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何以「最近,我总觉得屋里多了一个人」为开头写一篇故事?

最近,我总觉得屋里多了一个人。

咱也不确定他是不是人,但一定是个洁癖。

我在浴室掉的头发,我家阿福掉的狗毛,都会在我睡着后被清理掉。

起初我还没发现,只是觉得这房间有点异常。

后来才明白,是异常干净……

我搬到这里,就是图便宜。

这下便宜是便宜了,但多出一个看不见的房客,谁能不害怕呢?

1

几个月前,前公司团建。

猪头领导明目张胆地对我乱动咸猪手。

晚上,还发信息暗示我去他房间坐坐。

我转手就截屏挂到公司钉钉大群。

然而,公司却没处理他,我只好辞职,很不幸,至今没找到下家。

钱包日渐干瘪,我不得不换个便宜的住处。

也就是这里,一个月一千二。

来之前中介告诉我,是合租房,一室一厅隔成两个单间。

这在动辄两三千一个单间的北京来说,很便宜了。

可来了一看,客厅没打隔断。

中介解释说:「小姑娘,没必要隔,主卧租客出差了,三五个月都不会回来。你就安心住,花合租的钱享套间待遇,厨房、卫生间,都只有你一个人用,划算死了!」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划算了,我望着那扇锁死的主卧门,浮想联翩——

在我入睡之后,那扇门嘎吱一声,打开一条缝,一个披着白床单的东西飘出来,无声无息地趴到我鼻孔前,确认我睡着后,拿起扫帚、抹布,开始清理狗毛和我掉的头发……

妈呀,这也太离谱了吧!

2

反正,这房子我是不敢住了,便跟中介说要退租。

他说,搬走可以,但押一付三近五千块钱,一分不退。

一分不退?那我就只能去睡桥洞了啊!

我急了,说房间有鬼,他一听,也急了。

「小姑娘,你可不要瞎说啊,讲话要讲证据的。」

「行,证据是吧?你等着,我非把这鬼揪出来不可。」

这世界上,还有一种鬼,叫穷鬼。

我就是穷鬼,为了五千块钱,敢捉鬼的穷鬼……

3

回去后,我先睡饱了午觉。

到了晚上,故意把卫生间灯留着,装睡。

我侧躺着,眯着眼睛看向主卧的门。

「啪嗒!」

凌晨,我听到响声,像有人从里面拧开了保险。

「我们是……带着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

我哼歌壮胆,摸出手机对准主卧门,手抖得跟筛糠一样。

可等了很久,也没东西出来。

但是,里面隐约传出动静,好像雨声。

我从床上起来,走向主卧,想听清楚些。

不知不觉地,我耳朵已经贴门上了……

不是雨声,是敲打键盘的声音!

我轻轻敲了一下门,那声音骤然停住……

里头果然有东西!

明知门是锁死的,我还是忍不住握住门把手,一拧……

门竟然开了!

我打开灯,发现,这是间男生梦寐以求的卧室。

床边,就是张大书桌和人体工学椅。

桌上,摆着造型酷炫的电脑和一堆外设。

床对面,是一壁柜子,摆满了漫画书和手办。

这一切,整整齐齐、一尘不染。

不对,真这么久没人住,不可能这么干净!

还有,电脑屏幕为什么亮着,半屏显示着 Word 文档,半屏显示着漫画分镜草稿……

我的心脏跟着光标闪灭一蹦一蹦……

凑近看,Word 上写的是漫画故事大纲。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空格键上敲了下。

突然,键盘自动跳动起来!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你—是—鬼—吗—?」

这是在问我吗?

我不由得屏住呼吸……

这时,椅子轻轻动了一下,像有个透明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啊!!!鬼啊!!!」

我喊着,飞快逃出了这房子。

4

我在便利蜂坐到早上。

全身酸痛,喉咙发炎。

心想,必须去找中介麻烦,可昨晚忘记录下证据了呀。

回去的路上,遇到小区晨练的大妈。

我就上去问她们,我那单元楼最近出没出过事。

「这不前阵子就有个小伙,半夜了救护车来给他送走,突发心肌梗塞,小姑娘我跟你讲哦,别觉得年轻就不用锻炼,我瞧你这身子骨也不怎么结实啊。嘿!哈!」

一个大妈一百八十度地踢着腿,继续向我兜售运动养身之道。

大妈说的小伙,就是我屋里的那位吧……

无良中介,刚死过人的房子也拿来出租?

我回到房间主卧,在小伙电脑里翻找 word 记录。

结果,却在桌面上看到了一篇 txt 记的日记,日期标的是今天,应该是小伙的鬼魂写的。

我打开看,上面写着:

「4 月 12 日记

「最近,我总觉得屋里多了一个人……

「房间里莫名其妙,多出一些狗毛。

「卫生间下水道那,总有女生的长头发。

「我每天都清理,结果每天都有……

「这房间里一定有鬼!

「画漫画这两年,我一直待在在家里,白天睡觉,晚上画画,每天以固定的节奏生活。

「现在,收拾那些狗毛和头发丝需要花很多时间,已经打乱了我的生活节奏。

「就在刚才,我写着漫画的大纲,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我停下来,等着,门没开,但感觉一阵阴风刮进来……

「然后,键盘上的空格键,突然跳了一下。

「吓得我手心都出汗了,我敲键盘问她——

「你—是—鬼—吗—?

「她没回我,而是发出了诡异的喊声,吓死我了……」

不得不说,这日记给老娘看笑了。

我翻了他所有日记,发现他和我算同行,是画漫画的。

出于好奇,我在电脑里找到了他的照片。

竟然是个挺帅气的小伙子,鼻梁高挺,眼睛明亮,只是神情丧丧的,微笑也很勉强。

母胎单身的我,越看他,越觉得眉清目秀。

唉!可惜已经死了啊!

他半个月前的日记写着:「漫画网站的系统是不是挂了呀,为什么我画的漫画发不上去……」

傻孩子,不是人家系统挂了,是你挂了呀。

然而,这家伙并没意识到自己死了,反而把我当成鬼。

那我还怕他干啥?

于是乎,我改变了退租的想法。

在他的文档里批注道:

「半夜打字不要用机械键盘!!!

「吵死了!!!

「女鬼也要睡觉的!!!!

「不听话就要你的命!!!!」

哈哈,我这就是吓唬鬼呢。

不仅房租便宜,还有帅小伙的鬼魂免费清理狗毛和头发。

这鬼屋住的,当真,赚翻了呀!

5

我上网搜了他的漫画,得知他叫林简。

这漫画没几个人看,不过画风是我喜欢的,很写意。

漫画简介里,他说他喜欢王小波的小说《寻找无双》,就用小说里的元素,画了个武侠故事。

我看了一会儿,竟然看进去了,可故事戛然而止,给我急坏了!

于是,我又用手绘板,在他漫画草稿上写道:「快点更!」

到了半夜,电脑键盘又跳动起来。

他倒真的听话,这回用的是连在旁边的薄膜键盘。

他回复我的批注说:「你觉得我画的行吗?」

——「凑合吧,快点更,给老娘画个 HE,听到没有?」

——「你还在啊,结局我还没有想好……」

等等,丫居然不怕我,我理解一个漫画家没有读者很痛苦,但是,女鬼读者他也要吗?

——「你不怕我?」

——「本来怕的,但一个会看漫画的鬼,不会是什么坏鬼吧?你是女生,养了条狗?对吧?」

这时,阿福摇着尾巴走进来,盯着那张没人坐的人体工学椅,吠了两声,好像它能看到一样。

批注里,林简又打出一行字。

——「你哪里人?」

——「查户口吗?」

——「对不起啊,我平时没什么人可以聊天,不知道说什么……」

——「南方人。」

——「那你的鬼魂怎么会出现在这?」

说起来,我也没人可以聊天,失业以来,我已经整整几个月没和人说过话了……

所有的焦虑、烦闷都憋在心里,于是,我添油加醋地对他大倒苦水: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可说来话长了……

「从小,爸妈就不喜欢我,因为我是女孩而吵架。

「后来有了弟弟,他们就不吵了,变恩爱了。

「我在家里头成了可有可无的人。

「上学后,我个性孤僻,没有朋友,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

「但家里不给我学美术专业,只能自学。

「毕业了,想找个漫画相关的工作,就来到了北京。

「结果只能干点打杂的活。

「所以,在公司也成了可有可无的人。

「直属领导见我好欺负,总是骚扰我……

「我只能辞职,可能是画得太差,一直没找到工作。

「最后,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

「我不想打电话问家里要,因为问了他们也不会给。

「我绝望了,就在这房间里自杀了。」

我飞快敲着键盘,除了最后一句,都是真话,倾诉完以后,舒坦多了。

——「那你的狗为什么会陪着你?」

——「估计在我死后饿死了吧,它挺蠢的!」

阿福冲我吠了两声,仿佛知道我在编派它。

——「我是中央美院毕业的,要是我们早点认识,没准还能替你看看画。有个事情我想不明白。这房子是我家分的安置房,从来没租给过别人啊,你什么时候在这里自杀的?」

——「我生前住的是楼上。」我瞎编道。

——「楼上也是分给我家的啊?不过托中介租出去了,出没出过事就不清楚了……」

原来,这位林简,是北京土著,拆迁大户,还是央美毕业的,这么好的条件,怎么混成一个宅男,实在难以理解。我正想着,键盘又自动跳动起来。

——「对了,你叫什么呀?我叫林简,很高兴认识你,我感觉我们有点像。」

——「我叫魏晓晓,拜托,我可不敢和你像,我要是有你这条件,肯定活得多姿多彩。」

6

那晚以后,我每天都会和他东拉西扯,倾吐生活中的苦恼。

有时也会用这台电脑一起看个电影。

在文化娱乐这块,我和他还挺合拍……跨越了阶级。

他新画的漫画一直传不上去,我成了他唯一的读者。

正因如此,他很在意我的评价。

而我担心的是,他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已经死掉吧……

那段时间,我参加了几次面试,全都没通过。

因为急着入职赚钱,我进了一家要求苛刻的小公司实习。

工作强度高得可怕,但老板似乎吃定了我,一副你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滚的态度。

我连轴转了一周,每天十一二点才回家,沾着床就睡着了。

终于熬到周末,才发现我已经把林简晾了好些天了。

周六晚上,我走进主卧,看见漫画大纲的 word 文档开着。

光标闪了很久,但他一个字也没写。

突然,他切了出去,在一份空白文档上写道:

——「魏晓晓,你已经走了吗?一个星期没有你的消息了,可阿福好像还住在这……我的节奏全乱了,漫画大纲也卡了好几天。心里好乱,想和你说说话……我想,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我可能有点喜欢……

——「我可能有点……

——「我可能……

——「我……」

林简不知道,我正看着他把这句话一点点删掉……

改成了:「我想,你应该已经投胎了吧……」

我想回复他,可手悬在键盘上,迟迟没有按下去。

7

看来,这小伙子早已对我有所图谋。

难怪之前一起看电影,他非要重温《倩女幽魂》。

不过,电影里可以,但现实中,谁愿意去谈一场没结果的恋爱啊!

既碰不到,又摸不着。

改天他转世投胎,一灌孟婆汤把我忘了,留我一个人苦苦追忆。

咱可不想活得这么悲情啊!

算了,就装作没看见吧……

稍晚些,我才在批注里回复他。

我谎称,自己这些天是去转世登记局登记,已是投胎预备役,很快就走。

这是善意的谎言,为了扼杀他内心扑腾的小火苗。

——「哦,那挺好的呀,确定了哪天吗?」

——「不好说,排着队呢,快则一个星期,慢则个把月。」

挺长时间,他都没有回复,一定是舍不得我。

我开始紧张,他要是现在向我表白,该怎么办?

幸好他没有,键盘跳动,他问:

——「转世登记局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看过电影《下一站,天国》吗?差不多就是电影里那种场景。」

——「我记得那部电影里,每个人都只能留下一辈子中最难忘的一刻回忆,拍成照片,带往天国。是你的话,你会带去什么回忆呢?」

这可把我给问住了,想来想去,竟想不起有什么难忘的回忆。

——「我没想到。小时候,一直期待爸妈带我出去玩来着,可他们只带我弟去。我喜欢出去玩,但一个人去就没那么喜欢了。也许,有人陪我一起出去玩,就会是我难忘的回忆吧!」

——「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自在。」

——「我知道,但我就是不喜欢,来北京三年,故宫、长城、天安门、鸟巢……这些地方我一个都没去过,我不想一个人去。」

——「这样啊……对了,你能变一张你的照片存到我电脑里吗?认识你这么久,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

我让他等着,第二天随便找了一张照片,稍微修了修,存到他电脑里。

可是,到了晚上,这混蛋,居然对我的照片没有做出任何评价。

那可是老娘花了三个小时,精挑细选,在教程指导下,一像素一像素修的照片啊!

我恨呐!!!

8

周一,公司临时安排我去杭州出差,看展位,发传单。

我立即回去了一趟,把阿福托给宠物店,又在电脑上给林简留言。

——「我要去转世登记局参加培训,临走前有问题问你,你收到我的照片怎么就没下文了?等我回来,给我好好回答这个问题,否则,小心我变厉鬼找你麻烦!」

憋了一晚上,解气了……

当天,坐动车到了杭州,然后是连续三天的漫展。

热闹的展会,我却有点心不在焉了。

漫展结束后,我回家直奔那台电脑,把阿福都给忘了。

先看了看他的漫画,没更新?

老娘不在就没有干劲了是吗?

然后,我又点开林简的日记,一看,出大问题了。

「5 月 8 号记

「今天,发生了奇怪的事……

「不知为什么,外头的世界没人了。

「这两年,我几乎没出过门,也不喜欢出门。

「但前天,我在给魏晓晓画画,我管这些画叫:高仿游客照。

「我已经画了好几张,但那几张的背景都是大家爱去的地方。

「我想,带她去一个我爱去的地方——草场地艺术村。

「那里离我家不远,有家 A+咖啡馆,店主收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家具,很有意思。

「想起来我已经三四年没去过那里了,不知那里变成什么样了,就想去看看。

「可是,我出门后,却发现这个世界没人了。

「便利店是空的、马路是空的、行驶在马路上的车辆也是空的……

「没走多远,我就开始迷路,好像眼前岔出无数条路。

「我吓坏了,只好逃回家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日记描述的,就是死后的世界吧?

一个没有人的世界……

我想着,点开电脑上的「高仿游客照」文件夹,愣住了。

里面是他给我画的画。

在那些画里,我和他一起逛了故宫、长城、天安门、鸟巢……

我们在最俗的景点,摆出了最俗的剪刀手……

就好像我当真和他一起逛过那些地方一样。

我们笑得那么灿烂,那么没心没肺……

他是为了这些画,才找我要照片的呀!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被蛀空了一块。

为何,窗外的夕阳格外绚烂啊?

该死,这让我怎么告诉他真相啊?

9

我在电脑前,呆坐到深夜。

我想,他该起来了吧?就打字问他:

——「在吗?」

他很快回复我。

——「你猜我今天出门遇见了谁?王小波诶!我找他签了名!」

他怎么这么兴奋?感觉日记里的阴霾一扫而空了。

不对,作家王小波,不是去世很久了吗?

他已经知道了吗?我心情有些复杂,敲道: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你不用讲了,王小波老师告诉我了,我已经死了,对不对?

那天我写着稿,胸口突然疼,就给我妈打电话,我有半年没有联系她了,但她没接……

后来,我昏死过去,醒来后就没事了。其实不是没事了,是我已经死了,对吧?」

——「对……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

——「没事,我只是觉得,你胆子好大呀!不怕我给你也带走?」

——「要说胆子大,你还不是一样。你以为我是女鬼的时候,也没有怕呀。」

10

虽然,他没在文字中表现出悲伤,但我能感觉到,他变得消沉了。

很长时间,他不再更新漫画。有时候,我敲键盘,他也不回应我。

我时不时地会看看那些高仿游客照,心里希望它们是真的。

然而,无论我们两个当中谁是鬼,一起在阳光下逛景区这件事都是奢望了。

不知为何,这让我也有些失魂落魄……

因为走神,我在工作中犯了个小错误,就被开掉了。

理由是,实习期无法胜任工作。

深夜,从工位收走个人物品,离开公司。

因为已经用不了公司的车补,我没有打车回去。

可等我赶到地铁站,地铁也停运了。

走出地铁口时,一个司机问我:「去哪去哪?小姑娘,去哪?」

「京旺家园,能便宜点吗?」

我知道他是黑车司机,心里只想省点钱。

而他也给了个很便宜的价钱。

我上了车,靠在车窗上,看着这城市的夜景。

远处高楼耸立灯火辉煌,近处破破烂烂了无生气。

心想,再找不到新工作,只能回老家了。

在北京三年多,没交过朋友,没谈过恋爱……

唯一能聊得来的,却是个已死之人。

我想起林简删掉的那行字……

又想起林简给我画的画……

才发觉,真要离开北京,我最舍不得竟然是他。

11

车窗外下起了小雨,城市霓虹变得朦胧。

一阵困意袭来,我慢慢睡着了……

「喂,醒醒,快醒醒!」

将我喊醒的人,竟然是林简,就在我的眼前,活生生的。

他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一个男生,睫毛却比我的还长……

「快醒醒,这黑车司机不知道要把你载到哪,这都快到顺义了。」

「我不是已经醒了吗?」我迷迷糊糊地说着,看向前面。

不对,驾驶座上没有人,方向盘像是被透明的人把着。

我还在做梦吗,又或者,我是在梦中来到了死后的世界?所以看不到活人?

眼下,这辆车已经过了京旺家园,却没有停,往顺义方向去了。

这黑车司机一定图谋不轨……

我联想起一些可怕的社会新闻,关于司机残害女乘客的新闻!

「我不知道怎么醒来啊……」

我的声音发颤,害怕极了。这时,林简把手放在我肩头安抚我。

「晓晓,别怕,我试试看能不能吓住他……」

紧接着,他从我身边爬到前面座位,又打开前车车门,开始往车顶爬。

他踩着车窗上了车顶,探到前挡风玻璃那里,倒挂着,做出恶鬼的表情,用恐怖的声音对司机喊叫:「把车停下!别伤害我的朋友!快把车停下!」

他的声音尖锐极了!

紧接着,车辆猛然停下,林简被惯性抛了出去,飞了好远……

我连忙下车,跑过去扶他起来。

「刚刚那司机应该是看到我了,吓了一跳,哈哈。」

林简看着我,扶着受伤的腰得意地笑着。

「你没事吧?」

「没事……你快醒来吧,你的身体应该还在车里睡觉呢,很危险的。」

12

「我现在,还不想醒来,你能陪我走一走吗?」我说。

「当然可以。」

细雨中,路灯形成一个个黄色的光晕……

我与林简并肩而行,用最细碎的脚步、最慢的速度。

虽然,刚才他飞出去很滑稽,但他如电影里英雄一样爬到车顶的身姿,还是挺帅的。

他是在保护我,而我,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保护过。

这时,一辆无人驾驶的摩托车从我身边擦过……

转眼间,他已经把我揽进了怀中。

我抬起头,离他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我感觉到他在发抖……

这只是梦吗?

他的耳根瞬间红了,腼腆地说:「靠边一点,危险……」

「我也喜欢你!其实,当我看到你为我画的高仿游客照时,我就有一点喜欢你了。」

这句话,从我心里蹦到了嘴上。

安静……

漫长的安静……

细雨落在我肌肤上,冰冰凉凉,我感觉自己滚烫的脸颊会将雨滴蒸发!

我心跳得越来越快,等待他的回应。

「你说,也喜欢,是什么意思啊?!」他问。

「那天,你在文档里写你有点喜欢我,我都看到了……」

「啊!是这样啊……那么……呃……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

「我愿意。」

一声巨大的货车喇叭声将我惊醒。

我在车里,靠着车窗……

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梦吗?

紧接着我发现,这辆车的确停在了路边。

而那个黑车司机瘫坐在地上,惶恐地望着前挡风玻璃,

我走向他,他哭嚎一般喊起来:「姑娘,我错了,我不该起歹念,让你朋友别搞我啊!」

看来,林简刚刚真的来过……

而我在梦中见到了他。

我急忙远离黑车司机,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13

我回到家里,在他的电脑上打字道:

——「我刚才梦见了你。」

——「那不是梦,我本来在家里,然后突然出现在你坐的车上,应该是你梦到了我,我鬼魂就去了你那里……」

——「哦!」

我心里小鹿乱撞,回忆着刚刚昏黄灯光下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他应该会提起吧?

——「你刚才答应我的,还作数吗?」

——「嗯。」

我只回了一个字,但心里,翻江倒海!

14

和鬼魂谈恋爱是一件奇怪的事……

尤其是一个看不见的鬼魂……

你需要很努力,才能体会在一起的感觉,我们可以分享一首歌,可以睡对方睡过的床单。

只是,触碰不到对方。

我试过,再次梦到他,然而,梦境并不容易控制。

有一天,他想到一个法子,让我们能一起吃顿烛光晚餐。

我们以阿福的毛为记号,以知道我们的手贴着手。

突然,阿福对着我对面地空椅大吠起来,跑进主卧……

我还在那里深情地望着他,这时,主卧里的键盘声又响起来。

什么情况,走了也不说一声,我刚刚望的是空气啊!

我急忙跑进去看他打了什么,屏幕上,他说:

——「我看见阿福了!」

——「真的吗?」

老人家总说,狗能看见人看不见的东西,原来是真的。

——「你抱阿福进来,没准我能从它眼睛里看到你呢!」

他说完,我大呼没想到,连忙抱阿福进来。

我当真从阿福眼睛倒影里,看到了他……

他说,他也看到了我!

虽然只是倒影,但也让这触不到的恋人更加真实一些。

平时,他会指导我改画……

毕竟是科班出身啊,在他的帮助下,我的画大有长进。

拿着新作品,我终于找到了心仪的工作。

我续上了房租,终于能安心地继续和林简住在一起了。

他帮了我不少,有时,我也会想,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15

我瞒着林简,去找了他妈妈。

他之前提到过,他和他妈已经半年没有说过话了。

能感觉到,他也有遗憾。

我以为,当妈妈的,总有话要跟他讲吧,我想带给他。

可登门拜访后,我才发现我错了。

林简的妈妈又组了个家庭,生了一个孩子,是林简同母异父的弟弟。

这家伙一身潮牌,肥头肥脑的,一直不怀好意地盯着我。

阿姨呢,是个教师,给人冷静、刻板的印象。

她一边端水给我,一边说:「林简个性比较孤傲,没有朋友,他出事之后,你还是唯一一个来问候的同学。」

「阿姨,其实他个性蛮好的,挺多同学都喜欢他,可能是大家没接到通知吧。」

我为了维护林简,撒了谎……

「是吗?」阿姨似乎不信我的话,重新打量我,「我之前没见过你哦,魏晓晓是吗?没什么印象呢?」

她的目光,像老师在审问作弊的学生。

我慌张道:「对,阿姨,我之前没来过,林简葬礼那天,我人在外地,真的抱歉。」

「葬礼……什么葬礼?你弄错了吧?」

她抬了抬眼镜,盯着我,皱起眉头。

我是,哪里弄错了吗?

「阿姨,林简他不是突发心肌梗塞么……」我放慢语速,试探道。

「对,他现在还在医院。」

在医院!?

所以,他还活着是么?

我差点就蹦起来了,但是,我不停地对自己说,别高兴得太早。

当你收到世间最好的消息时,你自然会害怕,害怕一切落空。

所以,要提醒自己,别高兴得太早。

我出神时,阿姨又问我:「你刚才说,葬礼?」

「哦,是误会阿姨,我是从同学那听来林简的消息,以为他……」我顿了顿,掩饰尴尬,「阿姨,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理智地说,他其实已经死了。医生告诉我,他之前是植物人的状况,但他的脑功能恶化得很快,可能要不了几天,就没办法自主呼吸了。」

阿姨的语气,就好像在谈论一个外人。

我心里在想,假如让林简的灵魂回到他的身体里,他是不是就能活过来了?

阿姨继续埋怨说:「他就是不肯听我的话,要是肯听我的,不至于作到这个地步。他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我供他学画画,好不容易考上美院,毕业后他却非要去搞什么不入流的漫画……」

她那满怀怨气的冰冷语调真让我害怕!

林简都这样了,她还在计较过去的事!

我打断她说:「阿姨,您今天要去医院吗?我可以跟您去看看他吗?」

「今天不行,我下午要陪他弟去体育馆,没时间。」

「妈,快点,要来不及了。」那肥头肥脑的家伙催促道。

「知道了……这样吧,晓晓是吧,我给你医院地址,你自己去吧,我们有请护工照顾林简,这是护工的电话。」

这妈当的,也太不偏不倚了吧?

我现在终于知道,和林简刚认识时,他为什么说我和他有些像了。

大概是因为,我和他一样,是被家庭抛弃的孩子。

16

医院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林简躺在那里,剃光了头,连着呼吸机。

那个护工,坐在旁边的折叠椅上,一脸疲惫,刷着短视频。

我握住林简的手,是温热的。

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灵魂,再加上这个身体,才是全部的他吧。

这一刻,我好希望他活过来。

「姑娘,你是他同学还是……?」护工放下手机问我。

「我是他女朋友。」

「啊,节哀哦……真是,太可怜啦……多精神一个小伙啊,可惜了。」

护工的话,让我更加难受了。

「小姑娘,这几天你可要多来看看他,他在医院快两个月了,家里人也没来过几次,好像再过半个月,他们家就要放弃治疗了,到时候人就没了,你啊,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放弃治疗?」

「对啊,他们家说是要搬到国外去吧,医生也说他这个很快就脑死亡了,没机会醒啦。」

这……我想起林简妈妈那张冷漠的脸,简直要气炸了!

「拜托您,这几天好好照顾他。」

我对护工说完,连忙往医院外跑去。

林简啊,你赶紧给老娘回到自己身体里,亲眼看看你亲妈是什么嘴脸……

17

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疯狂敲打键盘,终于在大白天把林简吵醒。

——「怎么了?」林简打字说。

——「诶,你能不能改改晚上画画的毛病,注意点身体?你这身体,别人不在意,你自己也不在意吗?」

我蛮不讲理的把对他妈妈的气,都撒到了他身上。

——「我都已经死了,注意身体还有用吗?哈哈。」

——「少跟我哈哈,我认真的。」

——「你生气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我深呼吸,平静之后,才回复他。

——「我今天发现,你还活着,在医院躺着,是个植物人。」

——「我……活着,你没开玩笑吧?」

——「谁和你开玩笑,你得赶紧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不然你就真死了?」

——「为什么?」

因为你的家人,要丢下你,到国外去了……

我犹豫了,没有告诉他,任谁也接受不了这种消息吧?

于是,我改了说法。

——「医生说,你的身体撑不到半个月了。」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到自己身体里啊……」

——「去打听啊!赶紧!立刻!马上!」

18

头几天,我就花光了新领的工资,请了几个大师……

灵媒、风水师、塔罗牌大神……

没一个靠谱的,钱全打了水漂。

林简在那个世界也没有进展。

他说,他出去走不了多远,就要迷路。

倒是经常遇见王小波老师,可以和他聊聊文学。

我气坏了,问候他:「您老人家倒真有雅兴?不想活了是不是?」

时间一天比一天少,看着病床上的他一天比一天憔悴,我比谁都着急。

眼看,一个礼拜过去了。

当我向林简埋怨今天来的教士,只会神学理论,不懂实操时,

他突然问我:

——「要是我真的回不去了,我们还能再一起多久啊?」

热恋时,谁也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吧!

现在,他提出来了,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实话实说,除了偶尔能梦见他,其他时间,我这恋爱谈的,跟守寡似的。

——「你怎么不回啊?我想过,我要是真回到身体里,没准是一个很讨厌的人呢!」

——「你别消沉了,你是死是活,我都会陪着你,但现在,你最好努力给老娘活过来……」

——「其实,昨晚我回了一趟家里,遇到了我妈,她当时应该是做梦梦到我了吧,她看到我很生气,把我一通责备。还告诉我说,他们要搬到国外去了,我已经脑死亡,她决定放弃治疗。这事,你早就知道对吗?」

——「对,那又怎么样?反正老娘不会丢下你……你等下,有人来了……」

外头,突然有人重重敲门。

我在猫眼上看了看,来的人竟然是中介,还有林简的弟弟。

我连忙折返回去关好林简的房间,可中介已经自己拿钥匙开门了。

19

他们要把我赶走。

无良中介问我,为什么要私自闯进主卧?

林简他弟问我,为什么要冒充林简同学?

我都答不上来。

简单几句对话,我就知道,林简他弟压根没把他当哥。

否则,也不会瞒着他妈,联合无良中介把客厅租出去……

但是,我据理力争,还是赖在了这里。

我说:「租房合同在这,你们要是赶我走,我就报警。」

他俩看我这架势,服软了。

可我没想到,林简他弟直接请了一家搬家公司,把林简的东西全都搬走了。

就这样,我和林简失去了联系……

因为,我们只能通过那台电脑交流。

20

在这个房间里,只有阿福和它的毛、我的头发,以及林简的电脑可以横穿生与死的世界。

正因如此,我知道,林简还在这房间里。

因为我在浴室掉的头发,我家阿福掉的狗毛,依然每天被他清理掉。

但是,他不愿意见我了。

我用阿福的毛,摆出文字,试着和他交流。

但他并不回复我。

他是觉得,我们之间没有结果,就不肯见我吧。

有时候,我会看到阿福对着空气摇尾巴,就知道是他在那里。

但他会很快走回自己的房间,留下阿福在门口失落张望。

我也试图在梦中再见到他。

每天,我想着他模样入睡,却始终没有见到他。

他应该是在躲着我吧!

一个人要是存心躲着你,你怎么可能找到呢?

21

我照常上下班,抽时间去医院看他。

然后又去找了他妈,把我知道的都告诉她,求她不要放弃治疗。

可是,她却把我的话当成疯话。

我已经尽力了,已经……没有办法了……

每一个清晨醒来,我总会发现眼泪打湿了我的枕头。

时间真的不多了,我要失去他了……

一天,我路过一家书店,看到了王小波老师的书。

是他写给李银河老师的书信集《爱你就像爱生命》

突然间,灵光乍现!

我想到了见到林简的方法!

我请了假,买了一套王小波全集,没日没夜地看。

我梦不到你林简,还梦不到王小波老师吗?

那几天,我醒了就读,读困了就睡……

终于,在第四天夜里,让我梦见了王小波老师。

他个子很高,嘴唇很厚,笑起来的时候,两排牙一览无余。

「小姑娘,最近你看我的书看得有点勤哦……」

梦里,他在我房间,翻着自己的书说。

「那是您写得好呀!」

「这我不否认,但我看,你还有别的目的吧?」

「那我直说了王老师,能求您帮个忙嘛?你见过住这房间的鬼魂吗?他是我男朋友,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啊,他刚刚出去,好像是故意躲着你。」

「您能带我去找他吗?」

「行啊,举手之劳。」

梦里,我跟着王小波走出了房间……

外面的世界依然空空荡荡。

没走多远,路就分叉开,好似万花筒里一般。

「你跟紧我。」王小波老师说。

曲曲折折,弯弯绕绕,最后,我在一个公园里见到了林简。

他坐在秋千上发呆,一见到我,就要跑。

王小波老师追上去,拽住了他。

「女孩都找到这了,你怎么能逃呢!别逃了,别让自己后悔,是吧?」

林简看着我,说:「你怎么找来了?」

「你是不想活了还是怎样,明天,他们就要放弃你的治疗了,为什么不回去?」

「我找不到去医院的路,而且我也不想回去了,没有人在等我。」

「……我在等你,还不够吗?」

「算了吧,我这种人,会拖累你……」

我没等他说完,就抱住了他。

我理解他,就像那些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人,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

就好像,我总是计较爸妈不爱我,计较为什么他们只关心弟弟,长大以后就以为,不会有人爱我了。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代表我们失去了爱的能力……

我知道,我不能失去他。

他愣在那里,手垂着,并没有抱住我。

我在他耳边说:「相信我,以前我没有勇气,面对这个世界。但是现在,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总够了吧!」

他缓缓地抬起手,抱住我,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

「对不起……我不该躲着你,其实我也好想见你……可我也害怕,假如我一定活不过来,会拖累你的!」

林简边说,边嚎啕大哭。

王小波老师在一旁笑而不语……

我们三个回去的路上,王小波悄声对我说:「小姑娘,我的书你没白看啊,你刚刚对你男朋友说的话,不是我书里写的吗?」

我憋着笑,对王小波老师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虽然是他写的,却也是我的真心话。

22

我和林简在梦中约好,等我醒来,他就跟我一起去医院。

我会带着阿福去,他能看见阿福,在那个世界只要跟住阿福,就不会迷路了……

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到身体里的机会!

我醒来时,阿福已经蓄势待发,它兴奋地跳跃着,缠着我看不见的林简。

「走啦,阿福!」

我开门,牵着阿福去医院,足足走了三站地,我们来到了医院前。

保安却说,狗不能进。

我撒开阿福,先往里头跑,阿福也轻巧地晃过保安追上来。

我们避开了电梯,走步梯爬了八层,终于来到了林简病房所在的楼层。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林简的妈妈和弟弟正在和医生商量着什么……

我知道他们要干嘛!

「你怎么来了?」阿姨盯着我问。

「您等等,别放弃治疗,林简马上就要醒了!」

他们像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我,然后,又看见阿福,如临大敌。

护士跑过来,要把阿福赶了出去……

我走到病床前,祈求着,

「快点醒来,快点醒来啊,林简!」

但是,病床上的林简,一点动静也没有!

身处那个世界的他,不会是跟丢了吧?

「小姑娘,你别闹了,我儿子我最了解,停止治疗对他来说也是解脱。」

「解脱?你少说这种漂亮话,为什么不肯承认,你就是不喜欢他!别以为你是长辈就有道理,你问过林简是怎么想的吗?你打心眼里关心过他吗?了解过他画的漫画吗?」

我嚷起来,惹得同病房的病人和家属侧目。

林简的妈妈脸上无光,摆起臭脸,

「医生,快让保安把这疯姑娘带走吧!」

没等保安来,林简他弟已经抓住我的胳膊,要把我往病房外拽……

这时,阿福跑了回来,对他狂吠起来,却被他踹了一脚。

他的力气好大,我感觉我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

「放开她!」

很虚弱,但很坚定的声音。

我回头,看到林简醒了。

我高兴得简直要哭出来……

他拖着身体,从病床上下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他一拳打在他弟脸上。

林简摇摇晃晃的,有些站不住,我急忙扶住他。

他妈妈看着他,哭了,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虚情假意……

她上去抱住了林简。

可林简却冷冰冰地说:「妈,你刚才又想把我丢掉是吗?」

听到这句话,他妈妈脸上的表情,就像见鬼了一样。

她羞愧难当,跑出了病房,林简弟弟追了出去。

医生和护士们都被眼前的医学奇迹吓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医生才开口说:「林先生,你先躺好,我们得给你做些检查。」

林简躺回病床上,一直看着我。

看得我害臊,看得我双颊滚烫……

「喂,你是谁啊?」他说。

「我是你老娘啊!」

我骂道,可眼里却含着泪水,我作势转身要走,他拉住了我的手。

「别走,我开个玩笑……你说过,要和我一起面对这个世界。」

我背对着他,笑了……

他的手很潮湿,医院里依然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这一切,使他抓住我手的这一刻,更加印象分明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这真实的触感和味道,和梦中相见有不一样的感觉。

那瞬间,好像有一股暖流,从他的手心,流向我的手心……

而我,只是用力地将他的手握得更紧……

这——就是我的回应。

彩蛋 1:

林简病好后,我们两个一起去了高仿游客照里的每一个景点。

我和他一起逛了故宫、长城、天安门、鸟巢……

我们在最俗的景点,摆出了最俗的剪刀手……

和高仿游客照里一样,我们笑得肆无忌惮、没心没肺!

彩蛋 2:

当我们一起翻看照片、日记,以及我们在电脑上留下的所有对话时。

林简突然问我:「你的头发,一直这么长吗?还是后改短了?」

「我的头发一直就这么长啊!」

「不是吧,我当时在浴室清理的头发,可比你的头发长多了。」

「喂,你别吓唬我啊!」

我说着,用枕头砸他。

其实,林简还真没吓唬我。

我当时不知道,那个房间里,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孤独女人。

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作者:王枝节备案号:YX11MrE0K1X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