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医生遇到过哪些“这居然都能活下来”的病人?

有个病人猛灌了几口 3-5mg 就能致死的老药酒后全身发麻,心脏骤停,

他全身插满了管子,几经抢救,终于在第三天,病人清醒了。

那天是老马在急诊科值班,忙完手里几个病人,焦头烂额,老马来不及喘口气,突然看到有人冲进诊室大厅,边跑边喊救命。

老马身经百战,隐隐感到有大事发生。

喊救命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跌跌撞撞冲入急诊室,见旁边有张推病人用的空床,也没跟医生护士打招呼,直接就爬上床,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喊出:救命!

然后就没动静了。

接着,这个中年男子仿佛跟死亡了一般,歪着脑袋,就这样躺在床上。

旁边几个护士见状,纷纷上前询问怎么回事,却没想到怎么呼唤这个中年男子,他都没有反应。

护士意识到了情况不妙,迅速检查了男子的颈动脉搏动和呼吸。

糟糕了!病人心跳呼吸没了!

「赶紧抢救啊,愣着干吗!」

老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直接给男子进行胸外按压。

护士也反应过来了,赶紧把病人转入抢救室,接上了心电监护。

「给他开通静脉通道。」老马边按压,边跟身旁的护士说。

事实上,不用等老马吩咐,经验丰富的护士早就准备好东西准备给病人打针了。

病人心跳停了,意味着死亡了,如果不及时用上抢救药,那大概率是活不成了。

所以,及时开通静脉通道非常重要。

什么是静脉通道?说白了就是往血管里打针,通常是静脉留置针。

「血压测不出来。病人瞳孔也扩大了,对光反射很微弱。」护士着急地说。

病人脸色惨白,瞳孔扩大、对光反射微弱,意味着病情心跳是真的停了,大脑缺血了。

而且单纯依靠心脏按压,效果并不怎么好。

糟糕透了。

奶奶的,病人刚刚还在喊救命的,怎么突然就心跳停了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马满头大汗,一时之间搞不清楚什么情况,只好先持续胸外按压等抢救,看看能不能恢复自主心率。

「赶紧把除颤仪推过来!」老马喊身边人。

病人心跳骤停,引发猝死。

这种心跳骤停,最常见的原因就是室颤。

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心室不能正常泵血,取而代之的是颤动,所以患者全身都会缺血,很快便死亡。

要想抢救回来,应该尽快电除颤,让心脏恢复正常的跳动。

除颤仪很快就位了。

老马暂停了胸外按压,迅速接过除颤仪,对准患者胸口贴上去。

除颤仪识别出了患者的心律是室颤!

没错!患者真的是室颤!

室颤,说明患者的心脏没办法正常跳动,而是像蠕虫一样地颤动,非常微弱地颤动,不足以让心脏泵血,这样下去患者必死无疑。

必须尽早电除颤,除颤仪能在瞬时间内发出一股强大的电流通过心脏,这能消除心律失常,让患者恢复正常的窦性心律,才会有转机。

「赶紧除颤!电击!」

一次电除颤完毕后,老马继续扑上去胸外按压。

「1mg 肾上腺素,赶紧推!」老马吩咐护士。

肾上腺素是最强大的强心升压药物,是抢救心跳骤停的必须药物。

行不行都得用。用了再说。

规培医生也来了,见老马气喘吁吁。

胸外按压是个体力活,普通医生按几分钟就会很累了,老马作为一个快要秃顶了的中年医生,体力很快就跟不上了,规培医生当然看出了这点。

规培医生顶上,老马退了下来。才发现后背全部湿透了。

「老师,病人到底什么原因引起的心跳骤停呢?」规培医生边按压边问老马。

对于普通人来说,看到有病人倒地、心跳停了,要做的就是胸外按压和打 120。

但对于急诊科医生来说,除了要持续抢救,还要分析背后的病因,只有找到真正导致心跳骤停的病人,针对病因治疗,才有机会让患者存活下来。

老马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刚才事发突然,他也只管着先抢救。

现在缓和下来了,大脑便开始快速飞转,思虑着病情的各种可能性。

同时用最快的速度,给病人做了气管插管,连接呼吸机打气。

起码这就能保障了患者的通气。

完事后老马跟规培医生说,这种突发心脏停跳的中年男子,多数是急性心肌梗死。

另外,病人失去意识前双手有捂住胸口的动作,这意味着患者有可能有胸痛,只不过没来得及说而已。

而胸痛是急性心肌梗死的最主要症状,所以急性心肌梗死是首先要考虑的。

「家属呢?」老马问护士,「家属有没有跟过来。」

护士说找了几遍都还没看到家属,估计是患者一个人来的急诊。

没有家属,这是最麻烦的。患者万一真的抢救不回来,死在急诊科,到时候家属就真的要疯了。

老马让人去给医务科报备,就说有个没有家属的病人,心跳骤停,现在还在抢救,估计凶多吉少,要医务科也帮忙联系家属,善后。

要诊断是不是急性心肌梗死,通常需要给病人做心电图、抽血化验心肌酶等指标。

但很明显,患者现在的情况没办法停下来做心电图,不能为了做心电图而耽误了胸外按压。

即便做了心电图,估计也看不出什么,因为病人已经室颤或者心脏停搏了,心电图没办法记录到心肌梗死的迹象。

但是抽血查心肌酶是可以的,所以老马一早就让护士给病人抽血,化验相关指标。

如果真的是急性心肌梗死,那就意味着患者的心脏血管已经被血栓堵住了,心脏没办法获得足够的血液供应,心肌细胞濒临饿死,心脏一旦不跳了,人也就没了。要想病人活命,只有紧急做介入手术(放冠脉支架)或者药物溶栓这两条路。

另外,病人心跳停止的病因还有两个可能性。

一个是主动脉夹层破裂,这个病也会有剧烈胸痛,如果动脉夹层破裂了,血液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涌出胸腹腔,患者会迅速失血性休克,然后死亡。

眼下这个病人心跳停了,血压侧不多,如果真的是主动脉夹层破裂引起的,那么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办法了。

幸运的是,检查显示,患者应该不是主动脉夹层破裂出血。

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肺栓塞引起的心脏骤停。

肺栓塞也会有剧烈胸痛,如果不及时溶栓,恢复肺动脉通畅,病人也会短时间内毙命。

说来说去,也就只有严重的心肺疾病才会导致患者心脏骤停。

理论上还有第三种疾病,那就是脑血管意外,比如脑出血。

严重的脑出血也会可能突发心跳停搏,但脑出血会有脑功能障碍,多数都会有肢体功能障碍,比如偏瘫。

而患者刚刚是自己冲进来急诊,看样子手脚活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所以还是考虑心肺疾病引起心脏停搏可能性最高。

其中还是急性心肌梗死可能性最大。

老马的分析条理分明,逻辑上说得通,但这也没有用啊。

因为患者现在心脏还没恢复跳动,不可能就这样送去介入室做冠脉支架的。

「要不要请心内科医生下来看看。」规培医生喘着粗气问老马。

「等我们把病人按回来了,再请会诊也不迟。」

老马知道规培医生也累了,准备上前替换他下来,接着按压。

抢救这种心跳骤停的病人,尽量不要中断胸外按压时间,同时辅以必要的抢救药物,说不定就有机会。

就在老马抡起袖子准备继续接手时,护士喊了出来,病人心跳回来了!

老马抬头一看,果然,心电监护上看到了相对正常的心率,这肯定不是室颤了。

心率高达 120 次/分,估计跟刚刚用了几支肾上腺素有关,肾上腺素是最强的强心剂。

此时已经按压了接近 10 分钟。

老马赶紧查看了患者瞳孔,还好,瞳孔比刚才有所缩小了,而且对光反射似乎灵敏一些了。

血压也起来了。

看来,此人命不该绝啊,老马脸上有点笑容了。

但还远远不是放松的时候。

「赶紧拉个心电图,让心内科医生下来看看,评估心肌梗死可能性大不大,要不要直接推导管室做冠脉支架手术。」老马吩咐规培医生。

规培医生刚走,护士又喊出来,不行了,病人又室颤了!

老马正在开医嘱,听护士这么一喊,头都大了!赶紧冲过来继续抢救。

再次电除颤!

同时继续胸外按压。用上抗心律失常药物。

希望能奏效。

为什么患者会第二次发生室颤呢?这说明患者的心脏情况极度不稳定,很可能是心脏电风暴,这种情况下病人死亡率非常高。

想到这里,老马心里拔凉拔凉的。

回来了!心跳回来了!护士又喊出来。

老马一看,果然心跳又恢复了窦性心律。这次按压了一分多钟就恢复了心跳。

但老马没有丝毫兴奋之情,因为他知道这一切可能都是短暂的,患者随时还会有可能再次室颤或者心跳停搏。

患者的抽血结果出来了,让老马大感意外的是,心肌酶学指标并没有显著升高。

难道不是急性心肌梗死?

或者是说,患者心肌梗死时间太短,心肌细胞还没完全破坏,所以心肌酶还没还没从心肌细胞里面漏出来,所以指标并未升高?

老马疑惑了。

再一看另一个指标,D 二聚体,有轻度升高,这个指标升高,意味着血管里有凝血,并且发生了纤溶。

平日里医生们都是靠这个指标,来初步评估患者会不会有肺栓塞的。

现在患者突发心脏停搏、反复室颤,又有休克,同时伴有缺氧,难道患者真的是肺栓塞??

但肺栓塞这个可能性很快又被老马否定了。

如果真的是肺栓塞,并且能引起心脏停搏的肺栓塞,应该是很严重的肺栓塞。

这么严重的肺栓塞,肺血管完全堵住了,不通气了,应该会有很明显的低氧血症,并且呼吸机也不容易纠正。

但事实上,患者的血氧分压不算太差。

所以,应该也不是肺栓塞。

排除肺栓塞或者主动脉夹层破裂的最好办法就是做胸腹部 CT,但以病人目前的状况,是不可能推出去做 CT 的。

那到底什么原因导致患者心脏停搏、反复室颤呢?

老马现在仍一头雾水。

只能暂时扣一个可疑急性心肌梗死的诊断。

心内科医生也来了,评估了患者情况,也认为有急性心肌梗死可能。

如果情况允许,建议立即送导管室,先冠脉造影。

如果是心肌梗死则马上处理,如果不是,那就直接在台上进一步做主动脉造影、肺动脉造影,这花费不了多少时间,以此来确认到底是不是主动没夹层或者肺栓塞。

病情进展迅速,稍有不及时病人就可能丧命。

老马同意心内科医生的意见。

话刚落音,一个中年女子冲了进来。她就是眼前病人的老婆。

大家找了这么久家属,终于把家属找来了。

其实不是找到家属,而是家属自己跑过来的。

见到家属后,老马异常兴奋,这意味着可以从家属身上获得可靠的病史了。

面对一个心跳骤停的病人,缺少必要的病史会让医生走很多弯路,老马当然知道这点。

到底怎么回事啊,老马额头上还有汗水,问病人老婆。

怎么病人一个人跑来医院,刚到医院又心跳停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马心急如焚,一连串问了很多问题。

病人老婆也是受到了惊吓,结结巴巴的,述说了病人来医院前的一切。

老马总算听明白了。

原来这个中年男子姓何,今年 51 岁,是建筑工人,平素就有腰椎间盘突出症,腰痛腿痛,吃了很多药效果都不好。

1 个小时前,他遇见了一个工友,工友说家里有泡了十几年的老药酒,喝上几口就能祛除腰酸背痛,保证效果好。

何先生大喜,也顾不上老婆的劝阻,拿了药酒回来就猛喝了几口。

他老婆一直担心,别人的药酒都是涂抹的,为什么这个药酒要内服呢,搞不好会中毒的,即便不中毒,这么高浓度的酒精下肚,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药酒下肚不久,何先生就出问题了。

起初是脸部感到麻木,舌头也麻木,起初还以为是酒精的缘故,但是这种麻木越来越严重,而且还有恶心、呕吐。

何先生感到不妙,糟糕了,看来真给老婆说中了,这药酒不能喝啊,今天我要命丧此地了。

怎么办?怎么办?赶紧上医院啊。

何先生边跑边吐,道路上截停了一辆的士,直接来到医院急诊,下了车还吐了几口,这一切都被监控录像看到了。

何先生一路小跑,冲入急诊室。便有老马所看到的的一切。

他老婆放心不下,也跟了过来,但由于路上堵车,耽误了时间,所以她晚到了将近 30 分钟。

这么看来,患者根本不是什么急性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肺栓塞等啊,完全可能是药酒中毒了啊!

老马恍然大悟。

心内科医生也感叹,如果没有家属提供这个病史的话,患者就可能被架上手术台了。

真是惊险。

患者明确是先喝了药酒,然后出了事情。有些毒素会影响心脏功能的,甚至引起恶性心律失常,导致反复室颤,凶多吉少。

病人老婆责怪自己,早知道如此,刚刚就应该强力阻止他喝下这药酒,这药酒害人啊。

老马头大大了,为了这个病人搞得鸡飞狗跳,本想责怪他们几句,这来路不明的药酒,成分也不明,竟然敢喝下去,胆也是大。

但这时责怪没有任何意义,帮不上忙,反而还会加重家属心理负担。老马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要不要洗胃?」规培医生问老马。

这时候没办法洗胃了。

一方面是病人昏迷了,洗胃很容易造成液体进入肺部,导致误吸。

另一方面心跳尚不稳定,随时可能再次室颤。

另外,酒精吸收是很快的,这时候估计也洗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只会加重洗胃的并发症。

患者发生了恶性心律失常,说明药物已经入血了,得想办法清除掉血液里面的毒素才行。

这就需要做床边血液净化治疗。

但还是那个问题,病人现在心跳还没稳定,生死未卜,又怎么做得了血液净化呢。

正说着,病人再次出现室颤!

心电监护发出尖锐的报警声,这吓到了病人老婆,老马也是一脸愁容。

这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规培医生眼疾手快,立即抓过除颤仪,得到老马授权后,迅速再次给病人做了一次电除颤。

继续胸外按压。

「不要停,继续按,兴许还有机会。」老马安排下去。

但他就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病人的心跳骤停很可能是中毒引起的,单靠胸外按压、电除颤很难逆转回来。

即便侥幸按回来了,也马上就就会陷入第二次室颤然后心跳又停了,这就是心脏电风暴啊。

心跳按不回来,后续的所有治疗都派不上用场。

只能宣告死亡。

怎么办??

病人老婆嚎啕大哭,不能死啊,多少钱都愿意给,一定要想尽办法救救他。

老马他们当然不敢停,大家使出了吃奶的了力气,轮番上阵。

呼吸机给患者打气,起码能保障氧气供应。

但是心脏受到的毒性不减少、不缓解,依然是死局啊!

单靠呼吸机是不行的。

原本以为是心肌梗死,那送去导管室开通心脏血管或许有一线生机。

但目前已经大致明确了,是中毒引起,而不是心肌梗死,开通血管什么的都是于事无补的。

但是不是完全没办法了呢?

也不是,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老马安抚了病人老婆,说为今之计,要想救回病人,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

人工心肺机!

也就是 ECMO(体外膜肺氧合),用上这个机器,能暂时替代患者的心肺功能,先把命稳住了,再想办法清除掉体内的毒素,假如真的是药酒中毒的话。

老马认为患者很可能是药酒中毒,但说话仍然留有余地。

只要能帮上忙的,都用!家属哭着表态。

这个机子上去,是增加了救命的机会,但也不是 100% 的。

另外,机子很昂贵,如果治疗一个星期的话,少说都得 15-20 万。医保能报销部分,但大头还是的自己出。

这个费用,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但此时此刻,甭说是巨款,即便是天文数字,病人老婆也顾不上了,做!多少钱多做!先把人救回来再说。

老马再三跟她强调,用人工心肺机,只是增加了抢救成功率,不是说一定能起死回生的,要搞清楚这点。

病人家属泪流满面,懂了,救得活我感谢医生,救不活我也认了,不找医院医生的麻烦。

老马得到了想要的回应,立即召集了人手,同时让护士赶紧准备 ECMO 管路预充。

ECMO 的原理不复杂。先给病人的大静脉穿刺放入一根导管,从这根静脉里面把血液引出来,经过氧合器,吸入氧气,释放二氧化碳,完全模拟人体的肺脏功能。再把血液转回给病人,这样一个来回,病人就得到了足够的氧气。

ECMO 有两种常用方式:V-V ECMO,V-A ECMO。V-V ECMO 就是从静脉引血出来,再从静脉回去,不经过心脏,所以对心脏没有很明显的减压、保护作用,简单地说,这就是人工肺而已。

而 V-A ECMO,指的是从静脉引血出来,再从动脉转回去,这对心脏有很大的帮助功能,能减轻心脏做功,所以这个算是人工心肺机,既替代了肺脏,又替代了心脏。

对于眼前这个患者来说,反复有室颤,心脏不行了,单纯做 V-V ECMO 是不合适了,V-A ECMO 才是恰当的。

急诊科 ECMO 团队迅速到位,花了将近 30 分钟时间,终于让这台 ECMO 机子运转起来了。

在这 30 分钟内,心肺复苏还得持续,不能中断。这对于医生护士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

做过胸外按压的人都知道,病人被按压时整个躯体都在抖动,而这个抖动当然增加了静脉动脉导管的置入难度。

好不容易上机了,老马才松了一口气,腰酸背痛。

规培医生第一次见 ECMO 的场景,很是震撼。

因为 ECMO 开始转动之后,充满氧气的、红彤彤的动脉血源源不断地回输给病人,血氧饱和度也终于缓步上升,直至 100%。

老马把 ICU 医生叫下来会诊,这种情况只能去 ICU。

病人最终转入了 ICU。

走之前,老马指着病人说,有这个 ECMO 在,即便患者心脏不跳了,也能活下来,甚至他还能开口说话,这就是人工心肺机让人震撼的地方。

患者的生命暂时稳住了。仅仅是暂时稳住了而已。因为现在所有的一切指标,都是依靠呼吸机、ECMO 支撑出来的,如果撤掉,患者立马打回原形,大罗神仙都没办法。

患者是个药酒中毒,接下来的关键是做血液净化治疗,做血液灌流,把血液里面的毒素都清理出来,才有可能好转,否则,ECMO 也仅仅是临时稳住而已,如果一个星期撤不掉 ECMO,一样凶多吉少。

总不能一直带着 ECMO 吧,没错,ECMO 能带几天,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但那个意义在哪里呢,白花花的银子撒出去,不是为了带着 ECMO 就活着撤掉就死掉。

所以,清理毒素是重中之重!

该死的药酒!这都是什么玩意啊!老马从医二十年,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药酒,下肚几分钟就有反应,没多久心跳就停了,这的确是恐怖。

后来有人分析,酒原本就会加促毒素的吸收,患者一路小跑进急诊室,也进一步加促毒素的吸收,都是命啊。

血液净化的原理也不复杂,跟 ECMO 有些类似。

只不过 ECMO 替代的是肺脏、心脏功能,而血液净化替代的是肾脏功能。

也是在患者大静脉打一个针,放一根导管进入,把静脉血引出来,经过体外的血液净化机子,这个机子能模拟肾脏功能,还可以换用不同的过滤器,达到清除血液毒素的目的,清理干净后的血液再回输给病人体内。

患者躺在 ICU 床上,身体插满了大大小小的管子,胃管、气管插管、尿管、ECMO 管路、血液净化管路、静脉补液的通路,杂七杂八,看起来异常恐怖。

但正是这些恐怖的管路,帮助者患者一步一步走出来。

住入 ICU 第 3 天,患者清醒了。

所有人大为欣喜。

病人反复室颤、心跳停搏,经过大家不屈不挠的胸外按压、气管插管接呼吸机、ECMO 的及时使用、后续的血液净化治疗等等,病人终于清醒了。

这是个奇迹。

医生也搞清楚了患者喝的那几口药酒是什么了。

经过化学分析,药酒含有川乌、草乌,这些草药里面含有乌头碱,剧毒,川乌、草乌有活血化瘀、疏通经脉、散寒止痛的功效,民间常用来做药酒,治疗关节疼痛、风湿病等,但如果炮制不当,服用过量仍然会导致中毒,甚至致死。

资料显示,乌头碱口服 0.2mg 即可中毒,3-5mg 致死。服药后几分钟就可以发病,中毒临床症状轻重不一,表现为迷走神经兴奋所致心律失常,以及周围神经毒性所致的口舌麻木、四肢麻木。

乌头碱中毒最常见的死亡原因是心脏毒性所引起的房室传导阻滞、多源性室性心动过速、室颤、室扑等恶性心律失常。

更关键的是,乌头碱与高浓度酒精有协同作用,加重心律失常的发生。

治疗乌头碱中毒的关键就是去除乌头碱。

这个患者之所以能抢救成功,关键是 ECMO 稳住了生命,争取了后续抢救时间。而抢救成功的本质,就是血液净化治疗清除掉毒素。

住 ICU 第 5 天,患者已经成功撤离了 ECMO 和呼吸机,血液净化机子也撤了下来,转入普通病房。

这回真真是死里逃生。

奉劝大家一句,不明来源的药酒、成分不明的药酒不要喝。

即便成分明了,如果草药不经过合理炮制,还是可能存在毒性的,稍有不慎还是可能导致中毒,慎重!

科普小课堂:心跳骤停有哪些可能性?

身边人出现心跳骤停,普通人应该如何应对?

身边有人倒地,我们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判断这个人是否清醒。如果还清醒,那肯定不是心跳骤停。如果病人不清醒了,那就要小心了。当然,不清醒也不一定就是心脏骤停,也可能只是单纯的昏迷而已。

这时候要进一步评估心脏跳动和呼吸,我们可以用手触摸病人的颈动脉搏动和用耳朵听病人的呼吸,如果还能摸到动脉搏动、听到呼吸声,那病人心脏还在跳,就不需要心肺复苏。我们帮忙打 120 就好了。

但如果病人的颈动脉搏动没了,呼吸也没了,那就是心跳停了,这个病人不仅仅是昏迷,他已经心脏停搏了。除了要马上打 120。还需要马上做心肺复苏。

只有及时有效的心肺复苏,病人才有一线生机。心肺复苏一般包括胸外按压、人工呼吸,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未必敢做或者能做人工呼吸,但胸外按压是可以的。所以现在指南建议普通人,一旦遇到心跳停搏的病人,我们要做的就是立即胸外按压。

通过不断的胸外按压,达到挤压心脏的目的,让体内的血液流动起来,虽然这样的流动远远比不上正常的心跳活动,但有好过没有,只要有一丝血液能被挤压进入大脑,维持大脑基础功能,尽可能减少脑损伤,为接下来的抢救争取时间。这就是心肺复苏的意义所在。

偏方治大病吗?多数情况下会惹出问题。

首先要明确一点,偏方不等于中医。很多偏方是胡乱搭配的,这个锅不能由中医来背。另外,很多开出偏方方子的人,本身是不懂医学的,他只是有这么一个方子,至于里面的药物有什么功能、副作用,很多人是说不上来的。这样的偏方我们不要随便使用。可能的确有人用偏方治好了某个病,但我相信多数用偏方的人都是治不好病的,反而还可能惹出很多问题。

对待疾病,我们要持有科学的态度。即便用中药治疗,也要经过合理的辩证使用,而不是擅自使用。文中这个病人乌头碱中毒,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原本药酒是用来涂抹的,外用副作用小很多,但如果内服,那就真的是很危险了。即便是外用,也是有副作用的,量大的话也是可能中毒的。所以我们一定要谨慎对方这类偏方。

ECMO 是救命神器吗?价格真的这么高吗?

经过这次疫情,很多普通人都了解了 ECMO(人工肺),知道人工肺是救命神器。但我们要知道,ECMO 只是起到了暂时替代心脏、肺脏功能的作用而已,并不能治好病人的心肺疾病。一些有可能逆转的严重心肺疾病,ECMO 会很有帮助,比如爆发性心肌炎、病毒性肺炎等等。但如果是一些终末期疾病,或者没办法逆转的疾病,ECMO 也是爱莫能助的,不能简单认为它能起死回生。

以前 ECMO 很贵,开机费差不多要 6 万,主要是耗材费。后续每一天也要 2 万左右。现在很多医院用 ECMO 是可以报销一部分的,各个地区政策不同,但总的来说病人的负担轻一些。如果病情改用,经济状况又允许用,它还是对病人有很大帮助的。备案号:YX11dP3bND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