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高考作弊或者作弊被抓是种怎样的体验?

那天,我手脚发软,被带离了考场。

他们在我的橡皮里,发现了电子元件。

没人知道,我是故意作弊的。

我想进行一场完美犯罪,这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这是一个恶女高智商犯罪的故事,人性凶猛,请阅后即焚。)

2009 年,我参加成人自考。决定我这辈子,能否读大学的考试。

那是我第一次作弊。

隐形耳机,一颗米粒的大小,藏在眼镜架里,骨传声传给我答案。

配套的,还有一个信号中继器,藏在橡皮擦里。就是一个小元件,不拆开,基本很难发现。

但是那天,我瞥见考场外面,驶来了一辆警车。

整个人都开始发抖。

我以为是败露了。

其实那辆警车,就只是送迟到的考生赶过来。

可我吓破了胆,止不住发抖。

监考员,注意到了我的异样,上来悄声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全然没意识到监考员来了,听见声音,一惊,下意识地,用力藏了一下手里的橡皮擦。

监考员顿时眯起眼睛,盯着我的手。

一瞬间,我冷汗就下来了。

身体还在颤抖,慢慢地摊开手心。那块橡皮,沾了很多汗。

「我……我刚好生理期。」我压低了声音。

这是那时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释了。

监考员不说话,她拿起橡皮掂量了一下,又放到眼前仔细打量。

而我全程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终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继续作答。

我彻底松了一口气。

隐形耳机里,已经开始报选择题的答案。

我拿起笔,回过神来才发现,声音变得断断续续。错愕地抬起头,那块橡皮,已被监考员带出了教室。

她拿走橡皮要做什么?

我再一次,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因为,我很快看到,她叫来了其他监考员,向他们拿出了那块橡皮。

几分钟后,我被带出了教室。

眩目的日光下,橡皮被掰开了。

露出了里面的电子元件。

我被他们包围着,带离了考场。后来,就记不清了,只记得,很长一段时间,脑袋里,嗡嗡作响。

我一度以为,我会坐牢,最后的处罚结果是:成绩作废,取消考试资格。

以及,停考三年。

这,就是我作弊的整个前后经过,也是我向记者讲述的——

十一月初,深秋。因为前途暗淡,我为了挣点生活费。接受了一名记者的,「有偿采访」。

那名记者,叫做陆羽。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头发乱糟糟的,顶着个黑眼圈,没睡醒的样子。

倒是很年轻,像刚参加工作的样子。

事先,我都想好了,无非是来问一些,「后不后悔,未来有何打算」之类的问题,刊在不痛不痒的板块上。

在我家见面后,他却不说话,只是一直打量着我。搞得我浑身不自在。

「你是故意作弊的,对不对?」这却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你想用作弊,掩盖一起命案。」他这样说。

我们坐在我家里,爸妈都不在家——我专门定的时间,他们不太能接受,因为这种事上新闻。

秋天,南方的边缘县城。

我家,没有什么装饰,只有一台老旧的电视,静音后,无声的画面。

我给他倒的水已经溢出。

「如果您的采访,就是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们可以结束了。」

我擦拭着茶几,仍然保持着笑容。

他却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报纸。

本地的,那上面,有一则新闻。

五个月前,也就是今年的六月,有一个男生,独自去河里游泳。

由于肌肉抽筋,不幸溺死,在那条河里。

我和他,一个班的。这则新闻,还被本地电视台报道,劝解民众,不要私自野泳。

「我听说,你是他的女友。他死后,你作为嫌疑人,被警方审讯过……」

「是,最后警察认定,他的死和我无关。所以你还想知道什么?去采访警察啊!」我只想尽快结束这个谈话。

「对不起啊……我看起来,像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么?」冷不丁地,他这么说。

我愣了一下。

「如果你拒绝我的采访,我会大肆报道这个案子。」

「我这个人,别的长处没有。。」

「我会把你描写成荡妇,深入细节的那种;也可以把你父母写成杀人犯,他们心理变态,穷山恶水的刁民……」

「不想我毁了你们的名声,你最好乖乖听话。」

我承认,那一刻,我有些许的恐慌。

他笑了笑,「现在,愿意聊聊么?」

「你想知道什么?」沉默许久后,我问他。

「你男友,是怎么死的?」

「我和警察都说过了。」

「讲给我听。」

-意外回忆-

1

我叫于巧巧。

我想进入省重点,可是,我辍了学。

医生查出来,我有轻度的情感障碍。不建议我继续读书,以免恶化。

我打听过,成人自考,竞争压力没那么大。我索性就呆在了家里,准备着今年秋天,成人自考。

那个溺死的男生……

是,在我辍了学之前,我就和他在一起了。

我很喜欢他打篮球的样子。身材高挑,灌篮时,他总能引起同校女生的注意。

应该,用花花公子来形容他吧?

辍了学后,我仍然会去找他,想要陪在他身边。

可他已经厌倦了我,还有太多好过我的女人,在等他选择。

他说:你的目标,是省重点。可我的成绩,最多大专。既然要各奔东西。干脆,别谈了。

我不愿意,我只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因此,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们,一起作弊。」

但我没想到,这个决定,最终造就了他的死亡。

2

他要参加的考试,是六月的千军万马独木桥;

我要参加的,是十月的成人自考。

我们都作弊,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们一定能上同一个院校,甚至,同一个专业。

那是五月的尾巴,端午节前后。我在网上,联系了一个 ID 叫做「枪花」的人。

他在贴吧里,发过帖子,说自己售卖作弊工具。他门路广,两种考试,都有。

我们谈好了价钱。

几天后,这个叫枪花的男人,来了我们这个县城。

他自驾来的。开着一辆私家车。

他身形消瘦,戴眼镜,头发稍长,像搞音乐的。

可那时的我不知道,这个叫枪花的男人,是一个恶魔。

他向我们展示了作弊设备:耳机、橡皮。教会了我们怎么用。

一套是我的,一套是我男友的。

他说:答案只会播一遍,在考场上,要仔细听。

他还提醒我们,别全都答对,免得露馅。

我和男友都很高兴——他有了前程,而我,我保住了我的爱情。

那个傍晚,火烧云灼亮了整个天空。

我和男友,为了庆祝,喝了些酒。

五月底的南方县城,已经很热了。

男友提议,带我去郊区,下河游泳,凉快一下。

那条河挺偏的,没什么人经过。

他提议去那里,其实,是想和我做一下那种事。

3

在河边,我借口来了那个,不方便。男友意兴阑珊,只能下河游泳。

与此同时,我接到了枪花的电话。

他也开车过来了,他是来找我收钱的。

他的车,停得很远。我独自去结了账,拿到了两套作弊设备。

可是,当我回到河边,看到的,是男友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抽筋,就这样夺走了他的生命……

如果我没有离开,如果我在那里,他就不会……

回忆这起意外,我仍然流露着悲伤。

在我的家里,我停下了讲述,小声啜泣了起来。

陆羽浑然不在意地评价着,「你哭得很真实。」

我咬紧了牙关,双眼通红,「你可以离开我家了么?」

「你没有说实话。」陆羽打断了我,「你说的这个故事,漏洞太多了。」

「作弊的设备,为什么不寄给你,还要自己跑一趟?」陆羽说。

「你的男友,为什么会独自让你去结钱?让你,去一个陌生男人的车里?」

「小妹妹,欺骗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沉默,攥紧了拳头,眼神愠怒。

「你看看我的家。」

陆羽迟疑了一下。

老旧的家属楼。在这 2009 年,没有什么家电,就连厨房,烧的也是蜂窝煤。

我说:「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我出的价钱,是我自己。」

那个傍晚,我上了枪花的车。

这个消瘦的男人,手搭在了我的腰上。

那是郊区,没有人烟,只有清澈的河流。

天色渐黑。车里的音乐,遮盖了男人的喘息。

办完那件事后,他下车抽烟。

「你男友呢?」枪花问我。

「在游泳。」

其实,男友本想一起来的。但我有意地,把他的衣服鞋子,都碰到了河里。他要面子,只能让我一个人去付钱。

我后来也时常懊悔,会不会,就是我的这个举动,导致了他的死。

陆羽饶有兴致地听着,看起来,他终于开始相信了这个故事。

「你和枪花办完事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的手指,不自觉地掐了一下衣角。

之后发生的事情,可以用噩梦来形容。

-命案回忆-

1

那个傍晚,我离开了枪花的车,回到了河边。

天越来越黑了。

努力看清了河面上的东西之后,我开始尖叫。

那是我男友的尸体,他因为抽筋,已经溺死在了那里,安静地漂浮着。

很快,枪花听见了我的呼救。赶了过来。

他水性好,扑下了河,将男友的身体,奋力往岸边拖。

「他怎么样?!你会不会人工呼吸!……你有车,我们送他去医院!」我慌乱不已地冲过去。

枪花靠岸,本来要将他拖上来。

可是,突然间,他停住了。

男友的身体,在水中沉浮。

「你干什么?」我惊诧。

我看见枪花的脸上,有一丝戾气。

「你男友,已经死了。」他说,「没气了。」

他猛地抬起头,「送去医院,就什么都暴露了!警察发现我这作弊生意,我是要坐牢的!」

他低下头,看了眼男友的尸体。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

我冲上去,想要抢回男友。

他力气很大,一只胳膊,牢牢拦着我。

「臭婊子,你以为你真的会没事吗?!」他臭骂着,「你家的条件,你赔得起钱吗?!人命钱!」

我什么都顾不上,我只知道,我必须送我男友去医院。

我们近乎于搏斗,我疯了一般咬他的胳膊,他吃痛,松了手。

就在这时,岸上远处,传来了一个喊声,犹如惊雷。

「没事吧?怎么了——」

那是过路的农妇,听见了河边的动静。

枪花惊恐地回头望去,有惊鸟飞走。

夜色笼罩,那片树荫下,看不见任何人。

但我知道,有人在那里,就在那里!

我想要大喊求救,却被枪花用力抓住了胳膊。

枪花直勾勾地盯着我,他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想想你的父母。」

「这笔钱,能要他们的命。」

2

我承认,我很可耻。

在那一刻,我的脑袋里,涌入的,是老旧破败的家。

还有我父母,那疲惫无力的面庞。

「我没事!我是被虫子吓到了!」

这是我回应的大喊,宛若我灵魂碎裂的声音。

「小妹妹,不早了,早点回家。」

「知道了,谢谢阿姨。」

黑夜里,仅剩一片死寂。

我和枪花,沉默地站在河水里。

男友的尸体,在我们两个当中沉浮。

夏季的黑夜,只有起伏的蛙鸣。

男友的尸体,被枪花推向河的中央。

我唯一能做的,是偷偷地,将男友的那套作弊设备,放入了男友的衣物。

那是我答应给他的,如今,我唯一能给他的。

水声温柔,终将夜色吞没。

3

我和枪花,离开了河岸,坐在他的车里。

枪花眼睛里,布满了焦躁的血丝。

他回过头,说:「如果警察来问你,你就这样回答。」

「你们今天下午来游泳,你们吵了架,小情侣,闹矛盾很正常。所以你提前回家了,你男友还在河里游泳。但没想到,他出了意外,淹死了。」

「谁来问,你都这么说

我身上湿漉漉的,不知是冷,还是害怕,止不住发抖。

我说不出话。

啪!

枪花给了我一耳光,很重。

「复述一遍。」

啪!

又是一耳光。

我这才结结巴巴,「我,我们来游泳,吵了架,我生气回家……没,没想到,我离开以后……他,他意外……」

枪花点了点头。

他要走了我的小灵通,删除了里面,我们之间的所有聊天记录。

「你没有见过我,我们也根本不认识,明白了吗?」

「明白了……」

我看见枪花摆弄了一下后视镜,他从后视镜上,取下了一个小东西。

摄像头。

而后,他打开了他的手机,那上面,是一段录像。

我和他在车里,我们喘息着的,那件事。

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他之前为什么要在车里录这个视频了。

「不想我发到网上吧?不可以向任何人,提起我。」

他在警告我。

我点了点头。

「下车吧。」

「我不能送你回去,会被人看到,自己走回去。」他说。

我下了车,漆黑的深夜。

他的车没有打灯,眼前的道路,只有恐怖的黑暗。

什么都看不见。

「祝你,蟾宫折桂。」这是枪花,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个晚上,是我走过最漫长的夜路。

4

大概,在我夜路回家的时候,枪花就已经驾车逃了。

他一逃了之,可我,只能留在这里。

整夜,无法入睡。

第二天,我给自己做好了所有心理建设,想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可是推开门,险些惊叫出声。

两个警察,坐在我的家里。

他们在郊区的河里,发现了男友的尸体。

很多人,都看到了,那个傍晚,是我和男友,一起去的河边。

面对警察的问话,我全都是,按照枪花教的说的。

「我们一起去游泳……因为吵架,我提前离开……他今天一直没出现,我没想到是他出了意外……」

是,我害怕;

我怕我家赔不起的钱;

我怕那段视频被发到网上。

野泳溺死,几乎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例。

在这样一个贫瘠的小县城,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怀疑的。

这个案子,就这么结了案。

就连报纸,也登了新闻,劝诫广大群众,不要私自下河。

5

那之后,我无法入睡,几乎,每一晚。

我仍然心存侥幸——或许,我能通过十月的自考,在今后的人生,重回光明;或许,这个案子,再不会被人提起。

然而,10 月中旬,一个证人的出现,击碎了我所有侥幸。

那个,茂密树荫下的,农妇。

6

那个傍晚,那名农妇,经过树荫下,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听起来,像搏斗,又像挣扎。

她远远望去。

夜色笼罩河岸,只有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但她听见了我回应的大喊:「我没事——」

然而,在我的供词里,那个时间,我是在回家的路上。

所有人立刻明白了。

我撒了谎!

7

与此同时,成人自考来了。

我家的附近,多了一些盯梢的便衣;还有,提前对我父母的传唤。

而我浑然未觉,走进了考场。

惶恐度日,可想而知,我根本复习不了多少。

心存侥幸的我,能依仗的,只有那个作弊设备……

直到,监考员,拆开了我的橡皮擦,露出了里面的电子元件。

那个晚上,被带进警局后,我终于崩溃,说出了一切的真相。

供出了枪花逼迫我做的一切。

……

陆羽坐在我的家里,安静地听着。

已是深秋,窗外,有尖锐的风声。

「我全部都说完了。你可以去采访警察,我没有说半点谎。」

我眼中含泪。

再一次,回想起那噩梦般的经历,这仍然使我痛苦。

「我明白了。」

陆羽慢慢站起了身。

却只是点燃了一根烟。

「很好的故事,只有,一个问题。」他说。

「整个故事,都是你说的。」

「在你的故事里,枪花是坏人,恶毒、奸诈;而你,被胁迫,无辜,甚至,你就是受害者之一。」

「不觉得,有点完美过头了么?」

我愣了愣。

陆羽抽着烟,靠在我家的窗边,漫不经心地看着我。

「真的有枪花这个人么。」他说。

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笑了一下,「我查了枪花这个 ID,没有任何相关的发帖记录。有同名的,但都不是你描述的那个人。」

「他都删除了!就像他删我手机的记录一样!」我愤怒地驳斥着。

「是么?可是警方调了交通监控,近期的所有外地来车里,也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就算,手机上删除了短信,运营商那里,也会有留档。有警察去查了,同样,还是没有任何记录。」

「这个叫枪花的人,没人见过他,没人知道他在哪,查不到他的任何记录……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个人。」

「既然没有枪花,那么真相的全貌是什么?」

「你又为什么,要捏造出这么一个坏人?」

陆羽的眼神,直直地刺向我。

我竟无法与他对视。

「让我们把枪花删去吧。」他说。

「那个傍晚,只有你在河边。男友的尸体,只有你在旁。」

他的眼神越来越尖锐。

我的心脏,狂跳了起来。

「那个傍晚,你撒谎,支开了农妇。」

「那个傍晚,你一个人,将尸体,推向了河的中央。」

「没有枪花,不受指使。」

「至始至终,全都是你一个人。」

我猛地抬起了头,死死盯着陆羽。

然而,在他眼里。我仿佛只是一个,任他摆布的玩偶。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却没有作答,伸手向窗外弹着烟灰。

「欺骗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烟雾在他指缝间缭绕。

我咬了咬牙。

理智告诉我,不要被他引诱,不要进入他的节奏里。

我面对过大人的质问,面对过警察。可是,从没有人像他这样,给我这么大的压迫感。

「你说的,全都是猜测。」

「想听证据?」

「你和你男友的感情,你一笔带过,好像什么都说了。」陆羽说,「但是,你隐瞒了关键的事。」

「你们之间的矛盾。」

「你的闺蜜告诉我,你男友死之前,你和你男友几乎每天都在吵架。对,他是一个花花公子,早就打定主意,要换新的女人。」

「你告诉过闺蜜,你说他心里已经没有了你。你说,你希望他死了,这样他就永远是你的了。」

「你闺蜜的嘴,并不严。」

「这算什么证据?」我反驳他,「只是我的气话!」

陆羽却根本不理会我的辩解,「你男友溺死的那个傍晚,你们两人喝的那场酒。」

「有人看见你在哭。」

「哭得很伤心。」

我的心脏,再一次骤然狂跳。

「你说你们庆祝作弊,你们很高兴。」他复述着我先前的故事。

「在这么无关紧要的一件小事上面,你撒了谎。」

「为什么?」

「因为,在那顿酒上,他彻底伤了你的心——」

「所以,你决定,杀了他,让他,从此只属于你一个人」

「所以你必须,在这件事情上撒谎。这是你的死穴。」

陆羽步步紧逼着,玩味地看着我。

那副神情,像是将我彻底看穿。

「让我来讲一遍,故事的真相吧。」

十一

-杀人推测-

1

你,于巧巧,相恋了一个花花公子。

在你辍了学后,他却提出了分手。

他知道,还有很多女人,在等着他,去挑选,去体验。

他说他不想异地恋,可你没听出他的言下之意。

又或者,是你的侥幸心理吧。你认为,只要能上同一所大学,就不会抛弃你。

于是,你在本地,找了人,买到了作弊的设备。

你去邀功。他好像也很高兴,带着你,去了大排档。

你充满希冀,你告诉他: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将你们分开。

但你希冀的面容,却变成了无助的哭泣。

2

为什么?

因为他拒绝了,他无可奈何,终于向你阐明了实情。

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了。

「别烦我了行不行。」

他是不是也说过这样的话?

「你很惹人讨厌。」

「和你恋爱是我最大的错误。」

「我心里装着的是别人。」

……

这些,都是他表达过的意思吧?

十二

那一声声话语,击打在我的耳膜上。

好像,又想起了那个傍晚,男友冷漠的眼神。

我终于被陆羽激怒,「说够了吗?!」

「那么,当时你为什么要哭呢?」

「我哭是因为……」

「可以了,不用往下说了。」

我发现,陆羽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那家大排档,人来人往,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你们。也根本没人知道,你当时哭了没有。」

「我诈你的。」

我惶恐地看着他。

随后我反应了过来,我想让自己冷静下去,可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了。

「谢谢你,你让我推测的整个真相,全都成立了。」他欣赏着我的神情。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我不是他的对手。

十三

陆羽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中年女人,本地的。

「我答应她,不会供出她的作弊生意,她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他说。

「你联系过她贴在厕所里的电话。从她这里,购买了作弊设备。」

「此后,你们再无交集。」

「这足以证明,从来都没有枪花这个人。」

「当然,我也可以选择,替你保守这个秘密。」

「我要听的是真相。」

他再一次说起了那句话,「欺骗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沉默许久后,我开口了。

十四

-杀人回忆-

1

我辍学后,他厌倦了我。

为了挽回他,我从本地女人手里,买了作弊设备。

这些,都是真的。

在那顿酒上,他告诉我,他已经不喜欢我了。

被伤透了心,也是真的。

2

那个傍晚,去那个郊区游泳,是我提出的。

我对他说,我们什么事都做过,唯独没有一起游泳。如果,能和我一起游一次泳,我就再也不纠缠你。再也不。

很牵强的请求,我知道。但他还是同意了。

多可悲,那一刻才明白,他是真的,不想再和我有瓜葛。

「杀了他,让他只属于我。」那一刻,我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3

在郊区的野河里,我们下了水。

他全程没有和我交流,只是自己游着,发泄着这个年纪,多余的体力。

后来,我在河里游得有些累了,就靠了岸,坐在岸边,远远看着他。

我想不到杀他的办法。

冲动之下起了杀心,要他来郊区,想着这里没人,好下手。

可偏偏忘记,我一个女生,手无寸铁,拿什么杀他?

后来,天色渐黑。

他发现我在岸上坐着,认为我不游了,也往岸上靠。

我们是喝了酒的。

远远地,我看见,他的身影,在水面上猛地沉了一下。

像被什么生物往水里拖拽。

我一惊,而后反应过来。大概是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引发他抽筋了。

我看见,他在水中不停挣扎。

他在向我求救吧,那个时刻。

我本能地要去救他,却,回想起了他冷漠的眼神。

慢慢地,我停在了岸边。

我就坐在那,安静地,坐在那。

4

天越来越黑了。

我已看不清男友的身影。

只能听见,他绝望的水中挣扎。

这时候,犹如平地惊雷。

远处,传来了农妇的询问:「没事吧?怎么了——」

我惊恐地回头望去,有惊鸟飞走。

夜色笼罩,那片树荫下,看不见任何人。

但我知道,有人在那里,就在那里!

「我没事!我是被虫子吓到了!」我大喊。

「小妹妹,不早了,早点回家。」

「知道了,谢谢阿姨。」

我站在那儿,心脏狂跳。

直到,挣扎的声音消失,男友没入水中。

我的心才安静下来。

5

黑夜死寂。

我进入河中,将男友靠岸的尸体,推向了河的中央。

6

第二天,警察来了我的家。

我撒了谎。

我说我们去游泳,因为吵架,我提前离开。

所以他死的时候,我不在场。

这件事,本该就这么结束的。

7

那个农妇,那个该死的农妇!

她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她的证词,推翻了我的不在场证明!

8

秋天到来的时候,我在家里准备着成人自考。

直到,我撞见,那农妇从派出所里出来。

那之后,我家的附近,出现了若无其事的大人。眼神,却总在瞟我。还有深夜出门,实际是被传唤的父母。

我紧绷的神经告诉我:我的谎言,要被揭穿了!

自考前一天的夜里,我彻夜无眠。

直到,我看见了我的那套,作弊设备。

其实,它对我已经没有用了。

它无法挽回我的爱情。

我也没有需要挽回的人了。

可是那一刻,我明白了。

我应该作弊。

9

从我考场作弊的那一刻起。

所有人,就已经被我误导。

走进考场,故意紧张,故意地发抖。

监考员,掰开了那块橡皮。

电子元件,夏日里反光。

一整夜的突击审讯,一张照片送到我眼前。

男友的衣服里,曾经被发现的作弊设备。

一对情侣,一个死了,一个还活着。

他们都有同样的作弊设备。

谁不怀疑,这之间的关联呢?

在警局里,我崩溃了。我嚎啕大哭,供出了,我提前虚构好的人。

那个晚上,所有的罪责,所有的恶,都离开了我的身躯。

锁定在了这个不存在的人。

我仍然占着一个嫌疑人的身份,限制我不能离开这个县城。

可怀疑的目光,早已不在我身上……

十五

坐在我的家里,我望着眼前的陆羽。

陆羽的脸上,有些许不可思议,却不是对我的。

「他们居然相信了一个虚构的人。」

是啊。

人们不相信不打自招。

人们相信的,是暴露出来的线索,是吻合他们直觉的故事。

以及,他们经过努力。最后挖掘出的,「真相」。」

「这就是全部故事了,陆警官。」

十六

陆羽抖了抖烟盒,里面,已经没有烟了。

「你觉得,我像警察么?」

我笑了笑,更多的,是说出真相后的坦然吧。

我说,「那个卖我耳机橡皮的女人,在我作弊被抓之后,以为自己东窗事发,连夜就跑了。除了警察,谁能这么简单就找到她?」

「你逼我招供,说了很多警方那里的线索。调监控、查运营商留档……这些东西,怎么会随便透露给一个记者。」

「你是市里来的吧,之前,没见过你。」

陆羽把烟盒捏扁,塞回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望了眼楼下。

我知道,大概楼下,就有那些若无其事的大人。

「你男友的父母,接受不了儿子的死,闹到了市里。我是被派下来的,这里,是我的老家。」

「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他说。

「你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很长。我来你家做的这一切,是希望能给你一个机会。」

「我就不铐你了。」他伸了个懒腰,「跟我一起回局里吧。」

十七

走出老旧的家属楼,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

不似那个傍晚,反而,很轻松。

十八

我被移交了看守所,等待我的,是进一步的审判。

不过,陆羽有来看过我。他说了很多我听不懂的术语。

「主观先行行为非致死原因」、「不构成施救义务」、「犯罪中止」……

我听不懂,但他告诉我,不会有多重的判罚。

大概几个月后,我就能重见光明。

「谢谢你。」我对他说。

「感谢你自己吧,说出了实话。」

「谢谢你,陆警官。」我依然这样说,那语气很真诚。

十九

我后来再见到陆羽,已经是三年之后了。

陆羽没有骗我,短短几个月后,我便出狱。

三年里,发生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我去了广东打工,挣了些钱,帮父母还了些债。

第三年,我穿着当季的裙子,回到县城。

再一次,报了成人自考。

说来也巧,我当年的老师,脱离了一线,现在就在自考办。

那个案子最后没有公开报道,她只知道我当年作弊,现在回来了,对我很是热情。给我办完手续后,正好到了下班的点。

她送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聊起了这些年的变化。

「后来还唱歌么。」她问我。

「早就不唱啦。」

下班的点,县城里,行人懒散。

我看见了慢跑的陆羽。

二十

「你还愿意读书,就很好嘛。」

他因为工伤,回这个小县城休假。得知我又报了自考,他这样说。

「嗯。」我点了点头,「重新做人了。」

几句闲聊,我和陆羽告别。

大概是受过工伤的缘故,他留在原地,揉起了自己的膝盖,舒展关节。

她继续着先前的话题。

「……我都记得,有次搞艺术节,到你的节目。是一个男人登台,看着蛮瘦,戴眼镜,头发也长,像个搞音乐的。我们都很惊讶,说诶怎么换人了?」

「后来才发现,那就是你。你打扮成那样的。」她说。

「好像还是外国人的歌。」她回忆起了什么。

「《Don’t cry》」我笑了笑,说,「枪花的。」

我们并没有走多远。

回头望去,陆羽明显地愣在了那里。

他望向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恐惧。

酿成了大错的恐惧。

二十一

-杀人回忆-

1

那个文艺节,我和闺蜜一起的参加的。

都是穷人家的姑娘,总是有着坚定的友谊。

我装扮成一个男的,她甜美可人,我们,共同唱了那首歌。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今夜你不要哭泣

There’s a heaven above you baby

天国就在你的上方,宝贝

Guns N’ Roses 的歌。

2

我的男友,是一个花花公子。

这一点上,我从来都没有撒谎。

各取所需罢了。我享用他的年轻、他的好看皮囊。

我们时常去郊区,在无人的河边,办那些。我钟情着,那种刺激。

后来,他四处宣扬,我们是恋人。大家都相信了我们是情侣,我也没有反驳。

算是我对他的赏赐吧。

3

那一年,查出那个病后,我辍了学。呆在家里,准备着秋天的自考。

其实是厌倦了,那个无趣的环境。

我,闺蜜,还有我的男友,我们仍然会碰面,玩在一起。

那年的五月,为了能够继续在一起。男友提出了一个办法:给他和我的闺蜜,买两套作弊设备。

只有这样,他俩才有机会,和我上同一个省重点。

我有些厌恶,他主动寻求我的赏赐。

但确实,我放不下我的闺蜜,至于他,只当捎带手了。

我联系了那个本地女人,帮他们定了两套设备。

可我后来才知道,男友为什么想和我的闺蜜,上同一所大学。

4

是闺蜜告诉我的。

有个周末,我男友打电话给她,说我在他家,邀她一起过来玩。

可当闺蜜去了,才发现,我根本不在。

在他的家里,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是闺蜜无法忘却的噩梦。

她胆怯,她恐惧,她本想一辈子藏住这个秘密。

可,六月来临,马上要考试了。

她发现,自己的肚子里,有了生命的迹象。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哭泣地告诉了我。

那段时间,我和男友几乎每天都在争吵。

5

那个傍晚,那个死亡来临的傍晚。

我拿到了作弊设备,男友将我叫去了大排档。他很高兴,他邀功地说,已经彻底解决了那档子事。

解决?

他说那个贱人想去医院打胎,去医院,这样不就让家长知道了么?那不是影响他前程么?

所以,他对她,「稍微」动了点拳脚,不出意外,那个胎,已经死在了肚子里。

「万事大吉了。」他这样说。

那些他殴打她的描述,涌入我的耳朵。

我再也控制不住,掩面痛哭。

他不知道,我和他争吵,从来都不是因为他出轨。

而是他欺负了我的闺蜜。

6

后来,他提议去郊区的河边游泳,我知道,他想做那种事。

我说好,喝完这些酒,我就和你去。

他不过是我的宠物。

他不应该伤害我的闺蜜。

伤了人的宠物,就只能有一个下场。

我灌他喝了很多酒。

7

那个傍晚,我们来到了河边。我不停推脱,让他等一等再做。

终于,他渐渐酒意上头,我们坐在岸边,他靠在我的肩膀,昏沉睡去。

夜色渐黑。

提前收到我短信的闺蜜,也到了这里。

她胆怯地看着我,我却不容她拒绝。

我们脱下了他的衣服,将他猛地推进了河水里。

他随着水流飘远,突然呛了一口水,这才惊醒。

已经太迟了,他无力保持平衡,在水中沉浮挣扎。

挣扎。

他是在向我们求救吧,那个时刻。

我站在岸上,冷冷地看着他。

他的挣扎渐渐无力。

闺蜜拉了拉我的衣角,「不是只是惩罚他么……」

「再等等。」

「他快没力气了。」

「我说了,再等等。」

闺蜜恐惧地看着我。

黑夜侵蚀,笼罩了一切。

我们已无法看清男友的身影,只听见无力的挣扎声音。

这声音最终消失,留下一片死寂。

8

闺蜜想要下河,却被我牢牢地拦住了。

「给他做人工呼吸。我们得送他去医院……」

她看见我的脸上,有一丝戾气。

「他已经死了。」我说,「没气了。」

「送他去医院,我们是要枪毙的!」

成为一个杀人犯,我知道闺蜜无法接受。

她仍然想下河救他,我牢牢地抓住她。

「你好好想一想,我们两家的条件,赔得起钱吗?!人命钱!」

她剧烈反抗着,我们近乎在搏斗。

就在这时,岸上远处,传来了一个喊声,犹如惊雷。

「没事吧?怎么了——」那是过路的农妇,听见了我们的动静。

我惊恐地回头望去,有惊鸟飞走。

夜色笼罩,那片树荫下,看不见任何人。

但我知道,有人在那里,就在那里。

闺蜜想要呼救,却被我用力抓住了胳膊。

我直勾勾盯着闺蜜,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想想你的父母。」

「这笔钱,能要他们的命。」

9

闺蜜不再挣扎,她沉默着。默许我大喊回应,支走了农妇;

10

黑夜,死寂。

闺蜜止不住颤抖着。

我说,「我会告诉警察,今天下午,我和他来游泳。吵了架,小情侣,闹矛盾很正常。所以,我提前回家了,他还在河里游泳。没想到,出了这样的意外。」

我回过头,说:「但如果警察来问你。」

「你要告诉他们,这段时间,我和他几乎每天都在吵架。」

「你要告诉他们,我说他心里已经没有了我。我希望他死了,这样他就永远是我的了。」

「谁来问,你都这么说。」

闺蜜不知是冷,还是害怕,止不住发抖。

她说不出话。

啪!

我给了她一耳光,很重。

「复述一遍。」

啪!

又是一耳光。

她这才结结巴巴,「你……你们总是吵架。你希望他死了……这样他就永远是你的了……」

我点了点头。

我要走了她的小灵通,删除了里面,我让她来河边的短信。

「今天下午,你没来过这里。你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明白了吗。」

「明白了……」

11

「可是……」

终于,闺蜜鼓起了勇气,问我,「为什么要让我说,你希望他死了。这样,你的嫌疑……」

「因为,我要撒三个谎。」我说。

12

「每一个谎,都是对上一个的升级;运气好,第一个谎的时候,这件事就结束了。」

「第二个谎,我会捏造出一个不存在的人。我会告诉警察,是他逼我撒的第一个谎。由这个不存在的人,来承担所有罪责。」

「但是一个不存在的人,还是有被证伪的风险。」

「所以我需要你对警察的那番话,开启我的第三个谎。」

「在第三个谎里,我会承认,第一个谎和第二个谎,都是我捏造的。我是一个罪犯,必须要付出代价。」

「然而,我会修改部分真相,让这个代价,小到忽略不计。」

「比如,把故意杀人,篡改成,见死不救。」

「他们将百分百,相信我篡改后的真相。这件事,会在这里彻底终结。」

闺蜜不解,「为什么……」

我直视着河面,黑暗冰冷。

「人们只会相信,暴露出来的线索、吻合他们直觉的故事。」我说,「以及,他们经过努力,最后挖掘出的,「真相」」

我说,「挖掘出「第三个谎言」的那个人……你觉得,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闺蜜无法回答。

我却笑了起来,不知为何,充满了期待。

不管他是谁,他将变相地,成为帮我们脱罪的帮凶。

「不觉得,这样很有趣么。」我自语沉吟。

13

漆黑的深夜。

「我不能送你回去,会被人看到,自己走回去。」交代完一切后,我对闺蜜说。

「祝你,蟾宫折桂。」这是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是等闺蜜走了很久后,才动身离开的。

我哼着歌,走在回家的路上。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今夜你不要哭泣

There’s a heaven above you baby

天国就在你的上方,宝贝

眼前的道路,只有绝对的黑暗。

那是我走过最宁静的夜路。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今夜你不要哭泣

There’s a heaven above you baby

天国就在你的上方,宝贝

二十二

三年后,小县城里。

下班的点,行人懒散。

街头上,陆羽和我相对望着。

「你到底是谁……」终于,他把这个问题还给了我。

尸体已经下葬,证据都已被时间销毁。

知道了答案,时隔三年,他又能做什么呢。

我笑了起来,那笑容很甜。

「我是枪花啊,陆警官。」

—end 备案号:YX11WNYXl2p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