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隐秘的副业

我发现老婆在某宝商品评价区发了 N 张买家秀照片。原来一贯熟悉的枕边人,可能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和我老婆是在大学的联谊会上认识的。

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联谊那年我都大四了,即将滚出校园,然后去向何方也不知道,还腆着脸去联谊……

没办法,太想要了。

那时候她大三,文科生。

而我,理工科,我们专业上交集不多,所以当时话也不多。

我一直都不太喜欢那种咋咋唬唬的女生,而她,很文静,或者说恬静,说话轻声细语,总是慢半拍的样子。

我很喜欢这样的「慢小姐」,鼓起勇气要了她的微信。

她叫孙嘉熙,微信名即真名。

这让我感觉,她很敞亮、很大方、毫不做作……

由于大四要实习,我和我的慢小姐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但这样有一个好处,我在线下跟人聊天,通常是话题终结者;

而在网络上,我总是能奔放如狗,引领潮流。

可以说,我的慢小姐,就是互联网赠送的。

她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找来找去就绝望了,所以她想考研。

她的目标很明确,要考就考 top2 大学的研究生,出来肯定好找工作。

但天不遂人愿,考了两年都没考上,她开始努力第三年……

其实对于老婆考研这件事,我没有任何意见。

即便我来赚钱养家,养她一辈子,我也毫无怨言。

唯一让我感到有些难受的是,老婆太文静了,甚至文静的……有些冷淡……

再加上她隔三差五地要去北京培训、学习,多则一个月,短则一星期,也挺累的,我也就尽量克制自己的欲望。

因为我坚信,也不得不坚信,有情饮水饱,其他不重要……

太难了……

反正我们还年轻,不着急生孩子,就先这么着吧。

只是突然有一天,我的好哥们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别废话!」

我这仨字刚发送过去,就连续收到一堆香艳的图片。

蕾丝、学生装、小项圈、渔网袜、白丝……

它们有一个共同的载体,那就是都穿在我老婆,我的慢小姐身上。

我瞎了!

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哥们又发来一条消息,「挺会玩啊兄弟,不过嫂子把这些买家秀当评论发出来,都出圈了……」

买家秀?

我让哥们把链接发给我,然后我打开了某宝的评论区……

看到老婆发布的买家秀评价,以及图片上的一行字,透明度很高,不仔细根本看不到上面有联系方式。

我特么直接被气糊涂了。

我看着图片上的联系方式,直接添加微信,没想到确有此人……

只是她迟迟没有通过我的好友验证。

忍不了了。

我直接给我老婆打电话。

一开始她没接,我坚持打,一直到第三次……

刚想放弃的时候,她接了。

电话里传来断断续续气喘吁吁的声音。

我问她在干嘛,她说在上课。

我就纳闷了,啥课能上得气喘吁吁?体育课呀?

老婆有些不耐烦,告诉我说她晚上就到家,有事儿回家说。

行吧,回家说就回家说。

我把那些照片保存在手机里,也无心上班了,直接请假回了家。

我们家有三个大衣柜,主卧一个,次卧一个,衣帽间还有一个。

主卧里的衣柜是我老婆和我共用,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地方是我的衣服,其他全是她的。

但次卧和衣帽间的衣柜,我从来没有打开过。

想到刚才看的图片,我真是想一探究竟,那些小衣服是不是就藏在家里?

乍一看,衣帽间很正常。

待我打开衣柜,找到一个密不透风,鼓鼓囊囊的帆布袋子,打开,我又瞎了。

这里不仅有那些让人面红耳热的小衣服,夹层的袋子里还有一些我只听说过的玩具……

林林总总,我拎起大包掂量了一下,得有四五十斤吧。

搞批发吗?

平时睡觉,你夏天的睡衣,穿的是江南一带的奶奶款;冬天的睡衣穿东北花棉袄的姥姥款。

而你的衣帽间衣柜里,放着这么多「核武器」,你不拿出来跟我用,你放着干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

我老婆回到家后,很快,我听到她向衣帽间走来的脚步声。

她打开衣帽间大门的那一刻,她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儿?」

我看了看地上一片狼藉的小衣服,又抬头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老婆像是恢复了平静,默默蹲下,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

「你不解释解释吗?那些照片。」

老婆把手里的小衣服一扔,满脸不悦的神色,「解释什么?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你管得着吗?」

「都出圈了我的哥!穿成那样,给那么多网友看,你是我老婆,我管得着吗?你说我管得着吗?」

我话音刚落,发现老婆眼圈突然红了起来。

她低着头,一言不发,泪珠在眼睛里翻滚,随后大颗大颗掉下来。

砸到我心坎里了!

女孩子一流泪,我就慌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去客厅拿了一包纸巾过来,递给她,让她别哭了。

她还算听话,没有太为难我,停止了抽泣。

她说,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自己在家吃白食,两年多只花钱不赚钱,内心一直有愧。如果有能力,谁愿意做一个吃白食的人呢?

然后她无意间看到网络上有做这个的,卖卖小衣服,花不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就能补贴家用。

听到她这么说,我的愧疚感直冲脑门。

我是不是忽略她了?

我是不是在给她打钱的时候态度不好了?

我是不是没有照顾好老婆的情绪?

一番自责之后,我小声跟她道了歉。

但我仍然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弄这些东西了,我们也不差那点儿钱,她含羞答应。

紧接着,她把两只大耳朵的兔子装饰卡在自己头上,问我,「好不好看?」

「当然……好看……」

「你去卧室等着,我换好了,就去找你……」

第二天,我从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里抽离出来,心想,自己真是个色胚,呸呸呸。

从此之后,我把保存好的老婆那几张照片,当作宝贝一样,没事儿拿出来看看。

但是,越看越不对劲儿。

这一切都是因为对比。

我们刚谈恋爱的时候,也有过一些慢小姐主张的自拍以及合影。

但拿之前的自拍和她这几张照片比起来,差距太大了。

这构图、打光、对焦啥的,根本就不是我老婆的真实水平。

这图是别人给她拍的!

再仔细一看,虽然床单的背景色被刻意虚化了,但无论我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我家啥时候有过这个色调的床单?

我终于后知后觉了。

摄影师、别人家、床上……

这三个关键词一下子涌入我的脑海,让我羞怒交加。

出于夫妻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我好像也没法直接开口质问。

这件事就像一根鱼刺一样,卡在我喉咙里好几天,越来越难受……

就在我即将忍不住开口质询的时候,老婆突然告诉我说,闺蜜约她去拍写真,这个周末不能陪我了,让我还是像以往的周末一样,去公司加班吧。

反正在她看来,我好像很喜欢加班。

写真?

会不会跟那个福利姬「买家秀」的摄影有关系?

我不动声色,答应下来。

其实内心已经打定主意,我倒要看看你去哪里拍写真。

我是个路痴,更没干过跟踪这样的事儿,所以能不能跟住我老婆,我一点底儿都没有。

晚上刷新闻的时候,不巧刷到了某拉货平台,司机和客户之间产生矛盾之后,客户意外去世的消息。

我把这条新闻拿给老婆看,她吓得不轻。

我灵机一动,趁热打铁,提议把我们各自的打车软件,都设置好紧急联系人,最好我们互为紧急联系人。

这样一来,只要一方打车,另一方就收到了行程消息,一直到行程结束。

我老婆感动于我的细心,应该是没有多想,就把我的电话号码设为紧急联系人,完事儿还亲了我一口。

我内心再次涌起一抹愧疚的情绪,对不起,信任这种东西,太脆弱了,尤其在某些事情解释不清的时候。

周末的高新科技软件园。

我坐在公司的工位上发呆,名义上是来加班,其实坐在这里饱受煎熬。

我老婆迟迟没有打车的迹象,我不知道她是取消了计划,还是用招手即停的方式拦了出租车。

如坐针毡。

我有点儿后悔采用取巧的方式,设置什么紧急联系人。

她如果不想让我联系,设置这东西有个屁用?

「叮——」

我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快 x 新出租】您的好友(186xxxxxxxx)正在使用 xx 专车……

我打开最下方的行程动态链接,确认了她要去的目的地——东方佳人影楼。

我迅速下楼,冲到软件园外面的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等我下车的时候,我老婆的行程还没有结束。

东方佳人影楼坐落在十字路口的西南侧,共有四层。

整栋楼体两侧的落地窗是透明的,隔着几十米都能看到里面的一举一动。

我找了对面的一家咖啡厅,紧紧盯着影楼的门口,等待我老婆的到来。

她来了她来了,但是根本没有什么闺蜜。

一个脖子上挂着摄像机的清瘦男人,从门口出来。

他跟我老婆聊了几句,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令人作呕。

看来,他们之间应该很熟。

随后,他们二人进了影楼。

此后的半小时内,我断断续续看见我老婆换了一套又一套衣服,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毫无异常。

但自从那个男人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两人就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消失了……

我等了很久,他们都没有再出现。

我的直觉,那位不断举着摄像机,四处找角度的沙雕男,就是给我老婆拍「买家秀」的人。

他们去里面,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不等了。

我给我老婆打电话,没有人接。

不祥的预感更强烈了,我感觉我的头上好像要绿。

我扔下手中的咖啡,通过人行道,来到了影楼的前台。

「我找刚才那位过来的……孙女士,孙嘉熙。」

「您是?」前台小妹儿有些好奇。

「我是她老公,刚才我看她还在大厅呢,现在人呢?」

「哦哦这样啊……VIP6 房间。」前台小妹眼神有些复杂,但还是给我指了一个位置。

我道谢后,直冲向那个 VIP6 房间,直接推开了门。

这一刻,我惊呆了。

房间里真的有床!

我的老婆在脱衣服,还好只是刚脱掉上衣。

而那个摄影师,正端着摄像机对着她。

「你怎么来了?」我老婆很吃惊,但仍然面不改色,好奇地问我。

我没有回答她,冲到她身边,抓住她的手,问她,「你在干什么?」

她开始给我介绍,那位摄影师叫康春昊,是这里的首席摄影师,大家都叫他康先生。

这个狗币康先生,非常礼貌地冲我微笑,打招呼。

据他们说,康先生是应我老婆的需求,在拍私房照。

我问:这什么是他妈的私房?

康先生说,私房就是在有限的空间内,利用室内光线或者专业灯光、室内环境、服装和各种可利用手段,以记录美好身材为主题内容的私房摄影,也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大尺度性感私房照,这也是一门艺术。

去你娘的吧,大尺度性感私房照,还是一门艺术。

我冷着脸,让我老婆把衣服穿上,马上跟我回家。

我老婆看我甩脸子,她也不高兴了,嘲笑我没啥见识,她想把自己青春时的好身材记录下来,怎么了?

要走,就让我自己走,她是不会走的。

我一时有点儿懵逼,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我老婆还有在外人面前,这么奔放,而且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一面。

没等我反应过来,我老婆自顾把裤子脱了,全套的比基尼装束,完完整整地呈现在我,以及那个康先生的面前。

她拿着自己刚脱下的裤子,

以及一双高跟鞋,塞到我手里,说道,「拿着!」

紧接着,那个康先生的声音传过来,他对我老婆说道,「对,下一个动作,对,蹲~」

我把老婆的裤子和高跟一扔,直接把我老婆拉起来,再次用不容置疑地声音说了一遍,「穿上衣服,跟我回家!」

老婆有点儿害怕,毕竟这也是我第一次对她这么凶。

康先生走了过来,阴阳怪气地说,「也可以理解,并不是每个人对艺术都有包容心,也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善于发现女生的美……」

听到这里,我老婆挣脱开了我的手,说道,「我都没让你走,就说明我们在拍的东西是干净的,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康先生「噗嗤」一笑,看到我的黑脸,强行忍住欠揍的笑声,走过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随便几个动作,很快,马上就结束啦。您这边如果不放心,就在这看着,随时叫停,好不啦?」

吗的,说来说去,说得好像是我即土鳖又小心眼儿一样。

行吧,我就看看你们要玩几个花样。

他们大约折腾了四十分钟,很多拍照姿势,他们都觉得很「艺术」,我倒是有些无法接受。

我没有叫停,也没有要欣赏的那种心态,只是上网搜了搜:私房摄影真的是一门艺术吗?

总起来说,答案是否定的。

人身上也就那点东西,你又不是 500 年出一个的天之骄子,你艺术尼玛呢?

回到家后,我越想越不对。

我老婆,死活不承认买家秀的那些照片是康先生拍的。

至于被虚化的背景床,她说那叫抠图,是在家里拍照时铺了一块蓝布,以此为背景,拍完后,用修图的方式把自己的形象抠出来。

她现在的拍照手法,并没有比以前高到哪里去,突然懂了这么多摄影知识,还自拍搞成那样,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但不信归不信,直觉又不能当证据。

或者,有可能是我多疑了?

老婆把她的写真照片洗出来,放在了一个新买的相册里,然后锁了起来。

既然这么得意自己年轻时的胴体,锁起来干什么?

没事拿出来看看,多好?

我们之间陷入了一种微妙的状态,表面看上去啥事儿没有,其实各自心存芥蒂。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更多的时间躲在书房看书考研。

而我,没有太多的心思加班,早早回到家,她也是看书,索性躲在公司加班玩手机。

既然康春昊是东方佳人影楼的首席摄影,把他在我们当地肯定小有名气。

我用某点评和微博搜了搜他,很快找到了他的社交账号。

呵,还是个五万粉丝的小网红呢。

我翻遍了他一年多的原创和转发的微博,都没发现什么线索。

但在微博错乱的时间线中,我发现他给一个小透明账号点过一个赞,不知他是手滑,还是他跟小透明账号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点开小透明的主页,发现他最新的一条微博是:福利女臣扣扣裙 3719xxxx,素质,懂得+++

我找回了多年不用的 qq 小号,加了这个群,没想到进群需要缴纳 6 块钱给群主……

为了一探究竟,我忍了。

我观察了几天,总算是明白了,什么投食、投喂、零花钱赞助之类的,呸,恶心,换了这么多名目谁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隔三差五的,就有管理员账号发布消息,比如,北京招人三天两夜包机票什么的……愿意的 mmmmmm……

毕竟是成年人,我很快就完全懂了。

但是突然有一天,我下午刚看到又一个北京包机票三天两夜的消息,晚上我老婆就告诉我,她要去北京学习,三天两夜……

不会巧成这样吧???

我不动声色,叮嘱她注意安全,到了报平安。

她欣然答应。

我找发布消息的群管理询问,这次北京的大哥看上的是哪个小妹妹呀?

群管理说客户秘密不能乱说。

我给他发了两百块红包,他把小妹妹的照片都发给我了,甚至还赠送了快乐的酒店地址。

这不就是我老婆那些「买家秀」的照片吗?

以及酒店,也跟我老婆去之前提到的酒店名字一模一样。

我有些不甘心,再次询问管理员,是不是搞错了?

管理员可能也嫌我废话多,收了钱又不好意思骂我,丢下一句:骗人司马。

就下线了。

我感觉五雷轰顶,这算什么……

所以她一直去北京学习,学的是什么习?

培的什么训?

我行尸走肉般瘫倒在沙发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丈母娘的电话打来了。

我打起精神,接通。

原来丈母娘希望我和老婆去家里吃饭,毕竟也很久没见了。

但她没有打通我老婆的电话,所以打到我这来了。

我告诉丈母娘说,嘉熙去北京学习了,三……两天后才回来。

丈母娘一阵沉默,随后热情地邀请我去吃饭。

本来我是很不想去的,但我突然想到,不如探探他们老两口的口风,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么会玩儿?

打定主意,我直奔商场,买了点礼品,准备带过去。

在去商场的路上,我给老婆发了一连串的微信。

「住下了吗?」

「想你了~」

「好想你,发个自拍让老公看看吧~」

发完这些言不由衷的话,我感觉一阵恶心。

不一会儿,她发来一张自拍。

这张自拍明显是从酒店的窗边,她背对窗户来拍的。

所以酒店里面长什么样,我完全看不见。

只是通过她瞳孔的倒影,我发现了房间内有个男人的轮廓……

行吧,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劝也没用,你们就先玩儿吧。

我拎着两盒礼品,到了丈母娘家,已经是晚上了。

丈母娘对我这个女婿依然是热情中带着客气。

我和老丈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的胆子自然而然地大了起来。

「妈,您知道什么是私房照吗?」

「什么照片?」

「私房,就是穿得很少,让别人给拍的照片……」

听我这么一解释,老丈人不乐意了,催着我喝酒。

丈母娘应该是听明白了,嘟嘟囔囔问我,「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嘉熙拍什么……穿得少的照片,让你不高兴啦?妈告诉你,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留个纪念怎么啦?我年轻时候要有现在这条件……」

「怎么你跟喝了似的?你没喝吧?……」老丈人大着舌头,打断了丈母娘。

丈母娘可能是觉得很没面子,直接离开了饭桌。

看到丈母娘吃瘪,我还没有从这种喜悦里走出来,老丈人就开始教训我了。

无非是要好好工作、要对老婆忠贞、要对双方父母孝顺。

然后他再根据我的回答,比如对工作的看法中,捡出一条,狠狠地「批斗」我。

习惯了,每次喝完酒都要找个借口教育我。

除了频频点头,我也真是不好说什么。

我想,他们的女儿,就算是犯了错误,他们也会维护着她。

如果我还告状,胡乱打探,那真是纯属多余。

临离开前,丈母娘让我去卫生间看看。

因为老丈人在里面待很久了,她担心他是不是吐了,如果是,又不想亲自帮他清理。

我喝得也不少,走路稍微有些踉跄。

我直接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只见老丈人坐在马桶上,两眼放光,伴随着「咔嚓—咔」的声音,我算明白了,他在玩微信摇一摇呢。

呵,就在刚刚,还教育我要对老婆忠贞,没想到啊,你暗地里也这么爱玩儿?

我说了声抱歉,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也跟丈母娘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一个人的夜晚,百无聊赖。

我再次打开电脑,观察康先生社交账号的一举一动。

一条新的微博映入我的眼帘,他只发了一个「耶」的表情,定位却在北京,而且「恰巧」就是我老婆下榻的那家酒店。

我深吸一口气,合上电脑,仰卧在工作椅上,欲哭无泪。

回想起我老婆在东方佳人,所谓拍私房的那天。

我拿着我老婆脱下的裤子和高跟鞋,他在旁边露出发自肺腑的笑容,那是在嘲笑我头顶的绿色光环吧?

偏偏我还像个沙雕一样,对他们解释的「私房」,到底是不是「艺术」而将信将疑,愣在那里。

如果那天我没去,他们是不是应该,忙着更新福利姬的图库?

真是欺人太甚!

回想到和我老婆结婚的场景,以及老丈人把她交给我的刹那,我越想越不对味儿。

这时,一个大胆的计划出现在了我的脑海。

我再次打开电脑,打开 qq 群,找到那位我发红包贿赂过的管理员,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老哥,你上次发我的这些图,这个小妹妹,她在群里吗?能介绍给我吗?

他直接推给了我一个微信号,正是我老婆在某宝的买家秀评价最后留的那个。

这有个屁用?她到现在都没有通过我的好友验证。

我一拍脑门,心想自己真沙雕,我老婆看到是我的微信在加她,怎么可能会通过验证呢?

这时,管理员老哥又发来一句话:加的时候备注写「老王介绍」。

我赶紧道谢。

一个方向,两条路径,它们最终交汇的计划,已经完整的呈现在了我的脑海。

第二天一早,我接连奔赴了移动和联通营业厅,办了两张新电话卡,又找地方买了一台二手手机。

此后一周的时间,我都在「养号」。

两张新电话卡,注册了两个新的微信号。

一个是热爱福利姬的中年男人身份,另一个是福利姬小妹妹的身份。

中年男人身份的微信号,偶尔转发金融类消息;

福利姬小妹妹身份的微信号,每天更新几张买来的、正经的、福利姬小姐姐自拍图片;

将两个「人设」打造得差不多之后,朋友圈设置三天可见,我开始行动了。

我用中年男人身份的号,按照那个 qq 群管理员的指示,加了我老婆买家秀时留下的微信,备注「老王介绍」,很快被通过了验证。

但是,我并不能看到她的朋友圈。

我开门见山,直接问她,「为啥看不到朋友圈?」

「哥哥,600。」

……

行行行,600 就 600,我直接转账过去,获得了她的朋友圈权限。

如果说之前我老婆的买家秀照片,让我大吃一惊,她这个朋友圈里的小视频就是让我大开眼界。

跟逛那啥似的……

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感觉这 600 花得又值又不值……

我用中年男人的身份,把自己搞得像个变态一样,每天跟我老婆这个小号聊天,打钱,逐渐取得她的信任。

而另一方面,我带着福利姬小妹妹身份的微信号,没事儿就去老丈人所在的小区溜达,尤其趁他在家的时候。

就在他家 1000 米之内,每次都打开附近的人,试图找到我老丈人的微信号。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

但我更希望的是,他主动通过附近的人来加我。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如果我逛了 7 次,他还没主动加我,我就主动加他。

我就不信了,一个爱玩微信摇一摇的老先生,能不爱玩附近的人这个功能?

第三次溜达之后,我把福利姬小妹妹账号的个性签名改成了:想找大哥哥聊聊心事。

终于!

老丈人加「我」了!

我每天像精神分裂一样,换着身份,一会儿跟老丈人聊,一会儿跟老婆聊……

不管怎么说,我取得了他们的信任,他们都成为了「我」的知心朋友。

当然,我老婆用福利姬的小号跟我聊天,大多都不说实话。

我也懒得计较,毕竟都是逢场作戏。

但是,在一次深入沟通后,我隐约感觉她的假话中带有最真实的态度。

比如说,她说自己没结婚但有男朋友,这个男朋友跟驴一样爱加班,从来都不懂浪漫。

这特么不是在说我吗?

还比如说,我问她为啥不跟驴一样的男朋友分手?

她说,还没找到更好的,而且这个男朋友赚钱也不少,每月都会给她打一笔钱,等攒一攒,最好把他的钱都弄过来,就开启新生活……

这特么好像还是在说我!

还比如说,我问她比较露骨的问题,为什么要做这个?男朋友外面有人,所以报复吗?

她回答:我就是爱玩呀,自己出来玩,多爽呀,想到家里还有个男朋友,更爽了。

我发了笑嘻嘻的表情,内心一直 mmp。

你过分了,慢小姐!

老丈人也被我福利姬小妹妹的身份撩得不要不要的,他多次约我见面,都被我拒绝了。

毕竟越得不到,他就越上瘾。

这老东西……

我想,时机已经成熟,该收网了。

我用金主的身份,告诉我老婆,明天要到她所在地市出差。

希望能跟她见一面,然后给她打了四季酒店开房的钱,并承诺,见面会再打一万。

只是麻烦她先去开房等我,我的飞机可能会晚点。

开完房后,发我房间号,我到了就直奔那里。

老婆欣然应允。

另一方面,我以福利姬小妹妹的名义,「骗」老丈人一笔钱,假装很为难答应跟他见面。

当然,见面的时间和地点都由「我」来定。

等我老婆把房间号发到了我左手边的手机,我迅速用右手边的手机把这串数字发给了老丈人……

四季酒店。

马上就到了约定的时间。

我打了一辆车,来到了四季酒店附近,认真观察他们父女是否会来相会。

孙嘉熙走进了四季酒店大堂。

大约二十分钟后,我老丈人也走进了四季酒店的大堂。

他应该会按照「我」的指示,跟随别人刷卡坐电梯上楼。

与此同时,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丈母娘的电话,亲切地说,「妈,我爸呢?不在家呀?没事儿……我就想……我刚才看见有个人……去开房了,在四季酒店,特别像爸……我本来想,您老两口如果想住酒店,就不要自己花钱了,我有哥们儿学酒店管理,毕业后一直在这儿,不要钱……啊?我应该没看错……我问问就知道了……确实是爸,1024 房间……这个房间好像还登记另一个女人……」

我挂掉电话,感到一阵空虚。

他们父女相见,在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至于丈母娘会不会来捉他,依我对丈母娘脾气的了解,理论上说是会……

但涉及具体操作,我也没底儿。

就在这静静地等待,静静地观察吧……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丈母娘带着几个亲朋好友,火急火燎地赶来了。

我早已「守株待兔」,开好了 10 楼另一间房的房卡,只待丈母娘进大堂,就立刻刷卡带他们上电梯,直达 10 楼……

10 楼 24 号房间的门口。

丈母娘一张脸铁青,但看上去仍然逻辑清晰,她说,「待会儿,我假装保洁,敲开门进去,直接控制住老头子,你们几个,把那个骚娘们儿,给我扒干净,拍照,拍视频……」

丈母娘确实挺狠。

不过计划归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丈母娘敲开门之后,大伙一拥而入。

丈母娘好像是忘了自己布置的任务,根本没冲向老丈人,而是直接冲向里面穿着女仆装的女人,连续几个清脆的耳光响了起来……

老丈人把丈母娘拉开,厉声道,「老婆子!你干什么?」

我那穿着女仆装的老婆,撩起自己的头发,看向丈母娘。

丈母娘直接呆了。

她嘴里的「骚娘们儿」,竟然是自己的女儿……

其他的亲友更呆了。

面对丈母娘充满杀气和疑问的眼神,老丈人讷讷道,「我听说嘉熙……我来管管她的……」

「别装了爸!你不是来找你的小甜甜的吗?有本事拿出你的手机,让大伙儿看看,你跟你的小甜甜的聊天记录,你们是不是约在这儿?」我直接揭穿了他。

老丈人青筋暴露,狠狠地盯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丈母娘更懵了。

其他亲戚也懵了,但大致应该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位大婶儿急中生智,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可能是误会……大家散了先散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

我内心五味杂陈,但还是硬起心肠,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式两份离婚协议书,扔在我老婆面前。

「妈,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喊你为妈。跟嘉熙离婚,是我深思熟虑的决定,不是她不好,是我降不住她,我不配。」

我看向老丈人和我老婆,继续说道,「你们都做了什么事情,你们自己应该很清楚,我也不多说了。我的要求很简单,房子车子都是我的,家里的一些家电是嘉熙拿你们的钱买的,你们可以搬走。这几年的花销,基本是我出的,我也不想给嘉熙要回来,所以,家里账户上的结余,她也一分都别想拿走……就这样,如果不想聊天记录啥的泄露……那么大家好合好散……」

刚才被打懵的孙嘉熙彻底明白过来了……

我在设局报复她!

这个女人也够干脆利落,直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她站起身,把文件递给我,用牙缝里的声音说了一句,「咱们走着瞧!」

「以后做点儿正经生意吧。」

说完这句话,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再见,我的青春;再见,慢小姐。备案号:YX01RZxlpKBrbPaL5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