消失了。

我的父母晚上很少在家,从小到大,他们几乎都没有管过我和哥哥。

小时候父亲对我和哥哥经常又打又骂,我记得最严重的一次,哥哥为了保护我被父亲打断了手。

年幼的他忍着疼痛,却一声不吭地挡在我的面前。

哥哥失踪后,我像是疯了一般去寻找哥哥的下落。

父母根本不在乎哥哥,他们甚至懒得去警局报案。

正当我准备出门去警察局把这条短信给警察看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

我家的客厅竟然出现了一部楼梯。

这部暗红色的楼梯直直地延伸至黑暗处,我根本看不到上面到底有什么。

此时,我的手机疯狂振动了起来,全是来自哥哥的短信:

「不要上去!」

「不要上去!」

这部楼梯给我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我不能上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玩偶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小熊玩偶径直滚到了我的脚边,黑漆漆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的心跳迅速加快。

这个玩偶我非常地熟悉,

是我亲手缝制的送给哥哥的生日礼物。

哥哥失踪后,这个玩偶也不见了。

我颤抖着捡起了这个小熊玩偶。

突然,我看到玩偶的肚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我用手一摸——

是一张纸条:

桃桃,救救我,快点上楼梯,我被困在上面了。

纸条上的字迹我非常熟悉,

是哥哥的字迹。

但与此同时,我的手机却疯狂地振动了起来。

我收到了数十条来自哥哥的短信。

不要上去!

不要上那部楼梯!

一时之间,我愣住了。

我到底该相信纸条上的话,还是应该相信这个短信?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哥哥极有可能在楼梯之上。

我犹豫片刻,还是义无反顾地迈上了第一节台阶。

我要找到哥哥。

此刻,我的心跳爆发到最快。

第一节,

第二节,

我一步步地走上了楼梯,最终来到了最后一节台阶。

此刻,我的瞳孔剧烈收缩着。

因为我的面前是和我家布局一模一样的构造。

一模一样的客厅,就连餐桌上也摆放着我吃剩的半个苹果。

一瞬间,我以为刚刚的那个楼梯不过是我的幻觉。

我扭过头,这部暗红色的楼梯已经消失不见了,像是从来没存在过一般。

难道真的是我的幻觉?

正当我逐渐放松下来的时候,父母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本该在外加班的母亲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她穿着睡衣,打着哈欠走了出来,看见我傻愣愣地站在那儿,眉头一皱。

「姜桃,你大半夜不睡觉站在这里做什么?」

母亲穿着睡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我。

我连忙解释我没有。

我刚想问母亲怎么在家的时候,一股凉意从我脚底板直窜上我的脑门。

不对劲!

一种强烈的不对劲的感觉让我浑身发凉。

我仔细端详着母亲的脸。

终于发现了我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

母亲的脸是相反的。

准确来说,左右脸是相反的。

母亲的左脸上原本有一颗很明显的黑痣,但是现在这颗痣出现在了右脸的位置上。

我意识到了一个毛骨悚然的事情——

我可能并不在原来的家里。

02

这一切并不是我的幻觉。

这时,我的父亲也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看清他的脸的时候,我的心瞬间沉了下来。

他的左右脸也是相反的。

父亲的两只眼睛一直很特别,左眼双眼皮,右眼单眼皮。

但现在他变成了右眼双眼皮,左眼单眼皮。

他们并不是我原来的父母。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想要马上躲到房间里。

但我的手却被母亲抓住了。

「别走啊,我有事问你,你是不是偷拿我的钱了?」

母亲直勾勾地看着我,脸色无比阴沉。

我低头一看,心里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你见过手心和手背反着长的人吗?

母亲的手心露在上面,她的手心上赫然长着五个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甲。

她的手指甲非常长,修理得十分尖锐。

「怎么了,为什么要盯着妈妈的手瞧?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母亲的脸缓缓凑近。

我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妈,没事,你这手挺漂亮的啊。」我露出一个僵硬又难看的微笑。

母亲没有因为我的话变得高兴,「小贱人,不要转移话题,是不是偷拿我的一百块钱了?」

「小贱人」这个称呼,我从小听到大。

就连我最好的朋友都不相信,一个母亲能这么称呼自己的女儿。

但她就是这样。

不允许我留长发,不允许我穿裙子,凡事一切能让我变漂亮的事情,都被她无情地拒绝了。

两天前,我的确拿了母亲的钱,因为我要用这钱付这学期的学杂费。

我曾央求母亲给我一百块,却被她不耐烦地拒绝了。

我只能用偷的方式拿走了这一百块。

「好啊,你这个小贱人,现在学会偷钱了是吧?」母亲过于狭小的瞳仁里闪烁着凶狠的目光。

「看来我已经很久没有揍你了,你不记得疼痛的滋味了吧。」

父亲站在我的面前,嘴角夸张地咧开。

我用眼角余光偷偷扫了一眼父亲的手。

这一眼,更让我觉得毛骨悚然。

父亲的手心和手背,竟然也是反着长的。

但最让我恐惧的是,我看到父亲走到厨房拿出了一把有我半个胳膊那么长的砍刀。

一瞬间,我全身宛如陷入了冰冷的地狱。

这个砍刀已经锈迹斑斑,上面布满了暗红色的锈迹。

十岁之前,父亲都用这把砍刀吓唬我和哥哥。

甚至有一次,他冷漠地用砍刀划伤了我的胳膊。

直到这把刀不能再用了,它也就从我的家里消失了。

但是现在它竟然再次出现在这里。

我惊恐地往后退,下意识地求饶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爸爸,求你不要这么做。」

砍刀上除了锈渍之外,还有点点斑斑的干涸的不知道是人还是动物的血迹。

我的心脏疯狂跳动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哥哥的声音,从我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姜桃,快点到这里来!」

我慌不择路地逃到了自己的卧室。

关上门后,我立刻锁好了房门。

「哥哥?」我带着哭腔喊道。

房间里的陈设和我的房间一模一样。

那张我今晚写了一半的试卷,安安静静地摆在了书桌上。

墙上的时钟应该是坏了,一直停留在了十点钟。

但是房间里唯独没有哥哥的身影。

我靠着门,全身瘫软地缓缓滑下。

对于未知的恐惧捏紧了我的心脏。

「哥哥,你到底在哪?」

突然,我看到床上放着一张白色的纸。

我将纸拿了起来。

纸条上竟然凭空出现了两个字:

「姜桃。」

03

是哥哥的字迹。

我激动不已。

「哥哥,你到底在哪里?」我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喊道。

但是并没有人回答我的话。

白纸上又多了一行字:

「姜桃,楼梯上有无数个平行时空,我们并不在一个时空内,但是每个时空都会有一个重叠的时间,但是每次时间都不超过五分钟,我能说话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虽然我已经极力阻止,但它还是想方设法地骗你上来了,接下来我和你说的话你一定要牢牢记住。」

「这是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总结出来的关于这个平行时空的守则。」

【尽量不要忤逆父母的话,否则他们会惩罚你】

【不要试图打开窗户呼喊,会打扰邻居休息】

【厕所是安全的地方,你遇到任何危险,都可以躲到厕所,像小时候的我们一样,但要记住,厕所的灯是黄色的】

【虽然厕所很安全,但不要在厕所停留超过十五分钟】

【不要去看床底下,如果不小心看见了马上屏住呼吸】

【如果发现父母换上了红色的睡衣,请马上躲到厕所,他们进不来】

【你可以通过大门离开这个家,但是切记:我们 4 号楼是没有电梯的,如果你看见了电梯,请千万不要进入】

【要记住:小区里没有猫,如果你看见了猫,请不要相信猫】

【……反】

最后一条规则字迹非常地仓促,上面覆盖了浓重的墨色,我只能看到一个「反」字。

纸上还有很多奇怪的我根本无法理解的完全不合逻辑的规则。

我连忙从床头拿出一支钢笔,也在白纸上写了起来。

「哥哥,难道这两年你一直活在平行时空里?」

白纸上很快出现了一行字:

「是的,6 个小时是你唯一能把握住的机会,否则连我也说不准楼梯会在什么时候再次出现。」

最后一句话的字迹变得非常潦草。

「姜桃,永远记得,哥哥爱你,你一定要逃出……」

白纸上的字迹戛然而止,甚至连最后一个「去」字的笔画都未完成。

我知道,时空的交叠已经结束了。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是 23 点。

也就是说,楼梯再次出现的时候会是在早上 5 点。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床底。

床底黑漆漆的,似乎隐藏着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我立刻收回了视线。

我深呼吸一口气,将这份重要的守则再次仔细阅读了一遍后塞进了口袋里。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姜桃,你爸现在很生气,我劝你赶紧出来跟你爸认错。」母亲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的语气里却夹杂着诡异的兴奋。

我咬住嘴唇,身体因为恐惧而发抖战栗。

「死贱人!快点出来!」

门用力地晃动了起来,伴随着巨大的砸门声。

我深呼吸一口气,迅速地钻进了被窝里。

「姜桃,我最后说一遍,我希望你能主动出来。」

父亲的声音阴沉到了极点,夹杂着丝毫不掩饰的怨毒和恶意。

我死死地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恐惧的呜咽声。

终于,外面陷入了一片沉寂。

04

难道他们放弃了?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父亲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爸爸都看到你在装睡了。」

我颤抖着钻出了脑袋。

他们的影子透过门缝投映在了地上,十分狭长。

我盯着他们的影子,突然觉得十分别扭。

因为我看到的影子是他们的双腿。

如果是正常人,那影子的最上端应该是脑袋。

但是我却看到的是两条腿。

此刻,我的血液仿佛都在一瞬间凝固住了。

他们是倒立着的。

所以他们能看到我的一举一动。

我颤抖着趴了下来。

我看到了门缝下的两双眼睛——

直勾勾地瞪着我。

这一刻,我紧张到了极点。

但我必须保持镇定。

我自顾自地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手机怎么掉在地上了?」

我的手却在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因为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他们还在看着我。

死死地盯着我。

这时,我听到了钥匙插在锁眼里的声音。

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下一秒,门开了。

父母站在门外,微笑着看着我。

他们的笑容十分奇怪。

明明是笑着的,但是他们的眼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弧度。

他们的脑袋歪成了四十五度,微笑着看着我。

一种危险的直觉告诉我,我要马上离开这里。

可是我晚了一步。

母亲骨瘦如柴的手猛地抓住了我的头发。

她眯起双眼,过于漆黑狭小的瞳仁死死地看着我。

「什么时候头发都长这么长了啊,妈妈不是说过不准你留长头发的吗?」

我的头皮被拽得生疼。

母亲的力气极大,仿佛要将我整个头发都拽下来一般。

他们强迫我跪了下来。

那个锈迹斑斑的砍刀,横在我的脖颈上。

「姜桃,爸爸说过了,不听话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父亲的狭小的眼珠瞪着我,嘴角的笑意几乎要咧到耳后根。

一瞬间,死亡的恐惧让我浑身僵硬。

情急之下,我大声喊道:「哥哥过来了!」

我听到了「咔嚓」一声。

父母的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

我能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头骨断裂的声音。

趁着这一刻,我猛地朝厕所奔去。

厕所的灯是开着的,被一团红色的光晕所笼罩着。

【厕所是唯一安全的地方,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他们不知道我们躲在厕所】

【但要记住,厕所的灯是黄色的】

等等,黄色的?!

我伸在半空中的手顿住了。

磨砂玻璃里透出了猩红的红色灯光。

「姜桃,又要像小时候一样躲进厕所了吗?」

父亲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他不缓不慢地靠近我,那张脸上挂着让人心生寒意的笑容。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朝我冲过来,

而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如果此刻的厕所真的是安全的,那他一定会千方百计地阻止我进去。

除非发着红光的厕所是不安全的。

但是,我必须转移他的视线。

我的手放在了厕所的门把手上,缓缓向下转。

果然,我看到了父亲脸上咧开的笑容越来越大。

就在门要被我打开的一瞬间,我迅速地朝着大门口奔去,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门,冲了出去。

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看到了父亲那怨毒和不甘心的脸。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说明,他暂时是不能出来的。

哥哥给我的白纸上写着一条守则:

【如果你离开了家,父母暂时不能跟上来】

但我来不及放松。

呈现在我面前的是我熟悉的狭窄的楼道。

墙上贴着的是和现实中楼道里一样的狗皮膏药般的广告纸,

甚至那张寻猫启示也挂在了墙上。

头顶的白炽灯明显已经老化,一闪一闪地发出滋滋的电流声。

楼道里过于安静了。

原本这里是隔音极差的。

每次放学回来,我都能听到麻将声、夫妻吵架声、电视声,以及孩子的哭闹声。

但现在的楼道里死一般的寂静。

静得我只能听到我自己如雷般的心跳声。

05

突然,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

听声音就在我身前的拐角处。

但是那里却没有人的投影。

我的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涩得生疼。

接二连三的脚步声响起,仿佛有很多人正在急匆匆地走路。

我的耳边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似乎有很多人在说话。

可是我的身边分明一个人都没有。

「姜桃。」

「姜桃。」

有人不断地在呼喊我的名字。

轻飘飘的,完全陌生的声音。

我咬紧牙关。

【如果听到了有人在楼道里喊你的名字,不要回应,也不要回头】

声音是从我身后传来的。

但我很清楚,我家住在走廊的尽头。

也就是说,我的身后是一堵墙。

根本不可能有人在那里。

06

我不管不顾地朝前跑去。

什么时候楼道变得这么长了?

原本一分钟就能走到的楼梯口,现在我几乎快走了十分钟都走不到。

我加快脚步往前走去,额头全是细密的冷汗。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吱呀」一声。

我身旁一侧的门开了。

门上挂着 1407 的门牌号。

住在 1407 的是一位中年男人。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记得他一直住在这里。

曾经父亲趁着哥哥不在家对我进行暴力殴打的时候,我逃了出去。

那时的我下意识地求助邻居,疯狂拍打 1407 的门,求求他救救我,开门让我进去。

他的确开了门,

但是他没有让我进去,

而是微笑着站在门后看着我被父亲拖走。

直到他去年,因病去世了。

这个噩梦才彻底从我的回忆里消失。

我的心跳得极快。

理智告诉我,我要马上离开这里。

但我的脚却变得格外僵硬。

1407 的门内黑漆漆一片。

黑暗,宛如一个黑洞一般。

一只干枯惨白的手从黑暗里伸了出来,搭在门缝上。

那只手上长满了褐色的斑点。

这只手我非常熟悉。

可那个男人,在去年分明已经死去了。

他是因为煤气中毒死的。

男人的尸体被运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了。

我这辈子也忘不掉他那张铁青的脸和鼓胀的眼睛。

姜桃,快跑!

我在心里拼命呐喊。

但我的脚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恐惧让我无法移动。

黑暗里,一张脸缓慢地探了出来。

我浑身无法控制地颤抖着。

那张属于已经死去的人的铁青的脸,以及鼓胀的眼球。

男人咧开嘴巴对我露出一个微笑。

一如那天下午,他开着门笑着看着我被父亲拖走。

尖叫堵在了喉咙口。

男人发出了嘶哑诡异的声音,

「现在,你还想进来吗?」

我拼命地摇头。

这时,我听到了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姜桃,小贱人!」

父亲粗哑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

我的心猛地沉了下来。

那条规则上只说他们暂时不能出来。

但现在,他可以出来了。

「姜桃,你很不听话,爸爸要惩罚你。」

父亲的声音带着奇异的兴奋。

「现在,你可以进来了。」

而站在门后的男人,对我露出了一个夸张僵硬的笑容。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十三岁的那个下午。

那种被拖曳的恐惧再次包裹住了我的全身。

眼泪顺着我的脸不自觉地流下。

这时,我听到了哥哥的声音。

「姜桃,往前走。」

这声音仿佛冲破黑暗的一束光。

我感觉我的脚能动了。

07

我拼命地朝前跑着。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还有两个小时,

距离楼梯再次出现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但楼道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哪怕我用尽全力往前跑,我也找不到楼梯口。

绝望再次笼罩上我的心头。

而身后父亲的脚步声步步紧逼。

「姜桃,抓住你之后,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声音越来越近。

突然,我听到了滚轮移动的声音。

一股奇怪的又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钻入我的鼻尖。

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刺眼的光线。

但这道光线很快消失了。

楼道里再次陷入了一片昏暗。

突然,我身侧的一扇扇门接二连三地打开了。

一张张惨白的脸从黑暗里伸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就在我以为我的结局会和十三岁的那个下午一样的时候——

我听到了前方传来了一声猫叫声。

一只橘猫出现在我的眼前不远处。

看见这只猫的瞬间,我震惊不已。

它太像我记忆里的那个橘猫了。

十二岁的时候,我和哥哥偷偷把一只受伤的流浪橘猫带回了家。

它很亲人。

我把它偷偷藏在房间内。

因为父母晚上基本不回家,所以我们连续养了几个月,都没被发现。

我叫它小橘。

小橘很亲人。

但那天,我的父亲喝得醉醺醺回来了。

每次父亲喝醉,我和哥哥都要躲好。

否则就是一顿毒打。

但他还是发现了小橘。

哪怕我和哥哥拼命阻拦,哀求父亲。

但他还是当着我们的面,捏住了小橘的脖子把它从楼上扔了下去。

小橘的身体在地上抽搐了几下。

我尖叫着跑下楼,流着泪想要把小橘送去医院。

但已经晚了。

小橘用最后的力气舔了舔我的手。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捡过流浪动物回家。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因为一时的爱心救了它,等待它的不过是死亡而已。

但现在,小橘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它走到我面前,亲昵地蹭了蹭我的手,对我发出「喵」的一声。

小橘似乎在指引我。

【不要相信猫】

白纸上的这条规则却让我皱起了眉毛。

小橘见我站在那里,又对我喵了一声。

眼看身后父亲的脚步声愈发逼近,我咬了咬牙,还是跟上了小橘。

我跟着小橘一直往前走。

不知道为什么,有小橘在,我的全身仿佛都充满了力量。

周遭的那些惨白的脸都缩了回去。

楼道里的阴暗也驱散了不少。

终于,我看到了往下的楼梯口。

正当我兴奋地要冲下楼的时候,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我的脖子。

「姜桃,你还要跑到哪里去?」

父亲阴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那股绝望寒冷的感觉再次袭来。

但下一刻,

小橘高高跃起。

父亲发出一声惨叫,松开了我。

趁着这个机会,我以最快的速度抱起小橘往楼下跑去。

终于,我来到了下一层。

小橘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

我来到了 5 楼。

而距离楼梯出现的时间,还剩下 1 个小时。

我必须要在这 1 小时之内来到 1 楼。

5 楼的楼道依旧闪烁着昏暗的灯光。

这个时候,我再次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

以及人的窃窃私语的声音。

08

但这一次,我抱着小橘,内心早就没有之前那样恐惧。

但那种森冷的感觉再次袭来。

这一次,我很顺利地来到了通往下一层的楼梯口。

但出现在我眼前的,并不是楼梯,

而是一部电梯。

一旁的按钮停留在了负 10 层。

可是 4 号楼根本就没有负 10 层。

突然,显示屏上的层数疯狂地上升。

很快我听到了电梯运作的轰鸣声。

叮的一声,电梯来到了 5 楼。

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在我心底升起。

【4 号楼没有电梯,千万不要进电梯】

但是这里除了电梯,并没有别的往下走的通道。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我抱着小橘往后退了一步。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戴着白色口罩,只露出一双阴沉沉的眼睛的人站在电梯内。

他的瞳仁过于漆黑,直直地望着我。

「姜桃,进来。」

他的声音极其古怪又嘶哑。

我后退了两步,摇了摇头。

突然,小橘挣扎着从我手上跳了下来,一下子跑进了电梯。

「小橘!」

「小橘,快出来!」

我焦急地大喊。

但是小橘这次却站在电梯内,任凭我如何呼喊,它都不出来。

「时间不多了,姜桃。」白衣人再次开口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出现了哥哥的声音。

「姜桃……有些……相反。」

哥哥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的,我只听到了零星几个字。

相反?

哥哥到底想说什么?

就在这一瞬间,我猛地一个激灵。

无数个片段仿佛在我的脑海里交织成一张大网。

母亲和父亲的脸是相反的。

他们的手心和手背是相反的。

白纸上那行被墨迹覆盖的最后一条规则只有一个「反」字。

难道哥哥想告诉我,有些规则是相反的?

我立刻拿出了白纸,

翻到了背面。

背面上,一行潦草仓促的墨字正在缓缓出现。

【进入电梯!有些规则是相反的!是它故意写进去混淆你的!】

小橘不停地喵喵叫着,似乎很焦急。

「姜桃,电梯门要关了。」白衣人的眼里露出了一点遗憾。

电梯门开始缓缓合上。

就在这个瞬间,我迅速地钻入了电梯。

我喘着粗气靠在了墙上。

电梯门在我眼前完全合上。

电梯不断地往下降。

突然,我感觉我的手似乎被什么给抓住了。

那种感觉非常温暖,很像哥哥的手。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那个轮廓很像哥哥。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距离楼梯出现还有十分钟。

叮的一声,

一楼到了。

我终于来到了一楼。

我抱起了小橘,紧张地等待楼梯的出现。

还有五分钟。

突然,母亲尖锐的嘶吼声在我身后响起。

「姜桃!你要逃到哪里!」

我颤抖着转过头。

母亲惨白的脸出现在我身后。

她的眼珠由于过度用力而鼓起。

枯瘦的手臂猛地抓住我的肩膀,指甲深深地陷入我的皮肤内。

我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

母亲喘着粗气,漆黑的瞳仁凶狠地看着我。

「你是我生的,我有权利处置你的生死!」

她用力地把我往回拖。

我疯狂地挣扎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身后出现的那部暗红色的楼梯。

回去的时间到了。

我更加用力地挣扎了起来。

但母亲的力道极大。

她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姜桃,你走不掉的,我也是这样被我的母亲控制着走不掉的。」突然,桎梏我的那个恐怖的力道松开了。

母亲猛地被人推倒在地。

我听到了哥哥的声音。

他冷冷地说道:「我和姜桃虽然是你的孩子,但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

「我们再也不会受你的控制了,你不配做一个母亲。」

楼梯出现的这一刻,所有的时空都重叠在了一起。

我看到了母亲的身后涌现出了无数的黑影。

这些黑影全都在叫嚣着扑向我们。

「我不会让你们走的,你们是我的孩子,是我的!」母亲发出疯狂的喊声,朝我扑了过来。

但下一刻,她被人用力地按倒在了地上。

我知道是哥哥。

「姜桃,快走!」

楼梯的轮廓正在缓缓消失。

小橘的叫声变得焦急又尖锐。

我泪眼模糊地往后看了一眼,最后义无反顾地朝着楼梯跑去。

在楼梯消失的最后一秒,我踏上了它的台阶。

09

我感觉到了刺眼的光线。

似乎有人正在用力扒开我的眼皮。

「医生,病人醒了!」

我听到了有人激动的说话声。

周围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很多人说话的声音。

听起来很像是我在楼道里听到的窃窃私语的声音。

「姜桃!」

有人在喊我。

「姜桃!听得见吗?」

这个声音很耳熟。

我在楼道里也听过。

「手术非常成功,姜桃,你很坚强。」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抬到了担架上,推了出去。

我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那是我在楼道里闻过的味道。

很多人推着我来到了病房。

我看到了一张张毫无生气的惨白的脸,

是我在楼道里看到过的那一张张隐藏在门内的脸。

但是此刻,他们的眼里露出由衷的欢喜。

「姜桃,好孩子,你的手术很成功。」

这个声音很熟悉。

他戴着口罩,露出了一双眼睛。

我怔怔地看着他。

是电梯里的那个男人。

就在这一瞬间,无数记忆涌入我的大脑。

我猛地抓住医生的手,嘶哑地问道:「我的哥哥呢?」

「你的哥哥还在手术中。」

我难以控制地哭泣起来。

我知道,哥哥可能出不来了。

所有被我遗忘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

10

我的哥哥没有失踪。

一周前,父亲喝得醉醺醺回家。

他嘴里骂骂咧咧说输了多少钱。

我本不想招惹他,

但我需要五十块钱的班费。

我犹豫着来到父亲面前,恳求他给我五十块钱。

父亲盯着我,喘着粗气,眼里闪烁着令我恐惧的凶狠的光。

棍棒生生地抽在了我的身上,

一下又一下。

我疼得来回滚动,哀求他放过我。

可是他没有,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猩红的兴奋。

门开了。

我仿佛抓住一丝希望望向了门口。

可这丝光很快就熄灭了。

站在门口的是母亲。

她像是没看见地上的鲜血,没听到我哀嚎的哭声一样,满不在乎地说道:「别打死了,注意点。」

父亲下手的力道却丝毫没有减轻。

他喝了酒,输了钱,需要一个发泄口。

而我便是那个发泄口。

终于,我等来了放学回来的哥哥。

只比我大两岁的哥哥已经长成了青年的样子。

他看见奄奄一息的我,像是疯了一般冲到父亲面前。

他们很快殴打在了一起,

但哥哥的力气还是不敌父亲,

他很快倒在了血泊中。

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了警察。

我和哥哥被抬上了担架。

11

「姜桃,你哥哥的手术很成功,你们都很幸运。」

医生笑着跟我说道。

我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知道哥哥是怎么出来的。

明明他为了能让我回去,拼尽全力去阻止母亲。

我们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三天后的下午,

我和哥哥在医院里散步。

还有三天,我们就能出院了。

哥哥握着我的手。

「哥哥,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我好奇地问道。

「是小橘。」

「小橘拖住了母亲,楼梯消失前的最后一秒,我跟着你上了楼梯。」

听到这个答案,我心里一酸。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猫叫。

一只橘色的猫走到我和哥哥身边,亲昵地跳上了我们的腿。

12 医生视角:

在我四十年来的从医阶段,遇到了一个非常奇特可以说是诡异的案例。

作为一名青少年心理医生,我每天会遇上各种有不同心理障碍的青少年。

但最令我觉得震惊的是我最近遇到了一对兄妹的案例。

他们长期受到父母严重的家暴和虐待,甚至被父亲打成重伤才抢救回来。

他们的父母都因此入狱了。

我受到福利组织的邀请,来到医院专门为他们做心理辅导。

我见过很多长期受到父母虐待、家暴、冷暴力或是 pua 的孩子。

他们或多或少都出现了心理问题。

但是这对兄妹,却没有任何的心理问题。

他们给我讲述了一个奇妙的故事。

我并不相信这个故事,但我还是把它写了下来。

回到治疗室之后,我仔细分析了这个故事。

那一瞬间,我心底升起一股凉意。

我发现姜桃所讲述的关于平行空间的经历,竟然和她在昏迷时的现实中很多地方都高度重合了。

墙上的时钟永远停留在十点。

姜桃被送进医院的时间正好是十点。

如果这个故事是她编造的话,她那时已经深度昏迷,根本没办法知道时间。

我点上一根烟,颤抖着继续看这个故事。

姜桃在那个世界闻到的消毒水味道,正是医院的味道。

她听到的杂乱的脚步声和窃窃私语声,是医生和护士的声音。

姜桃感觉到的刺眼光线,是医生扒开她的眼睛在检查。

她听到有人叫她名字,那正是医生在喊她的名字。

楼道里邻居那一张张惨白的脸,是重症病房里的病人。

我深呼吸一口气,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厕所之所以是安全的,是因为姜桃小时候受到父母虐待会躲在厕所。

她遇到的那个电梯里的男人,正是给她手术的医生。

我不敢猜测,如果姜桃相信了那个规则里掺杂的谎言,错过了进入电梯的时间,

那么她真的能够成功活下来吗?

这个案例实在太离奇诡异,所以我在给学生分析的时候,删除了很多细节。

我只告诉他们,这是姜桃内心世界的反射。

父母之所以变成怪物的形象是因为在姜桃的潜意识里,父母就是怪物。

上完课后,一个人喊住了我。

「徐教授。」

我转过头,是姜桃。

姜桃手上抱着一只橘猫,笑着看着我。

我们简单地聊了一下天。

原来他的哥哥今年高考,目标就是我所教授的这所大学。

「哥哥说他要成为徐教授的学生,以后帮助更多像我们这样的人。」

姜桃的眼睛弯了弯,眼里是温柔的光。备案号:YX11oRrxpXW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