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武侠小说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无人知道他是一个高手。

1

他三岁习剑,师父说他天赋异禀。

苦练十载,去往天都苑参加比武。

他骄矜自傲,环顾四周,只觉得一个能打的没有。

不想第一轮、第一招就被挫败。

挫败他的少年白衣飘飘,挺剑而立,像是长风中一面纯白的旗纛。

他叫洛长川,来自青城派。

使的那招叫「有凤来仪」。

2

那届比武,洛长川连败三十六门派七十二少侠,以连胜之绩摘得头筹。

崭露头角,声名鹊起,一时风光无两。

他则受了一些奚落:瞧,那个小子,怎么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随着洛长川的连胜,他身边坐满了手下败将。

于是乎大家都去感慨洛长川强到过分,连分给他的奚落都没有了。

仿佛这场比武,他没来过。

3

他从一开始的震惊、不服,到最后整个人都是懵的。

心想:还能这样的么?

跟他想到一块儿去的大有人在。

有前辈指责青城山掌门:「洛大侠,大家都知道贵派厉害得很,出了你这样的天下第一,你徒儿什么功力,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叫他来参加都苑比武是什么意思?其他门派的弟子尚年幼,若是因此意念消沉,从此弃剑,如何是好!」

不少人纷纷应和。

青城山掌门并不睬他,转而对蔫巴巴的众位少侠们道:「败剑是常事。今天不败,明天也要败,没有人能一辈子立于不败。若是输不起,即使再高强的武艺,也当不起一个侠字。真正的大侠,输得起,跌不死。」

青城山掌门洛子期为人深沉寡言,这一番话却说得掷地有声。

他在座下听得慷慨激愤,用力鼓起掌来,在一众少侠里显得格外滑稽。

青城山掌门将洛长川往前轻轻一推,道:「长川就在这里,你们大可以找他再战。来日方长,胜负犹未可知。」

他将脸憋的通红,觉得青城山掌门说这话的时候仿佛看着自己。

4

师父说,人外有人,洛长川毕竟是洛子期的首徒,而洛子期,是天下第一。

他痛定思痛,日益勤奋。

他先是与师父一道拆解了青城派的武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再是辞别师父下山,一边闯荡江湖,一边追着洛长川的行踪。

洛长川的每一场比武,他都去看了。

回去以后悉心推敲,一一拆解与学习。

久而久之,画功日益精进,且结识了很多喜欢洛长川的女子。

4

这些姑娘十分狂热。

洛长川行到一处,她们亦跟到一处。

不顾比剑凶险,在一旁喊他的名字。

「你也喜欢他么?」有漂亮姑娘问坐在身边的他。

「呃,不是不是……」他扯起围巾,遮头遮脸。

「你画他画得好传神!能卖我一份么!」姑娘盯着他的剑谱大呼小叫。

「呃……」

这就是他第一次与女孩子说话的经过。

5

打进洛长川的追随者当中,无意间听闻了一个惊天的阴谋。

皖南刘氏的三小姐,要给洛长川茶里下春药。

「我要嫁给他。」她得意洋洋道。「事后他要是不认,我便说他轻薄了我。」

他吓得脸色惨白,这种事,会将洛长川的前途毁掉的。

他要警告洛长川,又转念一想:我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跟他打一架。

想到这里,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当晚便在洛长川房外的树梢上挂了一夜。

待洛长川口渴要喝茶,抬起石子射去。

洛长川手中茶盏应声而碎。

「谁?」洛长川拔剑。

他大喊着「刘小姐在你茶里放春药啊!!!」撒腿就跑。

跑出十里地,身后早没有洛长川的人影了。

他溜回客栈,将自己整理的青城山剑谱往旁边一丢,执起了自己的剑。

「哈哈!他轻功不如我!丢石子也不如我!」他气喘吁吁道。「我又将他的招数全学了、全破了,纵是他再使出有凤来仪,我也不怕!」

当即便决定要去正大光明地向洛长川挑战。

6

不想洛长川因了前夜之事,避人耳目地返回了青城山。

「我直接拜山,岂不更加郑重?」思及此,他便暗中保护了洛长川一路,那些姑娘再要追着洛长川不放,他就要拿剑身拍她们的马屁股了。

一明一暗,回了青城山。

洛长川进门的排场,那可是相当大。

而他穿着粗布短褐,知宾的看他不起,故意将他往门外赶:「什么?挑战?要挑战我们掌门弟子的人可多着呢,您先排个队吧」。

北风萧萧,他坐在步阶上,就着雪水啃了两餐白馒头。

等到天色已晚,洛长川终于传他了。

两人校场相见,他眼光发亮。

洛长川却面带疲色,甚至于不耐烦。

他今日已经应付了好多浮躁的挑战者。

他依旧输在「有凤来仪」。

8

「怎么会呢?」他自言自语,比着摸索过的拆招动作。

洛长川见他不是那些争勇好胜之徒,神色缓和了,温和笑道:「招数倒是没错,只不过我力气大一些,你恐怕格不开我的剑。」

「对!对!」他第一回与洛长川说上话,心里很高兴,似乎脑筋都变灵光了,立刻便思如泉涌地想出变招,「不过我可以借个巧劲。如果我不这样挡,而是……」兴致勃勃地换了个姿势。

「你是什么人啊!大晚上的缠着我师兄比比划划,难道还要他帮你喂招么?」一个小女孩子泼辣辣地跑出来,抢过洛长川的手,「师兄,都下雪了,回去了吧,外头多冷啊。」

洛长川无奈地笑笑,朝他施了一礼:「这位朋友且回吧,日后再行切磋。」

转身携着小师妹说说笑笑离去了。

他低头看看自己埋在雪中的草鞋,后知后觉是有那么一点冷。

9

他原本盼着第二天能与洛长川继续切磋,不曾想来向洛长川挑战的少侠太多,他排队要排到三天后了。

他不是名门大派的弟子,师父与洛大侠也没有交情,在青城山上不便久呆,想了想还是放弃。

「我纵使赢了他的『有凤来仪』,也赢不了他的别的。」他烦闷地想。

他烦闷了一小会儿,复又高兴起来:「今次对剑,我在他手里讨了三十余招,比上一回多了三十余招。那我明年,就可跟他对上六十余招;后年,九十余招;大后年,一百二十余招……那我死之前,还是有可能打败他的嘛。」

他回到师门处,对师父禀报了此次战果,与师父请命要练气力。

「洛长川的力气,当真是很大!一力敌十会,我打他不过。」

师父拗不过他,由着他去了。

他便每日脚绑沙袋、肩挑重石,在山上跑上跑下。

10

如是两年。

他肩膀宽了,个子也抽高了,隐隐有了龙凤之姿。

师父很是宽慰:「你可以下山去闯荡一番。」

他道:「弟子还是想去找洛长川比试比试。」

师父叹了口气:「何必如此执著。」

他肃然道:「他就在那里。」

师父又叹了口气:「那就去吧。」

有天下第一的年月里,江湖儿女总是心向往之。师父是过来人,心里也明白。打赢一百个一千个人,都不如打赢那一面插在众人心头的纯白旗纛。

11

他是在一座山庙里找到洛长川的。

洛长川正歪在桃花树下读通俗演义。

那演义讲一个皇帝如何起于微末,然后为着心爱的女人问鼎天下。

他在书坊里见过,有二十一卷那么长。

其时正是仲春,花开荼蘼,日色醺暖,加之白衣胜雪的年轻剑侠支颐读书,身边一坛醉人的桃花酒,风景美得难描难画。

偏生他气得面如金纸,攥紧了拳头。

他看到洛长川的长剑被随意丢在一边了。

12

他下山找了洛长川许久,听青城派门人说他游历江湖,在江湖上却打听不到他的消息。

只有求到那些曾痴迷于洛长川的姑娘那里,才得知他的近况:洛少侠结识了一帮江湖朋友,在滁州飞鹰走马,结伴游猎。

「住了小半年了,听说行事纨绔。」姑娘摇摇头。

他寻到琅琊山下,正巧遇到洛长川呼朋引伴、饮酒作乐。

酒局中他与朋友坐在椅子上斗剑。洛长川故意放水输给了对手,只因为那人是东道主。

他一输,东道主脸上有光,大声吹嘘起自己的武功,大家都高兴得起哄,其乐融融。

他看得都呆了,身旁的江湖客摇摇头:「并不像他的师父。」

青城派掌门正在闭关,对这个徒弟无从管教,赵副掌门天高皇帝远,也管不到他。

「既然你师父师叔管不了你,我来管你!」他好不容易尾随落单的洛长川来到这山庙中,蒙上了脸,单露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他愤愤地跑去庙里摘了两个大铜锣,悄悄走到洛长川身后,往他脸颊这么一拍!

「咣——」

洛长川被敲傻了。

13

洛长川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人从背后偷袭。

他被震得头晕眼花,向后抓去,那人扣住他的手腕,将他推倒在地。

蒙面大盗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骑坐在他腰上,攥着他的领子揍了他好几拳。

「你干什么!」洛长川将他一脚踹开,扑过去捡起自己的长剑。

「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有剑!」他大声道,「你早就输了!」

洛长川一剑刺出:「卑鄙小人!」

「你才卑鄙!」他一边躲一边往庙外掠去,「我每天脚绑沙袋、肩挑重担地练功,你却仗着自己天赋异禀、师门显赫,不认真不努力不上进,是不是骄傲自满!」

洛长川气得满脸通红,剑光簇簇朝他扫去:「你看我可不可以自满!」

他躲过一招,反手就是一耳光:「你说呢!」

洛长川懵了。

从小到大没有人打过他的。

洛长川怒火攻心:「比剑就比剑,你做甚打人!」

他怒道:「打的就是你!不然你这坏家伙不长记性!」

两人结结实实打了一架。

他本以为他要赢的,但越打到后来,洛长川越像从前赢他那个人。

剑法凌厉,绵绵不绝,眼中流露出汹涌却又平静的剑意。

「中!」一招有凤来仪停在他的颈间。

洛长川胸膛起伏,眼中精光湛然:「说!你赢还是我赢?!」

「你还在乎输赢么?!」他鼻头一酸,「你连剑客的尊严也不要了!为了人情世故,故意使假剑!」

「你到底是谁?!」洛长川气得去掀他的遮面布。

他惊得倒退一步。

「小心!」洛长川伸手去抓他。

洛长川抓了个空。

他竟是躲开了。

14

还好山不高、谷不深。

跌断了两根肋骨。

他看到洛长川喊了人来谷底寻他,立刻灰溜溜跑了。

他虽然气洛长川不努力不认真不上进,但也认同洛长川有自负的资本。

他还没打败他呢。

决不能让洛长川看到他的真面目,不然他可要记仇了。

15

「长川,你到底寻谁呢?」

洛长川脸一红。

他也不知道。

「你脸上怎么了?」那位朋友倒吸一口凉气,「你被人给打了?!」

一帮朋友统统围上来看热闹。

「谁啊?这么厉害!你师父追来了?」话一出口,少侠们就打了个寒噤。

洛长川道了句「不是」,不再多语。

只当天夜里对镜涂药的时候嘶声连连:这个卑鄙小人怎么力气那么大呢?

16

他回到师父那里,对师父道:「我还是打不过他。」

洛长川半年不练剑,尽日饮酒作乐读闲书,加之被他拍了一脸、揍了几拳,尚且挣起身打得他爹天娘地。

「我怕我一辈子都真的打不过他了。」

师父笑道:「那是你的福气了。」

「此话怎讲?」

师父问:「你打赢他之后做什么?」

他一愣:「呃……找他师父青城山掌门洛大侠打。」

师父问:「洛大侠大你一轮都不止,拳怕少壮,你要是也把他打赢了呢?」

他想了想:「找更厉害的打?」

师父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不假。但倘若有一天是你做了人外人、山外山呢?你做了天下第一呢?你要如何?」

他答不出来了。

师父笑呵呵道:「所以还是让他们去做吧。你有个奔头,每日用功,那也很好。」

他心里浮现出天都苑初见,洛长川白衣飘飘,挺剑而立,像是长风中一面纯白的旗纛。

不免豁然开朗:「是!」

师父道:「看来是时候教你内家功法了。」

他眼睛一亮。

「不过这内家功法,比的是谁的心静,谁的坐功好。你若是想要有所建树,必得忍受闭关的枯燥无聊。」师父叹了口气,「其实你若放下与他决胜负的心,做一个游侠儿浪游江湖,也是很好的。人只年轻一回,选了武道,其他的……就都没有了。」

他知道师父指的是什么。

他将失去的是鲜衣怒马,是看尽春花,是花前月下少女枕肩与他说的那些悄悄的情话。

他磕了个头:「弟子天资不如人,只能选择苦行。」

苦行,苦苦前行。

他若不前行,怎么追的上他心中那面纯白旗帜。

17

闭关三年,出关。

师门中换了扫地僧,师父竟是坐化了。

他哭着朝师父的骨殖磕了个头,收拾了行囊,下山。

他的剑已经很利了。

18

幸甚,大家都说,洛少侠的剑也很利。

「两年前他从滁州归来,向师叔请了罪,潜心练剑。前日里洛大侠出关,考校了他,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很满意的。好像已经与赵副掌门商量,要定下他接这衣钵。」

19

他终于找到了洛长川。

天不随人愿,他是半死不活的。

洛长川跟随他师父的脚步,只身闯入一处魔教分坛,却不知那里高手云集。

他将洛长川抢了出来,交给了一名牧羊女,转身去往魔教。

他其实心中惴惴。那么多年,除了洛长川,他不曾与其他人对招。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厉害不厉害。

但除了洛长川,这里就只有自己。

他是侠。

再不济也是侠。

20

结果他横扫魔教左护法门下。

他意外发现自己还挺强的,嘿嘿一笑,然后拄着剑吐血三升。

21

他在医馆里躺了三天,带了几包药挣扎着回去看洛长川。

洛长川和牧羊女相对而视,笑意融融地说着话。

看到他来,洛长川捉剑,眼里透着警觉:「阁下是谁?」

「我……我是洛掌门派来的。」他匆忙放下药就走了。

他回城里,呆呆地抱着剑在屋顶上坐了一整夜。

没有人说话。

他想起以前师父跟他说,武道是很孤独的。

当他心中有一个想要到达的地方,他就只能心无旁骛地走下去。

他是那么急于赶路,以至于错过了路上的很多风景。

他又很少能遇到同道中人,相携同行。

「你一生中会越来越多地想起你的对手,远远胜过你的恋人。剑客与对手,才是宿命。」

他从前不懂师父这番话的意思,一如他从来不觉得很寂寞。

自他十三岁那一年他就知道他要到达洛长川的身边,洛长川在尽头等他。所以这一路苦行是白驹过隙,他活在两相对剑的瞬间须臾,那很精彩。

但在这不算寒冷的夜里,他却尝到了寂寞的滋味——他晓得洛长川在别人身边。

洛长川不在终点等他。

洛长川只是在那里,从没等过他。

而他抬眼四顾,没有人可以说话。

22

那之后他没有那么执着于练剑,也没有那么执着于洛长川了。

他行走江湖,结交朋友,行侠仗义,就像师父说的,做一个浪游江湖的游侠儿。

但是他没有那么开心。

他心里有一个窟窿没有填上。

他总有种离魂的感觉,仿佛他要去一个地方却没有去,他心里有个人却不能说。

「怎么搞得害相思病了似的……」他解开腰间酒葫芦饮了口酒,骂骂咧咧。

23

突然得知青城派出了大事。

赵副掌门与魔教勾结,被五大门派联名拘捕。

洛长川亦是下落不明。

他立刻丢下了自己的朋友,骑一匹快马,四处找寻线索。

这一查,发现自己曾经托付的牧羊女,竟是个魔教妖女。

当日左护法全军覆没,她怀恨在心,引诱洛长川踏入埋伏之中,希望引得洛掌门前来相救,一网打尽。

结果洛掌门没来,来的是一个风尘仆仆的游侠。

洛长川其时为魔教七大高手围攻,血流如注。

他看的心头蹭蹭蹭冒火:「怎么,想跟他一决胜负?」

跳下马来,咣当拔剑:「你们魔教都不懂排队的嘛?!」

24

两人并肩作战。

洛长川负伤太重,很快就倒下了。

血色太浓烈,让他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

25

洛长川被救回青城山,醒来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师弟们激动地说,绝命崖顶,七长老全军覆没,师兄威武!

洛长川摇了摇头:「不是我。」

顿了顿,不甘心地承认:「我没那么厉害。」

又问:「当时你们在崖顶,还有遇到旁人没有?」

师弟们摇摇头:「会不会是哪位前辈出手相救?」

洛长川道了句不可能:「那人跟我差不多大。」

师弟们悚然。中原武林竟还有这号人物,他们怎么从来也不知道。

「师兄,那他使得是哪家功夫?」

洛长川回忆了一下。

当时血色太浓烈,让他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

但是他看清了那一招开天辟地般的有凤来仪,竟像是自己的功夫。

27

很多年以后,青城山掌门洛长川游历江湖。

在滁州琅琊山下小镇,遇到了一个乞丐。

乞丐手脚都残废了,蓬头垢面,疯疯癫癫,在地上爬来爬去恍若一只虫豸,问人讨酒喝。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来的,有人说他似乎从前是个不知名的侠客,但伤重不治,没有人管他,就成了这幅鬼模样。

「我比洛长川还厉害!」偶尔高兴的时候,乞丐会悄咪咪地与人说,仿佛把珍藏藏的什么宝贝拿出来给人瞧。

有人吓唬他:「青城山洛长川洛掌门真的来了!」

那乞丐立刻缩成了一团,挡住自己的脸,引来了一片哄笑。

洛长川上前,修长的手指在他面前的碗里放下两个铜钱。

正当他转身离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哭。

那哭声是如此地汹涌又悲切,像极漫长极漫长的时光里,那些命不由人的遗憾。

「你这个……不长记性的坏东西。」那乞丐哭道。

终章

「当时掌门就愣住了。然后就疯了一样要将他带回山。起先我们也不知道那是赵师叔,还以为是掌门哪儿捡来的老疯子……」

「赵师叔?」我问。

「是啊,他姓赵。」青城山弟子脸上浮现出跟我一样的神色:又是一个姓赵的。

「他叫赵二,掌门说他学过我派武功,是外传弟子。我好像没什么印象。不过掌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他带我走到校场上。

坐在轮椅上的赵二神赳赳气昂昂地指点青城派弟子习剑。

「虽然腿脚不灵便了,不过他确实挺厉害的,是个高手。」弟子耸耸肩,「他若是不残废的话,或许真的能与掌门决一胜负」

「这个恐怕他们自己会比个高下的。」我看到洛掌门背着手走过来检查,检查完了在他对面坐下,两人坐着斗剑,比谁是天下第一。

其时正是仲春,花开荼蘼,日色醺暖。

-END- 备案号:YX11Yzxv5oz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