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果你是大奸臣的女儿,会怎么样?

我在黄花梨木做的床上醒来,随口唤了声,外面五个丫鬟齐齐走进来伺候我穿衣洗漱。

镜中人柳叶眉弯弯,一双眼睛乌黑透亮,鼻子小而挺,唇瓣微粉。我把玩着镜子,这面镜子光滑明亮,是舶来品,比一般的铜镜要清楚得多,是爹爹新给我的玩具。

「小姐真漂亮。」

「油嘴滑舌。」

「哪有,奴婢说的是实话。」

我的样貌继承了爹爹所有好看的地方,至于娘亲,我出生时她便死了。爹爹生得风流倜傥,一把年纪还勾得外面的小姑娘春心萌动。

人都爱美好的事物,爹爹的样貌让他在朝堂上的路微微顺些,至少在一群老头子中,皇帝看他顺眼得多。

「小姐,今日我看见老爷派人送东西去新科状元家,这是为何?那状元不是一直针对老爷吗,听说他还在朝廷上诋毁老爷呢。」

「有些事你不知道,莫要多嘴。」

「知道啦,我就跟小姐偷偷说两句。」

我爹权倾朝野,美中不足的是,他是个奸臣。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不过那又怎么样?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

出门去,外面种满各色的花,此时开得正艳。走在回廊上,假山上的水流声清脆悦耳。

「水水,你在这啊,真巧,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尝尝我新做的糕点。」

我接过糕点,看也没看一眼顺手扔到池塘里,鱼儿顿时蜂拥而上,享受这顿美餐。

「注意你的身份。」

「好、好的,宋大小姐。」

我不再停留,径直穿过回廊。一个新进门的妾室而已,没必要理会,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昨日秦修文派人来退亲,我便邀他来府上说个清楚。

秦修文是当今太子,皇帝只有三个孩子,其他两个一个是女儿,另一个是还在苦于学字的五岁小儿,如果不出太大的问题,他会顺利继承皇位。只要……他不那么蠢。

大厅挂着字画,摆件素雅精致,我坐在位置上吹了吹手中茶水,茶香弥漫。

「你迟了。」

我勾勾嘴角,「为何要退亲?」

他长相更偏虞贵妃,精致秀丽又不带一丝女气。我漫无边际地想着,忽然看到指甲上鲜红的蔻丹有条划痕,等会要重染一遍才行。

「我有喜欢的女子,正妻的位置是她的,如果你愿做侧室,我可以不退亲。」

我没忍住笑了,我爹宋期在朝廷上可一手遮天,我宋水是宋府唯一的嫡女,秦修文哪来的底气说出这些话?

「她是谁?」

我喝了一口茶,这茶有些涩口,不够香,采办茶叶的管事可以换一个了。

「你要做什么?」

「你急什么?我不做什么,就想看看是哪样的天仙引得我未婚夫竟要舍下我,让她做大。」

日子这么无聊,找点乐子也好。秦修文犯蠢倒是让我有点头疼,花了大心思让人养废他,不是养蠢他。现在这一根筋的傻样是迫不及待要与心上人双宿双飞,浪迹天涯了吗?

「我不会告诉你的。」

「小姐,口脂花了。」春芽在我耳边小声道。

「好,我知道了。太子,我还有事,慢走不送。」

「你……」

后面的话我没听见,不过我也没兴趣听,先让我补好妆容再去看看是谁勾走了小狗的魂。

我坐在池塘边上,春芽同我说着收集来的情报。

「小姐,这几日太子与平民女子吴芷兰交往甚笃。」

「吴芷兰?」

「是,她家境贫寒,她爹常年酗酒,据说她上个月病得快死了,不知怎么的又活过来了,还烧得一手好菜。

她到醉仙楼做饭挣钱,这个月来醉仙楼的生意蒸蒸日上。太子去吃饭时撞上她,闹了一通后竟然生出其他心思,几日来频繁进出醉仙楼。

为了哄吴芷兰高兴,太子还买下一家商铺给她开自己的饭馆。放出话说要做什么火锅,总之是新菜式。」

「知道了。你去武叔那里拿点东西,太子最近过于有些闹腾。」

「是。」

池塘里的荷花开得绚烂的时期已经过去,我派人摘下一朵,抓在手里轻轻把玩。新菜式?这回我倒是真的有些上心,反正待着也是待着,不如去尝尝也好。

我还没动身,一个身影挡在我面前。

「水水,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新姨娘紧紧抓着我的手,眼睛直直盯着我,面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

我不做声,就这样看着她。新姨娘把手放下,声音里带着哀求,「很重要的事,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我挥挥手,下人们退开。

「给你半炷香时间。」

「其实你是我亲妹妹!」

「……哦?是么?你抖什么?」

「真的,是真的,你别这样看我,我瘆得慌。

你听我说,当初我们娘是给宋夫人接生的稳婆,那时娘刚生你不久,为了这笔大单子,月子都没坐就到宋家来。

宋夫人生产那天,宫里办晚宴,宋太保进了宫。孩子生下来后,当时的二姨娘买通娘和其他丫鬟,把真正的宋家女儿让娘拿去扔了。

娘不忍心,把孩子放到西街一户家门口前。我们家三个孩子,除了我你还有一个亲哥哥,根本供养不起,加上害怕事情败露,娘便把你抱过去。

娘回去的时候宋太保正好回来,娘举发二姨娘,把二姨娘买通稳婆和丫鬟的事告诉宋太保并隐瞒你的身份。后来二姨娘被赐死,你也住进宋家。

现在爹死了,要债的纷纷上门,家里你哥哥还要读书,娘想来找你,但是根本进不来。

结果我来找你时正好被宋太保看见,我嫁进来一方面是拿钱解燃眉之急,另一方面也是来为了和你相认。

原先看你过得好,我没想与你相认,但是你哥哥读书要花钱,现在家里实在凑不出来。我的月钱根本不够,没办法只好来找你。」

新姨娘长相妖媚,是个美人,不然也入不了我爹爹的眼。

我手里的糕点已经全部扔进水里,鱼群堆积在一起,只为争夺那一点点食物。

「你空口白牙,我便要相信吗?」

「我没骗你,娘说过,你胸口有一颗红痣!」

我愣住,眼珠颤动,停顿片刻,眼眶酝酿出泪花,「难道你真的是我姐姐?」

新姨娘抱着我小声啜泣,「妹妹,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我从怀里拿出银子塞给她,「家里一定很缺钱吧?我现在手里没有太多现钱,你先拿这点去,晚点我再找给你。」

她连连点头,泪珠从眼睛里滑落,哭得情深意切。我看着她远去,眼里泪花消退,靠在椅子上懒懒地朝丫鬟招手。

「夏枝。」

「在。」

「跟着她,找到稳婆,带回来看好。」

「是。」

我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漫步走在小路上。若不是新姨娘费了我点时间,估计我已经在醉仙楼了。

真是迫不及待要与秦修文的心上人相见啊。在鬼门关前走一趟,醒来后突然开窍懂得厨艺,这件事可比我的事有趣多了。

不知吴芷兰做的莲子粥味道怎么样,如果味道可以就留着,如果难吃……那便没有太多存在的必要。

醉仙楼是长安最富盛名的酒楼,不少达官贵人下馆子常来此处。饭菜精致,价格高昂,平民百姓根本吃不起,这也意味着厨子手艺顶尖。

我走到门口,店小二过来带我去到包间。我很少吃外面的东西,来得最多的便是这醉仙楼。

「宋大小姐,今日吃点什么?」

「你们来了个新厨子?」

「看来新厨子名气是越来越大了,连您也知道。这新来的厨子手艺一绝,做的都是没见过的菜式,您尝一尝?」

「不必,让她给我做碗莲子粥,亲自端上来。」

「好嘞。」

莲子粥口感绵密,清甜在我嘴里环绕。我看着吴芷兰,样貌周正,一双眼睛水灵剔透,充满活力。

「你看上去有些不满。」

她抬头与我对视,「我只是个厨子,没什么好看的,要是喜欢我做的东西就多吃点,没必要把我喊来,我又不是猴子。」

她的语气很冲,很久没有人和我这么说话了,真是新鲜,太子莫不是就是被这份新鲜迷了眼?

掌柜扯她的袖子,她把头低下,脸上依旧是带着些许怒气。

「下去吧。」

她离开时似乎翻了个白眼,身板挺得很直,走路带风,带着独有的朝气,像一棵生机勃勃的杂草。

我吃下一口莲子粥,伸手接过春芽递来的手帕,轻擦嘴角。

「听说你的新厨子留不久,看来醉仙楼百年第一店的名头岌岌可危啊。」

掌柜低着头,回答得很谨慎:「长江后浪推前浪,长安那么多人才,醉仙楼有一天被超过也不奇怪。」

「呵呵,早和晚还是有区别的。这碗莲子粥有些苦,春芽,我们走吧。」

当晚,我正挑选布料,为三天后的中秋宴做准备。手下的料子柔滑,我挨个看遍,最后挑了匹红色的布。

「小姐,外面都在传醉仙楼新来的厨子被赶走了,原因是有一位大官吃厨子做的饭,竟然当场吐出来。」

「太子今日如何?」

「拉着吴芷兰,说要同醉仙楼理论,被拦下来了。」

「稳婆找到了吗?」

夏枝答:「新姨娘和稳婆已经关在府里,但新姨娘的弟弟还没找到。」

「去找。」

「是。」

次日一早,我被爹爹叫到书房,书房里整整齐齐放满书籍,墨香飘浮在空中。

我恭敬站着,「爹爹。」

他答:「嗯。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做?」

「太子那边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新姨娘的事,爹爹想怎么做?」

「在朝为官,名誉最是重要,有时候名声能杀死人。」

「女儿知道了。」

「回去吧。」

「是。」

下午,我听说太子病了,病得不重,大夫说是风寒,作为未来的太子妃,我有必要去探望一番。

马车停在太子府门口,我刚下马车就看见门口的守卫在和一个小姑娘争执。见到我,守卫朝我行礼。

我问道:「她是谁?」

守卫答:「不知道,就吵着要见太子。」

「我叫吴芷兰,是秦修文的朋友,他生病了我来看看他,还带了鸡汤呢。你就是宋水,秦修文的未婚妻?」

守卫呵斥道:「放肆,你怎敢直呼太子和宋大小姐的名字!」

守卫拔出刀指向吴芷兰,吴芷兰面上并无恐惧,「你敢伤我,我就去告诉秦修文!」

「你……」

「无妨,一个姑娘而已,若是太子的朋友,见见太子也没事。」

守卫犹豫,最后还是应下。

吴芷兰似乎很得意,她一直这么肆无忌惮吗?

她朝我说道:「守卫真是太讨厌了,你人还不错,上次在醉仙楼我还以为你也是爱欺负人的娇娇大小姐,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没关系,我听太子说过你,他还说要你做正妻,我为侧室。」

吴芷兰先是愣住,红着脸说道:「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才不要做什么正妻。」

「可他是太子,以后会有很多妃子。」

「那我就不嫁……呸呸呸,我又不喜欢他,关我什么事,我跟你说不明白,你们这些女人整天为一个男人勾心斗角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像我这样在事业上努力。」

「你很有趣。」

「因为我和你不一样。」

是不一样,我跟她一样大,却没有她这么蠢。

秦修文和吴芷兰,一个天真一个烂漫,还真挺配。既然秦修文为了他的爱情要我退位,那我便帮他一把。

大堂宽敞雅致,我坐在椅子上,下人端来茶水,上好的龙凤团茶清香扑鼻,浅酌一口,回味甘甜。

吴芷兰靠着椅背,大口喝着茶水却被烫到舌头,正吐着舌尖呼气。

我手里拿着茶杯,问道:「渴了?」

她摇头:「还好,我没想到这么烫。」

「茶总要细品才能尝出其中滋味。」

「都是水,除了香一点苦一点也没什么特别的,不就是用来喝吗?」

我轻笑:「说的是,这龙凤团茶就算是贡茶,再珍贵稀有也是解渴之物。」

「贡茶?」她看上去有些吃惊,「就是只供皇帝喝的茶?那岂不是很贵?」

「慎言,我知你不爱俗礼,在我面前说说就罢了,见到其他人要尊称皇上。」

「知道了知道了,真麻烦。」

大堂安静下来,吴芷兰小口喝着茶水。

我着实想不明白,秦修文到底怎么看上的吴芷兰,先不说她的身份,就凭她的举止成为太子妃后定会惹来不少麻烦,爱情真是使人盲目啊。

秦修文咳嗽着从外面跑进来,面色蜡黄,直直走向吴芷兰面前,「芷兰,你没事吧?你怎么来看我了?」

吴芷兰把鸡汤递给秦修文,「我听说你病了,来给你送鸡汤,你家护卫还不让我进来。」

「什么?我这就去把他赶出太子府。」

他们身上弥漫的甜腻气息让我的眼睛感到有些不适,我今日不是来看他们互诉衷肠的。

「太子,这做法不妥,你想让天下人对你寒心吗?」

秦修文像是才看见我般,皱着眉头道:「你怎么也来了?这不妥那不妥,你除了会教训我之外还会什么?芷兰,宋水没有欺负你吧?咳咳咳。」

吴芷兰摇头:「你没事吧。」

「没事,我很好,看见你之后就更好了。」

我实在是腻歪,打断他们的对话,「太子,你真要退亲?」

「当然,我的正妻只能是芷兰!」

吴芷兰耳根泛红,「我才不喜欢你!」

今日在这里待得够久了,我站起来,提醒秦修文一句:「退亲的事,不是由你来决定的。两日后的中秋宴,记得穿红色的衣服。」

走出太子府,我感觉呼吸都顺畅了许多。今日秦修文的表现让我有个新想法,也许这颗不听话的棋子还能再利用利用。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我穿上精致的大红衣服,化着无可挑剔的妆容,坐上马车赶往皇宫。

今日的中秋宴是为皇帝特意举办,皇帝年轻时落下病根,现在身体大不如前,皇后便提议让大臣带着家眷来宫里一起过中秋,好冲散病气。

我坐在一群女眷之中,含笑应答她们的问题,在人群中我看到了吴芷兰,还有一身墨绿的秦修文。

秦修文带着吴芷兰品尝糕点,吴芷兰的表情时而惊讶时而欣喜。旁边的官家小姐注意到我的视线,她看过去,而后问道:「太子身边是什么人?」

众人纷纷看去。

「没见过她,是哪家小姐?」

「我也不知,她怎么跟在太子身后?」

我整理好风吹乱的发丝,浅笑道:「那是太子新认识的朋友,他们关系不错。」

众女眷们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不需要我多说,她们已经知道要怎么做。

看啊,这就是权力的美妙,美妙到我不允许有任何的绊脚石出现在路上。

皇帝和皇后来到宴会上,皇帝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不知还能撑到几时,威严但略显中气不足的声音响起,众人落座。

宴席上,吴芷兰坐在角落,她是临时被秦修文带过来,宴会里没有她的位置。

吃到一半时,多数大臣已微醺。皇帝和大臣互诉衷肠一番之后便开始让大臣家中女儿表演节目。

这是每次宴会上固有的节目,目的就是让在场还未成亲的青年才俊挑选中意的妻子。女子在这个世道便是如此卑微,只能等待男人的挑选。

我自然是不用上场,作为未来的太子妃,我不需要做这些事来博人眼球。

已有五六个女子表演完诗词歌舞,坐我旁边的女子刚跳完一支舞,正受着皇帝随意且敷衍的夸奖。

皇帝说要给她赏赐,她却道:「臣女能不能把皇上的赏赐换成其他东西?」

「哦?你想换什么?」

女眷指向吴芷兰,「臣女想邀请这位女子上来表演,不知可否?」

我嘴角微勾,先前上场的几名女子皆是拿出最顶尖的水平,次等一些的还未上场。无论吴芷兰做什么,都会被衬得低等。

秦修文啊秦修文,我希望你的爱够坚定,快来帮一把你的心上人吧,然后好戏才能开场啊。

皇帝看向吴芷兰,说道:「这还得问问人家小姑娘,小姑娘,林家小女邀你上来表演,你可愿意?」

吴芷兰还没有回答,秦修文便站起来说道:「父皇,这位是我的朋友,她什么也不会,还请林姑娘不要为难。」

秦修文低头说话时,还微微侧头瞪了我一眼,难不成他以为是我指使的?

我朝他笑笑,做了个「太子妃」的嘴型,他瞪大眼睛望着我,竟连皇帝的问话都没听见。

吴芷兰突然站起,走到人群中间朝皇帝施了个不伦不类的礼,面上不见任何窘迫。

她道:「民女吴芷兰,接受林小姐的挑战,但是民女不会诗词歌赋,请皇上赐民女一个大萝卜和一把小刀。」

皇帝问道:「你要这些做什么?」

吴芷兰展颜一笑,「等我做好再呈给皇上看。」

秦修文在一旁朝吴芷兰使眼色,吴芷兰直接说道:「谢谢太子的好意,民女也有绝技要表演。」

萝卜被小太监呈上来,吴芷兰拿起萝卜和刀,在萝卜上刻画着什么。

秦修文退到一旁,望着我似有话要说。我端起茶杯,朝他盈盈一笑,茶水太满,不经意间洒落,湿了裙角,我离开宴席去换身衣服。

我刚走到门外的小路,秦修文便叫住了我。

「你要做什么?」

「我要太子妃的身份。」

「你身为太保之女竟如此势利,谁娶了你简直是无妄之灾。」

「那你是铁了心要退亲?」

「是,我这就去跟父皇说,你要想嫁给我,唯一的选择便是当侧妃!」

秦修文气冲冲走远,我随手摘下路边的芍药,拿在手里端详。假山后走出一个人影,他气质内敛,宛如一个文弱书生。

「偷听人家谈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说呢,世子?」

面前书生模样的人便是秦翰音,皇帝亲弟弟秦南王的嫡长子。

秦翰音摘下一朵牡丹递给我,「这得分情况,我从这路过看到有人说话,为避免尴尬才特意避开,宋大小姐,牡丹更适合你。」

我接牡丹,把芍药扔到一边,「花很美,谢谢世子。若是无事,我先走了,姐妹们还在等我。」

「太子看上去很喜欢吴姑娘啊,竟要娶她做太子妃。别这样看我,是风把你们的声音吹到我耳边,非礼勿听,我可不是故意偷听的。」

「所以呢?」

「太子若是退亲成功,宋大小姐当如何自处?与其任人安排,不如自己争上一争。牡丹是花中之王,只有它才能配上宋大小姐。」

我新奇地打量着秦翰音,他的野心让我有些惊讶。传言中世子体弱多病,一心扑在诗词上,这些竟是伪装吗?小猫露出利爪,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世子说得有理,我是要争上一争。」

我们相视一笑,他看上去很满意,估计是满意我的识相。我也很满意,野性的猫比愚笨的狗更让我感兴趣。

回到宴席上,吴芷兰已经完成她的作品,萝卜被雕成一幅嫦娥奔月的图景,惟妙惟肖。皇帝笑着赐她奖赏,她乐滋滋受着,大臣们纷纷夸赞,一派和谐气象。

此时,秦修文突然站出来打破了这种和谐,他的话瞬间让场上气氛凝结。

「父皇,我想要退亲,我爱的人是吴芷兰,不是宋水!」

秦修文牵着吴芷兰的手,吴芷兰看上去没有丝毫惊慌,满脸羞涩通红。皇帝没有说话,皇后面带讽刺,大臣们相互传递眼神,女眷们则是齐齐看向我,真是一出好戏。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儿臣自然知道,若不能娶吴芷兰,儿臣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芷兰,你愿意嫁给我吗?」

「那你能答应我只娶我一个人吗?」

「当然。」

皇帝脸色铁青,宴席上没有人敢大声呼吸,场面寂静,秦修文和吴芷兰的对话清晰地传到每个人耳中。

我几乎克制不住要笑出来,秦修文天真就罢了,毕竟他从小被宠着长大,可是吴芷兰为什么也这么天真?真以为会雕个萝卜便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吗?她把宫中御厨当作什么?

皇帝一言不发拂袖而去,好好的一场中秋宴会不欢而散。皇帝想保住秦修文的脸面,可秦修文自己都不在意,皇帝又怎么能保得住呢?

回到家里,我敲响书房的门,跟爹爹说了秦翰音的事。爹爹年轻时的气质跟秦翰音很像,充满书卷味,也同样让人不敢小觑。

「你怎么想?」

「长大的猫自然没有未开智的傀儡好控制。」

「想做什么便去做,做事谨慎些。」

「女儿明白。」

中秋过后第二天,太子为了个平民女子要和宋大小姐退亲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到午时,另一件更大的事情将此事推上顶点。

「小姐,外面有个醉汉在传他的女儿吴芷兰才是宋家真正的大小姐,说稳婆偷偷换了孩子,把真正的宋大小姐放到他家门口。」

「稳婆处理了吗?」

「还没有。」

「去看看。」

若这件事在中秋宴前爆出来不会有那么大的传播度,只会被人当作疯子,但中秋宴上秦修文说要娶吴芷兰,而被抱走的孩子又正好是吴芷兰,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吴芷兰养父是想让吴芷兰认祖归宗好带他飞黄腾达吗?呵,酒喝多了果然伤脑子。

这间建在地下的牢房年深岁久,充满腐朽的味道,旁边还有锈红色的污渍。新姨娘和稳婆坐在角落,一见到我便扑过来,「妹妹,妹妹,这是怎么回事?你快放我们出去啊!」

夏枝挡在我身前,拦住她们。

春芽开口道:「老爷知道了小姐的事,正冷落小姐呢,现在外面有关于小姐的传言,真正的宋大小姐已经出现,你们说漏了嘴,让小姐怎么救你们?」

稳婆满脸慌张,「我不是故意的,家里实在没钱了,我才拿这个消息去和吴老三换钱,我不是故意的,水水,你去和宋太保求求情,青青说他很疼你,说不定还有机会。」

「这么说,消息确实是你们放出去的?」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水水,你给娘一些钱,偷偷放我们走,我们走得远远的,你继续做你的宋大小姐,宋太保那么疼你,你不会怎么样的,好不好?」

答案已经问出来,我没有再停留的必要。走出牢房,外面的天色正好,微风带来花香。稳婆不过是想从我这里得到钱财,对一个刚生下几天又十几年没见过面的女儿能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她也不缺儿女。

「处理了。」

夏枝应答:「是。」

春芽问道:「小姐,吴芷兰怎么办?」

「接回来,剩下的你知道怎么做。」

「是。」

花瓣掉落在地上,被人碾碎成泥,秋天即将过去,冬日要来临了。

流传的真假小姐事件已经过去,吴芷兰坐在我身旁,池塘上有丫鬟在摘莲蓬。我端着莲子粥,看着惴惴不安的吴芷兰。

吴芷兰后颈有一块红色的胎记,这是她的身份证明。外人只当我和她是孪生姐妹,稳婆着急抱走一个,却忘了还有第二个孩子。

这样的解释何其拙劣,但只要百个人说、千个人说,谣言越传越广,假的也变成了真的。看,吴芷兰不也这么以为吗?

「你说要出去开饭馆?」

「对,那个,妹妹,我现在手里没钱,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就当是投资,我后面会还给你更多的钱。」

「爹爹怎么说?」

「他没有见我。」

「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身份是宋家嫡女,行为举止代表着宋家的脸面。堂堂宋家小姐出去开饭馆,你要爹爹在朝廷上被人耻笑吗?」

「我又不想回来,是你们非要带我回来的,还不让我出门。」

吴芷兰总能轻易把我逗笑,她进宋家时可是欢欣雀跃,只字不提说出她身份的养父。住大房子,穿好衣服,处处有人伺候的时候怎么不说宋家强迫她回来?

「你若是无聊,便去找太子吧。」

她眼睛亮了亮,「可以吗?可我不能去太子府。」

「我带你去。」

上次宴席过后,我猜秦修文被皇帝教训过,所在才冷落了几天吴芷兰。爹爹说这几日皇帝气消了不少,皇帝果然是病糊涂了,他以为秦修文还有救吗?

没吃过苦的叛逆太子,正为了爱情证明自己,他早就闭上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

走在街道上,路过偏僻的小巷时马车被拦下。

吴芷兰探出头去看,我没阻止她,靠在椅背懒散道:「何事?」

「小姐,有人拦车。」

「宋水,我是你哥哥,娘和大姐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我现在要读书,实在是没钱了,你看在娘生了你让你享受富贵的分上,给我点钱。」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下一秒便传来一阵惨叫声,马车缓缓向前走去。

背后咒骂声响起,「宋水,是不是你带走了娘和大姐?你明明就是个卑贱的人,怎么还赖在宋府?肯定是贪图富贵欺骗宋太保,我这就去告诉宋太保。娘说你胸前有一颗红痣,你就是我妹妹,为了身份竟然连哥哥也不认了!」

马车走远,骂骂咧咧的声音慢慢变小。不是说稳婆的儿子是个读书人吗,怎是这个模样,说是地痞无赖估计也有人信。

吴芷兰看着我,「不是说当初娘生了两个孩子吗?那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有的事,知道得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只要记住,若想嫁给太子,最好的办法就是闭上眼睛和嘴巴,堵上耳朵。」

「什么意思?」

「只要你闭嘴,我会让你嫁给太子。」

「真的?行行行,我不说话。」

到了太子府,刚进门吴芷兰就像脱缰的野马般朝里跑去。秦修文正好坐在不远处的假山上,两人抱紧,吴芷兰眼泪往下掉。

我不愿看见他们,怕今晚的晚饭吃不下,我走在太子府里,下人们纷纷行礼。走到池塘边,我停下脚步,这里的池塘比宋府的大,鱼儿被喂得肥胖。

「太安逸的鱼游不起来,你们太子府未免太宠着这些鱼了。」

常跟在秦修文身旁的大太监应和道:「太子平时没事就喜欢来喂养,还让我们每日定时投喂鱼食。」

「怪不得一点也不讨喜,愚笨不机灵。」

「宋大小姐说的是。」

「不用叫我宋大小姐,我现在是宋二小姐,宋大小姐宋芷兰正和太子谈话,莫要叫错了。」

「是,宋二小姐。」

「今日天气很好,适合去骑马,骑马爽快,就是有些危险,听说有人因骑马摔断过腿,骑马还是要小心些。」

「说得是。」

在太子府待了半个时辰我便回到家,吴芷兰不愿同我回来,我也由着她去,有的人就像是风,总喜欢到处跑。

夜晚,春芽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六个字,「苍蝇已处理好。」

皇帝的病情是加重了吧,不然秦翰音不会急着联系我,苍蝇指的是稳婆儿子,他在暗示说,我的一举一动都在眼中。

烛影摇晃,我回了他四个字:好戏开场。

秦翰音聪明,但又不是绝顶聪明,他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

床上的蚕丝被被换成更厚实的被褥,冬天已经来了。在这个冰冷的冬天里,谁会在寒冷的角落死去,谁会登上温暖的终点喝上热辣的美酒呢?

次日,我坐在花园的亭子里,手中拿着书,吴芷兰在我对面哭哭啼啼。昨天下午她被太子府的人送回来,到宋府时眼睛哭得红肿。她只字不提哭泣的原因,不过我也知道,无非就是秦修文昨日骑马摔断了腿。

秦修文想瞒住消息,却不知他的太子府已经满是筛子。

我翻开下一页,说道:「你哭得我头疼。」

吴芷兰用袖子擦掉眼泪,打了个哭嗝,「我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和你还算熟,我跟你说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

「你说。」

「你的两个丫鬟还在这,你先让她们下去。」

「她们不会说出去,你若不想说便不说,要还想哭就回房里去哭,下人路过时看到你哭成这个样子,宋府的脸面往哪放?」

「脸面脸面,你就知道脸面,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你还不如放我回去呢。」

「你是宋家血脉,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吴芷兰慢慢冷静下来,脸上全是纠结和无措,真是个好懂的姑娘,喜怒哀乐全在脸上。

她犹豫着,压低声音道:「我跟你说,太子的腿受伤了,这会不会影响到他当皇帝?」

我又想笑了,有时候天真单纯并不是好事,她天天都笑得那么开心,事情从不放心里,无论我提点过多少次,她都不记得要对皇帝有敬畏心。如此胆大妄为的话,就不怕被有心人听到吗?

秦修文,你喜欢的人果然独特。

「听说你大病一场,醒来后对厨艺无师自通,是真的吗?」

「你别转移话题啊,秦修文虽然跟你退了亲,毕竟也是你前未婚夫,你就不关心他吗?」

我看着她,又问了一遍,「是真的吗?」

吴芷兰眼神闪烁,「我就是、就是在梦里遇到一个神仙,他说我骨骼清奇,所以把毕生收益传授给我,然后我就会做饭了。」

「哦?那还真是幸运,现在你去给我做碗莲子粥好吗?」

「你干什么?什么时候了你还要我做粥给你喝,下人那么多,你随便喊一个不行吗?」

我看着她不说话,最后,她还是走向了厨房。

我喝了两口莲子粥,告诉她,秦修文有没有事,得看命。

不过这命不是上天给他的命,而是我安排的命。

当日下午,我求见皇帝。次日,圣旨一出,要求宋家二小姐宋水与太子七日后完婚。

圣旨在众大臣中没有掀起太大波澜,这件事他们早已知晓,并不认为一个吴芷兰能改变什么。

府里顿时忙碌起来,红色纱帐布满整个宋府,很多东西之前早已备好,所有布置起来并不匆忙。

几日后,我得到秦翰音的字条,他问我为什么要嫁给秦修文。我告诉他,秦修文再也站不起来,他不需要把心思放在秦修文身上,而我所求,也只是「安稳」二字。

吴芷兰知道我要出嫁的消息后,哭得撕心裂肺,闹着要见秦修文,被关在房间里不得出门。

出嫁当日,整个长安的人都出来看热闹,太子的婚礼自然不会差。十里红妆,绕着长安城走了一圈,路上撒满糖果和红包。

我坐在轿子里,听着外面的热闹,心里没有任何感觉。这个场景我早就想过,我不是含羞的新娘,而是插在皇宫里的一把刀。

秦修文撩开轿子门帘,牵过我的手。透过朦胧的红盖头,我看到他满脸的不情愿。之后是跨火盆,拜天地,和天下所有的普通夫妻一样定下一生一世的诺言。

我心里想的却是,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当晚秦修文并没有在新房休息,我也不在意,我已经是太子妃,这就够了。

在第一场雪落下的那天,我听到秦翰音吹响的号角。他完全相信于我,因为秦修文的腿越来越恶化,即使在我精心照顾下,他还是失去了右腿。

秦翰音夸赞我情深意重,并保证让我余生富贵。我觉得他可能更想说我阴险毒辣,为了留住秦修文竟施出如此手段。

他最后一封来信上写着:冬至子时。

我感觉浑身暖意流淌,十几年不曾流动过的血液开始燃起,这个冬天是如此不同,离我的目标只剩一层薄膜。

我将字条拿给爹爹,我毕竟是闺中女子,很多事情还需要爹爹的帮助。我忽然觉得有些悲哀,我嫁给秦修文是因为他的太子身份,传消息给爹爹是因为爹爹能帮我。

女子仰仗父亲、丈夫、儿子的时代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

冬至亥时,皇帝病情突然恶化,太医抢救不回,皇帝就这样驾崩了。

宫中丧钟鸣起,大臣虽悲,却早有预料。太医在入秋时说过,皇帝很可能撑不过秋天,死在冬天已是顽强。

众人有条不紊地处理皇帝身后事,太子没了右腿,皇位的担子自然放在六岁的五皇子身上。新皇懵懵懂懂,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疼爱他的父皇躺在白布下,满脸皱纹的老臣拉他说话。

新皇向我跑来,抱住我的大腿,我蹲下摸摸他的头,肉嘟嘟的小脸上隐约看得见先皇的影子。

「皇嫂嫂,这是在做什么?」

「你的父亲死了,我们在为他收敛尸体,准备葬礼。」

「什么是葬……」

铛!

钟声响起,我看向远方,子时了。

秦翰音带着一众士兵,轻而易举地杀进来,这里都是老弱的大臣和后宫嫔妃,以及宫女太监。仅有的几十个侍卫根本拦不住他,这一切顺利得不像话。

众人被赶出去,士兵在一旁拿着刀看守他们。

秦翰音坐在皇位上,意气风发。我站在下面,新皇躲在我身后扯着我的裙角,我问道:「感觉怎么样?」

「很好,好极了,我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那便好,我先出去了。」

「等等,把五皇子留下。」

新皇紧紧攥着我的裙子,眼里都是惊恐,我将他抱起,说道:「我看着他,一个小孩子做不了什么事,等你先把这里处理干净了再说。」

秦翰音脸色阴沉,「不行,我现在就要杀了他,永绝后患。」

他刚说完外面就响起了杀喊声,兵器相撞声不绝于耳,还有刀刺进肉里的声音。我冷静吩咐道:「夏枝,把灯灭掉。」

「是。」

室内黑暗,只有月光照亮地上的摊摊血渍。爹爹和孟将军带着士兵进来,朝新皇道:「微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六岁的孩子终于忍不住抱住我的脖子痛哭起来,今晚发生的一切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

还坐在王位上的秦翰音瞪大眼睛,望着我凶狠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宋家是先皇的臣,自然拥护先皇血脉。」

「好,好得很,没想到我最后一步竟然败在你这个女人手上,我最大的错便是信了你,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你到底想做……」

一把刀穿过他胸口,结束了他的话,夏枝退到一旁低头道:「手滑。」

无论夏枝是真手滑还是假手滑,这一切都有已经没有意义。混乱的夜晚过去,接下来便是忙碌的时间,各种繁琐的流程等着众人。

先皇入墓,新皇登基,等一切尘埃落定时,已到了春天。

在那个冬天,先皇没了,世子没了,连宋大小姐宋芷兰也没了。此时池塘边上,秦修文王爷的侧妃吴芷兰递给我一碗莲子粥,说道:「求求你,放我走吧。」

「为什么要走,你现在可以和秦修文一直在一起了。」

「我后悔了,我要出去开饭馆,我不要嫁给他了。」

「吴芷兰,到现在你还这么天真吗?」

「妹妹,不,宋大小姐,我真的后悔了,你别走……」

吴芷兰曾经是一阵风,而今这阵风被困在府中,动弹不得。她的灵气已被消磨,越来越像以前爹爹府中那些失宠的姨娘,整日自哀自怨。

夏枝拦住吴芷兰,我慢慢离开池塘,问春芽:「秦修文怎么样了?」

「自从锯了腿之后就一直闹脾气,摔东西,骂下人。整天躺在床上说自己是太子,新皇登基后闹着要见新皇。」

「吴芷兰不是去照顾他了吗?」

「他说都是吴芷兰害他变成这样,如果不是和吴芷兰一起去骑马,他就不会摔断腿,他现在就是皇上,见到吴芷兰非打即骂。」

呵,看,这就是当初认为吴芷兰就是天下的男人,只会推卸责任,现在连唯一对他好关心他的人他都不在乎了。

「看好他,别让他乱跑,府里的人是该清洗一遍了,若是秦修文不愿吃饭,那就饿着好了。」

「是。」

「小武呢?让他来见我。」

「是。」

春天,百花齐放,我站在花园里,摘下一些花瓣用来做糕点。秦修文的随身大太监小武恭敬地跟在我身后,不对,其实他不是太监,我都快忘了这一点。

「王妃,您找我?」

「辛苦你在秦修文身边待那么久,你往后想做什么?是进朝为官还是随武叔学医?」

「卑职想继续留在王爷身边。」

有一朵花开得特别大,我伸手摘下,随口问道,「为何?」

「王爷带卑职不薄。」

我轻笑,「那你当初又何必听我命令,如若不然,你的王爷现在还长着右腿。」

他摇头:「王爷斗不过您。」

「行了,你下去吧,做什么是你的选择,我不干涉。」

「谢王妃。」

我摘完花瓣准备回去,远远看到一个身影向我跑来,「皇嫂嫂!皇嫂嫂!」

我蹲下来,拿出手帕给新皇擦汗:「走不要风风火火,慢一些才有气势。」

「知道啦。皇嫂嫂,我今天刚下朝,那帮老头烦死了,还好有宋爱卿帮我。」

「你这样偏袒我爹爹,其他大臣可是会吃醋的。」

「皇嫂嫂,奸臣是什么意思啊?韦老头……韦爱卿说宋爱卿是奸臣,奸臣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要皇上自己去判断了。」

「那皇嫂嫂是好人还是坏人,皇姐说你是个坏人,可是我不信。」

「我不是坏人。」

「哼,我就说嘛,皇嫂嫂那么好,怎么会是坏人,皇姐说错了。」

我在春风中浅笑着,我不是坏人也不是好人,我只是一个权倾朝野的人。

(全文完)备案号:YX110gaqPz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