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看过最爽的爽文有多爽?

我第一次上班,就遭到了领导的排挤。

原因就是我来上班的第一天,我的领导正巧听到了我爸说要卖房养我一辈子的话。

对于嫌贫爱富的领导来说,我这种家庭贫困还要啃老的人无疑是十分嫌弃的对象。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我家房子其实多的数不过来,我爸卖房子更是一小区一小区的卖。

1

我第一天到公司上班时,我爸说:「好好干,实在不行爸爸卖房养你一辈子。」

当时就在办公室门口,他情真意切的握着我的手,满眼期许和疼爱,俨然是为子女奉献一生的慈爱老父亲。

我像是个败家玩意儿。

不是,爸,房地产开发公司原来叫做卖房的吗?

那咱们家的房子不能按套算,得按个算。

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算!

再说了,那房子用不着你亲自去卖啊!

好巧不巧,这句话被我组长马芳听见了。

她很不屑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很显然,她误会什么了。

我也没打算解释。

既然来工作,我就要有打工人的觉悟,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了。

低调低调。

临走前,我爸又小声的叮嘱:「出门在外不露财,而且你太有钱会受同事排挤,是融入不了广大群众的……」

我爸曾经入伍当过兵,受过熏陶,这么多年过去了,说话跟考公材料似的。

「知道了知道了!」

我挥挥手,转身看见马芳,打了声招呼:「芳姐好。」

「这里是公司,不是你家也不是学校,不会有人惯着你的,」马芳一来就给了我个下马威,「啃老也不光荣吧?何况还得把家里房子卖了,得不争气到什么地步!」

「我爸他开玩笑呢。」

马芳不信:「多大个人了,来上班还得家长送,我也是第一次见。」

额……

公司老总是我爸的朋友,我爸还得上楼去跟人家打声招呼,根本不是特意送我啊。

我没解释,笑了笑:「芳姐,我的工位在哪里?」

她随手指了指,没再搭理我了。

2

这是一家广告策划设计公司,在业内还算小有名气。

马芳是我的组长,本地人,四十来岁的大姐。

虽然她工作能力一般,但是特别会来事,尤其会舔上司,所以大家都不太服她,不过也没人吱声。

马芳非常的嫌贫爱富。

我们工作组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生,肤白貌美很有气质,大家戏称她是「富太太」,背着香奈儿开着奔驰。

因为她嫁得很好,老公有钱又宠她,她出来上班就是打发打发时间。

马芳跟她关系特别好,吃饭上厕所买咖啡都是形影不离的。

至于我这样的实习生……干不好还得我爸卖房养我的人,马芳自然看不上。

所以有什么工作上的事,马芳统统都交给我,不管是不是我分内的。

富太太一天到晚只管喝喝咖啡,做最简单最轻松的活儿。

「林一依,」马芳又叫我,「你去把这份材料复印三份,送到楼下去。」

我当时正在疯狂的赶设计案的进度,根本腾不出空来。

而富太太悠闲的从茶水间走出来。

「芳姐,我现在没时间,晚点可以吗?」

「这点小事你拖什么拖,有手就能干。」

是啊,有手就可以,那你怎么不叫富太太去!

我们新时代的年轻人,从不怕得罪人,就是没那个眼力见,我一边敲着键盘一边看向富太太:「你手头没事,你去吧,谢谢!」

富太太愣了一下。

大概没想到我一个实习生,会直接叫她干活!

马芳连忙说道:「让你复印个材料,你倒是会推三阻四的。」

我也火了,特么的这活儿上午就得写完,哪里有空?

我还想赶上食堂开饭呢!

于是我故意大声说道:「我忙着呢,键盘快敲冒烟了!芳姐要不你自己弄一下,要不让她去,她现在闲着!」

全组都知道富太太最闲,看不惯很久,但都是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随她去了。

现在见我开怼,大家都纷纷朝我投来赞许的目光,然后再齐刷刷看向富太太。

看她怎么好意思拒绝!

富太太只能接过:「行,我来吧。」

3

食堂。

干完活的我,激情干饭,餐盘都装得满满当当的。

别说,这种大锅菜还挺好吃的,特别下饭。

我正吃得开心,桌面忽然被人敲了敲:「林一依,你吃这么多?」

谁啊多管闲事,吃你家大米了吗?

我抬头一看,发现是富太太。

她端着蔬菜沙拉和水果,而且只装了那么一点,真是狗看了都摇头。

马芳也在。

「是啊,我们公司食堂的师傅厨艺真不错,味道挺好的。」我敷衍回答。

马芳看向我的餐盘:「这顿饭得花你不少钱吧。」

我被问住了。

我刷的饭卡,多少钱我没看,只顾点自己喜欢吃的就行。

饭卡……是我表哥昨晚给我的。

富太太说道:「你这些都是高管窗口那边的菜,你怎么不吃员工窗口的?」

我又被问住了。

一个打菜窗口,还分这么细?

我哪知道!

「粗略算算,你这起码一百来块,快赶上你一天的工资了。」马芳啧啧两声,「你就这么吃掉了,回头房租还交得起吗?」

房租?

我住自己家要什么房租,就在公司附近,走路五分钟。

见我一脸愣头青的模样,她们两个大概觉得没什么意思,扭头走了。

我拿出手机给我表哥发消息——

「你给我饭卡里充了多少钱?」

「好像是三万吧。」

「?」

表哥问我:「一依,我跟你说过,要去最右边的窗口打饭,记得吗?」

「我就是在那里打的,不过她们说那是高管窗口。」

「你管它什么窗口,吃就行了,我交代了师傅做你爱吃的湘菜,又香又辣又下饭。」

「表哥,你跟食堂师傅什么关系?」

「哦,忘记跟你说了,你那片区域的写字楼食堂都是我承包的。」

好家伙。

霸道表哥为我承包了公司食堂!

「那我明天想吃剁椒鱼头!」

「安排。」

第二天中午,我真的吃到了剁椒鱼头。

4

我还拉着同事小月,刷了我的饭卡。

小月下巴都快惊掉了:「你怎么充这么多钱?」

马芳刚好路过,也看到了。

她奇怪的看着我:「是不是食堂系统出问题了?」

「我表哥给我充的。」

马芳不相信,非要查系统查充值记录,结果就是我的饭卡的的确确充了三万块。

「林一依,你表哥是谁?」她问。

「承包食堂的小老板。」

马芳露出一副了然的样子:「想不到你家亲戚还挺照顾你啊,知道你这么能吃,生怕你饿着。」

她说话向来就这么刻薄,我都习惯了,随口应了一句:「年轻,胃口好。不像老年人吃个饭要消食大半天,还不停打嗝。」

话音刚落,马芳就打了个嗝。

小月都快憋不住笑了。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我正准备去茶水间泡杯咖啡,就看见楼下的保安大叔走了进来。

「车牌尾号 569 的宝马是谁的?尾号 569!快来挪一下车!」

大家都是上班族,一般都是坐公交或者地铁来公司,开车的少之又少,何况还是宝马。

马芳连忙去找富太太:「是不是你的车啊?你又换车了吗?」

「不是我的。」富太太否认,「今天是我老公送我来的,我都没开车。」

「奇了怪了……」

在保安大叔殷切期盼的目光下,我举起了手:「是我的车!稍等!」

在万众瞩目下,我跟着保安大叔……去挪车了。

这辆车我是第一次开,再加上我的车技相当垃圾,倒车入库的时候停得歪歪扭扭,轮胎压着线了。

保安大叔说道:「你这车停在这里,容易被蹭被刮坏。人家一开车门,哐当就不小心撞上了可怎么办?这车贵,补一次漆得好几千吧。」

「贵吗?也就三十多万,」我一边倒车,一边随口答道,「这是我们家最便宜的一辆车了。」

我们家车库里的那些车,一辆比一辆张扬。

要不是今天起晚了,怕迟到, 我也不会开车来公司。

停好车回到办公室,马芳就一直盯着我。

我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芳姐,怎么了?有话你直说行吗?」

「你开了谁的车来上班?」

「当然是我家的啊。」

「你家?」马芳呵了一声,「你们家买得起宝马?是不是你表哥的?」

我懒得跟她扯这些,点点头:「对对对,就是我那个承包食堂的表哥的车,我手痒借两天来开开。」

马芳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林一依,做人还是要务实,别太虚荣了。人家的车再好,也不是属于你的。」

富太太在旁边接了一句:「那是三系吧,我老公看不上,买的七系。我不懂车,不过坐起来确实要舒服很多。」

我翻了个白眼。

不装逼会死吗?

5

我们公司在 CBD 的写字楼里,地段十分繁华热闹。

相应的,周围的房价也很高。

这阵子,附近有一个豪宅楼盘快要开盘了,主打大户型,一套总价三千万起。

最近天天都能看见这个楼盘的广告宣传。

「最便宜的都要三千万,有钱人的生活真是让我难以企及。」小月啧啧说着,「我算算我得从哪一年开始打工,才能买得起!」

她噼里啪啦的按着计算器。

算完之后,她沉默了。

我看了一眼:「虽然买不起,但是去看看又不花钱。下班一起去感受感受样板间?」

「样板间是我能感受的吗?」

「肯定能啊。」

小月正要接话,富太太从旁边经过,随口说了一句:「我上午跟我老公去看过了,户型很一般,就是地段好。我们在考虑要不要买。」

我和小月对视一眼。

又来秀优越感了。

小月没吭声,我说道:「买啊,这种地段,买了以后肯定升值。」

「升值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自住。老公觉得我工作通勤很辛苦,想住在公司附近,方便我上下班。」

我点点头,没想再搭话。

富太太见我们兴趣缺缺爱答不理的,自己也觉得没意思,毕竟我们又不是马芳,爱拍她马屁爱捧着她。

她走的时候顺口说了一句:「对了,看样板间的话要验资一千万。不过你们想去的话,我跟我的置业顾问说一声,可以行个方便。」

小月朝着她的背影龇牙咧嘴的。

「上班时间去看房,还好意思说出来。我就说她上午怎么没见人了,她那点活全是我给她干的。」小月翻着白眼,「现在干完了,她下午回来坐着喝咖啡!」

「跟她一般见识干什么。」我说,「下次,你就把事情撂那里。」

「马芳催我啊,你以为我想帮她干。

「行了别影响自己心情,下班后,我们去看样板间。」

「怎么看啊?真的要她的置业顾问带我们进去吗?」

我打了个响指:「跟着我,我有办法!」

因为……这个楼盘,是我爸公司开发的!

看个样板间而已,多大点事啊。

小月眼睛一亮:「成!」

6

下午的时候,部门开会,顺便评选组内优秀员工。

马芳身为组长,自然是推选了富太太。

「她跟同事们相处得很融洽,工作态度积极,每项事情都完成得非常好,爱岗敬业,一丝不苟,经常能够看见她忙碌的身影……」

马芳最擅长就是睁眼说瞎话,那两片嘴皮子一翻,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何况她天天拍富太太马屁,又会舔领导,话术一套一套的。

其他同事脸上的表情都很不对劲,但是没人站出来。

反正这优秀员工是不会有自己的份。

自然也没有我的份。

再说了,我只是一个实习生,还没转正,再怎么样也轮不到我。

可是,平心而论,小月才够格选上「优秀员工」。

小月来公司三年了,经常加班,面对客户的各种挑剔,百般修改方案,在甲方爸爸面前被蹂躏得不成人形,熬夜熬的都快秃头了,结果什么都捞不着,让富太太白白捡了便宜。

部门经理听完马芳的话,点了点头,我却突然站了起来。

「经理,我觉得马组长的话不太对。」

马芳刚才还笑吟吟的,这会儿立刻变了脸:「林一依,你……你有什么意见?」

「有。」我说,「这个优秀员工于情于理,都应该给小月。她的业绩最好,她加班最多,客户满意度也是她最高。只有这样的硬实力,才能服众吧。」

富太太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反问一句:「你是说我没实力?」

一般人听到这句话,要么委婉解释,要么就坐下了。

我偏不。

我直接当面硬刚!

「我很期待看到你接下来的工作成果。但至少这一次,小月的功劳最高,奉献最大。」

她们平时在组内作威作福惯了,没人愿意去得罪她们,去撕破脸,免得被穿小鞋,再说为了这种小事情也不值当,评选上优秀员工,也就多了几百块的奖金。

结果,我挺身而出了。

这富太太有什么了不起的,平时不干活就算了,还要抢功劳,别人能忍,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经理也看出来一丝不对劲。

他咳了两声,问道:「你们小组内,意见没有统一吗?」

马芳:「统一了。」

我:「不统一。」

「投票表决吧。」经理说,「谁票数多,谁就当选。」

都说枪打出头鸟,我都当这个出头鸟了,同事们……可要给点力啊。

也许是马芳平时为人太刻薄,也许是富太太人缘不太好,又或者是被我的硬刚燃到了,票数几乎是一边倒的投给小月!

马芳和富太太的脸色,跟吞了苍蝇似的。

7

小月非要请我吃饭。

「一依,真的太谢谢你了,不是因为什么优秀员工,而是你给大家出了一口恶气啊!」小月说,「看到马芳和富太太当时的那个表情,想想都好好笑!」

「不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小月又担心的看着我:「可是以后,马芳肯定会更加针对你了。」

「没事,我不怕她。」

「万一她说你实习期间表现不佳,影响你转正怎么办?」

我摆摆手:「她没那个本事。对了,你还去不去看样板间?」

「不看了,反正买不起,我们去吃饭逛街!」

「走。」

本以为,梁子就这么结下了,没想到第二天我来公司的时候,工位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糖果盒。

其他同事桌上也有。

「谁有喜事啊。」我顺口问了一句。

小月努努嘴:「还能有谁啊,她呗。」

富太太?

她怎么了?

「人家买房了,就是那个验资一千万的楼盘,昨晚去交了首付。」小月说,「恨不得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

我一边坐下,一边剥了颗糖塞进嘴里。

还挺好吃的。

「一依,小月,你们俩在这里啊。」富太太走了过来,「昨天不是说好一起去楼盘那边,你们想看样板间吗?怎么一下班都不见人影了,害得我还找了半天。」

马芳阴阳怪气的接话:「你别开玩笑了,她们哪里买得起?工作十年看能不能凑出一个厕所的钱!」

我反问:「你买得起?」

马芳愣了愣,一下没接上话,有点懵逼。

停顿了起码十来秒,她才说道:「我……我本地人,家里有的是房子,还买什么买啊。倒是你,天天租房,辛辛苦苦上班,工资全给房东还房贷了。」

「我没租房啊。」

「那你住哪?」

「我自己家啊。」

马芳说道:「你不就住公司附近吗?」

「对啊,我家就在附近啊。」

马芳又懵逼了。

我看向富太太:「恭喜置业。你买了个多大的啊?」

「两百多平,不到四千万。」富太太表情里都是骄傲,「我老公昨晚半个小时就决定买了,当场刷的卡。」

「你不是说,你老公不太满意户型吗?」

「哎呀,买房看地段嘛,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也哎呀了一声:「你买的时候,应该提前跟我说一声嘛。」

马芳和富太太齐刷刷的看着我,异口同声:「跟你说一声?」

「对啊!可以给你打个折。」

「打折??」富太太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林一依,你可以给我四千万买的房子打折?」

8

我点点头:「是啊,看在我们是同事的份上,打个九八折。算下来的话,也可以省大几十万。这钱拿去买包买表不香吗?」

说着,我又剥了一颗糖:「真挺好吃的,有链接吗?发我一下。」

「你在开玩笑吧。」马芳说,「你?就你?」

「那个楼盘的开发商,是我……家亲戚。」我差点就说出我爸了,话在嘴边硬生生转了个弯,「现在你首付都交了,再说也没用了。」

虽然我们家的家训就是低调,但如果富太太真的找我,这个折扣,我还真就愿意给她!

谁叫她平时有事没事,就在我面前秀优越感?

不就有钱嘛,再说了那钱还不是她的,是她老公的。

马芳切了一声:「又是你家亲戚,你那个承包食堂的表哥吗?」

「不,另外一个。」

富太太打量了我几眼:「林一依,你们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普通打工人。」

富太太还想问什么,马芳却拉着她走了。

我隐约听到一两句什么「她在那装呢你还真信」、「一听就是满嘴跑火车」、「越搭理还越嘚瑟」之类的话。

我也不解释。

富太太回头看了我好几眼,眼里的疑惑渐渐消除。

估计觉得自己想多了,毕竟我这身打扮……怎么也看不出来像有钱人那一卦的。

小月凑了过来:「一依,你刚才那个逼装得,我给满分!把她们俩都给整不会了哈哈哈哈哈!」

「我真可以打折,」我一本正经的回答,「你要不要买一套?」

「把我卖了都买不起!」

「好了打工人,开始搬砖吧。」

我习惯装一壶满满的水放在电脑旁,所以开始工作前,我先去了一趟茶水间。

结果不小心听见马芳和富太太在说我坏话。

9

「这个林一依,到底是什么人啊?」富太太问,「口气挺大的。」

马芳不屑的回答:「你年轻,见的人少,她一看就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小姑娘家家。」

「可是,她饭卡确确实实充了好几万,又开的宝马来上班,还住在公司附近。这周围的房价,你懂得。而且她刚刚还大言不惭的说,我买房她可以打折。」

「她能打折?我看,是把她打折还差不多。」

富太太说:「我看林一依,确实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别的实习生踏踏实实,谨小慎微,积极表现,生怕得罪你这个组长。她倒好,处处跟你对着干。」

「呵,让她嚣张一段时间。等实习期满,我给她一个表现不佳,让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你说……会不会林一依自己没什么本事,但家庭条件挺好的啊?」

马芳切了一声:「我见过她爸,普普通通的,看起来像一跑业务的销售。」

富太太沉默了好一阵子。

我竖起耳朵,生怕漏听了什么。

「先让她装会儿逼。下次她再装,我们直接拆穿她,让她下不来台。」马芳的声音有点得意,「多打脸。」

「怎么拆穿?」

「周末不是公司团建嘛……」

马芳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堆,但是声音太小,我没听清。

而且由于我过分专注,不小心撞开了茶水间的门……

门缓缓开启,我缓缓抬眼,缓缓的和马芳的目光对上……

「芳姐。」我扬起八颗牙的标准笑容。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她们!

何况是她们在背后嚼舌根!

马芳脸色变了变,也猜到我肯定听见了。

「林一依,做人呢还是要务实一点,别那么虚荣,」马芳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说教模样,「你什么底子,公司里大家都清楚。」

我索性也摊牌了。

懒得装了。

「我个人能力确实不咋地,算是啃老族,但也算个富二代。我家挺有钱的,我亲戚朋友在各个领域也都混得风生水起。我爸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前些年赚了不少,这两年不太好做,不过赚几个小目标还是没问题的。」

谁知道,我说完之后,马芳和富太太都笑了起来。

「你?富二代?」马芳指着我,「你看看哪个千金小姐来当实习生,还穿得这么寒酸?」

富太太更是笑得开心:「我理解你想压我一头的心情,但也别编的这么离谱吧?」

「就是。吃着你表哥承包的食堂,开了你家亲戚的车,就真以为自己是有钱人了?」

我叹了口气。

我穿衣服讲究自由随性,再说了我是来打工的啊,要打扮得像出席晚宴一样吗?

算了,她们不懂。

夏虫不可语冰!

「爱信不信。」我耸耸肩,走到饮水机前,装满水就走了。

10

周末。

公司团建。

我本来不太想去的,好不容易能睡个懒觉,谁愿意去郊区看那什么山山水水的……

但是小月语重心长的劝着我,说我还是实习生,最好别缺席,连总经理都参加了巴拉巴拉的。

行,去吧!

大巴停在公司门口,同事们排着队上车,我和小月在队伍的最后面。

马芳和富太太早就上车了,坐在窗边的位置,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她们的笑容透着一丝诡异。

我脑海灵光一现,想起她们俩在茶水间的对话。

这次团聚,好像她们要联手整我啊……

想法刚浮现,突然听见司机说:「人满了,坐不下了,绝对不能超载的。」

我内心一喜。

那岂不是可以不用去了!

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装出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啊……怎么会这样?那怎么办?唉,要不然我就不去了吧,没关系的,我不在意。」

小月眨了眨眼看着我:「一依,还剩下四个人,不止是你。」

我往前面看了一眼,是哦。

四个人都不去吗?

好像不太现实。

「林一依,」忽然,马芳隔着玻璃喊道,「你不是有车吗?我把位置发给你,你带着他们过来呗,油费过路费都可以走公司报销。」

什么?让我开车?

可以倒是可以……

问题是,那辆三系刚好今天被司机开走了,去隔壁市给我爸送一份重要文件。

车库里目前停着的是一辆埃尔法。

我要把埃尔法也开来吗?

太张扬了吧!

见我一副好像不太情愿又为难的样子,马芳故意大声的问:「怎么了?难道那辆宝马压根就不是你的?」

「是我的。」

「那你开来啊。我说了公司报销。」

我挠了挠头:「行吧,不过,我换台车。」

「哟,」马芳一脸惊讶,「你还有两台车啊?」

「对。」

马芳追问道:「什么车啊?」

「面包车。」

11

「面包车?」富太太比划了一下,「是那种拉货的车吗?五菱宏光?」

马芳哈哈大笑:「对啊,不然呢?我看,面包车才是她的吧,三系是借来装逼的。」

小月拉了拉我的衣袖:「有车坐就不错了,五菱怎么了,国货之光。一依,辛苦你了,我刚拿驾照,可以和你换着开。」

「不用,我干脆直接让司机送我们过去吧。」

「司机??!」

我一个电话打过去,司机不到十分钟就开着车过来了。

毕竟隔得近。

司机停在路边,开着双闪给我打电话:「一依小姐,我到了,您什么时候过来?」

「就到就到。」

小月伸长了脖子张望着:「来了吗?没看见啊……」

「不就在那嘛。」

「哪里啊?」

大巴车还没走,马芳和富太太也不停的寻找着「五菱」的身影。

马芳问我:「林一依,还要多久啊?该不会你压根就没车吧!」

「车子已经到了啊。」我伸手指了指,「打着双闪的那辆。」

说着,我挽住小月的手,又招呼其他两个同事:「走吧。」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四个坐上了那辆埃尔法。

小月半天没回过神来:「一依,不是五菱吗?」

「你就当它是五菱呗。」

「这俩车能放在一起比较吗???」

到了目的地,我一下车马芳就围了过来:「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有两下子。」

「啊?芳姐你在说什么?」

「你是在茶水间听到我说,团建的那天故意要让你开车,所以提前准备,留了一手是吧。」

我很随意的耸耸肩:「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林一依,装有钱人,装富二代让你很爽吗?我劝你少费劲了,打肿脸充胖子,这车租一天得不少钱,你这还雇了个司机……啧啧,何必呢?」

富太太双手抱臂:「这车还挺新的,不怎么开吧。」

「是啊,家里车多,不会天天逮着一辆车一直开。」

富太太挑眉:「我的意思是,一般人去租车行大部分都是租跑车,租这种车的少之又少,所以导致它很新。」

我也挑了挑眉:「你是不是见不得别人比你有钱啊?」

「呵,」富太太都气笑了,「你比我有钱?你在说梦话吧?」

「怎么?你以为你很有钱?」

「我再怎么样也比你强!」

见富太太这个样子,我干脆也跟她杠上了:「那你还真不如我。你所谓的有钱呢,其实都是你老公的,你顶多刷刷副卡。我们家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就我一个独生女,以后都是我的!」

富太太扔下一句「幻想症」就走了。

12

马芳和富太太开始变本加厉的针对我,甚至都不加掩饰。

全小组的人都看出来了。

小月很担心的问我:「怎么办一依,你肯定没办法转正了。就算转正了,以后她经常给你穿小鞋,你可怎么受得了啊?」

「没事,她们两个我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那些小儿科的举动,我都懒得计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也不是吃素的,怼人不在话下,马芳基本占不到什么便宜。

一般不涉及我的底线或者是惹怒我了,我不会撕破脸。

毕竟我爸天天教育我,要低调,要谦和,不要惹是生非。

本小姐心胸宽广,不跟她们一般见识!

我依然该干嘛干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不变应万变。

直到有一天,下午刚上班,部门经理把我叫进了办公室,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

「你怎么回事?平时在干什么?得罪了这么大的客户,你负得起责任吗?这个单子要是丢了,你也别想干了,立刻收拾东西走人!」

我懵了。

我干啥了?

发生什么事了?

「经理,我只是在中午下班时间,出去吃了个饭而已啊……」

天天吃食堂也会腻,去对面的商场打打牙祭,有问题吗?

「马芳让你下午一点半接待张总,你人呢?」经理问,「居然还让张总等你?打电话还不接?」

「芳姐没跟我说啊,而且也没人打我电话啊。」

我拿出手机,翻到马芳的微信:「经理你看,她压根没通知我。」

我又点开通话记录:「她也没有打过我电话。」

经理把马芳叫了过来。

直接当面对质。

「我发了微信啊。」马芳说,「十二点五十三分发的。」

我凑过去一看,白眼差点翻到天灵盖。

「芳姐,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发我工作微信,发到我私人微信去了?」

「那时候忙啊,没顾得上,反正通知你了。」马芳立刻撇清关系,「见你没回,我又打你电话,结果无人接听。」

「你不用这么睁眼说瞎话吧,我手机响都没响!」

「是不是你把我的号码设置了?」马芳也点开通话记录,「你看,这是你的号码吧,下午一点十分,我拨了两次。」

天地良心,我就算和马芳再不对付,也绝对不会设置她的电话号码!

我又是仔细一看,马芳确实打了我电话。

但我真没接到啊。

怎么回事?

「等等,」我点开通话详情,「你是用副号拨的?难怪!」

我没存马芳的这个号码,估计是手机自动认定为骚扰号码,直接拦截了,所以我没接到电话!

我这白眼彻底翻到天灵盖上面,回不来了。

摆明了马芳就是在整我!

13

我正打算证明清白,经理大手一挥:「行了,我没空听你们在这里互相推卸责任。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好张总那边,你们两个,一起去赔礼道歉,看看能不能行得通!」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一定要把张总给我请回公司里来!」

「好的好的经理。」

马芳是个人精,点头哈腰的应着,领着我一出办公室的门,立刻就换了副面孔。

「林一依,这件事的责任都在你,你自己想想该怎么办吧!」马芳斜了我一眼,「得罪这么大的客户,你在公司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得,全推到我头上来了。

没关系,我没在怕的!

「行,交给我。」我回答,「不就一个张总吗!」

马芳惊奇的看了我一眼:「口气挺大啊。」

「我会搞定,但并不代表这件事全部都是我的责任。芳姐,事后我们再算对错!」

小月也听说了这件事,她立刻跑来跟我吐槽:「这个张总,一直都是富太太接待的,她老公和张总好像有点交情,所以好说话。」

「今天怎么突然就轮到你接待,而且不事先通知一声,中午下班后才装模作样的给你发消息打电话!」

「一依,你不会……要离职了吧?」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除非我自己不想干了,否则谁也不能让我滚蛋!」

这话刚好让路过的富太太听见了。

「我上午请假了,没接待张总,结果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啊?」富太太啧啧两声,「林一依,这下你该怎么办哟……回家当你的地产千金?」

小月很客气的问她:「能不能拜托你去联系一下张总?你们有交情,好说话些。」

富太太微微一笑:「我还有别的事。」

「用不着你帮忙,」我凉凉的开口,「等着瞧吧!」

我都想好了,万一……真的失去了张总这个客户,回头我让我爸介绍十个大客户给我!

看谁还有闲话说!

一边想着我一边拨通了张总的电话。

刚拨出去,就见手机屏幕上的那一串数字突然变成了一个名字——

「张叔叔」。

嗯?等等,怎么回事?我早就存了张总的号码并且还备注了?

14

没等我反应过来,电话通了。

「喂,一依啊,今天怎么想起你张叔叔了?听你爸说,你最近找了份工作,干得怎么样啊?」

我爸这大嘴巴。

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去上班了是吧!

但我这一时半会儿的,又想不起来我在哪里见过这位张总。

所以,我礼貌的应着:「啊……是,对对,张叔叔您好,我是林一依。」

「你这工作比我还忙啊,经常见不到你人。好几次我都想请你吃饭,再叫上我家那小子,结果一直没机会。」

嚯!

好家伙!

我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那位一心想让我和他儿子在一起,开艺术培训学校的张叔叔吗!

他儿子我见过,早就有女朋友了,是家里不同意所以偷偷摸摸在谈地下恋。

为了成全这对鸳鸯,我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对他没感觉。

因为这件事,他儿子给我发了不少红包。

「哪能让您请啊,张叔叔,只要您肯赏脸,今天晚上我就给安排得妥妥当当。」

张总应得十分痛快:「今晚?行!」

我眼睛转了转:「不过张叔叔……我现在手头有点事,想请您帮个忙,您看可以吗?」

他非常豪爽:「当然可以,直说!」

那我就直说了。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张叔叔在那头哈哈大笑:「敢情我中午是去吃了你的闭门羹啊!这事儿,我必须要跟你爸好好说说!」

「哈哈哈可以,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随便您们怎么说。张叔叔,只是要麻烦您再来我们公司一趟。」

「行,我开完这个会就过来。」

小月在旁边……目瞪口呆。

我手动帮她把嘴合上:「淡定淡定。」

「一依,你真的是地产千金啊?」

「比珍珠还真!」

我悠闲的坐在工位上,等待着张叔叔的到来。

15

我期待着狠狠打马芳和富太太脸的那一刻,光是想想都觉得解气。

看她们以后还敢不敢排挤我!

可是我发誓,我没想到我爸也会来!

还有我妈!

我爸穿着 LV 的衬衫,系着爱马仕的皮带,戴着百达翡丽的手表,腋下夹了个古驰的公文包。

恨不得把所有的 logo 都亮出来!

我妈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旗袍,挽着发髻插了一根碧玉簪子,和手腕上的玉镯是同一个系列。

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出这玉多名贵。

黄金有价玉无价。

我爸妈这是来……炸场子的?!

他们平时可没这么高调的啊!

「怎么样,一眼看着就像有钱人了吧!」我爸悄悄的朝我挤眉弄眼,「虽然我平时总是教导你低调,但也不能让人欺负了,我老林家的女儿,哪里能受这种委屈!」

我:「……」

爸,实话实说,你像气质没跟上的暴发户。

我妈倒是正常发挥!

张叔叔站在我爸妈旁边,显得非常像个正常人:「他们听说我要来你的公司,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我爸冲我昂了昂头:「怎么样一依,在这里上班还习惯吗?」

「……还行。」

「没事,你忙你的,当我和你妈不存在就好了。」

额……我要怎么才能做到忽略他们?

我正要开口,经理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十分热情的握住张叔叔的手:「张总,失敬失敬。中午真是不好意思了,让您白等了那么久。这是林一依,我们公司的新来的实习生,本来是由她来接待您的,结果小姑娘不懂事搞砸了,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啊。」

经理说完,又侧头看向我爸妈:「这两位是……」

我:「这是我爸妈。」

经理打量了一下他们,见多识广的他,一时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个时候,马芳也赶来了。

她见过我爸。

「林一依,你没干好工作,怎么还把父母给叫来了?这里是公司,不是学校不是你家,你是成年人,要为自己犯的错负责!你把他们叫来也没用,公司该怎么处理还是怎么处理……」

顿了顿,马芳又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才敢穿着一身 A 货出来见人。还有这玉……绿得发光,也太假了吧。」

我妈笑了笑:「因为你只见过假的,压根没机会见到真的。」

就我妈这贵妇范儿,拿捏得死死的,哪里是马芳比得上的!

在场面一度寂静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出现了。

我们公司的大 boss,顶头上司,赵总。

赵总隔老远,就已经主动的朝我爸伸出手:「林总,又见面了啊,幸会。哟,林夫人也在!这是什么风把您们二位吹到我这小庙来了啊?」

16

我爸看了我一眼:「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我家闺女。」

「哦,一依是吧!」赵总转过身面向我,笑容如沐春风,「你入职那天,你爸特意跟我交代过,别给你搞特殊开后门,所以我一直没找到机会和你聊聊,再加上这段时间又忙,你可别怪我啊。」

我也笑了:「我是来上班,又不是来做客的,哪里还能怪赵叔叔您啊。」

赵总招呼道:「别在这里干站着了,去我办公室坐坐吧。林总,林夫人,请。」

我爸站着没动:「我闺女的事儿还没解决完呢。」

「什么事啊?」赵总一听,立刻看向经理。

经理愣了几秒,嘴唇动了动:「没……没什么事。」

马芳已经彻底傻眼了,大脑宕机。

我妈轻描淡写的说道:「一依是我的独生女,从小被惯坏了,但明事理懂是非,做事干活还是相当有责任心的。你们公司说,交代了她的事情,她完全抛在脑后搞砸了,我是万万不信的。」

我爸点点头:「肯定是你们通知没到位,问题绝对不会出在一依身上。」

张叔叔也附和着:「是,我每次来都是别人接待的,这次怎么会突然换人?赵总,你们可得好好的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在场的哪位不是人精。

赵总用眼睛一扫我们部门的经理,经理马上就会意了。

经理立刻开口:「几位,这件事确实是我的工作失误,我自查自省,一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林一依在我们部门,表现优异,认真负责,我非常欣赏她!」

「别急着夸我,」我说,「该是谁的问题,就该谁负责。趁着大家都在,我把话说清楚。公司安排我接待客户,完全合理,为什么我明明没收到消息,芳姐却说她通知了我?」

马芳突然被点名,一个激灵,脸色都发白了。

赵总在,经理在,张总在,我爸妈还是赵总的老友兼座上宾……

这一次,马芳不得不认怂了。

她只能承认道:「是我……把消息发到林一依的私人微信,我的失误。后来,我,我打电话的时候,又用的是副号,她没有存我的这个号码,所以……所以林一依根本不知道要接待张总这回事。」

我反问:「部门这么多人,我不在,你又知道张总要来,你就不会自己接待?硬生生的晾着张总?」

「当时是下班时间,我……我在外面。」

「你可以赶回来啊。」

马芳还在垂死挣扎,极力的扯出笑容:「我以为你已经收到消息,赶回公司了。」

我静静的看着她的表演。

她肯定是表面笑嘻嘻,心里 mmp。

但不重要了。

究竟怎么回事,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

17

本来我只是打算让张叔叔过来,把事情摆平就行,没想到我爸妈知道后,也跟来凑热闹了。

我明白,他们其实是来给我撑腰的!

我爸妈一来,惊动了赵总,他亲自接待,又是倒茶又是请客,一口一个一依侄女叫得亲热,那顿晚饭压根轮不到我来买单。

经过这件事,全公司都知道我的的确确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了!

饭卡随随便便充几万,宝马三系只是买菜车,埃尔法放在车库吃灰,公司大客户张总想让我当他儿媳妇……

更重要的是,公司附近的千万豪宅是我家公司开发的。

找我,真的能打折!

马芳这次吃了大亏。

她被全公司通报批评,扣了全年奖金,还差点被辞退。

还是我替她说了句话:「好在这一次,没有给公司造成实质性的损失,芳姐又知错能改,是公司的老员工了,给她一次机会吧。」

马芳没想到我会帮她,满脸羞愧。

我倒不是好心,就是想让马芳继续待在公司,欣赏着她那副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还不得不对我卖笑的样子!

膈应死她!

不过她调离了原有的岗位,跟我的工作基本没什么交集了。

马芳一调走,富太太也紧接着辞职了。

没人舔她,罩着她供着她,她的日子哪能过得舒服自在啊,更别说天天喝咖啡做做最轻松的活儿了。

再说了,富太太仗着老公有钱,平日里拿鼻孔看人,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同事关系处得一塌糊涂。

现在哐当一下,我比她有钱多了,而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层级,她心里落差太多,十分不平衡,根本待不下去。

她哪有我接地气啊。

我平易近人嘻嘻哈哈又没架子!

而且,公司经过各项考核之后,决定让小月升职当组长。

我也顺利通过实习期,转正了。

说不定过两年,我就要回去接手我爸的公司了,但我真的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

我依然穿着几十块的 T 恤,穿梭在办公室里,和同事们愉快的相处,认真的做好手头的每一份工作!

我也依然保持着正直,对于不公平的事情勇于发声,维护自己的权益!

(全文完)备案号:YX11Q2DjjAP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