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番外:回家

1

那天之后,我找到了我的女儿。

她躺倒在荒路旁的草垛里,胸口中了弹,血已经干了。

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2

几天后,我抱着女儿的骨灰,住进了陈钰的家里。

他家不大,墙上挂着他孩子的遗照,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

在他楼下, 就是他的「公司」。摆满了诈骗用的电话,还有多部电脑。二手烟和汗馊的臭味,在楼上都能闻到。

我蹲在地上,给孩子们烧着纸钱。

我边上的男人,轻轻地说了一声「抱歉。」

他是陈钰。

瘦瘦高高的,穿着花衬衫。

他仍然不免愧疚,若当日他早些相信我,或许我的女儿,就不会……

我没有怪他。

接下来,我会带着女儿回国,我会主动去自首。

但是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3

「你知道吗,现在对所有人来说,我已经死了。」我对他说。

是的,当我被从地里挖出来之后,我对陈钰的第一句话便是:

「告诉大使馆,我已经死了。」

他不理解,但还是照做了。

今天,我将告诉他我这么做的原因。

「因为我的死,能让我前夫恐惧。」

「那恐惧是他上钩的诱饵。」

4

还记得先前,我被困在棺材里。

我录了一段话,揭露我前夫,合伙我闺蜜,谋财害命的录音。

本意是通过国内的媒体曝光,让躲在国内的前夫无处可逃。接受法律的制裁。

但是,用陈钰的话说,「时间紧,任务重,实在是腾不出手了」。

他没来得及发给媒体。

时间,回到那日。

我从棺材里被挖出来之后,陈钰载着我,在山路上狂飙,往最近的医院赶。

新鲜的空气涌进车内,我大脑充血,晕眩得几乎要死去。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他踩着油门,安抚我,「快到医院了。」

这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接了起来。

他听了一会。

「是的,人在我车上……」他说。

「大使馆位置在哪啊?不是,我得先把人送医院……」

是大使馆打来的电话。

「对,我知道她是被谁埋的……」

「全部情况?我靠有点复杂啊,你等我捋一捋啊……哦对了!我有个录音,我发给你们你们就懂了!」

就是在那个时候,模糊之间,我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似乎,大使馆也尚不知晓。

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我前夫和我闺蜜谋划的。

机会。

让我前夫,血债血偿的机会!

我半躺在后座,想要让陈钰等一下。

可是,我很难发出声音。

终于,我艰难地按开了安全带,身体从后座重重跌下。

陈钰听见动静,错愕地从后视镜里看我。

他注意到我,在轻轻地摇着头。

他反应过来,挂断了电话。

他停下了车,我喘息了好一会。

「告诉大使馆……我已经死了……」终于,我能够发出声音。

他愣住了。

「还有……那个录音……」我说,「不要发给任何人。」

说完后,我彻底昏死了过去。

5

很幸运,陈钰按我说的做了。

在医院醒来后,陈钰对我说。

他告诉了大使馆,我在送医的路上,没挺过去。

「当然了,他们想要帮助你的尸体回国,给我打了好多电话,我一直拖着……」

「先不要和他们联络了……」我身体虚弱,但还是想起了什么,「这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么?」

「倒不会……我手机号一大堆,查不到我的。但是……」

「你不让他们知道真相?」他无法理解,「图啥?还想着保护你前夫吗?」

我摇了摇头。

答案是,恰恰相反。

因为通过陈钰的那通电话,我确认了一件事:

当日,陈钰向大使馆求救的时候。

他只来得及告诉他们,我被地方武装给活埋了。

以及武装的势力归属,联系的方式。

至于活埋的原因,幕后的主使……陈钰时间有限,不得不匆匆挂断,赶着最后那点时间,去围堵我的闺蜜。

庆幸于,我在昏迷前,最后做下的那些安排,及时阻止了他和盘托出。

现在除了我和陈钰。

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的前夫是真凶!

他还是自由的。

而他的自由,就是我需要的!

6

时间回到此刻。

我们给孩子烧着纸。

我拿着闺蜜的手机。那上面的聊天记录,止步于我和前夫的对话。

我伪装成闺蜜,告诉他:

你前妻的尸体,已经被地方武装,转交给了大使馆。

国内并不安全,回国有很大风险。

说不准,地方武装已经透露出了我们的交易。

跑!越快越好!

来这里吧,硬盘就在我手里。

我们足够做土皇帝。

他想要和我通电话,被我以「你在国内,有可能已被监听」为由,强硬拒绝了。

他确实有所怀疑。

但是……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如我所料发生了。

我本人的死讯,通过媒体,传到了国内。

那么,地方武装为什么没有隐瞒这个秘密?

地方武装,是否已经供出了我们?!

这一系列的问题,足够让他日夜惊惧。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大使馆的态度——因为他们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只能强调,生死尚不明确,正在努力寻找我的下落。

可他早已惊慌失措,在我这里,只能得到更恐怖的解释:

「他们是想麻痹你,在逮捕你之前——否则怎么会这样模棱两可!」

「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手机上,最后的一条,是他出了国门。

他坐着前来接他的本地摩的,赶赴我和他约定的地点。

纸钱焚烧殆尽,只剩下干枯的灰烬。

「因为我的死,能让他恐惧。」我说。

这里的气候,要比国内湿热很多。

不知不觉中,我也习惯了凉鞋和花衬衫。

我坐上了陈钰的车,驶往那个约定的地点。

杀人的地点。

7

天色越来越暗了。

我们约定的那个地点,是一个没有人烟的荒路。

陈钰的车,是一辆老旧的越野车。此刻,我们就停在路旁,安静地坐在车里。

安静地等待着。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我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渐渐地,道路的前方,驶来了那辆本地的摩的。

司机早就收过我们的钱,催促着后座上的男人下车,随即,便头也不回地驶离了。

那个抱着包,下来的男人。

就是我的前夫。

在这荒无人烟的道路上。

只有这辆老旧的越野车,静静地等着他。

「打开双闪。」我对陈钰说。

车灯闪烁。

我的前夫,招了招手,朝我们走来。

然而,这注定是一条让他永生难忘的道路。

在道路的一旁,有一个提前挖好的深坑;

我看见,他惊疑不定地望向了那个深坑。

曾几何时,我也惊恐地在心中自问这个问题:

那是做什么用的?

 

挨着那个深坑的,还有一块地;

明显被翻过,像是在里面,已经埋过了什么东西,成年人大小。

陆璐就在里面。

就在离他不到几米的地方。

陈钰的车,还在打着双闪。

我的前夫终于警惕起来,他停在那,给我打来了电话。

这是我第一次接通。

「陆璐,下车,让我看见你。」

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里都是恐惧。

距离已经很近了,足够了。

我没有说话,拉开车门,下了车。

他脸上的神情,就仿佛见到了鬼一般。

「好久不见。」

我朝他笑起了来。

他惊惧地丢下电话,慌不择路地逃着。

天色昏暗,整片天空几乎要压下来。

他逃不掉的。

8

我的前夫,手脚都被捆着,嘴被胶带粘上了。

后脑勺渗着血,是他转身想逃时,被追上去的陈钰给予的重击。

我探过了他的鼻息,他还活着。

我翻检着他身上的所有东西,证件、手机、钱包……

全部收走后,我用力地拍打着他的脸颊。

终于,他模糊地睁开了眼睛。

瞬间,他剧烈地挣扎,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声。

可是,都是徒劳的。

他双眼流着泪,祈求地看着我。

他很想说话吧,那个时刻,有无数求饶的话,有无数的交易想提出。

只要我能放他一马。

「知道吗,我的女儿,在这里,第一次开口说话了。」我说。

「可是没有人在乎她说什么。」

「没有人肯给她活下去的机会。」

「你害的。」

他流着泪,脑袋在地上碰撞着,像是在给我磕头。

我沉默了好一会。

「你毕竟是孩子的父亲……我毕竟爱过你……陆璐也说过,你的打算,是让孩子活着回国……」我说。

他的眼睛里,爆发了新的生机。疯狂地磕着头,用力地呜咽着。

「如果你诚心悔过,我可以放你一马……」

或许他也没有想到,我撕下了他嘴上的胶带。

在那之后,他仿佛一只受惊的动物,声嘶力竭地,说了无数忏悔的话。

说他对不起我们娘俩,说他不是人,说他没想害死女儿,说他看错了陆璐。

我只是平静地等他说完。

最后,在他惊恐地目光中,重新粘回了胶带。

「嘘——嘘——安静」我安抚着他,「你忏悔得很好。」

「只是,我女儿听不见了。」

「你的忏悔,没有意义。」

9

他沉重的身躯,被我推进了深坑。

执着铁锹,往他身上,填埋泥土。

我特意留了神,所有抛下的泥土,都避开了他的脸,他的眼睛。

我要让他看着自己,一点点被活埋。

他原本还在挣扎,但泥土越来越多,凭他的力气,已无法挣脱。

突然,觉得很讽刺。

原本,这是他给我设置的结局才对。

陈钰在一旁抽着烟,思考着什么。

先前他想帮我搭把手,但是被我拒绝了。

这是我和前夫之间的事,只能由我来完成最后一步。

「真打算回国?」陈钰问我。

他是知道的,回国后,等待我的是什么。

「嗯……我要送女儿回家。」

「我代替你呢?……」旋即,他也意识到了,对于一个母亲而言,陪孩子的最后一段路,只能是她自己走完。

他挠了挠头,叹了口气,「一起回吧。」

我填埋着泥土,愣了一下。

「我也想回去看看孩子了。」他说。

「我的房子,大概率也是保不住了,肯定会被司法拍卖。」我说,「但我这些年的工资是合法的,加一起,也是一笔积蓄。」

「咋还谈钱呢?」

「不全归你,我会给你一个地址——我和女儿,以前住的那个次卧。」

「那房子挺偏的,不值多少钱,帮我把整套房子买下来,加钱也要买下来。」

我说,「收拾干净,让我女儿回到那里吧。」

就好像,时间回到起点。

我还在加班,她还在那里等我回家。

终有一天,我会回到那里。

抱住她。

她等到了我,我重新回到她身旁。

「这要是一直没人住,得积老多灰了。」他挠了挠头。

我看向他。

他踌躇着,「……我打扫收拾也是很拿手的。」

「你确定?你公司和你家乱成那个样子?」

他尴尬地笑起来,「多练练就好了,业务水平总得花时间练嘛。」

「……」

「……」

我们沉默了很久。我回过头,专心地填埋最后那些泥土。

厚实的泥土,再看不到我前夫的痕迹。

只有铁锹翻动的声音。

「……你会等很长时间的哦。」我说。

「嗯,我会在那里等你的。」

很奇怪,明明我们正在活埋杀人,却聊起了未来。

10

……

无人的荒道,被掩埋的深坑。

覆盖上了枯草,无人知晓。

我们乘坐着老旧的越野车,在路上慢慢行驶着。

天色已晚,前路黑暗。

车上的灯却将眼前照亮。

黑夜的尽头,似乎也没那么可怕。

—end

 备案号:YX01jeXzDoNxvKqK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