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一个人智商高了有多可怕?

没有实验室,没有专业设备,刘招华单枪匹马,在宾馆厕所内就一次性就制出了冰毒。

刘招华很有可能是中国大陆第一个私下搞出冰毒的人。

后来,只靠自己查资料就能无师自通,找到替代的制毒方法。

到了 1996 年时,刘招华已经有一套稳定的制冰毒方案,采用硫酸制备,能够完全排除警方可追查的麻黄素。

他用新方法制备出的冰毒,纯度接近 98%,超过金三角和墨西哥最纯的货。

逃亡 9 年,因为曾是退伍军人与杰出的司法工作者,也导致他今后成为了警方「最狡诈,最难对付」的对手。

逃亡途中,他娶了新老婆,卖过彩票,当过「大学特邀讲师」,竟然还假冒富商跟政府签合同成为「种树专家」……

01

「既然洋人能用鸦片打开我们的大门,那我也能用冰毒打开他们的大门。为什么不试试?」

「反正我的毒品不卖中国人,只卖外国人。」

很难想象,这是个特大毒枭在死刑前说出来的话。而说这话时,他脸上带着淡定的笑,俨然像是在酒桌上随意吹牛逼。

在中国犯罪史上,性格嚣张,并且有能力有手段的重案犯大有人在。

但真要论其中的「犯罪天才」,且人生遭遇之丰富,经历堪称「奇人」+「狂人」的,刘招华绝对算得上一号人物。

此人心理之阴暗,三观之扭曲,包括对犯罪的漠视,以及极高的智商,哪怕放到全人类的犯罪史上,都是首屈一指的。

02

「小镇做题家」,是刘招华人生中的第一个身份。

1966 年,刘招华出生在福建福安市赛岐镇一个信佛的平民家庭,是家中的老幺,上面有四个哥哥姐姐。

9 岁时,他的母亲突发重病全身瘫痪。刘招华跪在佛龛前痛哭流涕,从此吃斋一年,以求佛祖保佑母亲康复。

在乡邻眼中,这个小孩懂事、孝顺,是个「好囝」。

当时的刘招华,不但品性端正,而且成绩特别好,名列前茅,奖状一直没断过。

然而命运弄人,12 岁那年,他的父亲出门卖豆腐,不慎车祸身亡,几年后母亲也随之而去。

遭遇至亲离世接连的打击,令正值青春期的刘招华变得性格乖戾,时不时做一些出格的事,别人不敢做的事,就他敢做。

尽管如此,刘招华依然保持着出色的成绩,特别是化学这一科上,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多次在化学竞赛获奖。

然而,在这样一个父母双亡、极度贫困的家庭,刘招华的全部天资注定无处兑现——他连学费都交不起……

1983 年 11 月,高二的刘招华选择了辍学去参军。

在部队里刘招华表现依然出色,十分积极。两年后,便被提拔到福州武警指挥学校学习,随后又被分配到平潭市武警部队,因为吃苦耐劳,很快被升到排长。

和刘招华同期当兵的,只有他一个人获得了这样的提干待遇。

遗憾的是,他显然并不珍惜这些优待。

甚至这段行伍岁月,居然成为了他走向堕落的开端……

原来,平潭这座小岛,远不同于刘招华家乡的小镇——这里是大陆距离台湾最近的地方,也是很多台商进入大陆的第一站。

每年还有上万名台湾香客,从平潭过境到湄洲岛祭拜。

头脑灵活,善于交际的刘招华,很快就结交了好几个台湾商人,靠走私龙骨酒等商品赚了笔小钱。

而那些台商口中台岛的富裕,纸醉金迷的生活,更是令他大开眼界。

「人的欲望就像个不可逆的化学反应,一旦它点起来了,就回不去了。」

许多年后,刘招华回忆起当初心态转变的契机,如是说。

对比起那些物欲横流的享受,军营的生活实在是过分简朴和枯燥了。然而按照规定,只有服役满 15 年才能转业。

刘招华迫不及待想要离开部队,他一刻也忍受不了。可军令毕竟严明,该怎么办呢?

这人动了歪脑子,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有一次报销时,他故意多报了 145 块钱,这个数目在当时不大不小,也是刘招华精心设计的,目的就是吃到支队行政记过处分一次,以及团内严重警告处分一次。

当时的上级怎么也想不通,这么一个优秀的军人,怎么会贪这点小钱?

他死活想不到,这一切都是计划的一部分。

于是,带上污点的刘招华,很快便「如愿以偿」转业成功。

考虑到他出众的能力,部队依然给他安排了一个好下家,去到了福安市的法院法警大队。

于是,「特别能打的法警」,成为了刘招华人生的第二个身份。

在法警大队,刘招华一如既往地优秀,他很快就精通了业务,不但工作干得好,拿过三等功,还得过「优秀工作者」。

当时队里的同事都说,刘招华这人本事很大,绝对是法警队的骨干,如果他当时继续在法院干下去,前途可以说不可估量。

而且,刘招华还很能打,身手在法警中数一数二,有一次追一个逃犯,四五个法警都按不住,刘招华单枪匹马去了,就把对方干翻在地。

1988 年,刘招华接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任务。

当时,有个原台北「地检署副署长」偷渡过来,投靠大陆,组织上包下了福州东湖宾馆 7 号楼第四层 8 个房间,安排刘招华保护他。

接触不久,这人一眼就看出刘招华那渴望暴富的心态,聊天时便故意提一些自己以前碰到过的赚钱歪路子。

「原来台湾人这么能搞事情?」刘招华更加躁动不安了。

后来一次聊天中,这位「副署长」听闻了刘招华特别喜欢化学,便从抗战时日军服用安非他命兴奋剂开始,聊到了各种毒品,后来又提到了台湾最近流行一种新的玩意——觉醒剂……

这位「副署长」小声说道:「这东西在台湾,明面上是种减肥药,实际上在地下,很多人都拿它当毒品吸……」

这一下,刘招华彻底来劲了。

当时的他还并不知道,这个所谓「觉醒剂」,就是后来臭名昭著的「冰毒」。

对方见刘招华一点就通,干脆连制毒的原理都讲给他听。

刘招华听得哈哈大笑,简直比听相声还享受。

几天后,那位「副署长」偷偷塞给他一包东西:「你要是有本事,就试试,能不能搞出来……」

03

刘招华一看,包装上写着「麻黄素」,产地内蒙古。

几天后,他把自己关在一家小宾馆的厕所里,只花了两三个小时,就合成出了少量的冰毒。

要知道,此时是 1988 年,而我国第一次缴获冰毒的记录,是在 1991 年。

这意味着,刘招华很有可能是中国大陆第一个私下搞出冰毒的人。

当他这批 50 克的样品递给那个「副署长」时,对方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居然有人能在没有实验室,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单枪匹马,一次性就制出了冰毒。

「你们大陆果然是人才济济。」

「你错了。不是自夸,全中国能做到的,可能只有我。」刘招华拍了拍胸脯,自得地笑了。

「副署长」掏钱包,抽出几张钞票:「这钱你先拿去。以后有合作来找我。」

「钱就不必了。我倒是听说,你们台湾的化工专业书不错,有机会的话,帮我带几本。」

后来,对方果然很快便捎来了一本台版的《有机精细化学》。这本和另一本《大学有机化学》教材一起,成为了刘招华早年从不离身的两本书。

担任法警期间,刘招华的工资只有 56 块钱,他不止一次和同事抱怨「这点钱怎么够潇洒?」

发现制毒这条「致富捷径」之后,他便开始盘算,怎么开始干。

在当时的 80 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浪潮刚刚涌入福建,商业环境还很淡,愿意做生意的人不多。

而刘招华由于能力出众,被法警大队抽调,负责参与招商引资。

一来二去,他便和不少领导熟识了,又交结了一批商人:港台、新加坡、马来西亚的都有。

这些人成为了他的人脉和资源。几年后的 1991 年,刘招华便在赛岐镇的海边租了 13 亩地,盖了三座化工厂,制造塑料产品。

显然,这些只是幌子。

在厂房边缘,他另起了一座三层小别墅。看似是私家豪宅,但后来,这里成为他真正的老窝——一个制毒大本营。

「制毒专家」,成为了刘招华人生第三个身份,也是危害性最大的一个。

就这样,一个业务娴熟的法警,同时还身兼一个塑料厂老板的身份,背后还隐藏着「毒师」的真正身份。

90 年代初,年仅 26 岁的刘招华,可谓是如今「斜杠青年」的始祖。

这个一夜暴富的苦孩子「衣锦还乡」,吃穿用度都异常大手大脚。

自家带泳池的豪宅建好后,他还大摆宴席,款待当地的头头脑脑,一时间风光无限……

甚至当他回法院上班时,某个同事善意地提醒他:「小刘啊,你开这 3.0 排量的皇冠车太招摇了,人家院长也就开桑塔纳……」

刘招华咧嘴一笑,没说啥。没过几天,他就辞掉了法警的工作。

甚至院长还亲自挽留他,认为队伍损失了一个 C 位干将。

这几年从武警干到法警,对刘招华而言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他从中谙熟大量专业知识:从犯人的追捕、押解,到看管、送审,甚至器械的管理,全都了如指掌。

这也导致他今后成为了警方「最狡诈,最难对付」的对手。

04

91 年之后,我国警方意识到了冰毒的危害,也对其制备所需的原材料,特别是麻黄素进行了严格管控。

当时还任职法警的刘招华,洞悉了这一点——他明白,一旦毒品被警方盯上,第一时间就会调查原料采购渠道,如果继续用麻黄碱制毒,暴露的概率极大。

因此,他决定摸索出其他的制备方法。

对此刘招华有着强烈的自信:一来,他有钱,资本的原始积累已经完成,他可以一次性掏出 40 万巨资,投在毒品的「研发」上。

二来,他本就是化学天才,只靠自己查资料就能无师自通,找到替代的制毒方法。

果然,到了 1996 年时,刘招华已经有一套稳定的制冰毒方案,采用硫酸制备,能够完全排除麻黄素。

但他对这个方案并不满意,因为生成的硫酸甲基苯丙胺,纯度不高,外观也不好看,卖不出好价钱。

为此,他特意远赴陕西,去到西安交大拜访了一位退休的知名化工专家,请教甲基苯丙胺的制作技术。

老教授被他一张嘴皮子说动,加上不知道这就是冰毒,以为只是某种减肥产品,便答应帮忙。

泡了一个月的实验室,老教授虽然没能找到解决方案,但却给出了一个关键性的建议——弃用硫酸,改用盐酸反应来获取结晶。

值得一提的是,当刘招华臭名远播之后,这位老教授也极其后悔。而在审讯中,刘招华则坚持洗清这位教授的嫌疑,声称自己只是请教化学知识,无关制毒。

这么讲,倒也不无道理。

毕竟最终新型冰毒的研发,完全是刘招华自个儿研究出来的。

通过翻阅大量专业书籍,外加反复实验,这个天赋异禀的男人最终「攻关成功」……

新方法制备出的冰毒,纯度接近 98%,超过金三角和墨西哥最纯的货。

更重要的是,这种全世界首创的新方法,完全不需要麻黄素做原料,大大增加了警方的追查难度。

后来,「刘氏冰毒制备法」甚至传到了墨西哥头号毒枭「矮子」古兹曼的耳中,他迫切希望重金收买刘招华,将其纳入自己的贩毒帝国。

不过最终未能实现。况且以刘招华的性格,也很难想象他会甘愿为他人打下手。

和刘招华相比,哪怕是编剧笔下虚构的「绝命毒师」老白,也相形见绌。

就像老白有个贩毒搭档小粉一样,刘招华也有一个「合作伙伴」,闽南人陈阿章。

此人是个能人,他掌握着贩毒去台湾、东南亚甚至欧美的渠道。

刘招华把自己制备的高纯度冰毒,按照每公斤 1.5 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他。

陈阿章转手就卖到每公斤 30 万元,黑市上甚至有人愿意出更高价,就因为这批冰毒「成色实在是好得令人咋舌」……

在交货的同时,刘招华特意叮嘱陈阿章:「货只能卖去国外,绝对不能在境内卖!这是原则!」

不过别搞错,倒不是说他刘某真的有什么「爱国情怀」,单纯只是因为福建抓得很紧,害怕被盯上而已。

哪怕千叮咛万嘱咐,陈阿章还是「背叛」了他,把毒品转卖了一个福建长乐人,大批毒品流入了国内。

事实证明,刘招华的判断是正确的。

没过几个月,福建缉毒警就盯上了新一批的冰毒,通过售卖渠道顺藤摸瓜,抓到了身在福州的陈阿章。

而刘招华此时刚好因为侄子意外溺亡,回家出席丧事,逃过了这次追捕。

换了其他人,听说自己最直接的同伙被抓了,一定吓得立马逃窜。

然而作为陈阿章的直接上游,刘招华不但毫无惊慌失措,还干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

05

1996 年 11 月 26 日,陈阿章案件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审。

刘招华一直关注着案件进展,他居然亲自跑去法院,像个淡定的吃瓜群众一样,全程旁听了同伙被审判的整个过程……

「法院嘛,我可太熟悉了。我就坐在那里,听他有没有把我供出来!哈哈……」

许多年后,自己也锒铛入狱的刘招华回忆起当初那一幕,竟然还偷着乐。

当时他觉得,手里有一些陈阿章的重要把柄,对方未必会直接招供自己。确实,陈阿章在庭上也并没有直接供出刘招华的名字。

但是,最终庭审结果一公布出来是死刑,刘招华立刻就做出了判断:

「既然是死刑嘛,他肯定还是要把我供出来,搏一个无期的。」

果然,后来陈阿章在牢里改口,交待了自己和刘招华的关系,死刑也被改判成了无期。

刘招华当天便连夜赶回了福安,躲进那座三层别墅里,呆了一个多月,仔细研究逃亡的方案。

或许你会好奇,都到这步了,他居然还能安心待在制毒窝点里周密计划?事实上,这个别墅本身也有玄机,哪怕警方追查过来,刘招华也做了充足的准备:

首先,别墅下方的地下,有一条密道,直通 150 米外的塞江。

在塞江上,刘招华常年停着一艘快艇,保养良好,油料加满。

从别墅到逃上快艇,只需要 90 秒。上了快艇,再驶离塞江主航道,只需要 3 分钟。而从塞江只要沿河而下,就可以经由霞浦海港,一路逃去台湾……

也就是说,只需要 4 分半钟时间,刘招华就能从别墅里,逃到很难抓捕的水域。

而警方要进村必定要经过村口,从那里到达别墅,要颠簸 40 分钟。在村口有刘招华的暗哨,一有风吹草动,就能通知他逃离。

不过,这个保险方案最终并没有真的派上用场。

或许刘招华觉得自己已经计划周全,又或许,狡猾的他依然担心出意外,在警方追查到福安之前,便主动开始了逃亡。

1998 年 12 月 31 日,刘招华从村里人间蒸发了。

走得没有一点儿征兆,就连他老婆吴云青也完全不知道丈夫去了哪。

她当时是宁德市一所中专学校的老师,当得知那个能干体贴的丈夫竟然是个毒贩之后,吴云青伤心欲绝,心如死灰的她决定出家为尼。

1997 年 3 月,福建省公安厅正式发布通缉令,追捕毒师刘招华。

从那一刻起,这个男人开启了人生下一个身份标签——大案逃犯。

这一逃,就是 9 年。

只不过,可能这位逃犯的经历,和你想象中或许完全不一样。

没有太多心惊胆战、亡命天涯。

他娶了个新老婆,还开启了另外一门生意……

06

谁也想象不到,刘招华逃亡的第一站,居然是福建著名的一座禅寺:闽侯雪峰崇圣寺。

他父亲的骨灰,就存放在这座始建于唐代的古寺之中。

只不过,面对九泉下的父亲,这位儿子并没有唤起任何良知,反而变本加厉……

刘招华在寺里呆了几天,佛也拜够了,便一路南下,去到了海南三亚。

在三亚河东区的一个出租屋里,刘招华居然过上了快活似神仙的日子。他不用再忙着制毒贩毒,每天就喝喝茶,看看书,隔三差五弄点海鲜吃,日落时还在海边走走逛逛。

这一呆,便是接近一年。

很快,这名养尊处优的逃犯长了一身膘,白白胖胖,一张浑圆的脸也很难让人联系到通缉令中的他。

这段日子里,他不但谈了个女朋友,还把人肚子给搞大了。刘招华化身「渣男」,塞了点钱,把对方打发回湖南老家生孩子。

此时,他逃亡伊始随身带的 20 万,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不过刘招华并不心急,毕竟,他在湖南投资的旅游项目,已经接近盈利了……

更重要的是,他还物色好了下一个落脚地——广东普宁。

普宁是个什么地方?

90 年代的这里,可以用「毒窟」来形容。当时风头最盛的「潮汕毒王」陈炳锡,老家就是普宁的。当时另外几个大毒枭,比如「运毒大王」张启升,「缅甸毒王」谭晓林,也经常来普宁和陈炳锡「交流经验」。

陈炳锡

不过陈炳锡那会儿并不懂冰毒,他搞的是海洛因,在当时属于日薄西山的「夕阳毒品」。

陈炳锡也想开创点新门路,但是问遍了人,也没有懂新技术的。

98 年一开春,刘招华便去投靠陈炳锡,没想到,对方还有些爱理不理。

和刘招华一起「拜访」毒王的,还有另外一对男女,男的是成都一所大学的教授,女的来头更大,自称是四川某缉毒大队负责档案管理的警察。

这俩人在酒桌上吹得天花乱坠。

刘招华只是脸挂着笑,像看笑话一样围观他俩……

酒过三巡,陈炳锡问起一些制毒的技术细节,俩人支支吾吾开始搪塞。

这就到了刘招华粉墨登场的时候了。

他三言两语,就把制毒的原理大致讲了一遍,把那两个水货听得一愣一愣的。

而陈炳锡更是两眼放光:「兄弟,你这水平很高啊!」

刘招华一拍胸脯:「实不相瞒,福安的冰毒,都是我做的。」

此言一出,陈炳锡当下便把刘招华当成财神一样供着,就差结拜了。反倒是那两个「大牛」被他冷言冷语打发走了。

果然,刘招华合伙之后,几天内陈炳锡团伙就搞出了 500 公斤的冰毒。

陈毒王喜出望外,可刘招华还并不满意:「这种用麻黄素的路子,已经早过时了……」

陈炳锡这才知道,此人其实还藏着一手,他也不装了,干脆开诚布公了自己的「合作方案」:自己负责出钱、选厂址,主管销售;刘招华负责原料和设备采购,抓生产。

普宁的制毒工厂,设备齐全

俩人相当于一个 CEO 一个 CTO,对半分成。

刘招华欣然同意。

在普宁这期间,春风得意的刘招华又谈了个新女友李晓青,还是他的福安老乡。刘招华很喜欢这个新欢,一掷千金给对方买了房。

7 月时,俩人还回老家领证结了婚。

因为婚纱照拍得不错,那家影楼居然还把这张照片挂在橱窗,挂了一年多……

这老板要是知道自己挂的,其实是个在逃通缉犯,不敢想……

几个月,冰毒工厂后发生了一场意外,排污流入鱼塘毒死了鱼,村民纷纷举报。

陈炳锡觉得暴露的可能性很大,便赶紧关厂停工。二人商量,干脆换个地方重新建厂。

刘招华觉得总是蛰伏在南方,警方迟早会发觉,干脆跑远一点算了。

这一逃,就在大西北,搞出了一个「毒品超级工厂」……

07

刘招华的下一个逃亡落脚地,是宁夏银川。

他此前就打听到这里有家制药厂常年亏损,准备变卖掉。经过实地考察之后,刘招华觉得这个厂子非常适合制毒。

他便把普宁带的团队,原班人马包了 10 多台大货车,奔赴银川。

这里很快就成了他开发毒品的「超级工厂」,刘招华带头在「一线带队」,不但亲自挑选了各种催化剂,还研发合成和结晶工艺,甚至连污染排放也要抓……

要不是产品是毒品,这妥妥是化工大佬的派头。

他还一次性印了一万个纸箱,外观标注是酒石酸胺化钾卷烟香料,这些纸箱可以包装 200 吨的冰毒,变相证明了这家厂可怕的「产能」——如果开足马力生产,一天就能制造一吨冰毒!

显而易见,这些巨量的毒品,会祸害多少人……

见生产落实了,刘招华又忙着去搞销售。

但销售这种事,在大西北显然行不通,没办法,刘招华只能返回广州。

当时短短数月,他的银川工厂已经盈利了上千万,兜里阔绰的刘招华选择下榻当时天河区一家豪华酒店——总统大酒店。

在酒店的 818 层,刘招华和陈炳锡再次碰头,讨论后续的销售合作事宜。

就在这个当口,广州缉毒警刚刚破获了一起 400 公斤的海洛因毒品案。

显然,这些毒品都是陈炳锡的货,他的马仔罗建光在库房清点货物时,并警方一举人赃并获。

在查获现场时,警员意外发现了另一个可疑的仓库。

破门而入之后,里面的一幕令所有警员全体惊呆了……

即便放到整个贩毒历史上,这一幕也堪称蔚为壮观:仓库里整整齐齐码着成箱的冰毒,每一摞都从地面直接堆到天花板。

甚至警方拨来了一整个排的武警,才把如此巨量的冰毒全部搬了出来,堆满了整整一篮球场!

当场称重后,他们获得了一个惊人的数据:12.36 吨。

这意味着什么?

全世界当年缴获的冰毒总量,加起来还没有这么多。有人计算过,如果这批货能卖到美国,价值甚至高达 55 亿美刀!

「这么多的冰毒,会是谁造出来的呢?又是从哪里造的呢?」

一个熟悉的名字,逐渐浮出了水面。

通过毒品鉴定,警方发现这些冰毒,和 1997 年福安冰毒案采用的是同一种制备技术。

「懂这种技术的,只可能是刘招华!说不定他人就在广州,抓!」

从罗建光的口中,警方讯问出刘招华的落脚点,立刻组织了大批便衣警察,奔赴总统大酒店。

此时,毒枭刘招华恰好从外返回,在酒店大堂打算搭电梯上楼……

08

就在大堂的电梯口,和便衣擦身而过的一瞬间,经验老辣的刘招华立刻察觉到,这个人很可能是个警察。

「干法警这么多年,我对便衣的行为特点很熟悉。」

被捕后,回忆起当时那一瞬间,刘招华居然波澜不惊。

「这种时候,越是紧张,人家越会怀疑你。你一想跑,就完了。」

刘招华不动声色,居然大大咧咧地跟着便衣,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轿厢。

当对方按下「8」楼按键的那一刻,他更加确信这个人绝对就是来抓自己的。他不紧不慢地按下了一个「7」楼,假装成房客,气定神闲地站在便衣侧后方。

那名便衣回头瞄了一眼,并没有认出他。

7 楼一到,电梯门开,刘招华从容走了出去。

确认警察没有跟上来之后,他掉头转道楼梯,一路直奔下楼,逃出了总统大酒店。

然而,这还只是围捕的第一道,当时警方在广州全城各个交通要道都层层设卡,刘招华似乎是插翅难飞了。

没想到,这个老狐狸又一次反其道而行之。

「警察肯定以为我想开车或者搭车走,但凡上了四个轮子的,一定会被拦下来活捉……」

于是,他溜到酒店附近暨南大学校门外的一家自行车店,买了一辆新车。然后就学着当地人的模样,优哉游哉地踩着单车,顺着小路骑,居然一路骑出天河区,才打了辆出租逃逸。

途中多少道关卡,竟都没有识破他的诡计……

逃离广州之后,刘招华想,既然行踪已经暴露了,就必须选择一个此前从未到过的地方。让警方出其不意,压根想不到。

该去什么地方呢?

09

1999 年底,刘招华一路途径汕头、厦门、武夷山,最终抵达了青岛。

这一回,他又赌对了。

警方并没有把追捕重点放在这里,给了刘招华苟延残喘的机会。

在青岛刘招华没有任何制毒的基础,显然不具备条件重开一个「超级工厂」,但他照样找到了赚钱的路子——「卖彩票的」,成为了他下一个人生标签。

刘招华用假身份承包了 10 台福彩机器,租了个门面销售。

因为他的彩票站设计很有创意,当地不少商家的开奖活动都选中了他的店面,甚至山东卫视还采访过他……

他自己呢,边卖边偶尔买一点意思意思,没想到,竟然还中了 100 万的大奖。

更离谱的是,这笔钱扣税后,被他全额资助了中国海洋大学生物系,就因为他很喜欢该院系海洋生物药用物质提取的课题……

后来他自己甚至也参与到海洋大学的课题研究来,还抽空给大学生将过几次课。他讲课的专业程度,就连在场的一位博士生导师都感到惊讶。

「大学特邀讲师」这个身份,居然成为一名逃亡毒枭的新标签……

只怕是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这还没完,更离谱的还在后面。

在青岛呆了一年多,刘招华腻味了,也有些焦虑了,他又一次挪窝。下一个落脚点,是广西桂林。

嗯,天南地北,横贯东西的反复横跳,就是刘招华逃亡的惯用套路。

在桂林,他发现当地政府在搞西部大开发,努力招商引资。

「哇,这一套我熟啊!」刘招华心想。

他假扮成一名红二代出身的富商,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愣是游说桂林下属县政府的领导们,跟他签订了一份高达三亿人民币的合同。

凭着一纸合同,刘招华拿下桂林郊县 2.4 万亩荒地,搞起了红豆杉林的种植。

他这么干的初衷,本来只是想利用山林里的溶洞继续制毒,没想到无心插柳,他的红豆杉林居然越种越繁茂。

为此,他还特意在广西全境采集种子,像模像样的搞起了育苗。

于是人生中又增加了一个「种树专家」的头衔。

「都说我是全国最厉害的毒枭,实际上种红豆杉才是我最厉害的地方,我当时搞的林子,是全世界最大也是最好的。」后来在接受王小丫采访时,刘招华不无得意地说。

「你已经逃亡多次了,为什么还敢公开在社会上露面?」

「你要记住一句话,我是个赌徒,当很多人认为我没有本钱的时候,往往我还有本钱。」

事实证明,这人确实是个狂人,胆子极大——就在种树之余,他还曾经抓到过三个小偷,见义勇为的行为,甚至还被《桂林晚报》一整版报道过。

在桂林,刘招华一呆就是四年,几乎洗白成了一个「上流人物」,期间被各种当地领导引为座上宾,和多位企业家建立合作关系。

不过,警方对他的追捕并未停止过。

2004 年 11 月 24 日,公安部发布 A 级通缉令,悬赏 20 万元通缉刘招华。

A 级通缉令,是级别最高的通缉令,同时这也是中国第一次通过电视公开通缉毒贩。

就在央视播出通缉令发布时,刘招华正在一家店喝茶,抬头一看电视画面,自己的脸挂着通缉文字,正在屏幕上。

这一瞬间,他心里也「咯噔」一下。

再一扭头,只见店主也盯着电视在看,还不时瞄他两眼……

10

一如既往,刘招华并没有惊慌,反而主动问道:

「你看,这个通缉犯长得像不像我?」

这一来,那店家反而不好意思了,赶紧搪塞几句:「不像不像,哪里会像你嘛……」

刘招华哈哈一笑,还在店里和其他客人有吃有喝,聊到 6 点半,才有说有笑地走了。

而他的一个红豆杉林的合作伙伴,桂林市国旅总经理鲁施红,当天也看到了央视发布的通缉令,差点给她吓懵了:原来自己投资的居然是个大毒枭?

她连忙报警,可警方追到刘招华的私家别墅漓江花园 185 号时,早已人去楼空……

刘招华又一次溜了。

这回,他溜去了哪里呢?

原来,别看表面淡定自若,但他内心里也开始焦虑,毕竟这个通缉令意味着国家高度重视,要动真格的了!

当天吃完饭,刘招华便立刻回住处,简单收拾了下,开始继续逃亡。

他想起,自己在保宁县浔江村山间探寻植物种子时,曾经途径的一个废弃的空军雷达站。这个雷达站位于一个山洞内,是个躲避追捕的绝佳之地。

于是就在这个洞里,刘招华靠着方便面、饼干、火腿肠、鸡蛋等干粮,度过了 16 个日夜。

更猖狂的是,他还在洞壁上留下了「刘招华」三个字,赤裸裸地挑衅警方。

感觉没什么风声了,他便从洞里出来,寻思接下来该去哪。

思来想去,他又想出其不意一把:

「干脆逃回老家福安算了……最危险的地方,没准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没想到这一次,他失算了。

经过 9 年的较量,警方终于摸清了刘招华的赌徒心理,福安早已被重兵把守设伏。

获取可靠情报后,福建警方当即实施了「啄木行动」,扛上狙击枪、红外瞄准镜、夜视仪等装备,专为捉拿这个潜逃多年的大毒枭。

而之所以叫「啄木行动」,就因为刘招华笃信自己命里缺木,起的化名都是李森青、刘彬彬、刘森、刘桂森、刘林权等等、连创办的公司都叫「森森公司」。

2005 年 3 月 5 日凌晨,福建省厅禁毒总队,联合刑侦总队和武警,三方力量组团,围住刘招华落脚的出租屋,将睡梦中的他一举抓捕归案。

这一天,刚好是他生日。

哪怕被拷上警车,刘招华依然展现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狂气。

「你是不是刘招华?」

「肯定是咯,这还用讲?」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你知道,我也知道,何必问呢?」

「我问你做了什么?」

「我知道你不是负责审讯的,这些自然会有人来问。」

被围坐在车中时,他还主动和那些面容严肃的特警打招呼,说说笑笑。

仿佛见到这些自己曾经的同僚、后辈,他还觉得挺亲切。

「你们想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列个提纲给我,我一一作答。如果你们想用智慧来战胜我呢?不存在的。」

就在抓获刘招华的现场,缉毒警还找到一本《精细化学品及中间体手册》,书是 2004 年的新版,厚厚两大本,书页上还做了部分笔记。

这位「专家」哪怕在逃亡的过程中,依然不忘研究学习。

被捕后,刘招华依然巧言令色,编造了一套说辞,期望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比如本文开头的「毒品外输论」,就是他其中一个荒谬逻辑。他还说,自己去宁夏办厂,去桂林种树,都是响应西部大开发,是为国家做贡献。

庭审时,他还狡辩道:「我做的都是化学中间体,可以被制成毒品,也可以用作他途比如灭鼠剂……是陈炳锡骗了我,拿去做了毒品。」

甚至他还找到一位知名律师替他辩护,恳求「法庭网开一面,让刘招华今后还能有机会贡献出有益于禁毒事业或医药研究的力量」……

这更是纯属扯淡,真有这个觉悟,他早干嘛去了?死到临头才想到本有正途可走?

显然,再多的狡辩,再多的谎言,也掩盖不了刘招华制毒贩毒的本质。

最终,2007 年 6 月,刘招华因制造、运输、贩卖毒品罪,被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死刑犯」成为了刘招华人生中最后的一个标签,也是他最后的结局。

11

在行刑前,有人问他,想过自己的结局吗?

刘招华居然还是一脸微笑:「说实话,我没考虑过自己的下场。但每个人都会对自己做的事负责。」

「对我而言,无非是生与死,被枪毙和生老病死并无差别。反正都是一个死。」

他还说:「当一个人干上毒品的那天起,死亡就是最终的结局。」

这一点上,刘招华说的没错,毕竟毒品是人类的公敌,制毒贩毒也是全世界各个国家都严厉打击的犯罪行为。

1912 年 1 月 23 日,在海牙召开的国际会议上,便通过了第一个关于禁止鸦片的公约《国际鸦片公约》。

此后 1961 年的《麻醉品单一公约》,1971 年的《精神药物公约》,以及 1988 年的《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都意味着全世界对禁毒的重视。

每一个公约,中国都签署加入了。

毕竟,近代的中国是饱受毒品伤害的受害者,从一个东方大国沦为半殖民地,没有哪一个国家比中国更能够理解毒品的危害。

从这个层面来看,刘招华的言论是个彻底的笑话。

更何况,他自己也没有任何约束力,能够控制这些毒品不在中国境内传播。

他确实是个天才,仅靠自学,就能成为化学领域的专家,能把法庭庭审搞成一堂专业化学课。

他也确实是个能人,无论做哪行,都能做得风生水起,甚至逃亡路上还能干出不少大事。

如果他把自己的胆魄和天赋,用在正路上,可能早就成为一名学术界专家,或者是一位医药企业大佬了。

但他偏偏利欲熏心,选择了犯罪。

他觉得自己生死看淡,可以快意人生,可是在他的身后,是无数个被毒品摧毁的人生,是无数个妻离子散的家庭,还有无数个为缉毒牺牲的干警……

这样的人,哪怕再「传奇」,也死不足惜。

反过来说,像刘招华这么超强能力的「奇才」,也逃不过天网恢恢,被 A 级通缉后更是短短 100 天便迅速落网。

那些对制毒贩毒抱有侥幸心理的人,也应该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能比刘招华这么个「世纪毒王」混得更好?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备案号:YX11Xb3axA7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