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见过的最奇葩的人是怎样的?

我结婚当天,我公公起了个大早,偷偷背着我们所有人租了几辆公交车回乡下老家接来百十号穷邻居,吃了十桌我们订的三千块一桌的酒席。

1

因为他没跟我们任何人商量,这些突然造访的「客人」完全不在我们的预期内,原本十桌酒席都坐不完的宴会厅变成了座位不够,只能让酒店又临时给我们加了两桌。

也正是公公突然请来的这群拖家带口来吃喜宴,一家只上三五十、一百块份子钱的穷邻居们,在我交换戒指的那一刻,本该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

我却看到他们遑遑打包了端上来不久的澳洲龙虾、帝王蟹、鲍鱼羹,揣走了桌上两瓶九百块一瓶梦 6,将交给公公分发却被公公完全抛之脑后的两百多盒伴手礼哄抢一空。

碍于有朋友、同事和亲戚在,我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只能在闺蜜伴娘问我「有没有喜糖」时,让已经忙的焦头烂额的老公又临时找人到外面买了几十包袋装喜糖「敷衍」给远道而来的朋友、同事和亲戚们。

公公在我结婚这天赚足了面子,在他老家的邻居们面前昂首挺胸,扬眉吐气。

而我,在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婚礼当天,洋相百出,狼狈不已!

因为这事,除了婚礼当天,后来一年我没跟我公公讲过一句话,我老公也没再给过公公一分钱!

不过我和老公都在外地工作,跟公公婆婆接触的少,老公又是个非常有主见而且非常爱我的人,所以我眼不见心不烦,这事在骂了公公一年后也没细究。

2

一年后,我和老公准备要宝宝,也确实怀上了。

但因为我怀孕后身体不好,为了保胎,我不得不辞职回老家县城待产,也因此和公婆接触多了。

这天,我正在房间里忙事情,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婆婆的呼救声,我忙跑进婆婆的房间,才发现她躺在床上打滚,脸色蜡黄,额上全是冷汗。

我问婆婆「怎么了」,婆婆几乎讲不清话,大喘着气半天才讲:「我肚子……疼……」

我怕婆婆出了什么事,正准备打车去医院,婆婆却拦住了我,说她要给我公公打电话,让我公公开车送她去。

我这才发现公公不在家,但我觉得,公公在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边又疼的受不了,还不如先打车去医院看了再说。

可婆婆说打车费贵,她心疼钱,非要给公公打电话。

没办法,我只能在边上等着婆婆给公公打电话,也因为等这一会儿,我听到了一段让我拍手称奇的对话。

电话接通后,婆婆先问公公在哪,让他赶紧回来送她去医院,公公说他在陪老家一个邻居挂号看病。

婆婆问他:「他们家是没车还是没人?大老远把你从县里叫回去,让你开车送他们去医院!」

「不是他们找的我,你不懂!这边没人陪着他家老二,我走不开……我先陪他挂号,你那边再忍一会儿,等他看完,我再回去接你。」

「人家不求你,你还上赶着开车大老远回去接人家去医院,还陪着人家看病,我这边疼的快断气了,你让我等着?」

婆婆疼的几乎喘不上气,她却忍不住,红着眼睛对着手机质问,但电话那边一直没有回应。

我有些后悔让婆婆打电话了,人在病痛的时候又听到这样诛心的话,那得多难受?

我过去抢了婆婆的手机,想搀扶她起来,「打车费贵不了几块,走,咱们打车去医院!」

但不知婆婆是被打击的,还是病痛难受,她瘫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本身先兆流产,也不敢使足全力去搀婆婆,只能打了 120,花了 200 块送婆婆去了最近的医院就诊。

急诊拍了片子验了血,医生说是胆囊结石,问题不大,让婆婆后面注意饮食,又开了些药就让我们离开了。

可回来后,婆婆的眼泪就像泄了洪,不停地哭不停地骂。

她说公公跟老家十里八村的谁都熟,长那双耳朵就为了打听谁家有什么事,只要谁家有什么事,不等别人求助,他第一个冲到人家家里帮人家,给他那些乡亲们花起钱来跟流水似的,但家里谁跟他要一分钱就跟要了他命似的!

我在边上默默给婆婆递纸,想安慰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3

当晚我给老公打了视频电话,把事情和老公讲完,然后我问他:「你爸一直喜欢这样倒贴别人,亲疏不分吗?」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他有病吗?你想想咱们结婚的时候他干的事,说起这个我就来气,酒席加上酒,他请来的那帮穷鬼吃了我几万块,上的份子钱有三千吗?」

「你知道我高三那年他干了什么吗?他醉驾撞死人被人家关进去了,高三那年我觉得天都是灰色的!要不是摊上他这么一个爸,我能读那么垃圾的一本吗?谁家当爸的这样,帮不上孩子就算了,还在后面扯后腿!」

老公声音有些哑,沉默了好久才问我:「我之前说在南京定居,跟我爸撇清关系,你还觉得我冷漠,现在后悔了吧?」

这话让我有些沉默,他的确不是第一次跟我讲,但他之前讲的没多具体,而且我之前没和公婆一起住过,我就觉得人犯了错误都是会改的,谁能想到公公是惯犯啊?

我以前也从没遇上过这样的人,谁能相信电视剧里苏大强真能照进现实啊……

「算我错了吧,但咱们现在不是没钱了,在南京买不起房吗?我现在又这样,我们再在南京定居不是打肿了充胖子吗?」

「老婆,对不起啊,让你跟宝宝陪我吃苦了。最多三年,三年后我们就能在南京定居了。」

老公讲的很内疚,但我完全不责怪他,反而又敬佩又心疼他。

因为老公在 15 年,他才 26 岁时,就已经是个抓住时代风口,年入几百万的人生赢家了,只是那年他打算跟我在南京定居的时候,恰好我婆婆得了白血病,他把钱全部拿出来给婆婆治病了。

后来他没存款不敢结婚,他那个大男子主义怕我婚后跟着他吃苦,急于赚钱,在创业和打工之间折腾了几次,又没赚到什么钱,前年他痛定思痛,为了我老实接受了一份年薪 60 万的工作,才结婚不折腾了。

他真的是个清醒、要强、负责,又有点缺乏安全感的人,而且这一切的特点似乎都是被公公逼出来的。

因为厌恶自己的父亲,所以引以为戒,绝不让自己成为和他一样的人!

「老公,其实只要你爸不作妖,宝宝出生后我复工了,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我安慰着老公,跟他憧憬着美好的生活,又温存了半个小时才挂断。

但我和我老公想象的美好,谁知没几天公公就爆雷了。

这天中午,婆婆陪我做完产检回去的路上,大姑姐一个电话打到了婆婆的手机上,说公公在老家喝酒,喝醉后把邻居的车给撞了,邻居发现后打不通公公的电话,就去派出所报案了,就利用车牌号登记的手机号联系到了大姑姐。

因为车是婆婆之前跨省治疗白血病的时候,老公为了方便婆婆看病买的,但他当时回老家不方便,又为了防着公公,就把车挂在了大姑姐名下。

婆婆跟大姑姐通完电话,毫不顾忌一公交乘客的面,当即就破防了,「那个挨千刀的,就知道糟蹋钱,怎么不撞死他自己啊!」

她一边骂着一边慌乱地找着公公的号码拨过去,但公公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婆婆就又给老家的大伯打电话,大伯的电话接通了,可大伯说他在外面干活,家里发生什么事他不清楚。

婆婆没有老家邻居的电话,又联系不到公公,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我也有些急,就给老公打了电话。

我问他:「现在怎么办,你爸一直不接电话,估计喝醉了还在睡觉,派出所一直催人呢?要不我跟咱妈先过去把钱赔了?」

「赔什么赔,你跟咱妈都不许去,他自己干的事让他自己解决去,他不赔钱就让警察把他抓进去,反正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他出!」

老公说死了不准我和婆婆回老家,我和婆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么忐忑地等着。

4

下午三四点左右,公公给婆婆回了电话,说他撞车了,手里没钱,问婆婆要钱赔给对方。

我在旁边默默看着婆婆接电话,好奇她会不会对公公心软,但婆婆很生气地冲手机讲:「没钱,你自己还去!还不了你就去死!」

然后挂断电话后,把手机递给我,「宁宁,你给我留一百块钱,剩下的钱都转到你微信上,再给我改个支付密码,那老 b 壳子知道我密码,会偷我的钱!」

婆婆的话让我听着又无语又好笑,公公怎么也有五十多岁了,竟然会干偷钱这种事!

不过我还是按她说的做了,做完后,我给老公发消息,告诉他大概赔两千块。

老公回:「嗯,不用管他,让他自己看着办。」

我看着老公的消息,突然有个想法冒了出来。

「要不咱们把车卖了吧?咱妈五年的恢复期到今年已经过了,后面也不会有复发的风险,也不用去南京治疗了,你常年在外地不开车,我又没驾照,就你爸天天开车出去惹事,帮也是帮别人家,方便不了我们,还不如把车卖了。」

「也行,你等我放假回去,跟咱妈讲卖车的事。」老公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我还想讲些什么,但考虑到我的身份,有些话我说不太合适,又把话咽了回去。

第二天,公公从老家回来了,也没再提撞车的事怎么处理的,也没问我和婆婆要钱。

晚上,我跟老公视频,我问他:「你有没有给你爸转钱?」

老公是「没有」,我知道他不会为这个骗我,但我很好奇公公到底怎么解决的撞车的事。

「你说你爸有没有可能藏着什么私房钱?就好比之前咱们结婚的时候,你爸那时候也没收入,但他当时租车的钱是哪来的?」

老公思考了一会儿,「之前我妈看病报销的钱,报到他卡上了,但是林林总总报下来,他总共就转了我二十几万,可能报销的钱他克扣私藏了。」

听到这,我又想起婆婆讲的公公偷钱的事,我有些哭笑不得。

我和老公想方设法为宝宝攒钱,婆婆为了省几毛买菜钱在市场上跟人家砍半天价,但公公却一直想方设法地算计我们的钱,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当爸的人呢?

「得,以后还得像防贼一样防着你爸!」

「他本来就是家贼!」

我和老公开着玩笑,谁知这话日后竟一语成谶了。

5

老公春节放假回来,和婆婆谈了卖车的事。

婆婆没什么意见,但春节要走亲戚,年关二手车贸易市场也不开门,所以老公打算过了年再卖车。

只是卖车这事,谁也没和公公提。

大年初二这天,公公像去年一样开车载着我们到大伯家走亲戚。

约么是吃午饭的时候,一大家子围着个大桌子在屋里吃饭,我因为怀孕尿频跑厕所,而老家的厕所又恰好是那种建在房子外面的,所以我就跑到外面上厕所了。

但也是巧,我刚走到厕所转角那里,就看到公公左看右看地偷摸摸从邻居家大门走了出来。

老公的老家是那种一家一户分散建的,所以大伯家附近一百米内,只有这一户邻居。

这个发现让我非常郁闷,因为公公经常回的老家就是大伯家,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公公撞车撞得应该就是大伯家挨着的这一户邻居。

可如果公公之前撞了人家的车,对方又把他告到了派出所,两家肯定已经撕破脸了,都闹到这种程度了,他这大过年的还巴巴跑去给人家拜年?

我郁闷地上完厕所,回去和老公嘀咕这事。

老公一直很烦公公,聊了几句就绕到我肚子上,说怀孕不能生气,让我少关注他爸,看他爸看多了窝火,我现在怀着宝宝不能窝火。

他这也算跟公公相处多年悟出来的生活之道了,我被他逗笑了,没一会儿就忘了这事了。

吃完饭,老公就催着公公要离开,因为老公很不喜欢在老家待着,他对公公喜欢的一切都没什么好感。

说走就走,我、老公跟婆婆很快在车内坐好了,等公公开车,但公公却一直站在外面仿佛跟大伯有说不完的话。

最后老公不耐烦了,开车门出去喊公公,公公才恋恋不舍地坐进了驾驶座,跟外面的大伯一家告别。而就在公公发动引擎时,大伯邻居家那扇黑色的大铁门打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门后走了出来。

因为我们的车停得正对着大伯邻居家的大门,所以那女人一走出来,我就清晰地看到她的一切。

但我在看清她的模样时,我愣住了。

因为她那一脸的化妆品明显比我在县里见的其他女人贵,而且她嘴上涂得竟然是我最爱的那只 TF16,眉毛也是我最习惯用的自然灰棕。

更诡异的是,我打开车窗时竟然闻到了我最喜欢的倾城女人香!

我完全懵了,前两天老公回来后发现我还用化妆品,怕伤害到宝宝,就强行把我的化妆品和护肤品都丢进了垃圾桶,可如今被老公丢进垃圾桶的化妆品竟然全都出现在乡下某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人身上!

6

一瞬间我有些生理性反胃,说不上是因为自己用过的东西被别人用了,还是因为公公把我们丢掉的化妆品从垃圾桶偷偷捡出来,又拿去送人的行为。

但拿已经丢掉的东西说事,未免有些上不了台面,所以这事我也没细究。

因为老公初七开工,所以他买了初六回南京的票。

走之前他找来大姑姐,让大姑姐把车「借走」,在她那边物色买家把车卖了,车本来就在大姑姐名下,操作也简单。

这事我们商量好了,谁也没和公公讲。

不过大姑姐把车开走前,我留了个心眼,偷偷把大姑姐拽进我们卧室,「姐,我总觉得咱爸经常往老家跑这事有猫腻,你有空了就回去一趟看看吧。」

想了想,我还是多讲了一句,「尤其注意下大伯家旁边的那户邻居,我觉得咱爸跟那户邻居家关系不一般。」

大姑姐跟我交换了个眼神,也许是同为女人,她几乎秒懂了我的意思,但她立马否定了。

「不可能,咱大伯家旁边那户邻居,家里女的总共就俩,一个婆子跟一个寡妇,那个婆子他看不上,那个寡妇跟你差不多大,人家也看不上上他啊!」

「但看不上人,说不定看上别的东西呢?」我又和大姑姐交换了个眼神,「对了,姐,你知道之前摔断腿的邻居是谁家吗?」

我对老公老家的人不了解,他们说人名还喜欢讲用方言喊,我完全分不清谁是谁,但我脑子里就是突然把摔断腿跟那户邻居联动上了。

「谁摔断腿了?什么时候的事?」大姑姐一脸茫然。

我清了清嗓子,故意大声跟客厅刷某音的婆婆问:「妈,之前你胆囊结石的时候,我爸不是在送谁在医院看病吗?摔断腿那个,是谁来着?」

「那不就是你大伯旁边那家老 b 壳子吗?给他们家忙前忙后,擦了他家的车,一分钱都不少要,还报警报到派出所,老 b 壳子,一家都是老 b 壳子!」

婆婆的咒骂声从客厅传来,跟着很快又变成了刷某音的声音,但大姑姐看着我却满脸错愕,许久才张了张嘴,想讲什么又没讲。

老公从厕所回来,见大姑姐在我们房间,满脸疑惑,「你跟咱姐在说什么?」

大姑姐见老公回来,匆忙起身告别,一语双关。

「你放心,这事交给我。」

讲完她又过来拍了拍我,「咱妈的病耽误了你们好几年,如今你们刚有孩子,别老是胡思乱想,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好好养胎,有什么事就让我来,我开车过来就半小时,方便着呢!」

7

送走了大姑姐,老公跟着也去南京工作了,老公走的当天,公公不知从哪借了辆摩托车,又火急火燎地也回了老家。

我观察着公公,给大姑姐发了消息过去。

当晚,公公心事重重地从外面回来,脸色也不太好看,身上还有酒气。

婆婆闻到了,当着我的面骂起公公来,公公的脸越来越黑,竟然一把将婆婆推到地上,也劈头盖脸地冲她吵起来。

「就知道琐碎琐碎,我喝酒还不是被你琐碎的!一天天的,嘴巴就没个闲,什么事都得被你琐碎空了!」

「你干嘛推我妈?她说你还不是因为你喝酒吗?」我被公公的举动气到了,走过去正想扶起婆婆,却不防公公一巴掌打了过来。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你算个什么东西,滚!」

我一时间被打懵了,活了三十年,还从没人打过我的脸。

婆婆见我被打,从地上匍匐起来,跟着就去厨房拿了菜刀,凶神恶煞地把我护在身后。

「你再敢打宁宁一下,我砍死你!你给我出去,滚出去!」

婆婆扯着嗓子大喊,公公跟她对峙了一会儿,转身将门摔的砰的作响。

公公出门后,菜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然后婆婆转过身来抱着我,不停地安慰我,「宁宁,没事哈,有妈在,你现在有孩子,你别伤心。」

婆婆强装着笑脸安慰我,但声音在颤抖,手也在不停地抖。

我原本是很窝火很委屈的,但婆婆这样,我突然又有些那些委屈又不算什么了,我努力挤出个笑脸跟婆婆讲:「妈,我没事。」

话音刚落,婆婆却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当晚,婆婆用餐桌和椅子堵了户门,然后和我一起睡的。

她睡着后,我跟老公发了消息,和老公倾诉时,原本都过去的事情突然又委屈起来。

而我刚发完消息,老公的视频电话就拨了过来,喧闹的铃声在夜里分外突兀,我看了眼刚睡着的婆婆,连忙挂断了电话,告诉他婆婆在边上呢。

老公连发了好几个抱抱的表情,然后斩钉截铁地讲:「等我五一回去把县里房子卖了,再凑几万块钱,我们就在南京付个首付,就这么定了,你也别跟我犟了。乖,咱们现在苦点,以后就不用受折磨了。」

看着老公的消息,我打出了重重的一个字「嗯」。

「明天找个换锁师傅把家里的锁换了,别给他钥匙,反正老家有房子,他也不愁没地方住,以后别让他进咱们家。」

看着老公的叮嘱,我又「嗯」了一声。

我们计划好了一切,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但第二天婆婆收到的一条短信却给了我们所有人重重一击!

婆婆卡上的余额突然从 3862.50 元变成了 0,我和婆婆以为她的银行卡被盗了,陪她紧急去银行查,谁知银行却告知我们——

是因为公公之前跟谁弄了什么三人联保,向银行贷款了二十万,最终还款日已经逾期,他们按照规定提前给贷款人发了催还信函,但三个贷款人都没有偿还债务,婆婆作为公公的配偶,有义务帮公公偿还债务,而且对于失信人,银行有权利查封、扣押、冻结、处分被执行人的财产。

婆婆在银行大闹,我也跟银行陈述情况,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外面贷款的事,我们也没收到过催还信函,但无济于事。

婆婆气的差点在银行门口撞死,我死拽着她才算拦下来。

从银行出来,婆婆像疯了一样给公公打电话,但公公的电话一直关机,像死了一样。

回到家,我到底也忍无可忍了。

「妈,你跟我爸离婚吧。我知道我一个做媳妇的说这话特别不合适,但我真的受不了有这样一个公公,他就像个无底洞一样,你完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捅出什么篓子,哪怕林林和我姐从家里迁走了户口,你们对他怎么狠心,他不照样能变着花招坑我们吗?」

「我真的不理解你,你明知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跟他离婚!还有几个月我肚子里的孩子就要生了,我没办法让我的孩子跟你们一起忍,你跟他要不离婚,我就和林林离婚!」

婆婆抬起哭的红肿的眼睛看着我,张了几次嘴,似乎才下定了决心。

「离,我跟他离!」

8

当晚,大姑姐来了我们家里,一进门就对着婆婆喊:「妈,你必须跟他离婚!」

大姑姐进门时,也是气的够呛。

我用眼神制止着大姑姐,大姑姐迟疑了片刻,到底是没讲出来她来之前在微信上告诉我的事。

因为婆婆自从几年前害了白血病后,虽然病治好了,但身体经过化疗,又把血换了个遍,早就不如从前了,如今公公贷款的事都气的她喘不上气,如果再知道老家那摊烂事,我怕她顶不住。

「他干出这样的事,你别拖着了,早点离了早点跟他断了,也省的我们为了你还受他拖累。」大姑子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婆婆「嗯」了一声,我见状连忙补充道:「妈,你先回去歇着吧,多喝点水顺顺气,我有办法解决这事,你别气了,只要你跟他离了婚,这事能解决。」

把婆婆送回房间后,婆婆似乎又开始打电话了,打不通电话又开始骂公公。

我怕她气坏自己,把她手机拿了,给了她个没装电话卡的 iPad 让她刷视频,然后和大姑姐去了我和老公的卧室。

「你有什么办法?你能把那老不死的跟那个狐狸精追回来吗?」大姑姐问我。

我冲她摇了摇头,倒不是说追不回来,而是觉得她刚刚在微信上跟我讲的事有漏洞。

大姑姐来之前在微信上跟我讲——

大概我和老公结婚几个月后,大伯邻居家的大儿子死了,老大媳妇成了寡妇,我公公那个喜欢舔老家人的舔狗知道后,殷勤地赶回去帮着人家处理老大的丧事,还经常回去关心那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一来二去,俩人就搞一块了。

这事在老家都传开了,老家人背地里都在笑我们,但就我们家跟那个寡妇一家不知道。

前几天那个小寡妇说丈夫死了,在婆家待着也没意思,就卷铺盖走了,大姑姐觉得公公跟银行的贷款,就是拿来跟那个狐狸精私奔浪了。

但这事不对,和我们目前了解的事实对不上。

  1. 银行那边讲的明明公公不是贷款人,而是担保人,因为贷款人借钱不还,他作为保人受了牵连而被强制执行还款义务,因为保人有连带责任。

可如果他只是保人的话,那二十万贷款他应该拿不到,所以没办法跟小寡妇私奔潇洒,何况就他昨晚回来是反应而言,分明也是气急败坏的样子,没有那种得到钱又抱得美人的愉悦感。

  1. 三人联保是抵押三个人的信用,一个人贷款,另外两个人担保,并不是三个人一起贷。公公不是贷款人,而是担保人,而且除了公公外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担保人是那个小寡妇,另一个是贷款人。

公公作为担保人,婆婆的资产都被强制冻结了,但大伯邻居家的资产却没有被强制执行,这说明那个小寡妇虽然是担保人,但是她户口已经不在婆家了,所以她婆家没受到牵连,这说明她是蓄谋已久的算计。

那么第三个联保人是谁,第三个人和小寡妇还有公公是什么关系?

  1. 小寡妇在出事后也跑了,早不跑早不跑,偏偏是这个档口跑,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姑姐听完我的分析,问我:「照你这意思,我爸那看不死的是被人家仙人跳了?」

「也不一定,这事只有他们当事人知道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种人,又蠢又笨,他拿到钱就算了,关键他还拿不到!我怎么会有他这种爸!」

大姑姐吐槽了一会儿,然后问我解决的办法是什么。

「其实我还不太能确定,但我觉得我猜的应该是对的,而且办法应该有用。你先去那个小寡妇的婆家帮我打探个名字吧,另外再问问之前你爸蹭车那事,你问清楚到底是蹭了谁的车,蹭的多严重,后面怎么赔偿的。不过你跟我姐夫别去,让别人去打听,不然会破坏后面的计划!」

讲着,我把那个名字在微信上打出来发给了大姑姐,就是三人联保贷款的第三个人的名字。

大姑姐见我卖关子,问不出来,看了眼那个名字就走了。

9

大姑姐消息打探的很快,那个人据说是小寡妇娘家的亲戚,来这边做生意的。

至于蹭车的事,小寡妇婆家压根不知道有这回事。

大姑姐跟我讲完,又开始骂她爸:「那个老不死的,压根就没蹭车,那就是他跟别人合伙演的一出戏,骗我们钱呢!怪不得我们的车没修,也看不出来哪剐蹭了!」

「姐,后面的事你不用管了,尽快把车卖掉就行了。」

大姑姐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10

几天后,我和婆婆挑了个阳光好的日子回了乡下老家。

我跟婆婆讲:「我有办法逼我爸出来,但是要把乡下的房子卖了,妈你舍得卖吗?」

「一卖房子……那亲戚们不就都知道咱们家的事了吗?」婆婆有些犹豫,她这个年纪到底是在乎老家人眼光的。

「你以后就跟我们去南京了,跟这些人八竿子打不着,你管他们怎么想怎么说,而且,就算不卖房子,你以为他们就不知道了吗?」

我婆婆是个好人,我跟老公结婚后,她待我比我亲妈还好,我真的不想有一天她回这里时,突然听到那些恶心人的事。

「要不打电话问问林林吧?」婆婆还是拿不定主意。

但我问婆婆:「妈,老家的房子你觉得能卖多少钱?能卖的了两万吗?」

婆婆摇了摇头。

「那一万呢?」

「够呛吧,也要看有没有人买。」

「那你知道林林一天工资多少吗?他税前一天工资 2000,你给他打电话说卖房的事,他肯定就知道我爸干了什么了,他一急说不定还得赶回来,折腾一星期,都够再买老家一套房了。」

「可卖房这么大的事……」

「妈,县城的房子是我和林林的,林林前几天跟我说了,他已经决定把县城的房子卖了,乡下这套房子是你跟我爸的,你得自己拿主意,这是你的事。」

「你们房子都卖了,乡下房子也让卖了,那孩子以后住哪?你都快生了,还折腾这个!」婆婆对我瞒着她很是不满。

「妈,这不是我想的,是被林林他爸逼出来的,他今天能借二十万,明天就能借三十万,五十万,说不定哪天把房子里的东西都偷着卖了,你还想留着这房子跟他过后半辈子吗?」

「反正后面我和林林不会回老家了,你必须在林林跟他爸之间做个选择。」

「可我跟着你们去了南京,我不还是欠着钱吗?」

「那个是小钱,你想下大局行不行?你在老家跟林林他爸待着,林林跟我就算去了南京也不会安心,你知道他多孝顺,他能对他爸狠心,但他放不下你,你要眼睁睁看他被他爸拖累死吗?」

婆婆从小没读过书,顾虑颇多,我知道让她做这个决定很难,但我只能用老公逼她做出决定了。

我苦口婆心的,婆婆最终才下了决心卖房。

见她答应下来,我立即从包里拿出事先打印好的广告纸,贴到了老家房子上,又跟婆婆在村里转着贴了很多。

婆婆见我准备的这么充分,问我是不是早就计划好的,我冲她嬉皮笑脸,「这不都是为了您未出世的孙子吗?」

婆婆说:「宁宁,其实我知道你不是个无情的人,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但你做的这么绝,我就是突然有点接受不了。林林也老说我眼光短,为了小钱费大钱,可我没上过学……」

「妈,我知道你虽然没读过书,但你其实活的特别通透,要不我也不敢直接跟你讲这个,挑拨公公婆婆离婚,这要换别人家,我早被骂死了!」

「换别人家,也没那老不死的那种人啊!」婆婆叹了口气,从我手里接过广告纸,「你坐边上歇着吧,我贴就行了。」

我没拒绝婆婆的举动,在附近找了块石头坐下来。

「妈,我一直觉得林林跟我姐能这么好,都是你教出来的,我其实挺敬佩你的,但我就是不太理解,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一直不跟我公公离婚。」

婆婆没回头,但动作顿了顿,「老家缺了爹妈的,孩子都废了,你爸虽然混蛋,但他到底也是他们俩的爸啊,我也不是没想过和他离婚,就是年纪大了不想折腾,怕被人笑话……」

「妈,没人会笑你的,他们只会觉得你勇敢。」

11

老家的房子在大伯家后排,跟那个小寡妇婆家也算是邻居。

弄完了一切,我和婆婆去了大伯家做客,他们唠家常的时候,我去找了大伯家的孙子玩,顺便逗了他几句,然后就和婆婆离开了。

没多久,老家的房子以四万八的价格,被小寡妇的公婆买了,那对公婆准备用那套房子给他家断腿的老二娶媳妇,觉得占了大便宜一样。

我知道两位乐呵什么,公公这么长时间没回过县里,他又没钱,肯定一直窝在老家房子里躲着呢!

只不过他躲着我们不露面,大伯家跟小寡妇公婆家肯定见过他。

小寡妇的公婆觉得我们家出事了,他们压价买到房子占了便宜,而且房子就在他们家旁边也方便,所以乐呵。

但这也算两全其美吧,我们也是借他们占了房子,把公公逼出来呢!

因为婆婆的银行卡被冻结了,所以钱转到了我卡上。

跟着,大姑姐联系律师帮婆婆处理离婚的事,也在法院审理了。

但我和大姑姐陪婆婆出席当天,公公依旧没出现,所以婆婆申请了诉讼离婚。

就在公公缺席离婚案的第二天,大姑姐匆忙给我和婆婆打电话,让我们去警察局。

但到警察局时,我们不仅见到了那个小寡妇王金香,她叫「郑宽」的表哥,还有我公公。

至于警方为什么把王金香和郑宽找来,是因为我逗了大伯家的小孙儿,让他去找王金香的儿子玩时,顺便散播了几句童言童语。

儿媳突然卷铺盖走人,儿子意外身亡,突然出现的表哥,表哥得了一大笔巨款,这些细节拼凑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让邻居家脑补出一场大戏。

于是,我借着他们申请警局重新调查大儿子的死亡案,王金香和郑宽就被强制召回了,大姑姐找的人一直盯着王金香的公婆家,所以他们家一有动静,我们也来了,这才有幸见到失联的俩人。

而我们来警察局之前,大姑姐还给大伯家打了电话,问大伯知不知道公公的下落,欠债人找到了,她要让公公一起去讨债。

当然大姑姐说这话并不是真的找大伯问公公的下落,而是让大伯给公公传话,毕竟公公这一个多月来都靠大伯家养着呢!

俩兄弟关系好,把我们当外人,但公公吃了大伯家一个多月的饭,大伯家的人不烦公公吗?如今能把公公扫地出门,他们巴不得呢!

于是乎,我们也见到了公公。

12

在警察局里,我有幸看到了一出大戏。

原来郑宽压根不是王金香的什么表哥,而是她相好的,王金香丧夫后,就和郑宽联系上了,王金香那时候就准备跟郑宽走了。

但好巧不巧的,她在跟郑宽走之前,我公公这个「出手阔绰」的傻叉一直为她鞍前马后,非要做给她这给她那的冤大头,原本她也没想骗他,可他那么主动,她就觉得他反正也不缺钱,拿着就拿着呗。

于是她借口让我公公帮郑宽贷款做保人,跟银行借了二十万。

原本他们想拿了钱就走的,但是我公公实在太好骗了,不仅丝毫不觉得他们在骗他,反而觉得他们拿他当亲人,信任他,把她儿子当亲孙子一样养,经常买这买那的送过来。

他们觉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有个冤大头这样白养着他们,他们就想再多占点便宜。

然后拖着拖着,就到了银行催款的日子,眼看事情要败露了,他们才不得不赶紧离开。

我听完王金香自述,看了眼边上面如屎色的公公,很好奇他听到这样的话会有什么反应。

谁知他听完,只是冲着郑宽和王金香讲:「我好心帮你们,你们竟然这样算计我,你们有空去银行把钱还了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狠还是婆婆狠,婆婆上去拽着郑宽的领子,让他把那三千八还给自己。

「你跟银行借的钱,凭什么让我还,把那三千八还给我,不然我今天就撞死在这里!」

我和大姑姐见状连忙拦下了,警察也上前来拦着。

但王金香的婆婆听到这事后,却上前扯着公公不撒手。

「你什么时候跟他们这么熟的?你无缘无故为什么替他们担保借钱,害死我家老大是不是你也有份,我说你怎么这么殷勤,天天往我们家跑呢!你们到底怎么把我儿子害死的!」

警察局一片混乱,王金香的公婆一家死咬着公公、王金香跟郑宽不放,而我和大姑姐则是在警察掏光郑宽兜里的现金还给后,带着婆婆火速离开了。

果不其然,银行冻结资产后,郑宽用不了银行卡,但现金带的不少,有两千多,婆婆算小回血吧。

但公公对王金香是出于什么心思,到最后他也没讲,警察问话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不过婆婆在警察局见完公公后,对他彻底死心了,回去骂了好久,说春节大姑姐带轩轩来拜年,他连个过年红包都不给轩轩,背地里竟然给别人家小孩钱!

这么多年,他就没心!

13

当晚,公公到了门外敲门,因为我们换了锁,他进不了门。

他在外面把门拍的砰砰作响,打扰了邻居报了警,警察过来协调,劝我们开门把人放进去,但我拉着婆婆,死活不让她开门。

我跟调解的警察说,公公有「暴力」倾向,之前打的我差点流产,他还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偷家里的钱。

我问警察:「别跟我讲什么尊敬长辈,如果我们把人放进来,房子里出了人命,你们负责吗?」

调解的警察无言以对,也不管了,撒手离开了。

邻居在外面听着调解的过程,一直吗眼斜公公,然后很快也碰上门躲回了家里。

公公在外面又踹了会门,见我们还是不开门,就走人了。

后来他又来拍了几次门,但我们始终不开门,他也不来了。

很快婆婆的离婚诉讼也迎来了二审,公公倒是出席了,他和婆婆在法庭上极限拉扯,但他没钱找律师,在婆婆控诉这些年委屈咒骂下,完全无言以对。

婆婆跟他讲:「你要不想第三次再来这里丢一次脸,就同意协议离婚,不然下次来我还骂你!」

公公到底是要面子,答应了协议离婚,但他要分乡下卖房的四万八,婆婆不给,说公公这些年一分钱没给家里赚过,离婚凭什么分卖房的钱。

公公说她不给就不离婚,然后俩人又僵住了。

没办法,我只能从中间调停,「妈,卖房的钱你分一半给他吧,夫妻共有财产确实是要平分的。」

跟婆婆讲完,我又对公公讲:「爸,这也是最后一次叫你爸了,你最好见好就收,拿了两万四就同意离婚吧。法院是讲证据的,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对这个家做出过贡献,而且还盗窃你跟我妈共有的资产,哪怕有三审你也会败诉的,你好自为之吧。」

公公听完,气的脸都绿了,一直追着我骂,骂我是个祸害,说我没嫁进来前,他家好好的,都是我这个害人精把他的家给毁了!

尖酸刻薄的咒骂声听的我只想捂着自己的肚子,宝宝已经六个半月,小耳朵已经能听到声音了,我不想让宝宝听到这样恶毒的声音。

婆婆在边上听着,忽然一巴掌打在了他脸上,「你给我闭嘴!」

公公被打的恼羞成怒,扑过来要打婆婆,但婆婆却讲:「你敢动下手试试,你敢动下手,我今天就在这里弄死你!反正不就是赔命吗?跟你这种人在一块,我早就活够了,几年前我就该死了,林林就不该花钱给我看病,我死了你看林林跟莉莉养不养你!」

我被婆婆讲的心惊,公公又被婆婆怼的哑口无言,悻悻离开了。

「妈,你别老说死不死的,孩子还得靠你这个奶奶呢!我远嫁到你们家,我跟林林都没经验照顾孩子,你要出什么事,我们怎么办?」

「不说了,我以后不说了……」

几天后,他跟婆婆领了离婚证,我给了他两万四现金,然后他回了我们的房子里,把他的东西都收拾走了。

五一前,大姑姐把车过户卖掉了,卖了七万八,我要给她劳务费,但大姑姐死活不要,钱都转到了我卡上。

五一老公回来时,公公上门来闹了,他极力在老公面前控诉我的「罪行」,但老公把公公赶了出去。

把公公赶走后,老公回来对我板着个脸,我以为他因为我先斩后奏生气了,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你要觉得我做的太过分,直说就行,我可以接受离婚,虽然跟你离婚我会很伤心……」

我话没讲完,老公却一把将我搂进了怀里,「我是因为这个生气吗?我是因为你不听医生的话,医生本来都让你养胎,少操劳,你还操这些心,你把我孩子弄没了你赔吗?」

我撅了撅嘴,问他:「不是因为你爸妈离婚的事啊?」

「你以为我没劝过咱妈离婚吗?我有你想的那么冷漠吗?那不是这么多年,我一直劝不动嘛,你告诉我,你怎么把咱妈劝动的?」

我舔了舔嘴唇,弱弱地问他:「我可以写你爸的故事,在故事里告诉你吗?」

「你写他有人看吗?你写谁不比写他强,他那种人没啥可写的,我都懒得提他。」

「试试呗。」

「那你写吧,他唯一的存在价值,可能也就只能是你笔下的素材,来给咱们宝宝换奶粉钱了。」

「对,你还需要素材吗?我还能给你讲很多呢!比如我七八岁的时候,我想看动画片,但他不给我看,我换台他不让我换,我姐就上来帮我换台,谁知道他生气自己看的节目被换了,一脚把我姐踹出去,我姐被踹的流血了,在地上大哭,他理都不理!」

「还有一件事,我也印象很深刻,以前都是我妈下地干活,他天天在家里跟人家打牌,我姐不到十岁就得张罗一家人的饭,有次他输了牌从外面回来,我妈还没回来,我姐说让他等等我妈,他却掀了桌子,说我姐跟我妈一样唠叨,烦。」

「还有……」

「不需要了,够了。」

我用力地抱住老公,心口疼的厉害。

以前我总好奇老公的成长经历,总爱追着他问以前的事情,可他从不爱讲。

如今他像倒豆子一样讲出来,我又害怕听了。

「老公,我们一家的生活会变好的。」

「那不必须的吗?你老公我这么厉害!」

14

县城的房子我们早就找好了买家,老公回来这两天过户卖掉了。

老公又请了两天假,跟着我们全都搬到了南京,公公不好意思跟对方讨债,郑宽和王金香到现在都没还清银行贷款,而婆婆因为离婚前被公公牵连,成为失信人,银行卡什么都不能用了。

但还好她不出远门,买东西要么用现金,要么让我和老公买。

我、老公和婆婆跟着都换了手机号,断了和公公的联系。

七月份,我和老公的宝宝出生了,是个足月的小男孩。

坐完月子,老公和我去看了他之前看好的两套二手房,问我,如果我看中哪个,就买下来。

我挑了套学区房,定了下来,过户手续办完后,我们一家四口搬了进去。

没有公公的日子,简直过得不要太幸福!

至于老公生物学上的父亲,听大姑姐说,他在老家挺惨的,一直借住在大伯家,挥霍潇洒,但名声臭了。

因为警察调查出来王金香丈夫的死亡确实是意外,但王金香公婆不信,在村子里大肆宣传了公公的为人,害得公公名声彻底臭了,村里人传闲话又快,现在都戳着脊梁骨骂他,害得他在老家抬不起头来。

大姑姐又说,公公去她家吃过两顿饭,还说轩轩现在上学不方便,想帮大姑姐接送儿子轩轩上下学,被她拒绝了。

「以为我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吗?想先住进我们家,耍两天眼前招子,后面肯定啥也不干就在我们家蹭吃蹭喝,我早看透他了!」大姑姐吐槽着。

「想让我给他养老送终,他也配!」

大姑姐还说,公公还尝试通过她,试图要我老公的联系方式,她没给。

后来不知道是钱挥霍完了,还是被大伯家赶出来了,他去镇上找了个搬运的活,跟一群年轻人抢活干,才勉强养活自己,然后经常跟人抱怨多苦多累。

大伯联系了她好几次,让她心疼心疼公公,把公公接过去享福,但大姑姐没理。

「宁宁,你们也别理他,他那人精明着呢,没钱了自己总会想办法的,饿不死!」

「不理,肯定不理。」

不敢理,真怕了!备案号:YX11oRnPwdK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