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什么巨爽无比的爽文?

谈了三年的男朋友要和我分手,说他找到了人生捷径,要去当上门女婿。

我:「其实我爸有 N 栋楼,大钱广场都是我家的,酒店连锁遍布全国,你要当上门女婿,我也可以满足你,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

男朋友握着土肥圆的手,严词拒绝:「对不起,我和圆圆是真爱。」

好吧,我成全他。

转身投入高富帅的怀抱,笑得好大声!

1

谈了三年的男朋友突然和我分手。

闫凯:「朵朵,对不起,我妈得了绝症,我不想连累你,我们分手吧!」

这句话说完,闫凯就和我断了联系。

打电话,是空号。

去他公司,早已辞职。

到他家公租房,更是人去楼空。

我很伤心。

失个恋的方式就像一部老土虐恋剧似的,男女主角相亲相爱,最后因钱被迫分离。

我都还没有告诉闫凯,想要我被钱连累,大概得下辈子。

其实,我家产过亿,是个超级富 N 代。

2

闫凯是单亲家庭,家境不好,为了照顾他的自尊,我在他面前很低调。

大学毕业后,买了一套还没我家厕所大的一室一厅,告诉他是我租的。

现在分手了,这房子我也不想住了,当天就收拾行李,搬去了我在天香苑的别墅。

这栋别墅半年前我刚差人装修好,本来想等今年闫凯过生,送他当生日礼物。

可我没想到,我刚进小区没多久,就碰到了闫凯。

他手里挽着个土肥圆,体型差不多是他的三倍大,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直接成一条缝,看着相当喜庆。

在两人身边,闫凯他妈穿着一身花裙子,红光满面,一点都不像得了绝症。

我有点懵,然后就听到闫凯他妈美滋滋地说:「圆圆,你爸真的答应了?等我家凯凯入赘你家,就把那套别墅给他?」

土肥圆妹子立刻点头,声音粗声粗气:「对,我爸亲口说的,还能有假?阿姨,我肚子里可是有闫凯的儿子了,难道我还能骗你?」

我看向妹子的肚子,莫名痛心疾首。

闫凯为了给他妈治病,竟然牺牲自己到了这个地步?

他多骄傲的一个人啊!

我走向闫凯:「闫凯,其实我爸有 N 栋楼,大钱广场都是我家的,酒店连锁遍布全国,你要当上门女婿,我也可以满足你。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

闫凯大概没料到能在这里撞上我,他惊了一下,旋即就握住了妹子的手。

「对不起朵朵,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和圆圆是真爱。」

一旁,闫凯他妈对我嗤之以鼻:「钱朵朵,人圆圆他爸是搞工程的,手里的存款都五千万起步,你有什么?每个月工资五千块,除了房租,还剩几个钱?你拿什么和圆圆比?识相的你离我家凯凯远一点,不要影响他追求幸福生活!」

我终于回过味来了。

「阿姨,你没得绝症?」

「什么绝症?你才得绝症了!」

我点了点头,看向闫凯:「所以,你说你妈要死了,可实际上你是在劈叉?」

而且这叉劈得有点大,连孩子都有了。

3

我是那种某些时候反射弧非常长的类型。

和闫凯一行人分别后,我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换了一套新睡衣,躺在床上才开始生气。

咬牙切齿骂了闫凯和他妈半晌后,果断打开微信,将我的被劈经历分享给了闺蜜。

闺蜜气愤的声音,隔着屏幕都有点震耳欲聋。

「闫凯怎么这么不是东西?不敢让你知道他劈腿了,还骗你他妈得了绝症?他妈也是个奇葩,就没见过这么卖儿求荣的!朵朵,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被闺蜜这么一点火,我的火气也上升到了极点。

「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要是输给土肥圆别的什么,我认!」

「可是输给钱?我不服气!」

闺蜜发了个贱笑的表情包过来。

「朵朵,我有法子了,闫凯不是想给人做上门女婿吗?我有一表哥,长得还行,我待会儿去求他,让他陪你演一出戏,演你家的上门女婿!」

「嘿嘿,闫凯要是知道你是土豪本壕,肯定气得肠子都青!」

有谁会拒绝去教训劈腿渣男呢?

我立刻举双手赞同。

一个小时后,收到闺蜜回复。

「搞定。明天下午两点,南庭咖啡厅 36 桌,他会穿一套黑色西装。」

4

第二天,去公司办理了辞职手续,我就去了南庭咖啡厅。

一进门,我就扫到 36 桌的男人。

我果断走过去:「你好,娇娇表哥。」

男人抬眸的时候,我惊了一下。

闺蜜谦虚!她这表哥要是长得叫还行,世界上就没行的了!

清冷的眉眼,完美的五官,有关于一切清冷尊贵的词语,都可以用在他身上。

清风霁月、高岭之花……

绝对言情小说男主本人。

尤其是被他那双深沉的眸子看着,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要陷进去似的。

我抬手就给了自己脑门一下,清醒后立刻笑道:「娇娇表哥,我的事娇娇都告诉你了吧?」

男人眉扬了扬:「嗯?」

唔,就这么个小动作都该死的好看!

我把男人这个「嗯」果断理解成了默认。

于是我嘿嘿一笑:「娇娇表哥,演我家上门女婿不难的,到时候你就主要负责站在我旁边耍帅就行,至于炫富的装备,都由我提供,你看怎么样?」

男人静静看了我一会儿,徐徐点头:「我看行。」

5

出了咖啡厅,我就带着男人去了车行,果断买了一辆迈巴赫。

因为没有现车,还要等几天才能提车,我又带着男人去了我和闫凯恋爱之前常去的私人制衣坊。

男人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品牌 logo,但是布料剪裁都很讲究,看得出来也是定制货。

但人家要演我家的上门女婿,我总不能什么都不表示吧?

更何况,我自己也想定制几套。

三年没来了,私人制衣坊的工作人员都换人了,不过看到我,经理还是立刻迎了上来,但她眼睛看着的对象却是男人。

不等经理说话,男人就指了指我:「今天这位小姐埋单。」

我看了男人一眼,觉得他很有入赘的天赋。

当然了,我也不介意男人花我的钱。

「把你们的样板图拿出来,我订制几套衣服。」

我看向男人:「娇娇表哥,你自己选三套吧,价格不是问题。」

等经理把样板图拿来,男人却直接递给了我,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一瞬间竟有点晃眼。

「就一套,你帮我选吧。」

我一口气给自己订制了十套私服,给男人订制了三套。

最后打的把他送到了他公司门口。

离开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公司标志。

L 集团。

嗯,我知道,全球上市公司二十强。

娇娇表哥还不错,还是个有为青年。

6

回到家后,我才看到闺蜜给我发的消息。

「朵朵抱歉,你别赴约了,我表哥说他临时有事,可能来不了啦!你别等!」

我回了个表情包。

「放心放心,事情已经搞定,等我提车,就去啪啪打脸闫凯。」

接下来,我在家咸鱼了三天。

每天吃了就睡睡了就吃,终于在第四天接到了车行电话,让我去提车。

刚出门,我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闫凯,阿姨,我家的车帅吧?我爸花了两千多万买的。」

好家伙,又碰上了闫凯和他的土肥圆。

此刻土肥圆正站在一辆黑色迈巴赫面前,得意洋洋的指着,那表情只让我想到一句话。

「暴发户和真正土豪的素质,还是相差很远的。」

再看看闫凯和他妈,就跟别提了,眼睛都直了。

他妈还跑上去摸了摸迈巴赫的车标:「圆圆,你有没有给你爸说,等你们结婚,也给凯凯配一辆车?」

「放心吧,我说了!我爸说,一千万以下的车,闫凯随便挑!」

我选择默默经过。

可是人长得太漂亮,就是引人瞩目。

「钱朵朵,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闫凯他妈看着我,鼻孔直吐粗气:「钱朵朵,我家凯凯都和你分手了,你要点脸行不行?我告诉你,你再纠缠我家凯凯,我就报警!」

我翻了个大白眼。

「大妈,我钱朵朵看起来这么不挑人吗?一个劈腿的渣男,我为什么要和他纠缠不休?」

闫凯他妈明显不信。

「呵呵钱朵朵,谁知道呢?毕竟你不要脸习惯了,以前我明摆着告诉你,就你那五千块的工资,压根配不上我家凯凯!我家凯凯工资是你每个月的四倍,可你就是死皮赖脸的不分手,现在你知道我家凯凯要当人上门女婿了,指不定想出什么阴招呢!」

我打算教这个普信大妈做人!

我打电话叫来了保安。

「这个大妈人身攻击我,作为天香苑的住户,我有资格请你们把她带离我的视线。」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汉一左一右把闫凯他妈架了起来。

她妈抬着一双大象腿在那乱蹬。

「你们干嘛?我家圆圆也是天香苑的住户!我家凯凯是他家的上门女婿!你们没有资格让我出去!圆圆,你说句话啊!」

我看着土肥圆那架势,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没想到她圆滚滚地走过去拉住闫凯他妈,好言相劝。

「妈,我爸信风水,我肚子里孩子还没三个月,不适合公开,凯凯是我家上门女婿的事,你别到处说,到时候惹我爸不高兴!」

闫凯他妈立刻乖了。

「明白,明白。」

她舔着脸对着保安笑:「两个小伙子啊,你们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闫凯他妈拉着闫凯走了,离开时还不忘瞪了我一眼。

仿佛在说「我一定会回来的」!

啧,这卑躬屈膝的。

真有点迫不及待想看到他妈知道我有钱时的嘴脸了呢!

7

很快,提了车,销售开车送我回。

我坐在迈巴赫的副驾驶上,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好家伙,是闫凯。

「有事?」

闫凯默了一下,才叹息了一声:「朵朵,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也不能这么作践你自己啊?」

「说人话。」

「朵朵,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住进天香苑了?」

「是啊。」

「朵朵,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好的未来,你别学着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找人包养啊!你这样我会难过的你知不知道?」

我给气笑了。

男人不分手,还真的不知道他这么贱。

「闫凯,爱慕虚荣的不是你吗?怎么,你爱钱就可以,我爱钱就不行?你怎么这么双标?最后,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你这个劈腿的渣男会难过?抱着你的土肥圆好好享受去!」

我挂掉了电话并且拉黑,气得看着窗外直哼哼。

销售问我:「钱小姐,什么男人竟然这么想不开,竟然?」

我叹息了一声:「哎,只能怪我太穷了。」

销售果断闭嘴。

但我觉得他的眼神,似乎有点伤。

车还没驶到我家门口,看到一熟人。

娇娇表哥正走向土肥圆的那辆迈巴赫,然后打开车门,果断坐了进去。

我震惊了,打开车门敲了敲他的车窗,然后也看到了他同样意外的表情。

「你住这?」

「是啊娇娇表哥。」我一脸复杂,「娇娇表哥,我还以为你在历氏集团上班,没想到你……是司机?」

男人看着我沉默了一下:「嗯。」

我的五官全部拧在了一起:「那个土肥圆不配你当她的司机,娇娇表哥,辞职吧,来当我的私人司机,挂个闲职!她给你多少,我一个月给你双倍!」

「……两千?」

「这么少你也答应?」

「嗯,当时有点困难。」

「……好吧。」

我豪手一挥,「我给你翻五十倍。」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直接拿出手机:「加个好友,我给你转账。我这人懒,合同就免了。」

男人的微信头像是一个全黑的图片,微信名字很简单,就一个「L」。

「我叫钱朵朵,你随便备注,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直接把名字发了过来。

「厉城域」。

「名字很好听。」

「谢谢。」

同时,我给厉城域转了十万块过去。

8

带着厉城域找回场子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闺蜜这个平平无奇八卦小能手,打听到闫凯这周末要在金色天地向土肥圆求婚。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叫了不少大学同学。

这天,我让厉城域穿上私人订制套装,然后五点半来我家接我。

开着我刚上好牌照的迈巴赫,踩着点到了金色天地。

我到的时候,闫凯正在向土肥圆求婚。

他穿着一套黑色西服,手里拿着戒指单膝跪地,人模狗样:「圆圆,我爱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答应嫁给我好吗?」

土肥圆哭着把手伸过去,闫凯把戒指往她中指上套,没套进,又换了无名指,还是没进。

我「噗」地笑出声,看着闫凯面色奇异的把求婚戒指套到了土肥圆的小指上。

两个人立刻激动相拥,闫凯被土肥圆抱在怀里,显得很小鸟依人。

周围的看客们也适当发出了欢呼声,我冷笑着拉着厉城域的手直接走了进去。

我毕竟当了闫凯三年女朋友,现场这些人,都算得上是我们共同的朋友,看到我牵了个男人来,声音戛然而止。

闫凯也很快注意到了异样,眼睛落在我身上,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他身边的土肥圆神情就更精彩了,死死盯着我身边的厉城域……

呵呵,怎么着?意外自家司机被包养了?

我果断坐到了现场唯一的 C 位上,面前还放着白玫瑰,看来是闫凯为土肥圆准备的。

闫凯和土肥圆很快走了过来:「呵呵朵朵,你怎么来了?」

我笑着挽着厉城域的胳膊:「我男朋友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来金色天地哄他开心来了。哦我忘了告诉你,闫凯,你已经失去了在金色天地消费的资格。」

我指了指我自己:「因为金色天地,我家的。」

闫凯立刻用那种无奈又似带了点宠溺的眼神看着我:「朵朵,别闹。」

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闹小脾气,他这眼神一出我就没辙。

可是现在,我只想吐。

我直接给经理打了个电话。

五分钟后,经理站在我的面前,恭恭敬敬。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指着闫凯。

「哦,让他和他旁边的土肥圆滚。」

闫凯脸色变化,上前就想理论,一旁的土肥圆拉了拉他,看着我身边的厉城域低声说了什么。

闫凯立刻抿了抿嘴:「钱朵朵,为了报复我,你这么委屈你自己,值得吗?」

呵……

我把厉城域拉到身边,扯着他的领带让他低头。

「人比你帅比你强,浑身上下一个毛孔都比你值得。」

说着,我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闫凯,现在可以滚了吗?」

9

看着闫凯抱着土肥圆离开的背影,我突然觉得有点小没劲儿。

战斗力太弱,连当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我叫来了我爸的私人飞机,让它载着我出国玩了一圈。

重新回到天香苑,竟然变天了。

土肥圆正跪在厉城域的大腿旁边痛哭流涕。

一边哭还一边嚎叫:「厉先生,求求您不要辞退我爸,这事儿要是被我妈知道,她会打死我的!」

大概是嫌弃,厉城域还往后退了两步。

至于闫凯和他妈则站在一旁,脸色精彩得不行。

我的大脑慢慢运转,随之震惊。

「所以,土肥圆你不是富二代?」

厉城域盯着我淡淡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然觉得他表情有点小紧张。

「嗯,司机家闺女。」

我嘴角抽搐,紧接着看着闫凯,大笑出声。

「所以,你要去他家当上门女婿,什么等你们结婚送你一辆豪车,这事儿全泡汤了?」

妈呀,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一旁的厉城域似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了笑容:「嗯,没戏了。」

我快笑死了,赶紧拿出手机录了个视频发闺蜜。

「恶人自有恶人磨,闫凯和他妈不是想着入赘吗?你猜怎么着?他们遇到了骗子!哈哈哈哈哈哈!」

闺蜜秒回。

「哈哈哈哈哈!所以,迈巴赫旁边的帅哥是谁?求介绍!」

「……不是你表哥?」

「?????我表哥要是能有这么帅,我小时候至于天天揍他玩?」

「……」

我看着厉城域,有点小尴尬。

「所以您是?」

「嗯,这辆车的主人。」

艾玛……

我羞得遮住了脸。

人家明明是个土豪,我却把他当成了司机!

「抱歉抱歉!」

我真心的。

「嗯,没关系。」

我更害羞了……

「所以,那十万块,您能还我吗?」

10

厉城域直接转账给我。

看着他俊美的脸,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认错了人,还当着人家面把钱要回来。

出于礼貌,我问他:「要不去进去坐坐?请你喝茶。」

但我拎着行礼,九成人都会婉拒吧!

哪知道厉城域刚好在那一成里。

「好。」

「……」

我打开了自家别墅的大门。

还没进去,闫凯他妈就故意扯着嗓子道:「凯凯,虽然圆圆在身份这件事情上骗了你,可是圆圆是正儿八经的好女孩子,你看钱朵朵,和你分手才多久,就傍上大款了!现在还死皮赖脸地请别的男人去做客!」

呵。

敢情闫凯他妈失去了一个土豪儿媳,所以在我身上找存在感来了是吧?

我把行礼往地上一放,打了个电话给管家。

不一会儿,管家和女佣就出来了。

「大小姐,您回来了!」

「大小姐,您这段时间辛苦了!」

女佣把我的行李拎了进去。

闫凯和他妈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精彩了。

我是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脸上真的可能出现红橙黄绿青蓝紫这几种色彩。

刚招呼着厉城域进门,闫凯他妈突然走过来挽住了我的手。

「朵朵啊,这是你家啊?你看我和凯凯好不容易碰到你,你也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脸真大。

闫凯脸色微变:「妈,朵朵才从外面回来,我们就不要打扰朵朵了。」

「哎呀,这哪里算打扰啊?」闫凯他妈盯着厉城域,意有所指,「你和朵朵是彼此的初恋,差点就要结婚了的!你们什么关系,和外人能一样?朵朵,是吧?」

哟,现在知道我和闫凯关系不一般了?

可惜,晚了。

但是,对方想更鼻青脸肿一点我也不介意。

我笑着点头:「阿姨说得对,就冲着我和闫凯的关系,我也应该请您喝一杯茶。刘叔,帮我泡两杯西湖龙井招待客人,我和厉先生就按照我的习惯来。」

客厅里,氛围有点微妙,直到闫凯喝了一口西湖龙井。

他眼睛一亮:「这茶真好啊!朵朵,这比我前领导的茶还好!」

我笑,比了个三,比了个十:「一般般吧,也就这个数。」

闫凯惊呼出声:「三十万?」

他妈直接傻了:「天呐朵朵,你家竟然这么有钱?」

这时管家又端来了两杯大红袍,一杯放我面前,一杯放厉城域面前。

他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立刻微笑:「不愧是御贡大红袍。」

闫凯和闫凯他妈面面相觑,不懂。

厉城域勾唇:「每公斤一千多万吧。」

闫凯他妈脸都青了。

我故意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

「别说这些,我爸都教我财不外露,平时我都不说我是超级富 N 代。不过我运气好遇到了好人。喏,就是面前这位我前男友,品德高尚,尤其不嫌贫爱富,所以我也没被欺负。」

被我夸奖,闫凯母子俩立刻笑了起来。

我又叹了一口气:「哎,我多土啊,当初还想用钱收买我前男友,我告诉他我家家产过亿,果断被拒了,在我前男友身上,我还学到了一个道理:真爱,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滴!」

母子俩的笑容立刻僵住。

我看向闫凯他妈,眼神真挚:「阿姨你知道吗?本来这套别墅,我是打算送给闫凯当生日礼物的,只可惜……不过阿姨放心,我是很有分寸的人,分手了就是分手,我会和闫凯划清界限,绝对不会破坏他和未婚妻的感情!」

闫凯他妈立刻站了起来,把别墅一楼打量了个遍,眼里写满了心疼。

闫凯也紧跟着站了起来。

他妈正要说什么,闫凯已经拉住了她。

「那个朵朵,这段时间你受委屈了,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11

闫凯拉着他妈转身就走。

到别墅门口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他说什么「妈,这事你别掺和了,我了解朵朵,我会把她哄回来的!」

哄?

这字用得我浑身恶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时旁边的厉城域说:「朵朵,闫凯不是你的良人。」

我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你误会了,我当然知道就他那种渣男,当然不可能是我的良配,我以前瞎了眼,可我现在清醒了。」

说着,我叫来了女佣,让她把闫凯和他妈穿过的拖鞋用过的茶杯都丢了,就连坐过踩过的地方,也必须酒精消毒。

厉城域看着失笑。

我下意识问他「笑什么」。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担心有人亲了就跑,不对我负责。」

我的脸陡然爆红,就连说话都结巴了。

「抱,抱歉,这这是个误会,我以为,以为你是我闺蜜表哥。」

他眉轻轻一挑:「所以,要是换一个人,你也会亲下去?」

「这哪能啊?!」我忙站起来解释,「要不是你太帅,我哪能这么容易下嘴?我告诉你厉城域,我钱朵朵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说完了,我觉得更不妥了。

就连房间里的管家和女佣都在偷笑。

我脸都快炸了。

厉城域也笑:「朵朵,今天打扰了,找个时间,我请你吃饭。」

说完就起身走了。

身后,管家感慨:「小姐,这位厉先生不错。」

我撅了噘嘴:「还好吧。也就比闫凯好了那么亿万倍。」

12

才从外面回来,我洗了个澡就开始补觉。

睡到凌晨两点多才醒。

我拿了个靠背垫着腰,就开始刷手机。

闫凯给我发了 99+留言。

我大概扫了几条。

「朵朵,是我眼瞎,我被骗了,我当时真以为我妈得绝症了,才会委曲求全和土肥圆在一起,没想到她根本就是个骗子。」

「朵朵,她给你提鞋都不配!」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你可以原谅我吗?」

好家伙,知道我住着别墅,就知道回头求原谅了,以前我怎么没发现,这货这么婊呢?

我回了个「撒哟啦啦」的表情包过去。

闫凯立刻打来了电话。

又换了个新号码。

我刚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了闫凯亢奋的声音:「朵朵,你终于理我了!朵朵,你原谅我了吗?」

我有点后悔我太委婉,应该把「撒哟啦啦」的表情包换成「一坨屎」。

原谅?

下辈子都不可能。

出轨男天打雷劈。

闫凯又道:「朵朵,我就知道你会原谅我,毕竟我们之间存在着那么多美好,我永远不会忘记……」

听着闫凯缅怀我们的过去,我就觉得一阵反胃。

干脆把手机调了静音放在了枕头边,然后拿起平板开始追剧。

不小心点了个虐恋情深的短剧,总共十集,虽然有点土,可还是感动得我稀里哗啦地。

我一边哭一边擦眼泪,还顺带擤了个鼻涕。

拿起手机一看,好家伙,闫凯还没挂。

我打开了声音。

闫凯正在装深情。

「好了朵朵,你别哭了,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以前的事都怪我好不好?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加倍的好。」

是对我的钱加倍好吧?

我一个字都不想和他多聊,「啪」地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以前你看我不起。

如今你高攀不上!

13

接下来一段时间,闫凯倒是没骚扰我。

我以为他彻底滚远了。

没想到我二十四岁生日那天,刚开迈巴赫出门,打算接上闺蜜去狂欢,就看到了闫凯和他妈。

他们一人抱着个大熊娃娃,一人拎着个蛋糕。

值得一提的是,闫凯的黑眼圈重得跟国宝似的。

看到我,两人立刻来了精神。

「朵朵,生日快乐!」

「朵朵,以前每年生日都是我们陪你过的,今年也我们一起吧?」

我似笑非笑地盯着闫凯。

「错,以前过生日,不是你们陪我过,顶多算得上是你。」

闫凯他妈一直不喜欢我,所以我生日的时候,她向来装聋作哑,连一个消息都没发过。

而且每次我和闫凯在外面吃饭,饭都还没吃完,他妈就会找各种理由把闫凯叫回去。

我和闫凯在一起三年还能清清白白,他妈做了不少贡献。

闫凯他妈表情有点尴尬:「呵呵朵朵,以前是意外,这不我身体不好嘛!」

我还是盯着他妈笑。

直接把她妈盯得不好意思。

她搓了搓手,指了指蛋糕:「那个朵朵,这蛋糕……」

我撩起耳边一簇碎发,漫不经心。

「抱歉,我只吃黑天鹅蛋糕。」

闫凯拉开他妈:「那我这熊……」

我动了动眉毛,话还没说话,闫凯就讪讪地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抱歉朵朵,这么普通的熊,的确配不上你。」

他还想说什么,一个修长的身影,突然从隔壁的迈巴赫里走了出来。

厉城域看上去有点风尘仆仆的样子,清冷的俊脸上长了些胡茬,看上去莫名性感。

他直接走向了我,完全无视闫凯和闫凯他妈,手指在车窗上敲了敲后,有点漫不经心一挑眉。

「朵朵,你过生日,就约你闺蜜,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很冷落你男朋友?」

我感觉自己被雷劈了。

男朋友?

啥时候?

我和他不是做戏吗?

闫凯表情也微变,但他没说话,反倒是闫凯他妈跳出来说:「你别胡说八道,朵朵是我家闫凯女朋友,和你什么关系?你就算有钱,也不能瞎说啊?」

厉城域似笑非笑看向闫凯。

「我和朵朵有没有关系,你问你儿子,不就知道了吗?」

闫凯紧紧抿唇。

我了解他,这个动作代表着他的紧张。

他看向我,委屈巴巴地哄我:「朵朵,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道歉,我发誓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你也别闹了,你和这男人的事我也既往不咎,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

以前我最吃他这套。

可现在我想抽他。

尤其是他「既往不咎」这四个字,用得可真灵性。

灵性得连带我对他的恨和气都没了。

过去眼太瞎,这男人不仅不配我爱,就连让我讨厌都不配。

我笑着看向厉城域:「宝贝,冷落你是我的错,你要我怎么赔偿你?」

14

我就这样跟着厉城域,来到了他家。

和我家别墅一样的格局,不过他家的装修风格是灰白冷淡风,虽然没有女佣,却干净得不行。

我坐在沙发上,他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我问他:「你是请人打扫卫生?」

「不是。」

厉城域笑笑:「我有洁癖,不喜欢外人进屋,都是自己打扫。」

所以……我不是外人呗?

我脸有点红。

想到他说他自己打扫卫生……

不由自主幻想出他穿着围裙趴在地上擦地的动作。

我脸更红了。

端着水杯猛喝了一大口。

一只手覆盖上我的额头。

「很热?」

我赶紧往旁边坐了一步:「有有有有点!」

完犊子,我觉得更热了!

厉城域轻笑了一声:「抱歉,这段时间在外面出差,今天刚回。平时也不是不想给你发消息,就是不知道发什么,发「我在出差所以不能来找你,早上好,晚上好,天气怎么样」我又觉得俗,每次拿出手机盯着你的头像看半天,最后都只能缴械投降。」

厉城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轻轻一叹:「钱朵朵,我可真是拿你没法。」

「……」

我搞不懂我怎么就让厉城域没法了!

但我却知道,我的心跳在这一刻砰砰砰狂跳了起来!

他又笑着看向我:「说到底,我这么没办法,还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朵朵,我着急在今天赶回来,就是想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问你——你能让我转正吗?」

艾玛,我脸上身上烫得都快烧起来了!

这男人怎么回事啊?

什么逾越的动作都不做,却能这么撩!

但对于这件事,他却没有退让的意思。

他往前走了一步,低头看我。

「朵朵,给我一个答复。」

我我我我……

我还能有什么答复啊?

当然是头如捣蒜,赶紧点头答应啊!

厉城域抬手抱住了我。

我可以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和我一样快。

「朵朵,我……我很高兴。」

抱了一会儿,厉城域这才放开我:「你等我,我去洗个澡换个衣服,然后陪你过生日。」

「嗯嗯嗯。」不知道说什么的我,仓鼠点头。

楼上很快传来水声,我赶紧给闺蜜发了一条小心。

「你晚点出门,我有事耽搁了,大概三十分钟吧。」

闺蜜问我被什么事耽搁了。

我发了个羞涩表情:「男朋友。」

「不是闫凯吧?」

「放心。是迈巴赫旁边那位。」

「行,那你多耽搁一会儿,半个小时应该不太够!」

「……」

15

厉城域绝对是那种一眼惊艳,两眼三眼更惊艳的类型。

闺蜜上了他的车后,人都傻了。

一个劲儿地扯我衣袖给我使眼色。

「太帅了,艾玛,就跟电影明星似的!」

闺蜜绝对没夸张。

我有点自得。

「那是,我眼光能不好?」

闺蜜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显然是在指闫凯。

闺蜜又让我说说我和厉城域的故事。

车程还有半小时呢,我就当故事讲给她听了。

结果闺蜜比我还激动。

「所以朵朵,我是你和厉先生的红娘?朵朵,发红包!」

我还没发红包呢,厉城域从前面递过来一红包。

好厚啊。

「早就准备好了。」

闺蜜给他点了个赞。

「上道!」

16

厉城域把我今天的生日安排得很妥当。

回到家时,正好九点半。

闺蜜迫不及待和我语音。

把厉城域前前后后夸了个长篇作文。

最后总结。

「朵朵,以前我就觉得闫凯配不上你,可你偏喜欢在他身上折腾,现在好了,你终于遇到了极品!朵朵,这个好,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听到闫凯这个名字,我已经是一点感觉都没了。

既不恶心,也不难过。

倒是想到厉城域时,心里甜得跟染了蜜似的。

第二天一早,闫凯给我打电话。

我犹豫了一下,才按下了接听。

「朵朵,你昨天高兴吗?」

闫凯的声音听上去特别憔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病入膏肓了。

「嗯,高兴。有闺蜜和厉城域陪我,过得很好。」

「那就好。朵朵,我们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嗯。」我果断道,「闫凯,以后我们就别联系了,你要找你的土肥圆也好,不找她也好,都和我没什么关系。」

闫凯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

「朵朵,我们以前那么相爱,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

迟来的深情比草还贱。

我翻了个白眼。

闫凯又说:「朵朵,我最近很不好。我这段时间吃不好睡不好,工作也老出纰漏,领导对我有意见,把我给开了。」

听起来的确很惨。

我直接笑出了声!

天道好轮回,渣男有恶报!

短暂沉默后,闫凯问我:「朵朵,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昨天我妈还没到家就晕倒了,我带她去医院检查,是肺癌晚期。」

我笑得更欢了:「闫凯,你的话成真了,你妈真的得了绝症,恭喜恭喜!」

我挂掉了电话。

给闫凯发了一句「以后别联系」,就把他全方面拉黑了。

如果闫凯不向我借钱,我或许还能可怜可怜他,可他开口就向我借钱?

抱歉,我不是冤大头!

我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必须帮你妈!

我拉开窗帘,呼吸着新鲜空气伸了个懒腰。

「早。」

对面传来了厉城域的声音。

我动作一僵,看到他穿着深蓝色系的家居服含笑站在阳台上,落在我身上的眼睛像是载满了暖阳。

我摸着自己凌乱的头发,赶紧溜了。

厉城域又给我打来了电话:「过来吃早饭,我今天煮了豚骨拉面。」

我……

当然选择去!

17

厉城域的家,吃着他的拉面,我不敢看他。

等我把汤喝完,厉城域就收碗去洗。

穿着一条格子围腰,动作娴熟,背影帅呆。

他一洗完,我就扭头看着他家没有打开的电视。

慌里慌张找遥控器。

「厉城域,我想看电视……」

「可以,你要看什么台?」

「随便吧。」

厉城域真的随便。

打开的台里,男女主正在深情舌吻。

我觉得有点尴尬。

他立刻换了个台。

这下更好了。

男女主在床上打架。

我觉得更尴尬了,还有点热。

抬手就去抢厉城域的遥控器,却抓住了他的手。

我下意识看向他,他也正看向我。

厉城域丢掉了遥控器,他微微弯腰,捧着我的脸。

还不等他低头,我就赶紧堵住了他的嘴巴。

哎呀,我是不是表现得太主动了?!

18

和厉城域谈恋爱后,我这才知道,我以前谈的不是恋爱,是寂寞。

他绝对是满分男朋友,能打扫,能做饭,就算是外出出差,也会随时报道自己的行踪,我打电话给他,哪怕是在会议上,也一定接。

和他恋爱第三个月,他就已经开始规划我们未来的家。

带我去看了新楼盘,确定了装修风格,全款买房,直接写了我的名。

闫凯这个名字,要不是我故意去想起,我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他。

但我没想到他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穿着干净的衣服,看上去比以前消瘦了不少。

站在我的车旁边,笑着敲了敲我的车窗。

我觉得现在的闫凯有点渗人,不敢开车门。

他也不急,就耐着性子劝我。

那眼神跟鬼上身似的。

「朵朵,打开车门,我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说。」

我更不敢开了,伸手打算把开了三分之一的车窗往上摇。

车窗刚动,他手就猛地伸了进来,狠狠拽住了我的头发。

「钱朵朵,你竟然不给我开门!你有钱了了不起了,就看不起我和我妈了是吧?」

闫凯的声音好吓人,就像是疯了一样,我吓得赶紧去拽他的手。

他拽得更狠了。

「要不是你,我会被公司开除?你知道 L 集团总裁是谁吧?就是厉城域!他嫉妒我是你前男友所以开了我!还有要不是你气我妈,我妈会得绝症?要不是你不借钱给我们,我妈至于绝望跳楼?钱朵朵,你欠了我妈一条命!」

「闫凯你真的有病!」

我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把小刀,反手在他的手背上划了一口,他吃疼放开了手。

我趁机把车窗摇了起来。

闫凯扭头,就用脑袋撞我的车窗,撞得他血淋淋的,我开车想跑,他就挡在了我车前,然后往后退了几步,就这么跪了下来。

一边跪,一边在地上磕头,嘴里似乎还说着什么。

我听不清楚,打开车窗才听清。

「朵朵,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行不行,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出轨了,我们还是回到从前好不好?」

……

我先后拨打了 110 和 120.

厉城域赶来的时候,闫凯刚被带上警车。

他紧紧地抱住我,浑身都在抖。

就连声音都有点语无伦次。

「朵朵,你,没事就好,好,没事就好……」

我窝在厉城域的怀里,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厉城域,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们结婚吧。」

他愣了一下,无奈笑道。

「朵朵,求婚这种事能不能交给我?你是想要让我准备的求婚仪式白费吗?」

「……好吧,那我假装没听到你这句话。」

我虽然没受伤,可是厉城域还是不放心,陪我去了一趟医院。

回来的路上,接到了警察的电话。

警察说医院那边鉴定结果,闫凯得了精神分裂症,他们要把人送去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厉城域接过电话,帮我做了决定。

「可以。他一辈子的治疗费用,都由我出。」

这是打算让闫凯在精神病院待一辈子啊!

厉城域挂掉电话看向我。

「抱歉,我擅自做主了,但他这样的,我赌不起。」

我亲了一口厉城域。

「你的处理我很喜欢啊,至于求婚,你什么时候?」

厉城域笑得很宠。

「这是秘密。连知乎会员我都不告诉她。」备案号:YX11ArjkERo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