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长大后,你发现什么样的人不能深交?

我、男友、男友朋友,四男两女一起自驾游,晚上订了一个小旅馆的三个房间。

我男友刚洗完澡,门铃响了,朋友们喊他过去打五排。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隔壁没声了,我给男友打电话,电话也被挂了。

后来我才知道,从一开始,那个女生就是要救我的。

(1)

我们一行六个人,四男两女,相约一起自驾游,然而我们碰头时,另外一个女孩子却对我满脸敌意,翻了个白眼道:「不说就我们五个人吗?怎么还有别的女的?」

我一脸懵逼,难道男友之前没跟他的朋友们说我会一起吗?

男友显然也有点愣,随后对那个女生笑骂道:「你怎么说话的,这是我女朋友,跟我们一起不行吗?」

女生撇着嘴,不服气道:「明明说好就我们五个人,你说话不算话!」

这赤裸裸的嫌弃,让我气不打一处来,我转身就要走,男友连忙拉住我道:「你别生气,她今天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别跟她一般见识。」

「人家明摆着不欢迎我,我还跟着干什么,你想去就去,我不去了。」

我伸手跟男友要车钥匙,他没车,这次准备开我的车去自驾。

男友迟迟没动,让那个女生过来跟我道歉,另外三个男生也让女生给我道歉,女生一直不愿妥协,男友烦躁地叹了口气,对我道:「行,那我也不去了,我们走吧。」

没想到男友话音刚落,那女生就连忙跑过来抱住了男友的胳膊,嘟嘴道:「不行,我们约齐一次多不容易,磊哥你得去。」

男友用力把胳膊抽出来:「那你给我女朋友道歉!」

女生憋了一会,又拉着男友的胳膊道:「就我们五个人不行吗?下次再带她嘛~」

「那你们自己玩去吧。」男友拉着我就要走。

女生又追上来,对着我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你,我们一起去玩吧。」

男友停下脚步,脸色也缓和了些,另外三个男生也一起劝我别生气了,说蓉蓉是被他们宠坏了,让我别跟她一般计较。

我其实心里已经非常不想去了,但想着男友很早之前就开始期待这次旅行,又不忍心扫他的兴。

男友贴在我耳边哄我:「我知道她很讨厌,但她是强哥女朋友,跟我们也是多年的朋友了,不好赶她走,其他人都是很好的,我们不理她就是了,再说你年假都请好了,不去多可惜。」

我正犹豫着,男友就把我推上了车,上车前,我听到有个男生说:「磊子,这新车帅!」

男友笑了笑,坐到车上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宝宝,我用你的车充一下面子,你不介意吧?」

我没说话,车窗外阳光明媚,车里就我跟男友两个人,男友开心地哼起了歌,对于一直高负荷工作的社畜来说,出去玩一次的机会确实很难得,我之前对这次出游也期待了很久。

但真正上路了之后,不知为何,我心里一直慌慌的。

(2)

除了我之外,男友跟其他人都是大学同学,另外三个男生是男友的大学室友,分别称呼为 A、B 和强哥,而强哥的女朋友蓉蓉跟他们是一个班的。

男友说,在大学时期他们五人就经常一起玩,关系非常好。

这四男一女的配置很有偶像剧那味儿了,作为唯一的异性,那个蓉蓉估计是这个小团体中的团宠,所以才对我的加入那么抵触吧。

我忍不住回想起蓉蓉那张清秀的脸,虽然她性格很恶劣,却不得不承认,她有一张很讨人喜欢的脸。

如此想着,我不免有些自卑,问男友之前是不是暗恋过蓉蓉。

男友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男女之间哪有纯友谊,否则你们围在她身边那么久干什么?」

「谁围在她身边,明明是她围在我们身边。」男友嗤笑了一声道,「她就是个绿茶,我眼瞎了都不会喜欢她。」

我震惊于男友的直白,但欣慰男友能鉴别出绿茶的同时,又有点说不出的别扭。

一路上走走停停,大家也都熟悉了不少,除了蓉蓉之外,另外三个男生都表现得很绅士,男友也对我照顾有加,刚出发时的不愉快消散了不少。

中午时,我们选择了一处野外野餐,男生们负责烹煮食物,我没事情做,便拿着相机拍周围的景色,取景的时候,我无意间拍到了蹲在溪流边的蓉蓉。

她面无表情地拿着一个小木棍,无意识地在溪流中搅动着,她背后是正在忙活着的男生们,男生们在一起快乐地忙碌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跟面无表情的她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正奇怪她为什么不开心时,她突然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有些尴尬,举了举相机道:「你刚才蹲在溪边很好看,我帮你拍了张照片,你要看看吗?」

我只是客套下,心想她那么讨厌我应该不会过来,没想到她却起身朝我走了过来。

我只好把照片给她看,又道:「如果笑一笑就更好看了。」

她先是抿了下嘴角,随后又冷笑道:「为什么笑起来才好看?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傻白甜,天天就知道笑!」

我闻言被气得半死,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哪根筋搭错了去跟她搭话。

蓉蓉说完便朝着男生们走过去,像小孩子一样拽着男友的胳膊撒娇道:「磊哥,什么时候做好啊,我都快饿死了。」

说完还故意挑衅地看了看我。

我气得脑仁疼,好在男友比较拎得清,瞬间跟触电一样避开了她的手,笑骂道:「你离我远点啊,我现在是有对象的人了,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蓉蓉脸上的笑僵了一瞬,随后朝男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切,装什么正经。」

男友也不甘示弱,直接让蓉蓉一边待着去,别跟在他身边。

男友怼完蓉蓉,冲我邀功似的笑了笑。

我勉强笑了笑,心里对这个蓉蓉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没过多久,饭做好了,之前下车放风的时候,我都避免跟蓉蓉接触,但如今吃饭大家都围在一起,想避也避不开。

我跟男友坐在一起,蓉蓉坐在强哥跟 A 的中间,B 离他们稍远些。

第一次在野外煮饭吃,虽然食物很简单,却也显得格外美味,我一开始沉浸在美食美景中,无暇顾及其他,但吃到一半时,我却发现了很怪异的一幕。

按理说,蓉蓉是强哥的女朋友,两人亲昵是应该的,但坐在蓉蓉另一侧的 A 跟蓉蓉的肢体动作也很亲昵。

三个人的肢体距离都差不多,而叉腿坐的 A 的膝盖甚至屡次碰到了蓉蓉的大腿。

低头吃饭的蓉蓉把双腿都收得紧紧的,但仍避不开 A 的触碰。

这么明显的异常,其他人却都视而不见,强哥甚至还时不时越过蓉蓉跟 A 说笑两句。

许是我的视线过于明显,A 察觉后稍微挪了下位置,离蓉蓉远了些。

我想跟男友说,但又怕男友说我小题大做,最终还是没吭声。

吃完饭后,依然是男生们发挥绅士精神收拾残局,我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蓉蓉此时却走到我身边道:「前面路过一个高铁站,你就回去吧,别跟着我们了。」

我无语地看着她,冷笑道:「什么叫我跟着你们?陈磊开的车是我的,车里的油也是我加的,出发之前也是陈磊求了我很久我才来的,你根本没资格赶我走。」

蓉蓉挑了下眉,还想说什么,但男友此时却朝我们走了过来,蓉蓉见状撂下句「随便你」后走了。

(3)

因为蓉蓉的多次找碴,我好不容易来的兴致又被浇灭了,年假来之不易,把年假浪费在令人不愉快的旅行上更令人烦躁。

我真想到前面的高铁站回家了,可男友却一直劝说我,说都走那么远了,现在回去多可惜,让我别理那个蓉蓉。

「你就当她是条狗,她就只能朝你叫几声,又不能怎么着你,别理她。」

我没说话,虽然男友说的有道理,但我心里总有些膈应,因为蓉蓉的恶意针对,还因为这几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氛围。

晚上,我们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城市,住的地方是一个小旅馆,男友说他们大学的时候也曾一起来这里旅游过,住的也是这个旅馆,属于故地重游了。

一共订了三个房间,房间都挨着的。

我跟男友在一起半年了,一直没一起住过,所以一回到旅馆,男友就迫不及待地要去洗漱,然而男友刚洗完澡,门铃就响了。

蓉蓉在门外大声问男友要不要一起打五排。

男友说不去。

蓉蓉就在外面使劲拍门,说就差他了。

男友无奈打开门,门外不仅有蓉蓉,还有强哥和 A,几人一起笑闹着把男友拉走了,临走时还对我说:「嫂子你放心,等会儿就把磊哥放回来。」

房子的隔音不太好,没多久隔壁就传来了打游戏时的笑闹声。

这一打就到了半夜,我无聊地刷着手机,发消息问男友什么时候回来,男友没回我。

我不知不觉睡着了,但心里有事儿,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我又醒了,房间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有点生气,仔细听时,隔壁也已经没了动静,我给男友打电话,然而电话却被迅速挂断了。

我心下一窒,再次拨了回去,又被秒挂,我再拨时,手机已经被关机了。

我瞬间火大,这是什么意思?

愤怒吞噬了我的理智,我跑到隔壁房间用力砸门,一边砸一边骂道:「陈磊,你什么意思?!」

门瞬间被打开,蓉蓉站在房间里,怒目圆睁地看着我。

我们默默对峙着,我想进房间里找陈磊,蓉蓉用力把我推了出来,低声怒吼道:「他们已经睡了!」

我看着她:「你跟他们一起睡?!」

蓉蓉死死地瞪着我,咬牙道:「别多管闲事。」

「什么叫多管闲事?里面有我的男朋友!」

我想进去,蓉蓉却一直把我朝外推,我们两人推搡间,房间里突然又走出了一个人,我看到蓉蓉的身体猛地一惊,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B 站在门口,似乎是被我们吵醒的,睡眼惺忪地问:「怎么了?」

我不理解,他们是多年的朋友了,蓉蓉怎么会被吓成这样。

蓉蓉不说话,我只好道:「我来找陈磊。」

「哦。」B 揉了揉脑袋,「陈磊在呢,昨晚打游戏玩太晚了直接就睡了,我去叫他。」

B 说完打开房间的灯,其他人也都被吵醒了,男友看见我,晕晕乎乎地走过来,我问他为什么挂我电话。

男友抓着脑袋迷茫道:「没有啊,我根本没听到手机响。」

很明显是蓉蓉搞的鬼了。

我还想问些什么,但男友已经再次趴在床上睡着了。

(4)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男友已经不在了,诡异的是,其他人也都不在。

我拍了好久的门都没人应,就去问前台,前台说,他们凌晨五点左右就走了。

我跑出旅馆,我的车也不见了。

我整个人都凌乱了,这是什么鬼?把我带到这儿是为了骗走我的车?不至于吧!

我给男友打电话,男友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而此时我的微信过来了一条好友申请,是蓉蓉。

蓉蓉发了张男友开车的照片给我,照片里她在副驾驶上坐着,并且道:「我们已经出发啦哈哈,你自己买票回去吧。」

我快要气死了,给她回消息道:「麻溜地把车开回来给我,否则我就报警。」

蓉蓉发了一串省略号,随后道:「你怎么那么烦,陈磊不是你男友吗?车借他开几天怎么了,至于报警吗?」

「废话少说,半小时内你们不回来,我就报警。」

蓉蓉不回我了,没过多久,男友他们就回来了,男友还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着道:「你醒啦?」

我冷笑道:「把车钥匙给我,你们想怎么浪怎么浪去吧,我不奉陪了。」

男友一脸懵逼地看着我,随后道:「怎么了宝宝,早上起来看你睡得很熟,我想让你多睡会儿,所以才没叫你一起,对不起宝宝,别生气呀。」

我也一脸懵逼,说:「你们不是想把我扔下?」

「什么?不是啊!我们只是去看日出了!」

男友慌忙解释了一通,我才弄明白,原来这都是蓉蓉搞的鬼,她大早上招呼众人去看日出,却让男友不要叫醒我,说女孩子一般都有起床气,没睡够被叫醒会很生气。

总而言之,她还是想方设法让我滚蛋。

我真是无语了,不懂她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让我走。

男友也气得不轻,对蓉蓉说了很多狠话,还警告她以后不要再招惹我,蓉蓉垂着头一直没说话。

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我努力想寻找这种违和感的来源,我无意识巡视了一圈,猛然看到了一旁玩手机的强哥。

一般正常的男友看到自己女友被斥责时,都不会那么淡定吧,何况陈磊用的词都很严重,有些我甚至都听不下去。

强哥为什么那么淡定?

难道强哥并不爱蓉蓉,可既然他不爱蓉蓉,为什么还要带着她一起旅行,还有其他人,也没有出来说话的意思,不是说是好朋友吗?

这一路走来,我发现其他人对蓉蓉的态度跟我一开始想的完全大相径庭。

我本以为蓉蓉是这个小团体中的团宠,但现在看来,我完全想多了。

「好了,少说两句吧,别坏了心情。」最终还是 B 出面说了两句,陈磊才停止了发泄。

上车前,我再次看了眼蓉蓉,蓉蓉抬头,视线恰好跟我对视了。

我竟然在她眼中看到了狠戾。

我一惊,再次看她时,她已经转过了视线。

(5)

离开这个城市后,距离下一个目的地有一天半的路程,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在野外露营一晚。

美景治愈人心,一路上走来,看着澄蓝的天空中飘浮着一朵朵的白云,听着田野上鸟儿的鸣啼,感受着和煦春风里花草的香味,我感觉整个人都被净化了。

之前的糟心事都被抛在脑后,男友特意跟前车拉开了距离,这场旅行似乎变成了独属于我们二人的自驾游。

到傍晚的时候,我们一行人才会合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整天没看见我,蓉蓉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错。

我跟男友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开心心地收拾食材搭帐篷了。

我眼瞅着蓉蓉从后备厢里拿出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帐篷,这帐篷一看就知道不能用。

强哥皱着眉道:「你负责准备帐篷就这样准备的?拿这一顶烂帐篷怎么用?」

蓉蓉撇着嘴道:「我没钱租好的,这个是最便宜的了。」

强哥怒道:「你的钱呢?!」

蓉蓉道:「借给 A 哥了。」

强哥看了眼 A,又对蓉蓉道:「以后别随便把钱借出去,你哪来的钱。」

气氛变得十分微妙,众人沉默了会儿后,A 嗤笑道:「说得你没跟她要过钱似的。」

强哥突然瞪大了眼睛,指着 A 道:「你丫说什么呢!」

男友跟 B 连忙上前拉住了两人,几人低声说了些什么,其间强哥和 A 还朝我瞄了几眼。

我满腹狐疑,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蓉蓉,发现蓉蓉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这场小风波很快就过去了,男生们开始一起搭建帐篷,现在只有两顶帐篷,只好男生们住一顶,女生们住一顶。

我打心眼里不想跟蓉蓉住一起,却也无可奈何。

男生们搭帐篷,我跟蓉蓉便去收拾食材,切鸡肉的时候,蓉蓉不小心把手切破了,登时血流如注,我本以为她会跑过去找男生们撒娇,但她却只是拿纸巾随便擦了擦,可能是伤口比较深,浸红了许多纸巾血都没止住。

我看不下去,拿出我为这次旅行专门准备的小药箱,问她需不需要帮忙。

蓉蓉看了眼我,随后笑嘻嘻把手指伸出来:「没想到你人还挺好。」

我没理她,虽然我帮她包扎,但并不代表我不讨厌她。

蓉蓉又叹了口气,「可惜就是眼神不咋好,看上陈磊这样的人。」

好家伙,这是又打算开始用离间计了?

我不免阴阳道:「就陈磊这样的人,还偏偏看不上你。」

我想她那么针对我,可能是暗恋男友而不得。

没想到蓉蓉却突然扑哧一笑,随后越笑越厉害,最后甚至把头埋在膝盖里,肩膀一耸一耸的,我都分不清她到底是哭还是笑了。

我匆匆帮她把伤口处理好,赶忙离她八丈远,我想她精神可能不太正常。

食物很快就准备好了,蓉蓉变魔术似的拿出了一箱酒,说今天不醉不休。

男友和 B 说明天要开车不能喝,蓉蓉却说没事,明天早上醒来就代谢了。

随后强哥也跟着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出来玩儿就是图个开心,大不了明天晚点走。」

就这样一群人喝开了,酒一喝多,话匣子就打开了,他们开始说大学时的事情,从他们口中得知,大学的时候,蓉蓉因家庭条件不好被宿舍的女生排挤,性格又内向不懂反抗。

当时身为班长的强哥带着宿舍的兄弟给了蓉蓉很多帮助,所以几人的关系才那么好。

「所以当时我真的很感激你们,我敬你们一杯!」蓉蓉说着举起酒杯,豪爽地一饮而尽。

不知为何,我看到她眼睛里似乎有泪花闪烁。

「如果没有那件事发生就好了,我们还能跟以前一样……」

B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男友狠狠踹了一脚:「胡说八道什么呢!喝多了就滚回去睡觉!」

B 看了眼我,又看了看其他人,随后苦涩地笑了笑,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便进帐篷里面去了。

我酒量本就不好,如今不知被夜风吹得还是怎么回事,喝了一点点便觉得头晕得不行,早早就进了帐篷睡觉,其余几人什么时候回的帐篷我就不知道了。

(6)

半梦半醒间,我感觉到有人在拍我的脸,我想睁开眼,却感觉眼皮有千斤重。

不知挣扎了多久,我终于睁开眼睛,蓉蓉眼睛瞪得老大,兴奋道:「快起来!着火了!」

我一惊,连忙坐了起来,蓉蓉又重复了一遍:「着火了!」

空气中弥漫着焦煳的气味,我想站起身,却觉得身子软得不行。

蓉蓉半推半扶地把我弄出了帐篷,我定睛一看,男生他们住的那顶帐篷已经燃烧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我震惊地看着蓉蓉,「他们,他们人呢?」

「在里面呢,估计全都烧死了。」蓉蓉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看着那顶燃烧的帐篷,大脑一片混乱,突然,我看到有人从帐篷里钻了出来,蓉蓉也看见了,下一秒,她拉着我朝车的方向狂奔。

可我此时脚步虚浮,根本跑不快,但蓉蓉一直没放开我。

「妈的,明明加大了药量,怎么还是醒了,果然是假药!」蓉蓉一边拉着我跑,一边爆粗口。

我不明所以地跟着她跑,后面还有男人的怒吼。

我们跑到车跟前,蓉蓉还不忘先把手机从我身上摸走。

随后蓉蓉一脚油门轰了出去,我看着那团火光越来越远,混乱的大脑终于清醒了些。

「你要烧死他们?」我颤抖着问。

蓉蓉没有回答,只是道:「要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为什么?你,你在开玩笑吗?你们不是朋友吗?」我忽然想起昨天在旅馆时蓉蓉怪异的举动,惊恐道,「难道你昨天晚上就想杀了他们?」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但我想了想,旅馆老板是无辜的,旅馆发生凶杀案影响太大了,再加上你跑过去捣乱,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我久久说不出话来,生怕说错什么这个疯女人把我也杀了。

「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那么做,事到如今,跟你说也无妨,因为他们侵犯过我。」

「他……们?」

「对,他们。」蓉蓉深吸了口气,接着道,「他们大学时确实很照顾我,也许帮助弱小满足了他们的大男子主义,总之在大学前两年,因为有他们,我过得很快乐,但就在大三我生日那天,我们一起出去聚会,大家都喝多了,那件事就发生了,后来,他们乞求我的原谅,因为一旦我去报警,他们四个人这辈子就完了。

「想着他们之前对我的照顾,我心软了。

「我们彼此约定,把这件肮脏的丑事埋葬在记忆里,谁也不许再提起,从此之后,我疏远了他们,其实,我是半年前才跟他们恢复了联系。」

「……为什么要恢复联系?」

「因为有人食言了。」蓉蓉道,「半年前,我打算跟当时的男友结婚,徐志强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他找到了我,给我看了一段视频。」

我觉得胃里有些难受,蓉蓉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跟你猜的一样,是他们侵犯我的视频,我当时看到视频头皮瞬间发麻,我意识到,我这辈子完了,我看着面前的徐志强,内心无比悔恨当时为什么心软,为什么不报警。

「然而事情还没完,徐志强把我带走后,A 也找上门来了,要跟我借钱,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视频,他们人手一份,我此时才终于醒悟过来,他们根本不是来拯救我的天使,而是要让我下地狱的恶魔,所以我决定跟他们同归于尽。」

「可是你现在报警也不晚,警察会帮助你的,为什么非要选择那么偏激的方式?」

蓉蓉闻言尖厉道:「报警?警察会弄死他们吗?!」

我没有说话了,她现在的情绪很激动,我不想再刺激她。

「我不想伤害你,但为了防止你去报警,我也不会放你走,在我弄死他们之前,你只能乖乖在车上待着了,没想到吧,这场旅程的末端,却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走。」

(7)

我躺在后座上,蓉蓉不知从哪儿摸出了条绳子,把我手脚都捆起来了。

现在估摸着是凌晨两三点,外面的天还很黑,路上也没什么车辆,我问蓉蓉接下来去哪儿,蓉蓉没说话。

片刻后,我的手机响了,蓉蓉接通放了免提。

陈磊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问我现在怎么样,人在哪儿。

「她现在跟我在一起,放心,比跟你们在一起安全多了。」

陈磊又道:「蓉蓉,咱们之间的事儿可以慢慢说,你不要牵扯其他人进来!」

「慢慢说?你要怎么慢慢说?!」

强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蓉蓉,你现在在哪儿?你别冲动,我们五个人,当年不是说好做一辈子朋友吗?」

A 也跟着道:「蓉蓉,咱们那么多年的朋友了,有什么话说不开,我们好好谈一谈,咱们什么都可以商量,没必要搞到这种地步。」

强哥又道:「蓉蓉,之前是我们没顾及你的感受,我们已经知道错了,真的,再也不敢了,你别做傻事好吗?」

蓉蓉久久没说话。

随后 B 也道:「蓉蓉,之前强子和 A 是有点犯浑,他们也知道错了,嘴唇和牙齿之间都有磕绊,何况朋友之间,咱们那么多年感情你都忘了吗?你对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不怪你,只是不想让你做傻事。」

B 顿了顿又道:「你们现在在哪儿?我们见面好好谈谈,把所有的误会都解开。」

蓉蓉还是没说话,我人都傻了,她不会被他们说服了吧?!

接下来他们四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语重心长地劝导蓉蓉,说什么事情没必要搞成这样啊,什么都可以好好商量啊,大家都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不要因为一时冲动犯大错啊,等等。

而蓉蓉似乎又变成他们口中宠着的小妹妹,乖乖地听着他们的洗脑。

我算是明白蓉蓉当年为什么没报警了。

但吃过一次亏还要吃第二次吗?你清醒点啊少女!

虽然我现在是一个被绑架的状态,但还是忍不住提醒蓉蓉,不要听他们的胡说八道,他们根本不会有悔改之心!

但蓉蓉似乎已经被说动了,最后以一句「那我在约好的地方等着你们」结束了通话。

我忍不住劝蓉蓉:「他们明摆着都是烂人,你别信他们的花言巧语。」

然而蓉蓉就跟被夺舍了一般,根本不听。

我们很快就到了四姑娘山的山脚下,这也是我们原定旅行计划的最后一个地方。

这里美得就像一幅画,但我已经没心情欣赏美景了,回想起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我觉得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精彩」的一次旅行了。

我们到后没多久,陈磊他们也开着车到了,我看到他们心下一紧,他们四个人如果想对我们做什么,我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然而蓉蓉却毫无所觉地下了车,随后也把我拉下了车。

我凑到陈磊身边,问他能不能让我走。

蓉蓉说:「都到这里了,走什么啊?」

陈磊也跟着道:「晚会儿我们一起回去。」

我心凉了大半截,听到他们说要爬山时,另外半截也凉了。

我徒劳无功地让蓉蓉把手机还给我,所有人都当没听见,他们还特意选择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去爬山。

蓉蓉敢那么做,自然有她的底气,我蔫头蔫脑地跟在他们身后,也终于想明白了一点。

在旅馆时,B 是第一个醒来的,住帐篷时,B 也是第一个进帐篷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 B 应该跟蓉蓉是同伴。

强哥他们也不是傻子,在爬山的时候,已经能看出他们在防着 B 了。

他们彼此心怀鬼胎,一边爬,一边逼逼叨叨说些什么,我已经没心思听了,我满脑子想着我有几成的生存率。

毕竟无论是谁解决了谁,作为目击者的我,都难以逃脱。

快到山顶时,他们推搡、打闹,用毕生演技在表演着,最绝的还是强哥,一边哽咽着跟蓉蓉道歉,一边悄无声息地把她往路边挤。

蓉蓉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直到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去,好在她拉住了强哥的袖子。

当我反应过来时,强哥已经在用力把蓉蓉往悬崖下面推,B 想过去帮忙,却被 A 拦住了。

强哥大喊着让陈磊去帮忙,我颤抖着看了眼陈磊,陈磊也在双眼通红地看着我。

我还没想明白呢,就看到陈磊一脚踹到了 A 的肚子上,B 挣脱开,跑过去帮助蓉蓉一起把强哥推了下去。

我吓得动也不敢动,A 见情况不妙,捂着肚子就要跑,蓉蓉冲上去拉住了他,两人纠缠间,B 过去又把 A 一脚踹了下去。

蓉蓉红了眼,转头又看向陈磊,B 拉住她:「够了!」

蓉蓉吼道:「不够,一个也别想跑!」

蓉蓉想冲过去,B 却紧紧地禁锢住了她,大吼着让我报警。

我慌忙从蓉蓉口袋里摸出我的手机,语无伦次地报了警。

(8)

初秋的四姑娘山,风景美得让人落泪,蓉蓉环抱着双膝坐在地上,微风吹拂起她的秀发,她正在惬意地微笑着。

警察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我们没有下山,蓉蓉说好不容易才上来,她要好好欣赏一下美景。

「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感到这么放松。」蓉蓉长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越发甜美了。

一直站在蓉蓉旁边的 B 突然弯下身子,捧着蓉蓉的脸,想要吻她。

蓉蓉顿时如同受惊的猫,瞬间张牙舞爪,毫不留情扇了 B 一耳光,咬牙道:「你要干什么?!」

那一耳光仿佛没有打在 B 脸上,B 仍深情款款地看着蓉蓉道:「蓉蓉,我爱你。」

「你爱我?呵,你爱我当年为什么要让那群畜生那么对我?!」

我从未在一个人脸上看到如此痛苦的表情,B 说:「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对你有好感,可你那时候,总是更喜欢跟强哥待在一起。」

「我知道,我没有强哥长得帅,也没有他有钱,所以即便我很痛苦,我也只好把对你的喜欢压下来,那天晚上,面对酒精的刺激,我想,如果能得到你一回,我死而无憾了……」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这种只想着自己的小人,还好意思说爱我,别恶心我了!」蓉蓉突然扑到 B 身上,用力地扑打他。

B 默默承受着蓉蓉地怒火,苦笑道:「你说的对,我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每当午夜梦回,我想起这件事,我都无比想杀死当年那个懦弱无能的自己,面对他们的诱导劝说,还有酒精刺激的色欲攻心,我犯下了我一生都无法原谅的错,蓉蓉,所以这次的事不是我帮你,是我在自己寻求解脱,等到了警局,你千万别说错了。」

蓉蓉愣愣地站在原地,突然咧嘴大哭道:「女生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就是不好意思说话的啊,当年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啊!」

B 的手剧烈地颤抖着,眼睛似乎在笑,嘴巴却在哭,他跪在地上,痛苦地嘶吼着。

警察终于赶到了,他们把 B 拉起来,戴上手铐,拖着往前走,等到山下,B 被塞进警车之前,蓉蓉挣扎着过去,轻轻亲了他一口。

(9)

有些错误永远都无法被原谅。

两个人都是 B 推下去的,蓉蓉只是正当防卫,B 把当年的事也交代了,那个视频就是最好的证据。

B 和陈磊都进了监狱,蓉蓉后来又找过我一次,她跟我说:「你知道陈磊为什么帮助我吗?因为 B 跟他说,如果他选择跟徐志强和 A 一伙儿,那你就完了。」

我看着她,蓉蓉又道:「虽然他不算是个好人,但确实很爱你。」

我说:「那又怎么样,知道他曾做过的事,我永远也不会接受他。」

蓉蓉笑了笑:「那这也算是他犯罪的代价了。」

我顿了顿,问道:「B 呢?」

蓉蓉沉默了许久道:「死了,昨天刚执行。」

我张了张嘴,还想问些什么,但看着蓉蓉通红的眼眶,最终什么也没问出来。备案号:YX11oRvnpJQ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