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生活中有没有特别绿茶的女生?

半年前,我发现自己老公,在外面找了个 20 多岁的女孩儿。

一调查才发现这姑娘不简单,我俩不仅见过面,她还是我微信好友!

前一天我俩还陪孩子过了生日,我仍然记得他拿出 GoPro 礼物时,儿子满脸期待,他满脸慈爱谆谆教诲,「长大一岁,要做个有担当的男人」。

我还发了朋友圈纪念,在我这个年纪,有家人有产业,足慰平生。

可转过头,他就以见客户为名,和一个 20 岁的姑娘去了温泉度假村过夜。

今年,是我和老公结婚的第十年。

婚后第二年,我们有了孩子,还开了自己品牌的儿童舞蹈培训中心,事业家庭双丰收。

我那时很是骄傲,谁说女人生产就耽误事业,看我,不就一切蒸蒸日上。

扛过了前三年后,我们每年的收入就达到了大几百万。

骄傲了这么多年,也欣慰了这么多年,现在,这脸却被打的生疼。

儿子拿到礼物,当晚急火火地开箱体验,可有个功能总研究不明白,父子俩就在那钻研。

真是男人至死是少年。

我自作聪明地打开老公手机,想搜下商品的商品详情找找使用方法,却看到了弹出的一条微信。

「新内衣到了,嘻嘻嘻,明晚你可得轻点儿~」

我已经呆愣在原地。

然后又一条蹦出来。

「你不可以像上次一样再撕烂了哟。」

我打开微信,还没点开对话框,灰色字样的[图片]两个字又蹦了出来。

我脑袋一片空白。

但猫总是被好奇害死,点开对话框,点开小图,缓冲……

一个年轻女孩身着白色的、布料稀少的、高叉连体泳衣的对镜自拍出现了。

双手举着手机遮住了脸,双臂正好压在那高耸的胸脯上,遮住了两点,却挤出明暗更分明的事业线。

下面那纤细的腰肢,尤其是那一看就没生过孩子的平坦下腹,像是揪起我的耳朵叫嚣——看,我真年轻!

我默默退出对话,向左一滑,标为未读,把手机放回了原处。

2

时光就是这样,它虽然给人带来了衰老,但也让人习得了经验。

比如现在,我竟然出奇的冷静,不需要任何自我说服,保持冷静已经成了习惯。

此刻,父子二人依旧在客厅里研究那个礼物。

我走去二楼的卫生间,躺在满是热水的浴缸里,撕开面膜敷在了脸上,我需要空间让自己思考。

说来可笑,这面膜叫——前男友面膜,难道是在预示我什么。

离婚吗?

孔旭光一个 40 上的秃头油腻老男人,和我站在一起,已经凭外形把我这原配衬得像被包养的姑娘,如果不是这么多年我和他一起创业积累下的家底,他哪来的资本让这么年轻妹妹贴上来。

离了岂不是我打下的江山拱手让人?

不离婚?

难道只我一个人恶心?让孔旭光拿着一半属于我的婚后财产去滋养一个小丫头?

怎么,我都是亏的。

当我泡完澡护完肤后,孔旭光已经睡着了,他躺在床的另一边背对着我,手机也不在床头柜上,估计是藏在了枕头下面。

睡得挺香,甚至打起了鼾。

放在今晚之前,我会觉得自己男人辛苦了,可现在,我只觉得好似一万只鸭子在耳边叫,心里厌烦。

我塞好降噪耳机,选了一首《Green Island Serenade》,窝在床边的沙发里,点开微信,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人,一个几个月前刚加上的人。

微信名「熙熙是兔子吖」。

对,她就是那个穿白色泳衣的女孩。

我认识她。

3

我点开和她的对话框,看到聊天记录才回忆起自己什么时候加上的她,不重要的人,我连备注都没给她改。

她发:「贺总您好,我是刚刚面试舞蹈助教老师的陈熙。」

我回:「你好。」

这是我和她的第一次对话,也是唯一一次。

四个月前,她来面试。

她长得漂亮,当时跳的不错,业务能力强,但她并没有通过面试。

因为面试前我在商场卫生间里偶遇了她。

大概是排队憋急了口不择言,有个妈妈带着孩子从隔间出来时,她摇头晃脑嘟囔了一句「带个孩子还出来干什么,净给别人找麻烦,磨磨唧唧……」

我站在后面默不作声,但在心里,我真想给她一脚踹坑里。

平时我很少刷朋友圈,也不记得陈熙发过什么。

八年前的这个时间,我在产房里疼得死去活来。

八年后的今天,儿子在自己的房间里已经搂着心爱的礼物在兴奋中入眠。

我却在老公震天响的鼾声里,不得不去翻阅着一位即将要被自己老公撕扯泳衣姑娘的朋友圈。

真是奇妙。

陈熙毫不避讳,把一切甜蜜都公之于众,除了公开那个人是谁。

从朋友圈我得知,三个月前,俩人就有了首尾。

那天,他们去吃了牛排,干式熟成牛排,我唯一会吃的牛排。

90 天的风干放置,牺牲掉表面 40% 的肉,只留下中间最精华的部分,挺贵的,也很美味,我想,我拼到现在,吃一口这样的牛排不算奢侈。

但陈熙,23 岁的年纪,轻轻松松就吃到了。

俩人还点了吉拉多生蚝和香槟,估计人均已经 2000+了,俩人就 5000 了。

这里面,一半的钱,是我的。

陈熙还得到了一辆 718,软顶敞篷,女孩子最爱的那款白色车身与波尔多红顶的配色,照片里她的一双大长腿靠在车头前,赏心悦目。

这车,一半的钱,也是我的。

陈熙是个普通家庭的女孩,这个我在面试时就知道了,但在朋友圈里,却成了个没跑的白富美。

一想到我也算白富美半个赞助人,突然自己在深夜里苦笑了出来。

事到如今,我还能扳回一局吗?

我想……我能。

4

天亮了,我给孔旭光配好衣服,他最喜欢的一套。

一件紫色 Polo 衫加上藏青色裤子,配了一双满是老花 Logo 的休闲鞋。

孔旭光总觉得自己这样子显年轻,甚至还喜欢把 Polo 衫的领子立起来。

可这身在女人眼里,那是说不出的油腻,我一直不愿戳穿他,只是默默地不给他拿出来穿而已。

但今天,您开心就行。

他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戴上了一块最贵的表,一边照着镜子,一边跟我说,「李总他们挺能喝,我估计今晚得留在那。」

此时,一个周末的上午十点,李总?呵呵,什么商务局会安排在这样的时间。

但我表情如常,「嗯,少喝点,注意身体,晚上能回来就回。」

「好!能回来我辅导儿子作业。」

他满口答应,演技高超。

「嗯。」

我满脸笑容,演技也不差。

然后,不出我所料地,孔旭光开了他那辆最贵的车,走了。

男人到底能蠢到什么地步,竟然会冒险和一个用这样的行头钓上的小姑娘,值当吗?

我照例看了眼各店里的早报,再把儿子送去上外教课。

一个人从北边开车到东边,去见一位许久没聚过的老同学。

5

成年人的社交基础是互惠互利,我的能力换你的资源,我的人脉换你的资本。

所以,我尽管和她多年不联系,但也能让她甘愿帮我一次。

我站在他们公司里,走过一个又一个直播间,里面不是白瘦幼女孩子,就是高奶帅男孩子,他们是目前流行的「颜值主播」。

我的目标,就是这些男主播。

可看了一大票的帅哥,却没一个我满意的,一个两个虽然有一副好皮囊,但是眼底的欲望太过于明显。

「我的贺老板,你现在口味可真是高啊!那这样,咱俩先吃个饭,你看看来往的路人,再回来挑,你刚才肯定挑花眼了。」

我笑了笑,点点头,「好啊」。

就在我俩进电梯后,孔旭光发来消息,我一边按关门键,耳边一边听他发来的虚伪的语音,「不用等我了,晚上回不去了。」

回不来没关系,别死在那就行,不然家产都是我的了。

令人厌烦的语音播放刚刚结束,就听见到一道高亢的声音,「等一下。」

我按住电梯等待键,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来,衣品九十分,身材九十分,明明整个人是野性的氛围美男,却有一双柴犬的小可怜圆眼,和一对虎牙。

男人身上的这种矛盾感,最能激起异性强烈的探索欲。

然后,男人礼貌地开口了。

「老板好。」

原来,他也是个男主播。

电梯到了,他一手按着电梯门,侧着身让我俩先出,能看出来,照顾女人,他很擅长。

这人,就是我想要的。

「这么优质的,怎么不给我介绍?」

「他?绝对不行!」

老同学声音突然低沉下来。

「你说你要给你家培训中心拍宣传海报,可刚刚几个舞蹈学院毕业的你可都没选,你想做什么我大概也猜到了。」

「你要是这个打算,那小飞绝对不合适。」

紧接着,她凑在我的耳边,一本正经说,「他有性病。」

我疑惑了好久。

然后笑了足足有一分钟。

合着我是被当作富婆上门挑鸭子了呀。

6

老天还是眷顾努力的人的,上午还在头疼的事情,竟然忽然有了转机。

小飞原名谢宇飞,27 岁,大专毕业后做过酒吧工作过,后来做了主播,说实话,对待异性的方法论都是从实战中得到的。

我拿到小飞的电话后,约他三天后见面。

第三天,他准时出现在我面前。

我上下打量着他,浑身加一起,不超过一千块,但是手机却用着最新款的 iPhone。

真是个机智的男孩子,一般小姑娘哪知道什么衣服是好的,但她们却肯定能一眼识别三摄的手机贵。

我先带他去银泰买了几身衣服,都是那种一件普通白 T 恤都不下两千的牌子,又去做了个发型,某坤同款。

小飞全然没有拒绝,拎着这些衣服甚至有些期待。

我根本没有阐明来意,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之后,我又带他去了提前让中介准备好的房子里——一套距离国贸步行只有五分钟的 200 平米大平层,一个月的租金 2.8w。

从进小区开始,小飞就一脸茫然。

走进房间后,中介介绍了房子情况和租金,我没有直接回复,而是转头问小飞。

「你喜欢吗?」

他满脸震惊地看着我,半晌才点了点头。

「好。」我转头对中介说,「可以让我俩单独谈一下吗?」

中介多人精,退出了房屋,还不忘把门给我俩关严了。

我拿出一沓资料,走到了小飞面前,把资料放在了他手里。

「帮我做件事情。」

「扮成一个富二代,把资料里的这个美女追到手,这个房子就是给你租的。」

「一切开销我来承担,事成之后,我再给你 20 万奖励。」

小飞一脸茫然,完全没想到我叫他来是这样的目的。

然后,我拿出陈熙的照片举在呆愣的小飞面前。

「你看,你应该不亏。」

小飞的目光挪到照片上时,明显闪过一丝期待。

是呀,美貌就是武器,我拿来也能用。

小飞似乎怕我看穿他的心思,犹豫好久才答应。

我把门打开,叫了中介进来。

「我租下了,但只租三个月。」中介面露难色,直到我说多给你两万当中介费,他才答应。

我转头对小飞强调。

「记得,三个月内完成。」

「好的,姐。」

小飞这一句「姐」,算是我们合作正式达成。

7

转天,我带着小飞去租了一辆盖拉多,一辆符合富二代人设,又和 718 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的跑车。

小飞拿到钥匙那一刻,眼睛都亮了,办完手续,小飞迫不及待地带我去兜了一圈。

停在一条树荫茂密的街上,他拿出手机要拍照,碍于我在一边,不敢明目张胆的自拍。

「所有可以炫耀的东西,都不要发任何朋友圈,或者其他社交软件。」我说。

小飞不好意思地收回手机,「好的,姐。」

然后,我们就直接开车去了陈熙工作地方楼下的健身房,这个健身房高档,连外墙都是全玻璃的,我坐在对面的咖啡馆里,就能看到里面挥汗如雨的人们。

六点了,陈熙差不多要来了。

陈熙爱玩,孔旭光才不是她的唯一目标,这个健身房就是她日常寻找猎物的其中一个场所。

陈熙穿着过于修身的运动服在跑步,唇红脸白,气质清纯,但身材却极有杀伤力,臀部被运动裤勒出的股沟线,让每个路过跑步机的男人都驻足许久。

她跑了没一会儿,就看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帅哥就在她旁边的跑步机上假装运动,还没一分钟,就想喊句「美女」。

陈熙眼看着搭讪的小男生年纪不大,衣服也一般,显然经济能力一般,就高冷地飞过去一个眼神,「不办卡,也不加微信。」

是个高手。

过一会,小飞走了过去,在陈熙旁边的旁边的跑步机上开始运动。

陈熙瞄了一眼小飞后,又瞄了第二眼,明显很满意小飞的外形。

而小飞呢?半小时里一直在听歌跑步,没给陈熙任何一个眼神。

这反而让陈熙燃起了兴趣,谁说只有男人会有征服欲,女人也有。

跑完步,小飞去饮水机接水,陈熙就走了过去。

我以为只是简单说句「Hi」,没想到陈熙直接把一杯冰水「不小心」洒到了小飞身上。

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默多克的故事没少看啊。

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去了地下停车场。

来之前,我让小飞特意把盖拉多停在了陈熙的 718 旁边。

我想,俩人一起走到车边时,陈熙应该,更加荡漾了。

两个小时不到,小飞就得到了陈熙的微信,还是女方主动要加的。

8

小飞与陈熙成为好友的第一周,孔旭光偷偷摸摸的举动依旧频繁、丝毫不减。

第二周,陈熙主动约小飞去迪士尼。

我听完有点想笑,骚得都快成精了,还去这么纯情的地方。

结果在迪士尼里,人多,陈熙的香奈儿包没注意被划了,然后小飞以赔罪为理由,把她直接拉到专柜买了个四万多的 Lady Dior。

陈熙的喜悦完完整整地摆在脸上。

晚上,小飞绅士地把陈熙送回家,特意只把陈熙送到小区口就假装离开。

因为陈熙楼下一直有一个疯狂追求者在等着她。

那人姓宋,是陈熙同一栋大楼里一家科技公司的采购经理,三十来岁,没什么钱,但是很会装腔作势,当初下了血本勾到陈熙。

然而陈熙在收到对方几次奢侈品礼物后,发现对方是个连房子首付都付不起的穷逼,毫不留情地把对方踹走了。

姓宋的也不是什么善茬,这几天连续蹲着陈熙,终于看到陈熙回来后,直接上前纠缠。

他是来找陈熙要钱的,让对方归还她买的三个名牌包以及金额多达三万的转账。

他抓着陈熙的手威胁,如果不还钱就报警。

小区地处繁华地带,十一点路边依旧不少人,故而陈熙并不害怕,相反她姿态高傲,出言讽刺。

「懂不懂什么叫礼物?送我就是我的,别老没完没了地纠缠我,我还要告你性骚扰呢!」

姓宋的果然被刺激到,拉着陈熙就要往暗处拖。

一直暗中窥视的小飞一下子冲过去,拉开姓宋的,对陈熙关心道。

「你没事吧。」

陈熙看到小飞来了之后,演技陡然上升,此刻她头上的 miki 耳朵发卡还没摘下来,活脱脱就是一个被不要脸的前任骚扰的可怜女孩。

小飞特别男人的赶走姓宋的后,陈熙眼泪汪汪地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小飞则出口成撩:「想看着你上楼。」

任凭陈熙如何经验丰富,还是被这一句话破了功,生出不少真情实感。

小飞一边安抚陈熙,一边顾虑她家被盯上了不安全,可以先去他那里暂住几天。

陈熙当然喜不自胜,一番欲拒还迎后跟小飞去了那装修豪华的大平层。

晚上两点,小飞汇报进展。

「睡了。」

9

小飞果然没让我失望,从初次相遇到现在完全套牢陈熙,前前后后只用了一个月。

在这场戏里,他一直恪尽职守,即使条件优秀,身边诱惑万千,却只「钟爱」陈熙一个。

他本就长了一张好脸,又加上我给他的资金支持,各种包包首饰贵妇化妆品就像不要钱似的供奉着陈熙。

拜金女果然被迷得晕头转向,根本没有发现后来的包其实全都是 A 货,还铁公鸡拔毛给小飞买过几次东西。

只是陈熙一向精明,即使已经明确了和小飞的关系,但是依然为了捞钱,还和毫不知情的孔旭光藕断丝连。

脚踩两只船,破坏别人家庭做小三,两种人设随意切换却一点马脚不露。

高手,果然是高手,我都有点佩服陈熙了。

陈熙甜腻腻地喊小飞老公的语音被外放时,我们正在一家低调的茶室里面筹划下一阶段的步骤。

小飞也不避讳我,直接外放了接下来的几条语音。

语音里陈熙真诉说着自己领导恶心人,故意给她穿小鞋,找她麻烦,期间她提过三次现在的工作很惹人烦。

真是暗示地明明白白。

「她是想让我养她吗?」小飞无奈地问我,「答应吗?她挺能花的。」

这段时间的交往,小飞也了解到事情的全貌,他知道我就是被陈熙插足家庭的原配。

「你这是,替我心疼钱?」

「有点吧,那边花你的,这边,花的也是你的。」

我被小飞逗笑了,确实啊,我自己都没想到。

我往后一靠,视线落在小飞的手机上说。

「她既然不想上班,那就不上了,养她吧。」

10

这个周末,孔旭光要去杭州去参加一个交流会。

陈熙也会去。

博览会当天,陈熙挽着孔旭光的胳膊甜蜜蜜地逛会展,由于是在外地,他们言行举止毫不避讳。

我站在场馆一角看着这个画面,情绪毫无波动。

小飞就站在我身边,看着我。

「姐,这……」

「走吧。」

晚上,在他俩下榻的酒店里,按照计划好的,小飞捧着束玫瑰出现在了楼下。

「宝宝,我在你酒店楼下呢,你住哪个房间?」

陈熙走之前曾借口这个周末要出差,为了不露马脚,她甚至主动给小飞说了自己酒店的地址,只是她没想到平时对她百依百顺的小飞会突然出现。

刚洗完澡的陈熙出来看到微信慌了手脚,她裹着浴巾捂着手机赶紧给小飞打电话。

「你怎么突然来了?」

电话里小飞镇定自若,「我发现自己好离不开你啊,刚走一天我就想你了。」

陈熙却脸色煞白,自己男人的甜言蜜语此刻让她备受压力。

不知道她是如何跟孔旭光解释的,连忙换好衣服去大厅里接见小飞。

酒店大堂,二人心里明明各有心事,却一副天雷勾动地火地热吻。

小飞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想去陈熙房间,陈熙说自己和同事开一间,让小飞再开一间。

「我跟同事还有点事情没做完,估计得两三个小时,一会我去找你,好不好。」

小飞当然不会拒绝,就乖乖在另一个房间里等待。

碟中谍都没有这么刺激,阿汤哥都不如陈熙会玩。

陈熙下楼之前,是她和孔旭光刚刚进入房间 18 分钟而已,二人应该来不及做任何事。

所以,她此时回去,要想安抚住这个老男人,必然会先给他泄把火。

小飞看着陈熙转身后,就跟了上去,看到了她进入了房间——8514。

11

20 分钟后。

8514 的门铃「叮咚」,响起来。

小飞给陈熙特意定的玫瑰花被服务员送了上来,小飞也站在一边,一副要给女朋友惊喜的开心模样。

结果里面传来一声男人的怒吼,「谁啊?」

服务员愣了一下,看了小飞一眼,也不敢问也不敢说,只好说出职业的一句。

「您好,我是服务员。」

「我不需要服务,走开。」

服务员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只能尴尬地看向小飞。

此刻,小飞的脸按照计划已经变冷,他「愤怒地」继续按着门铃。

孔旭光一脸烦躁地开了门,还质问陈熙「你叫了客房服务?」

两个男人第一次碰上,面面相觑,尤其是孔旭光完全是毫不知情的模样。

不顾陈熙脸色煞白,小飞开始精湛的表演,他冷着脸把花砸在了二人身上,而后对孔旭光挥了拳头。

孔旭光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三两下被打到在地,然后小飞怒视陈熙,直接走了。

泰坦尼克号和游艇的碰撞,陈熙当然是挽救泰坦尼克号,也不管自己现在穿着浴袍就跑下去。

等到追到楼下时,她发现故意没跑远的小飞,正一脸颓废地抽着烟,简直就是绿帽本人,比我都像。

陈熙到底心理素质强大,即使证据确凿,她依旧能够面不改色地编故事

故事里她是最无辜的一朵小白莲,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才误入歧途。

所谓脚踩两只船,也只是报答一下对自己事业上很照顾的「哥哥」。

她对孔旭光的毫无爱意,都是孔旭光恬不知耻地纠缠着她。

「老公,你相信我,他是公司的大客户,我没说也是怕你误会。但是,我没想到他会这样,骗我来酒店,刚刚你要是不来,我就真的要……。」

陈熙像一只弱小可怜的小兔子窝在小飞的怀里,呜呜地哭。

小飞便继续表演,好像被说服了一般说。

「真的?那你现在给他打电话,说你有男朋友,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可是,他是公司的大客户,我的工作怎么办?」陈熙还在装。

小飞便顺着她说,「大不了不上了,我养你。」

闻言,陈熙果然喜上眉梢,尽管依旧有些犹豫,但为了挽留下小飞,不得不语气冷漠地给孔旭光打了电话。

我猜,电话那边的孔旭光肯定怒不可遏,应该会把房间里的电视一把砸在地上。

他一发怒,就喜欢砸电视。

12

从杭州回去以后,陈熙辞了职。

为了这场包养更加逼真,她搬进去的第一天,我让小飞给她八万的零花钱,并且借此承诺,后续表现好,零花钱也会更多。

陈熙看着银行卡的到账提示果然欣喜若狂,当时就拉着小飞出去疯狂消费。

他俩走后,我拿着备用钥匙进了门,看到先前准备的东西都在,我才安心。

虽然目前来看,计划一直万无一失,但是小飞实在是个天生的演员,有时候连我都分不清真假。

我心里有一丝丝不安,不是没想过他会倒戈的可能,毕竟,小白脸会有什么好心眼。

至于陈熙,我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有手段的人。

对手强劲,我就必须要两手准备,保证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毫无纰漏。

13

孔旭光从杭州回来以后情绪一直不高,还是频繁地看手机,愁眉苦脸。

我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全是鄙夷,四十多岁的人,竟然还觉得自己遇见真爱,想想我都替他丢脸。

他带着小三去杭州一趟,却发现小三不仅有男朋友,他还被那个男朋友打了一顿。

这口气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的,为此他直接去找陈熙当面对峙,但发现陈熙已经把自己给删了。

孔旭光彻底被陈熙激怒了。

直接报警,说自己的车被偷了。

是的,那辆 718,是在孔旭光名下。

算他没有傻缺到底,还知道重要资产放在自己名下。

陈熙不得不到派出所,小飞自然也找了个借口跟着去。

小飞给我打电话时,陈熙正尖声讽刺孔旭光。

「那车是你送我的!我没偷!」

「你送我的凭什么让我还!」

「你也不看看自己,我比你小 20 岁,明明是你纠缠我,甚至……呜呜呜……」

后面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但是我知道陈熙绝对不会说什么好话。

挂了电话,我忽然心里空落落的。

到此,我应该算是成功了。

陈熙,彻底离开孔旭光了。

看着自己携手共进多年的老公,此刻被一个小姑娘搅得狼狈不堪,我也并没有胜利者的快感。

只想叹世事可悲。

但棋局已经摆好,连我自己也喊不了「停」。

孔旭光,你这个背叛者,这还不是你最悲的时候。

14

当天,我在外面待了很晚才回去。

回去的时候孔旭光正垂头丧气地在客厅喝酒。

我冷眼瞧了半晌,坐在了他的对面。

「孔旭光,我们谈谈吧。」

孔旭光睁着醉眼朦胧的双眼看着我,似乎有点迷茫接下来我们会谈什么。

我直接把一沓照片扔在了桌子上。

「你出轨了?」

孔旭光果然瞬间慌乱,看了我一眼,下意识解释:「老婆,你听我说……」

孔旭光一瞬间脸色发白,嗫嚅着嘴唇半天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歉意。

「孔旭光,我们在一起十年了……我从来没有想象会过今天。」

我一边说一边落泪,几度哽咽。

上次孔旭光看见我哭还是在产房,他果然慌了神,愣了半晌,猛地跪在地下,抱住我的腿忏悔。

「老婆,我错了,是我失了智,我不是个东西,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孔旭光语气真诚,他甚至大力地抽起自己的耳光。

我不回答,依旧不停地哭。

这还是我从陈曦身上学到的。

那天晚上,孔旭光求了我一夜。

我知道,都是真心。

但我也知道,男人,好了伤疤会忘了疼的。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浴缸里时,给小飞发了一条微信。

可以开始最后一步了。

15

陈熙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并不意外。

彼时我和孔旭光正带着儿子去海洋馆里看海豚。

尽管从知道孔旭光出轨时起,我不再和他有任何夫妻生活,但对儿子,我俩却从不怠慢。

从上次正式摊牌以后,孔旭光就开始有了变化。

公司再忙,也挤出时间来陪我和儿子,甚至连我前几天换了新的身体乳,他都会靠近贴着我的耳边问:「老婆,你是不是换护肤品了,这个味道好闻。」

以前,这些他根本不会注意。

可是,晚了。

孔旭光看到电话有一瞬间的慌乱,但是很快他却毫不留情地掐掉电话,抱着儿子告诉她头顶上游过的是什么鱼。

上个星期,我给小飞发的最后一步就是离开陈熙。

本来就是刻意制造出的人设,消失后更是无踪迹可寻,我退了给小飞租的东西,注销了他的电话,给他打过去 20 万,让他去了广东待一段时间。

陈熙找不到人,又发现那些奢侈品都是假货,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骗。

不过她很快振作起来,一个倒下,还有千万个备胎,只要她还足够漂亮。

而孔旭光就是那个她想求和的傻逼备胎,只可惜孔旭光没接她的电话。

当晚,回到家中,陈熙依旧坚持不懈地发短信,而孔旭光正在洗澡。

出来时,孔旭光脸上毫无闪躲之色,当着我的面打开那些短信递给我。

陈熙还真是费尽心思,她竟然说自己已经怀孕了,是孔旭光的。

我看着孔旭光,没说话,用眼神询问他的下一步行动。

孔旭光想了想,站在我面前回拨了电话,声音前所未有的冷漠。

「孩子究竟是谁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你非要说是我的,我会支付给你打胎费,但是此后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转头,他就拉黑陈熙所有的联系方式。

只是,几天以后,在孔旭光在客厅带儿子玩的时候,他的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

「如果你今天不来见我,我就把你那些丑事都抖出去,大家一起死。」

几秒后,又追过来一条。

「明天晚上九点,我在天鹅湖等你,你不来我就跳下去。」

这个号码从没见过,但我知道是陈熙。

16

为了证明清白,孔旭光带着我一起去了。

陈熙果然在人少灯暗的地方等着了,而我就坐在车子里看着。

陈熙的情绪很激动,我甚至听清楚她的大吼大叫,「那你就等着,谁也不想好过!」

然后,她顺着孔旭光的目光看到了车里的我,气急败坏地跑到副驾驶窗边,对我出言不逊,骂着各种难听的话。

一个小三,骂原配,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底气。

可能是因为蠢吧。

但我丝毫不气,因为陈熙现在眼睛红肿,头发凌乱,涨红的脸布满委屈、不甘与愤怒的丑陋的样子,已经足以让我欣慰了。

我再次庆幸自己发现出轨时的冷静,不然,那天的我,可能就是陈曦现在的样子。

孔旭光和我开车离开后,又是不断地道歉,刚刚我被骂得狗血喷头都被他看在眼里,作为始作俑者,他如今愧疚不已。

可他的道歉,都像在放屁一样,不断在狭小的车里不断响起,令人恶心。

「都过去了,别想了。」

我敷衍了一句,他才闭嘴。

17

见孔旭光无动于衷,陈熙就想到来恶心我。

她给我播了一通微信语音,电话一接通,就是陈熙的质问。

「看着我什么都没了,你心里痛快了?」

我笑着反问:「你做人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的时候,没想过这个结果?」

但陈熙并没有忏悔,相反她鄙夷地笑出来。

「想过又怎么样?我得到我要的东西就好。」

「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要告诉你,你老公出轨的证据我还留了点!」

「如果你不想拿你们一起白手起家经营的公司开玩笑,就给我五百万,钱到账我立刻离开,不再纠缠。」

我好像听到一个笑话,尤其是陈熙即使佯装淡定,依然掩饰不住声音里的颤抖。

「小妹妹,你想发给谁?我的公司同事,还是我们的客户,还是我们的父母?」

「小妹妹,你难道都不带脑子吗?这个世界上只有孔旭光一个人出轨吗?你那点东西能掀起什么风浪?我们又不是上市公司,怕这个?我一句且行且珍惜表个态就能稳住局面,简单地很。」

「还有,小妹妹,我早就把你调查的一清二楚,你觉得你在把孔旭光出轨视频的视频发出去对他的伤害大,还是我把你和孔旭光上床,又和小飞上床的视频发网上来的轰炸更厉害?」

我没有提小飞是我安排的,只是告诉她,我查过她。

谁会为了刺激一个疯子,透露这么多信息。

陈熙果然害怕起来,我甚至听到她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她「你,你」半天,像被掐住了喉咙,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心里瞬间畅快淋漓,我默不作声筹谋这么久,果然像以往一样彻底反击。

她甚至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对手,耳边的抽泣声越来越大。

我却不觉得可怜,这个女孩只是为了她的输而哭泣,并非悔过。

我不是圣母,相反我只是个睚眦必报的普通人。

「最后说一句,你的小飞去看过男科,他,有性病。」

然后,我便结束了对话,拉黑了这个人。

18

回家后,孔旭光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菜,等着我。

我坐下后,一直盯着他。

他被我看得整个人发毛。

「老婆,你怎么了?」

「刚过陈熙给我打电话了,骂了我很久。」

「什么?」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告诉我,她有性病……」

我改动了一下我和陈熙的对话,转述给这个贪恋年轻女孩子的傻逼中年男人。

孔旭光整个人都呆滞了。

他的每一个表情我都完整的看在眼里,一个都不想错过。

陈熙同时和有性病的小飞,以及孔旭光保持着性关系,孔旭光难道能不染病?

这个男人,向来自以为是,自己爽了不顾别人,根本不喜欢做什么安全措施。

孔旭光久久不能平静,一挥手把整个桌子上的菜都掀翻了。

「贱人!死贱人!」

自言自语骂着陈熙,或者是小飞。

我一句话不再多说,走到了楼上。

孔旭光,出轨,把自己都玩进去了,感觉如何?

19

三天后,我的副卡接到一个短信,是已经从广东回来的小飞。

「姐。」

我没回复。

他给我打过电话,我也没有接。

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也不想知道。

我拔下了电话卡,扔到了那个名叫「有害垃圾」的垃圾桶里。备案号:YX11XXqjL3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