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都有着怎样的童年阴影?

初二那年的一个早晨,我肚子痛,一直昏睡。却被我妈一脚踹醒叫我给弟弟做早餐。

我疼得浑身冒冷汗,恳求我妈送我去医院。

我妈却一把扯开我的被子,痛骂我是白眼狼,还说我是故意要饿死我弟弟。

可我和我弟弟是龙凤胎,我只比他早出生几分钟而已。

我强忍着站了起来去熬了一锅粥,自己一口也没吃就去上学了。

这一天我疼得几乎站都站不住,在课上什么都听不到。

但是我一滴眼泪也没流,一句疼也没喊。

因为我知道,我哭了也没人看。

01

我站在病床前对我妈说:

「你怎么天天净事儿?就会给我添麻烦。

「我告诉你,我可没时间管你,有事去找你儿子。」

病房里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神里的带着鄙夷。

我妈委屈地大声道:

「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我可是你妈!」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轻声道:

「二十年前在这里,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你不记得了吗?」

她愣了一下,浑身的气焰一下子就消散了,讷讷道:

「你也太记仇了……」

我没说话,转身出去了。

……

走出医院,外面的天气很不好,雾蒙蒙的一片,空气潮湿又黏腻。

跟我住院的那天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那种很痛苦的记忆。

正是因为太过痛苦,所以特别鲜明,不管过了多久都好像是昨天一样。

我初二那年住的也是这家医院。

那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肚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疼。

我家早上都是我做早饭的,因为我妈说他们工作辛苦。

当时我问过她,那为什么弟弟可以不做。

我妈理所应当道:「你弟弟长身体呢,再说他学习多累啊?」

可我和我弟弟是龙凤胎,我只比他早出生几分钟而已。

更别提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我弟弟只是吊车尾,我不知道他有什么辛苦的。

不过这种事情发生得太多,我也知道我和弟弟的待遇是不一样的,一直听话地先早早起来做完早饭再去上学。

可是今天不行,肚子实在太疼了,就好像有把刀在肚子里转一样。

我实在没挺住,迷迷糊糊地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被狠狠踹了一脚,当场就把我疼醒了。

我睁开眼,我妈正站在我床前叉着腰,看我的眼神不像是看自己的女儿,倒像是看仇人似的。

还没等我说话,她就指着我鼻子骂道:

「你怎么不起来做饭?特意想耽误你弟弟上学是不是?!」

我疼得浑身冒冷汗,虚弱道:「妈,我肚子好疼,你送我去医院吧!」

我妈冷笑一声,把我身上的被子一把扯开,嘲讽道:

「为了偷懒什么鬼话也能编出来,把你弟弟饿死你就满意了,养你这么个白眼狼有什么用?」

被子被猛地掀开,冬日的冷空气吹在身上,浑身湿透了衣服紧紧贴在我身上,冻得我直哆嗦。

我紧咬着嘴唇,一句话也没说,强忍着站了起来去熬了一锅粥,自己一口也没吃就去上学了。

这一天我疼得几乎站都站不住,在课上什么都听不到。

但是我一滴眼泪也没流,一句疼也没喊。

因为我知道,我哭了也没人看。

放学的时候我站起来想收拾东西,结果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识。

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病床上了。

旁边的医生跟我说是急性阑尾炎,埋怨我妈怎么把孩子送来得这么晚,再迟一点可能肠子都要穿孔了。

我妈站在一边撇撇嘴,斜着眼不耐烦道:

「你怎么天天净事儿?就会给我添麻烦。」

「我告诉你,我可没时间管你。」

她点点包里的钱,脸上浮起一层怒意:

「妈的,又是 3000,养你有个什么用,真晦气!」

说着她就踩着高跟鞋,笃笃笃地出去了。

连医生都惊呆了,看着我妈的背影道:

「嘿?!这妈是怎么当的?!」

我在一边没说话,实在是太疼也太累,整个人一点力气也没了。

医生安慰我道:「你妈就是气话,当妈的哪有不管孩子的。」

我艰难地对他扯出一个微笑。

我知道我妈不是气话。

果然,我妈从那之后除了来交过一次钱,真的一次也没来。

我爸和我弟就更不用说了,家里就好像没我这个人一样。

我刚做完手术却一口饭都吃不上。

还是隔壁阿姨看我实在太可怜,照顾儿子的时候多给我带了一份饭,我这才熬过去了。

其间插尿管、上厕所,我都是在护士的帮助下完成的。

后来我好一点了,会帮着隔壁阿姨打点热水,照顾一下她儿子。

阿姨每次都不让我干活儿,拉着我的手叹气道:

「多好的姑娘哦,这当妈的心也太狠了!」

我听了心里泛起细密的刺痛,连一个陌生人都知道心疼我。

然而我又觉得有点麻木。

太多次了,我已经没有那么难过了。

02

我妈没让我住院太久,医生说要至少住一个周,但我住了四天就出院了。

因为我妈说住院费太贵了。

我回家的第一天,我爸就笑了。

我以为他是要关心我一句,但他说的那句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他说:

「你可算回来了,你妈做的饭难吃死了,明早上下个馄饨吃吧。」

我后来想起来也觉得很离谱。

哪怕就是个保姆,生病回家的第一天雇主也会象征性地关切一句吧。

可在他们眼里,我的唯一价值,似乎就是在家做家务。

我妈坐在一边,拿着一个本子给我算账。

「手术费加住院费,3000!再加上之前你花的,一共 63000,这都是以后你得还给我们的。」

是的,虽然听起来很扯淡,但是我家里有一个专属于我的账本。

从小到大我花的每一笔钱,我妈都会记在这上面。

最开始我不知道家里有这么个账本,是有一次我们一家出去买过年的新衣服。

我妈给我弟买了一件 1800 的羽绒服,等到了我这里,她就说没钱了,不买了。

我当时还有点傻乎乎的,指着她的钱包问:「里面还有钱啊妈。」

我妈没说话,只是看了我一眼。

眼神里混杂着不屑和鄙夷,她说:「你确定要买?」

我那时候才上小学,小姑娘当然很喜欢穿新衣服。

因此,虽然我妈的眼神让我有点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

我妈也没多说,领着我去买了一件 138 的外套。

为什么这件衣服的价格我记得这么清楚呢?

因为当天回来,我妈就当着我的面拿出了那个账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我这么多年的花销。

而第一笔,就是她生我的时候花的住院费。

她拿出笔来认认真真地在本子上记下一个数字:138。

「这都是你花的钱,」她指着账本道,「这是你的买衣服钱。」

说着,我妈就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 9 岁的我,一字一句道:

「闺女都是外人,将来这些钱你都是要还给我的。」

我那时候太小,还不太理解什么意思,于是好奇地问道:「那弟弟也有吗?」

我妈表情一下子变了,恶狠狠地盯着我冷笑道:

「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弟弟的!

「你记着,你花的都是你弟的钱,你得感恩他!」

我虽然不懂为什么要感恩弟弟,但我妈的表情太可怕了,我只能害怕地点头:「哦。」

其实我家的条件不说很好,也绝对算得上中产了。

我小学的时候家里除了省会的两套房子,还有两个铺面。

但是我爸妈说,那都是弟弟的东西,让我不要觊觎。

这种日子过得久了其实我也就习惯了。

甚至到后来,我已经自觉在家里是个外人了。

跟我妈索要的每一样东西还不等她说,我就会在自己心里先记上账。

这是多少钱,加起来多少钱,以后要还多少钱。

说句心里话,我爸妈对我并不算很亏待,我在家虽然吃喝都不如弟弟,但是基本的生活还是能保障的。

他们只是完全把我当成一个外人,和我算得很清楚。

就好像在银行贷款一样,我的成长其实就是我向他们贷的一笔款项。

这笔款项需要我长大了连本带利地还给他们。

我一直以为大家都是这样的,直到有一次跟我朋友提起这个事情。

我朋友是独生女,她震惊地告诉我:

「你爸妈是不是有毛病?!」

然后她告诉我,父母的爱都说无私的。

她从小要什么爸妈就给什么,从来没提过什么还钱。

她还说,大部分的父母都是这样啊,爱怎么能用钱计量呢?

说起来有点可笑,这种连常识都算不上的理论,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不啻于告诉我地球是方的一样震惊我的三观。

那后来,我就开始留意观察周围的人,最后我发现我朋友说的是对的。

我才是那个特例。

我没忍住回去问过我妈,为什么要对我跟我弟弟这么区别对待。

我妈的表情很惊讶,就好像我在问地球为什么是圆的一样。

她理所当然地告诉我:「因为唐承嗣是老唐家的根,我们以后养老都要指望他的。」

我十分不解:「我也可以给你们养老啊。」

「你?」我妈掀起眼皮瞅了我一眼,似笑非笑道:

「闺女都是给别人家养的,你是别人家的人,可不敢指望你。」

……

我爸妈是真的把这套标准贯彻到底的。

我弟弟高考那年,我也高考。

那时候家里为了弟弟高考气氛十分紧张,我妈天天让我换着花样做饭给弟弟补脑子。

明明同样都是高考生,我弟弟在家跟皇帝一样。

我妈都不敢大声跟他说话,生怕吵着他休息。

而我高三一年四点半就要起床,先给弟弟做饭,然后赶紧去学校早自习。

可是即使是这样,我弟后来到底没考上本科。

我爸想了个法子打算把他送出国留学,然后大摆宴席给他庆祝。

弟弟的出国宴我爸朋友亲戚请了好几桌,大家在酒席间推杯换盏,纷纷恭喜他:

「老唐,你福气太好了,儿子闺女都这么有出息,听说你闺女成绩也很好!」

我爸一愣,随即摆了摆手道:

「闺女都是给别人家养的,有什么用?」

随即他拿着一杯酒走到我跟前。

我虽然知道不可能,但还是怀着微弱的希望,也许他是来祝贺我的。

因为那天也是我生日。

「孩子,你今天就 18 岁了,成年了,爸爸祝贺你!」我爸端着酒杯醉醺醺地笑道。

我心里又酸又涩,眼眶没忍住一红。

虽然我和弟弟是一天生日,可我从来没过过生日。

没想到我爸居然会记得我。

我站起来刚想说话,我爸就打断了我:

「爸爸妈妈把你养到成年,从今天开始,你就该独立了!

「上大学的钱,你要自己想办法,至于欠家里的钱,毕竟你是我们亲闺女,父母哪有不疼孩子的呢?

「你不用着急,能还上就行,多还几年也不要紧!」

全场都安静下来,整个宴会厅落针可闻。

我就保持着那样一个可笑的姿势,愣愣地看着他。

周围的人眼神各异,有惊讶的、有看笑话的,也有同情的。

我顿了一会儿,站起来笑着敬我爸。

「好。

「这么多年感谢你们的照顾,钱我一定会尽快还上!」

说着我一饮而尽。

52 度的白酒很辣,顺着食管好像一溜火一样烧进了胃里。

我握着杯子,对着周围的人露出了笑容。

我哭不出来。

我也不能哭。

从今天开始我就没有父母了。

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过。

……

回去之后,我拿出了志愿书。

之前一直不知道该去哪里,我还想再问问爸妈再填。

现在不用了。

我填了一个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个地方,我不会再回来了。

03

我爸没开玩笑,我第一年的两万块学费他真的没给我。

两万块,真的不多。

我弟弟出去旅游一次也不止这点钱。

可是对于一个刚刚成年的女孩子来说,真是没办法弄到的一笔钱。

最后还是我爷爷看不下去给了我这笔钱。

我又去打了两个月的暑假工挣了几千块的生活费。

我爸有点不高兴,说他这是锻炼我的独立性。

挺可笑的。

家里俩孩子,只有我一个需要独立。

离开家那一天,我妈掏了 2000 块钱给我:

「上学还是拿点钱在身上。」

我愣了一下。

2000 块钱,不过是我弟的一双鞋。

可是对我来说,这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待遇。

可我还是笑着摇了摇头,我看着她轻声道:

「你把那个账本给我吧,我想看看。」

她怔了一下,神色有些不自然。

「你跟家里也太生分了……刚上大学你哪来的钱,晚点还也不要紧。」

我爸还在一边笑,夸我:「孩子长大懂事了,知道父母挣钱不容易了。

「楠楠,你不要急,上班了再还就行,爸爸不要你的利息!」

我很坚持:「我想尽早还上。」

尽早还上,和他们断干净关系。

我妈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屋里拿出了那个账本。

过了将近二十年,那个本子都已经泛黄了,被翻得全是毛边儿。

我翻看了一下,最后一笔是 2000 块。

刚才给我的 2000 块。

我觉得有些悲哀,又有点可笑。

我以为的稀罕的母爱,只不过又是一笔交易。

这些年我花的钱不算多,我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表姐剩下的,高中之后我就不会再要什么新衣服了。

这些花销主要是学费、生活费、还有我的住院钱,

一共 9.78 万。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连本带利,我还他们 20 万。

然后我就当自己没有爸妈,也没有家。

就这样,我带着几件旧衣服和一个账本离开了这个家。

……

我以为自己可以干脆利落地斩断亲缘,可我还是小看自己了。

过年的时候,宿舍所有人都回家了,只剩我自己。

我孤零零地坐在宿舍里,突然觉得很想回家。

哪怕他们都不需要我,哪怕回家我唯一的用处就是干活儿,但是没体会过那种孤独的人真的不知道那有多么可怕。

我犹豫了一下,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电话过了很久才接,我抿了抿嘴低声道:「妈。」

我妈那边很吵,半天才回我:「啊?怎么了?」

我说:「妈,我想回家。」

我妈那边半天没动静,过了一会儿那边终于安静一点了。

她的声音似乎有些尴尬:「哎你弟弟回来了,我们一家来海南过年了。

「……要不你也来?」

她说,我们一家人。

那我又是什么?

「妈!快点——」

电话那边传来我弟隐隐约约的声音,我妈立刻急道:

「不然你去你奶奶家吧,我们这边团也不好加人,我先挂了!」

一片黑暗里,我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木然地坐着。

宿舍里真的很冷,没有暖气的南方,屋里好像一个湿冷的冰窖。

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难捱。

人的心难过到一定程度,身上反而就不觉得难受了。

我放下电话,拿出那个账本,一遍一遍来来回回地看。

2018 年的除夕,我就看着这个账本过了一夜。

04

大概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给你开一扇窗。

虽然我没什么父母缘,但我还挺会赚钱的。

大二的时候,我跟朋友一起凑了点钱租了个店面,在学校旁边开了一个剧本杀的店。

我出的钱少,但是我挺会写本子的,没日没夜地写了 10 个本子放在店里做独家算是抵份额了。

当时剧本杀刚刚兴起,市场还很空白,我们的店虽然小但经营得还算不错。

没几个月我就拿了两万,挣出了之后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就在这时,已经几乎一年没联系的家里来了个电话。

那个电话我当时删了,许久未见,已经变成了一串陌生的数字。

我接起来道:「喂?」

「喂?是楠楠吗?哎呀,是爸爸啊!」

我愣了一下,这才恍然,我爸的声音太久没听到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不熟悉了。

这两年我爸妈是真的把女儿是外人的理念贯彻到底了。

我这两年一次家也没回过,他们也真的一次都没问过。

我同学一直以为我是孤儿,或者是离异被抛弃的孩子,都很同情我。

我对于家里,真的算是陌生人了。

这个电话,我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儿。

有好事儿他们是不可能想得起我的。

果然,我爸跟我客套了一会儿道:

「楠楠啊,爸爸最近生意出了点问题,家里周转不开。

「你看你手头有没有余钱,借爸爸用一用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之前我发过剧本杀店里的朋友圈,他们这才会找上我的。

我很想把钱立刻还给他们,可是我手头只有两万。

而且我马上就要交下一年的学费了。

犹豫了一会儿,我问道:

「你要用多久?我还剩一点学费。」

我爸立马笑了:「你有多少都先给爸爸,算爸爸借你的,周转过来就还你,很快的!」

我想了想,把两万都打给他了。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爸总不至于惦记我手里这点钱。

我爸拿了钱,开开心心地挂了电话。

我却有些疑惑。

家里的店开得好好的,也没听说哪里出了问题。

也许是扩张店面了吧。

我没多想,只想着到时候能交上学费就行。

可没想到我爸借了钱之后,就再也没信了。

一直拖到我马上要交学费了,他还是没消息,我忍不住了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我妈态度倒是很好,一直跟我道歉,但是说到要钱是一分也没有。

「我和你爸也没钱啊,家里现在是一分钱都没了,铺面都卖了!

「你有本事,你再想想办法吧!」

因为手头有钱,我一直没去申请助学贷款,现在也完全来不及了!

眼看着这几天就要交学费,我急得直掉眼泪,我说:

「妈,就当我求求你,你先借我两万,我这店里钱马上下来了,到时候再给你!」

我妈只是咬死了没钱,最后实在烦了撂下一句:

「我和你爸也不欠你的,那钱就当你提前还给我们了!」

……

挂了电话我急得要命,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到处借钱。

不巧的是那阵子剧本杀店进了很多新本子,资金都押进去了大家手头也没什么钱了。

最后我没办法,只能把我手头最喜欢的一个本子贱卖出去了。

那是我耗费心力最大的一个本子,我本来想卖独家的。

最后为了学费,没办法卖给了到账最快的一个人,卖了一万五。

后来那个本子转手被卖了独家,听说卖了 80 万。

就在这时候,我虽然着急,但心里也没什么怨恨。

毕竟家里真有事儿,实在还不上也没办法。

可是没过几天我就看到了我弟晒的朋友圈。

是九宫格照片,一套草地上的,漂亮的小洋房。

在美国。

我弟语气很兴奋,配文里打了好多表情。

「最棒的 20 岁生日礼物!感谢我最亲爱的爸爸妈妈(笑脸笑脸笑脸)」

我这才明白,我爸借的钱到底是为了什么。

所谓的周转不过来,是给弟弟买的房子周转不过来。

我给我弟打了个电话。

这是我们大学后的第一次通话,我和我弟的关系其实不是势同水火。

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漠视。

我们之间没什么感情,像是一个屋檐下住着的陌生人。

我弟从小被宠到大,没什么心眼儿,我没怎么费功夫套话他就全告诉我了。

原来是因为我爸妈想在美国给我弟买套好房子,这房子稍微有点贵。

我爸妈舍不得我弟在国外受苦,这些年都是使劲供着他花,还给他买车,两年的学费、生活费已经够让我爸妈买一套房子了。

为了在美国买这套房子,家里卖了两个铺面还不太够,这才想着到处借钱。

我弟还说了一句:「爸说了,你以后就是外星人了,那钱你也没打欠条万一不还了怎么办?

「还不如早点掏出来。」

我点点头:「这样啊,谢谢。」

「祝你生日快乐。」

我弟敷衍道了一句谢,然后就挂了电话。

没人记得,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不过无所谓了。

我的眼睛感觉酸涩得厉害,好像飞进去了一只虫子。

可是里面干干的,一点水分都没有。

比哭更难受的,是哭都哭不出来。

我很早就不哭了,哭可以是一种发泄,也可以是一种诉求。

可我只觉得心里空空的,没什么可发泄,也没有什么诉求。

我只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从今以后,我就真的只剩一个人了。

05

我开始疯狂赚钱。

我没日没夜地写本子,一个 60000 字的长篇本子我三天就能写出来,有时候为了写剧本能几乎一天不吃不喝。

好几次我朋友都看不下去了,说我这样下去一定会把身体搞坏。

可我完全不在乎。

我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还上钱。

上天垂怜,我多少有两三分天赋。

再加上那时候剧本杀刚火没多久入行的人少,没过多久我就出了头。

真正算得上我挣的第一桶金的,是我卖出的第一个独家本。

那时候到处都缺本,我这一个本子卖了 60 万。

说来也很奇怪,我没钱上学的时候没哭,被我爸把钱骗走的时候也没哭,但这 60 万到账的时候,我却嚎啕大哭,不能自已。

舍友都被我吓坏了。

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让我又解脱般地痛快,又好像心里开了个洞似的空落落的。

我想,我可以还上钱了!

我终于不欠他们了!

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跟他们的彻底断绝关系了!

……

我当天就给我妈转了 18 万,再把账本拍了发给她。

我说:「这么多年你们一共给我花了九万七千八,我现在加上之前那两万,一共还给你们二十万,咱们就两清了。」

我妈很开心:「楠楠,你这么有本事啊?家里这两天正缺钱呢,你那还有没有了?再借点给爸妈吧!」

我忍无可忍道:「给唐承嗣买房子掏空了?」

我妈没想到我已经知道了,顿了一下很快又理直气壮道:「不给他买给谁买?

「他可是家里的根儿!」

我无所谓道:「你爱给谁买给谁买,不过我没钱,你非要借钱也行,给我打借条,利息跟银行贷款一样。」

我妈一愣,随即怒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跟你爸妈说什么借不借的?!

「谁把你养这么大的,你怎么一点感恩之心也没有?!」

我冷笑一声。

「我没求着你把我生下来,要是能选,你以为我会选你们这家?

「给我花的钱我也已经连本带利还给你们了,我还没算这些年我在家干的家务,就是请保姆也要花钱吧?

「别搞错了,我没欠你们什么,以后咱们就没什么关系了,有事找你儿子就行!」

这么多年的委屈倾泻而出,我几乎有些绷不住自己的情绪。

最后我颤抖着声音猛地挂了电话。

我妈又把电话打回来,我直接拉黑了家里所有人的联系方式。

世界安静了。

我的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干似的往下流,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

旁边的舍友有点担心,轻轻问我:「楠楠,你怎么啦?」

我哽咽着笑道:「没事,太开心了,喜极而泣,今晚上请你们吃饭。」

05

日子好像没什么变化。

我的钱挣得越来越多,干脆自己在大学城里开了一家,主打我的独家本,生意很好。

家里也没人再来找我了,似乎我们都默认了这段断了的关系。

只是我没想到,等我再接到我奶奶的电话,电话里居然是我妈的哭泣嘶号。

「楠楠啊,你去劝劝你弟弟,承嗣他要留在美国,不回来了!!!」

我没反应过来,我以为当初给他买房子就是为了让他留在美国呢。

从我妈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我才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我爸妈当时心疼我弟弟一个人远在异国他乡的条件太艰苦,寻思干脆给他买套房子让他住着。

到时候我弟回来可以把房子卖了,不回来他们退休了也可以去美国一起住。

谁成想我弟一声不吭地就找了个美国华裔姑娘在那结婚要拿绿卡了!

这倒也不要紧,他们过去也就是了。

可是人家姑娘是受自由熏陶长大的,哪里吃他们家相夫教子伺候公婆那一套?

人家直接放话下来,要是我爸妈过去,她就直接起诉离婚,我弟的绿卡也就泡汤了。

我弟那种吊车尾的成绩,出国了其实也就是上个野鸡大学,还一直都跟华人圈子玩儿。

出去三四年英语没多熟练,东北话和四川话倒是学得不错,能找到什么好工作?

最多能去刮大白,他还吃不了这个苦。

这一离婚,我弟留在美国的美梦就要化成泡影。

他被姑娘吃定了,干脆威胁我爸妈他们要是敢去就把房子卖了搬家,让他们再也找不到人。

这一下子家里的根儿跑到国外去扎根不回来了。

所谓的养老也都落得一场空,家里房子铺面都没了,就剩下他们住的那套老房子了。

我妈绝望地哭道:「楠楠啊,你去劝劝你弟弟!

「爸妈为了你们家底都掏空了啊,他要是不回来我们可怎么办啊?!」

我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儿,只觉得有些爽快又有些可笑。

他们倒是把人家当成根儿,可惜人家似乎并不这样想。

我冷淡道:「你们一共就给我花了 9.78 万,我已经双倍还给你们了,忘了?」

我妈一窒,随即转移了话题:

「楠楠,你去跟你弟说说,媳妇儿哪有爸妈亲啊,我们供他这么久,他不能不管我们啊!」

我笑了一声。

「那是你们家的事儿,跟我没关系。」

说着我就挂了电话。

出去的时候,男朋友看我表情不大好看,关切地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

「没什么。」

说起来也是巧,我现在的男朋友蒋澄就是我初二那年病房里隔壁床的小胖子。

十年过去,他现在抽条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还是一次无意的谈话中我们才认出了对方。

这几天他爸妈来看他,他非要带我一起去见他爸妈。

说实话,我真的很紧张。

从小到大,我一直被灌输的理念就是因为我是个女孩,所以没人喜欢我,也没人需要我。

我就是一个伴随着弟弟出生的,不受欢迎又无法退货的赠品。

所以蒋澄第一次跟我提起这件事儿的时候,我是很抗拒的。

我害怕他爸妈也会不喜欢我。

毕竟谁会喜欢一个连父母都不喜欢的人呢?

但蒋澄听了我的话很惊讶,他搂着我不认同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又善良长得又好看、成绩又好还会赚钱,谁会不喜欢你啊!」

他的表情很真诚,就好像他真的是这么认为一样。

我讷讷道:「别说客套话了……」

蒋澄一下子急了,他握着我的手认真地看着我:

「谁跟你客套了?你知不知道我这是打败了多少竞争对手才成功上位的?!

「唐楠,你很好,非常好,你不要这样说自己!」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眶一酸,胡言乱语道:「可我是女的……」

「你没发烧吧?」

蒋澄摸着我的额头纳闷儿道:「你要是男的,我也不找你啊。

「我妈也是女的,怎么可能因为你是女的不喜欢你?!」

他的语气太平常了,就好像他在说的是什么再正常不过的常识。

事实上,这也确实是一个常识。

可是我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情绪一下子崩溃了。

我的眼泪好像开闸放水一样往下不停地流,把蒋澄吓坏了。

他手忙手忙脚乱地给擦眼泪,惊慌失措道:

「你怎么了?楠楠,你别哭啊!

「你要是不想跟我爸妈见面就不去,我不逼你。」

我难以自抑地嚎啕大哭,这些年压抑的难过和委屈似乎被这一句话彻底捅破,再也控制不住地喷涌出来,我哭得简直说不出话来!

是啊,我是女的。

可我妈也是女的,我奶奶也是女的。

她们为什么会因为我是一个女的而不喜欢我?!

这到底是我的错还是她们的错?!

我无法选择父母,但是如果可以选的话,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扼杀自己的出生!

这本来就是一场双方都不情愿的孽缘!

这天我在蒋澄的车里哭到打嗝,最后去见他爸妈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

他妈倒还记得我,特别热情地把我迎进了家门。

「楠楠是吧?这么多年没见都成大姑娘了,这可真是缘分,兜兜转转的你们两个还是在一起了!」

他爸爸也是满脸笑意,从厨房里穿着个围裙出来跟我打招呼。

我有点吃惊,因为在我家我爸是从来不干活儿的。

我放下礼物后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爸在厨房忙活猛地站起身来。

这是一种经年累月形成的肌肉记忆,我一看到别人干活就会心里发慌。

因为在家里的时候但凡我爸妈当着我的面干活就会开始摔砸东西、对我骂骂咧咧。

骂我不懂事,没眼色,长大了找不着好工作,结婚了对象也得揍我。

没人会对我弟弟这样说,他可以心安理得地坐在那里视若不见。

所以在看到蒋澄爸爸干活的时候,我的身体在我的大脑之前就立马反应了过来。

蒋澄他妈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按住我笑道:

「小姑娘家家的不要干活,把手都做粗了呀,快吃水果。」

我被按坐在沙发上,这才感觉到我刚才反应太激烈了。

明明我已经挣了足够多的钱,也和家里断了联系。

可是过去十几年经年累月在我身上刻磨下的痕迹实在太深刻,已经完全把我塑造成了一个难以改变的形状。

我可以不再回家,可我没办法挣脱他们对我的影响。

那就好像是无形的锁链一样,牢牢地捆住我,也许终我一生也无法解脱。

……

蒋澄的爸妈对我非常好,他们应该早就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却只字未提,一顿饭都在跟我说笑。

我从未感受过这样轻松、欢快的家庭气氛。

他们的眼神都在我身上,注意力也都在我身上,话题也都围绕着我。

这让我多少觉得有些不适应,但却感觉不坏。

临走的时候蒋澄爸妈塞给我两个很大的红包,粗略一摸至少一个一万。

我推辞不要,他妈却硬要给我:

「拿着,也没多少钱,就是叔叔阿姨一个心意!」

在我之前的人生中,我的大部分经历都是小心翼翼、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要钱能不挨骂,实在是没怎么有长辈非要塞给我钱的经历。

我有些慌乱地看着蒋澄,希望他能帮我解决这个局面。

蒋澄笑着伸出手从他爸妈手里抽出红包:「给我就行,我帮她收着!」

蒋澄他妈拍了他一下笑骂道:「给楠楠的,敢私吞看妈怎么揍你!」

……

告别了蒋澄爸妈,我坐在车上微微出神。

蒋澄家和我家,气氛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早就发现我跟蒋澄吃饭习惯的不一样,我吃饭很快,一句话也不说,吃完了就下桌。

而蒋澄最喜欢边吃饭边跟我聊天,一顿饭能吃半个小时。

有时候我都纳闷儿,一个大男人怎么吃饭这么磨叽?

现在想来,是因为我在家吃饭的时候,我爸妈会抓紧一切时间责骂我。

他们会把在工作上,在生活里积攒的所有憋屈和怒火在这顿饭的时间倾泻在我身上。

从小到大,家里人一起吃饭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所以我才要吃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好赶紧离开饭桌,离开他们对我的发泄。

而蒋澄,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只会是三倍的快乐吧。

我一边羡慕他,一边心里又有点难以言喻的不甘。

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家庭就好了。

可惜我不能选择。

06

蒋澄爸妈很喜欢我,张罗着想让他上门给我爸妈见见,赶紧把婚事订下来。

他们倒是知道我家的情况,但是又怕直接和我说对我不尊重。

我平静地跟蒋澄商量了一下,把家里的情况和我过去的经历都告诉了他。

「……就是这样,所以说我现在已经和他们断了关系,他们对你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我觉得我们就没必要回去了。」

蒋澄听完心疼地搂着我:「你受苦了。」

他没强求我一定要带他回家,只说我开心就好。

我到底没跟家里说。

读大学的时候我已经把户口转出来了,我爸妈不知道,估计知道了也不在意。

一开始我还怕我弟留在美国不回来我爸妈会找我养老,却没想到没过三个月,我弟居然回来了。

我表姐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诉苦:

「承嗣在国外被人骗了!

「他那女朋友用结婚给他办绿卡骗得他把钱全拿出来了,说要一起做生意,弄那什么老虎机,很挣钱!

「结果他把房子、车都卖了钱给那女的,过了几个月去问,那女的居然说钱全赔了,一分不剩了!」

我边打字边开着免提,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然后呢?」

「然后就没钱了呗!绿卡也没办下来,吃饭的钱都没了!跟姨妈要钱灰溜溜地回来了!」

表姐气愤地骂道:「败家玩意儿,养这么个儿子不如养块叉烧!」

……

挂了电话,我也没心情继续写了,看着屏幕出神。

唐承嗣这事儿是我没想到的。

他买那房子的时候我爸卖了家里所有的商铺和房子,只有下自己住的一个老破小。

那房子买在最好的地段儿,几乎花光了家里的钱。

没想到才这么一两年就都没了。

我心里觉得有点痛快,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好。

唐承嗣回来了,我爸妈是不会不管他的,这下子主意不会又打到我身上吧。

好的不灵坏的灵,我这刚想到这,我爷爷的电话就来了。

一接起电话来,果然。

是我妈。

往常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总透着一股浓浓的不耐烦,就好像她每分钟都有好几百万的生意要做,跟我说话耽误她挣钱了似的。

结果这次语气居然意外地特别好。

「楠楠啊,听说你谈男朋友了,怎么不跟家里说说啊?妈妈帮你把把关。」

我听着她虚伪的声音,在心里冷笑一声。

无事献殷勤,这是要我做扶弟魔了。

「这个周领对象回家里吃饭哈,楠楠你还小不懂事,我跟你说人看你跟家里不亲会看不起你的!

「娘家就是你的靠山,将来你在婆家受气还得你弟弟去给你撑腰……」

撑腰?想从我兜里掏钱吧。

我心里作呕,不过也不想他们一次次地来试探我,干脆趁着这次想直接把话说明白让他们死心,于是答应下来。

周末我带着蒋澄回家了。

本来我不想带他,但是我们将来结婚,这些事迟早他都要知道。

我不想瞒着他,干脆带他来看看,给他选择的机会。

一进门,我妈已经做好饭了。

我往桌上一瞅,脸色有些难看。

三菜一汤,其中两个菜都是素凉菜,另一个是芹菜炒肉片,好像还是剩菜。

蒋澄也看到了,我看他面色沉了沉,但还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

我心里觉得很愤怒,这简直是把不尊重明晃晃地写在脸上。

我爸把蒋澄招呼过去,跟我妈和唐承嗣坐在沙发上,跟三堂会审似的盘问蒋澄,恨不得把他家一年挣多少钱都问出来。

蒋澄都一一回答了。

在得知蒋澄家里有三套房子的时候,我妈面色一喜,推了推我爸。

我爸咳嗽一声,睨着蒋澄道:

「我闺女你也看到了,成绩好又会赚钱,长得还漂亮,你赚大了!」

蒋澄点点头:「楠楠确实很好。」

我爸点了支烟,看着蒋澄道:「那你打算给多少彩礼?」

蒋澄看了我一眼。

我对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照我昨天说的来。

他会意,对我爸诚恳道:「叔叔,我和楠楠商量过了,我们不要彩礼也不要嫁妆,不给父母添麻烦了。」

「什么?!」我妈噌地站起来,竖着眉毛大声道:

「没彩礼?!不可能!我告诉你,彩礼必须给 30 万!」

唐承嗣在一边咳嗽一声。

我妈赶紧又加上一句:「还得给你弟弟买套房,没房子把你家的转给他也行,不然别想结婚!」

我看了眼我爸,我爸没说话,低头抽着烟,默认了我妈的话。

一切都跟我猜测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我以为他们只想要一套房,却没想到他们比我想象的更贪心,还要再加 30 万。

我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妈,如果蒋澄不答应呢?」

我妈白了我一眼,声音尖厉:「不给就不许结婚,你们散伙,妈再给你介绍好的!」

我点点头:「明白了。」

他们完全不在意我的人生,我的婚姻。

他们只想用我的婚姻再给唐承嗣卖一笔钱。

蒋澄有些生气想说话,我按住他站起来看着我妈。

我妈怒气冲冲地仰脸看着我。

我这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比她高出半个头了。

我看着我妈的眼睛,平静道:「我不是来征求你们同意的。」

「我已经把你们给我花的钱连本带利地还给你们了,我们没关系了。」

我妈一窒,随即声音更高了:「你说还清了就还清了?!

「没我把你生出来你能站这跟我说话?!白眼狼,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你这辈子都好不了!!」

从小到大,这套父母有恩论我已经听了无数次了。

我该感恩我妈把我生出来,我该感恩我爸养我,我该感恩我弟把他的钱分给我花。

只要我稍有异议,他们就把我骂得一文不值。

就好像我生来就是为了感恩一样。

我看着我妈,定定道:「你以为我很想你把我生出来吗?

「你是期望着我生出来吗?难道不是你没的选才生了我?

「同样的,我也是因为没的选才被你生出来。

「如果可以,我宁愿压根就没被生出来。」

我妈还要再说话,我已经把蒋澄拽起来,看着一边竖着耳朵听的唐承嗣道:

「是个男人就别老让你妈冲在前面,你不是看不起女人吗?老盯着女人兜里那点钱干什么?」

我笑了,对我爸妈道:「这就是你们的好儿子,你们老唐家的根儿,这种劣质基因我觉得真没必要传承下去了。」

我爸面上一红,站起来就要伸手打我:「你他妈的说什么?!」

蒋澄挡在我前面抓住了我爸的手,我看着我爸那张青筋暴露的脸,一字一顿道:

「我说我看不起你们。」

「你,糊涂蛋一个,把你儿子培养出了一个窝囊废。」

我又扭头看我妈:「你,明明是女人,却看不起自己的女儿,自甘下贱。」

「还有你,」我对着唐承嗣道,「一天到晚想着从父母、姐姐身上榨钱,自己啥也不是,废物一个。」

我从蒋澄身后绕出来,站在客厅里说出了憋了 20 多年的那句话。

「我耻于与你们为伍,就像你们看不起我一样,从现在开始我们没有关系,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找你们,你们也不要再来找我。」

我妈气得伸手抓我:「你说这话丧不丧良心,我去告你你信不信,我去你们学校问问他们这是怎么教的学生!」

我死死捏住她的手,微笑着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毕业了,你可以去告我,我会按照赡养最低标准给你们打钱的。」

说着我走到饭桌边上,猛地一把把饭桌掀了,盘子、碗摔碎了一地,菜汤溅得到处都是。

这件事我想干很多年了。

我爸妈在一边没完没了地骂我,唐承嗣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我浑身几乎都在颤抖,拉着蒋澄出了门。

出了门,我闷头往前走,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冲。

走了不知道多久,我的大脑才平复下来,回头一看蒋澄在后头小媳妇儿似的跟着,一句话也不敢说,小心小心翼翼地我。

我心里那点气一下子消散了,哭笑不得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蒋澄伸手拉我笑道,「你刚才太猛了,我被你镇住了。」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倚在他身上道:「怎么办,我没有嫁妆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蒋澄把下巴搁在我头顶上,声音带笑:

「哎,我们下午去领证吧?」

07

也不知道蒋澄是怎么跟他家里说的,他爸妈居然真的同意我们去领证了。

结婚的时候我也没通知我爸妈,后来他们还借了亲戚电话来骂我,都被我拉黑了。

我没再打听过家里的事儿,不过或多或少也听我表姐说过一些。

唐承嗣大学连毕业证都没有,拿着个高中毕业证连工作都找不到。

我爸妈费劲巴拉想给他找个对象,不过他没房子、没车、没学历、没工作,也没姑娘愿意找他。

现在他们一家三口人缩在那个五十平方米的老破小里,天天互相埋怨。

我爸妈觉得唐承嗣拖累了他们,唐承嗣觉得我爸妈没本事。

我听了以后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我已经彻底放下了。

三个月后的一天,我表姐又给我打电话,说我妈和唐承嗣吵架的时候被他推下了楼梯把腿摔断了。

「姨夫和承嗣都不管,姨妈连医药费都拿不出来……」表姐叹气道:

「楠楠,我知道你这些年受苦了,不过她到底是你妈,你回去看看吧。」

我想了想,没拒绝。

我倒不是想回去看她,主要是有句话我想说。

我买了机票,当天就飞回了老家。

我妈住的医院我很熟悉。

我曾经也在这里住过。

站在病房门口,我捏住把手转了一圈,推门进去。

病床上,我妈脸色不太好,整个人瘦了一圈儿。

她一条腿打着石膏,一只手用力地伸出去想够桌子上的水杯,身子整个歪过去,因为用力和疼痛微微颤抖着。

我走过去把水杯递给她。

我妈怔了一下,抬头看到是我,眼圈儿一下就红了。

我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刚要说些什么,我妈突然把杯子狠狠地扬在我身上,冰冷的水泼了我一身。

我被冰得哆嗦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我妈就用力地伸手打我,边打边哭喊:

「你个没良心的,有种把我们都拉黑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都怪你,整的家都不像个家!

「你不如拿刀把我捅死吧!」

我面无表情地扯开她的手。

「你怎么天天净事儿?就会给我添麻烦。

「我告诉你,我可没时间管你,有事去找你儿子。」

病房里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神里的带着鄙夷。

我妈瞪大眼睛,委屈地大声道:

「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我可是你妈!」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轻声说:

「二十年前在这里,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你不记得了吗?」

她愣了一下,浑身的气焰一下子就消散了,讷讷道:

「你也太记仇了……」

我没说话,在床头放下 5000 块钱。

「你自己请个护工吧。」

说着我就转身要走。

我妈在身后扯着哭腔道:「楠楠,是妈妈错了,你就不能原谅妈妈吗?」

我没回头,在原地停了半晌,背对着她道:

「不能。」

……

医院的走廊不长也不短,我一个人走在阴暗的过道里,只觉得脚步越来越轻快。

走出医院,外面的天气很不好,雾蒙蒙的一片,空气潮湿又黏腻。

可我却觉得身后是泥沼深陷,远处晴朗开阔。

我的眼睛一酸,感觉那束缚了我二十多年的枷锁一下子消失了。

我终于挣脱了。备案号:YX11EnJLaN9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