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恋爱关系中最可笑最心酸的事是什么?

微博发了和男朋友的合照,第二天评论区炸了。

一群人涌进来,骂我是纠缠别人男朋友的绿茶。

本来以为是认错了人,我删掉微博,又很快被更多人私信:

「缠着有女朋友的男人,还发照片 yy 自嗨,要不要脸啊?」

「心虚了?你爸妈没教过你什么是礼义廉耻吗?」

我活了二十年也没听过这么难听的羞辱,气得浑身发抖,眼泪都涌了出来。

但还是强迫自己用颤抖的手指打字:「你们认错人了,这就是我男朋友!请向我道歉。」

对方甩过来一张照片:「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的。」

刹那间,我大脑一片空白。

照片的场景应该是在一间 KTV 包厢,房间被彩带和气球填满。

桌上放着巨大的三层蛋糕,一对男女在周围人的起哄下专注地接吻。

女生留着一头茶色的卷发,侧脸很漂亮。

而男生——

哪怕灯光昏暗,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张熟悉的脸。

我那个所有人眼里温柔体贴、爱我爱到不行的男朋友,余琛。

1

我坐在桌前,浑身发冷。

好半天,才找回一点力气,慢慢打字:

「我不知道你的照片是怎么来的,但我和余琛大一就认识了,是他追的我。」

「继续狡辩。我们青梅竹马十几年,你不会以为趁我们异地横插一脚,纠缠他,就真能上位吧?」

我不想再看对方发来的消息,退出微博,打算直接找余琛问一下。

刚收起手机,身后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转过头,是满脸担忧的室友:「宁宁,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伸手擦了下眼睛,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没事……就是看了部剧,结局 be,所以有点难受。」

我不想让她担心,胡乱扯了个理由,站起身来,「正好下午没课,我去找余琛一起自习。」

「去吧去吧,讨厌的小情侣,就知道刺激我们这些单身狗。」

她笑着调侃了一句,并不意外的样子。

大一开学,我在一场社团活动中认识了又高又帅、还恰好和我在一个学院的余琛。

他落落大方地接近我,毫不遮掩地表达好感,追了我整整一年。

大二寒假离校时,我拖着行李箱走在小路边,被一辆飞驰而过的电动车带倒。

膝盖磕在台阶上,鲜血浸透了裤袜。

小路没监控,那人停也没停,飞快地骑车走了。

我痛得神思恍惚,几乎是下意识就给余琛发了消息。

他没让我等很久,过来后抱着我打车,一路到了医院。

包扎好伤口之后,第二天一早又把我送到高铁站。

后来他无意中说漏嘴,我才知道,那天他本来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

为了送我去医院,他错过飞机,直到大年三十才买到回家的机票。

第二学期,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脾气温吞,余琛也是温柔体贴的人,谈了一年恋爱,我们甚至都没吵过一次架。

在身边所有人眼里,我们堪称模范情侣。

可是……

微微恍惚中,我想到那些评论和私信,不由打了个寒噤。

「怎么了,冷吗?」余琛的声音响起。

我回过神,看到面前的他,脑中却浮现出那张照片上,他和那个卷发女生接吻的画面。

灯光昏暗下,他的眼神和唇边笑容都漫不经心,跟平日里的模样相去甚远。

看到的一瞬间,只让我觉得万分陌生。

迎着他担忧的目光,我摇摇头,合拢面前的书,低声道:「我想出去走走。」

余琛陪我在校园里散步,一条路走了大半,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他:

「你是不是……有个青梅竹马?」

他步子一顿,转头看着我。

一贯温柔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却在我还没来得及辨清时,就消失无踪。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咬着嘴唇,轻声说:

「前两天我把出去玩的合照发了微博,结果有人评论我,说你是她男朋友。」

「然后呢?你回了她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紧绷。

我没有细想:「没有,她话说得不太好听,我拉黑了。」

也许是不想让他担心,我隐瞒了那些蜂拥而至的难听辱骂。

「拉黑就对了。那个人性格太偏执。」余琛无奈地笑了一下。

「我和她不是青梅竹马,算邻居吧。刚高考完那会儿,她跟我表白,但我没同意。」

「她甚至想说动我爸妈,逼着我们俩在一起。」

「后来她还想用割腕来威胁我,满手是血地敲我家门,我就把她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

我听得心惊胆战,想到那些私信和评论的架势,觉得那女孩的确恐怖。

「她还给我看了张和你的照片……」

我拿出那张吻照给余琛看,他扫了一眼,抿了抿唇:

「灯光这么暗,我没去过这种地方,估计又是她在 P 图。」

「是嘛……」

是这样吗。

「宝宝,吓到你了吗?」

余琛忽然低头凑近我,认真地注视着我的眼睛,

「别害怕,你既然已经拉黑她,我保证,她以后都不会再来骚扰你了。」

2

也许是受那些评论和私信的影响,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上过微博。

自然,也没有拉黑余琛那位疯狂的小青梅。

我的生活还是像之前一样,上课、吃饭、约会,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出神,注意余琛的一举一动,眼神和表情,然后在心里和那张照片上那个神情锐利的人对比。

事情真的和余琛说的一样吗?

那张照片……是 P 的吗?

余琛好像看出了我心情不好,清明小长假,他提前和我计划好,去市郊的温泉民宿玩两天。

可是刚到民宿放下行李,我正要和余琛一起去租浴衣,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余琛拿出手机,迅速看了一眼,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然后对我说:

「你先去租浴衣,我接个电话。」

「谁的电话呀?」

「我妈找我,可能家里有点事。」

「……」

我愣愣看着他握紧手机,转身从走廊侧门出去,半晌没回过神。

虽然他动作间有意避开我的视线,但我还是瞟到了一眼手机屏幕。

来电的号码,分明没有备注,而且显示的城市是 G 市。

可我知道,余琛的老家不在那边。

一刹间,我脑中闪过什么,指尖都开始发抖。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打开很久不用的微博,点进那个私信我的微博号主页——

IP 地址显示,她人就在 G 市。

我像是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脚下一个踉跄,扶住一旁的柜台。

不知道过了多久,余琛打完电话回来了。

他走得急,看到我,脸上露出几分歉意:

「对不起,宝宝,家里有点事,我得回家一趟,这两天可能没法陪你了。」

我死死咬着嘴唇,抬眼看着他,试图从那张我深爱的脸上,找出什么破绽。

可是没有。

他的表情无奈又歉意,依旧像从前一般温柔:

「宝宝,你别生气,我打电话叫你室友来陪你好不好?费用我来出。」

喉咙就像被一团棉花堵住,张口就有近乎窒息的感觉涌上来。

「不用了……」我终究有些艰涩地开口,「你回去吧,家里的事情要紧,改天再约会也没关系。」

余琛应了声好,低头在我脸颊亲了一口,然后转身急匆匆地离开了。

我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才蓦然回神。

微信上,余琛转来了一千块钱:「宝宝,叫你室友过来陪你玩吧,是我不好。」

我咬着嘴唇,把钱退了回去,自己收拾好行李回到寝室。

室友看到我,十分惊讶:「你和余琛不是去泡温泉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吵架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她尾音抬高,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当然了,在所有人眼里,我和余琛都是不可能吵架的。

然而——

我摇摇头:「他家里有点事,所以要回家一趟。」

然后自顾自爬上床躺着,望着天花板发呆。

从记忆中打捞起之前的一些细节,我忽然发现,其实这并不是余琛第一次在和我约会的时候,跑出去接电话。

之前也和这次一样,他表现得万分自然,只说是家里,或者室友、朋友的电话,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甚至一起上课的时候,时不时也会看到他低头回微信。

我问过一次,余琛只是随手点了个表情包发出去,就关掉对话框。

随后侧头看着我,笑一笑:

「没什么,我堂妹快中考了,让我回家给她带礼物。宝宝中午想吃什么?」

我性格天生温顺内敛,并不擅长表达情感。

但余琛是我的初恋。

对于这段感情,我也投入了百分百的真心。

我一直以为他也如此,所以从没有过别的猜想。

然而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才幡然发觉之前的种种不对劲。

心头像被一只大手扯着,揉进无数图钉,冰冷又尖锐的刺痛涌上来。

我深吸一口气,强忍住眼泪,又一次打开微博,给那个账号发去了一条私信:「我想和你谈谈。」

3

对方很快回我:「谈什么?我男朋友来找我了,又开始死乞白赖缠着不放是吧?」

「男朋友」几个字映入眼中,我心头像被刺了一下。

所以,刚才余琛在温泉民宿,接到的果然是她的电话吗?

最初那股窒息般的痛感过去后,我反而渐渐冷静下来。

忽略她难听的话,接着说:

「你说他是你男朋友,可是他在我面前说的是,他有一个死缠烂打的女邻居,用割腕逼着他谈恋爱。」

「?」

发完这个问号后,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甩过来一串字母,「加微信说吧。」

我很快加上了对方的微信。

她的头像是一张自拍,日光下的海边,留着浅茶色长卷发的女孩抱着一束向日葵,笑容灿烂。

最重要的是,那张脸,的确和那张接吻照片上一模一样。

「余琛的飞机半小时后落地,我人在机场,这半个小时我们可以把事情讲明白。」

她说,

「我先说吧。我叫李怀月,和余琛的确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高中那会儿他就说过喜欢我,我虽然也喜欢他,但想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没同意。」

「高考后他又跟我表白,我们俩就在一起了,一直到现在。」

「我身边所有的朋友,我们俩的高中同学都知道,我和他是男女朋友。」

「不过,余琛倒是和我说过,他在大学里有个女生,对他死缠烂打的,怎么骂都骂不走。」

「因为是同学,学生工作上又有接触,不好闹得太僵,我还因为这事和他吵过架。」

我看着她发过来的消息,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些想笑。

可笑着笑着,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模糊的视线下,我点开手机相册,一连发了好几张和余琛的合照过去,然后说:

「大一的时候他就开始追我,追了一年。大二寒假的时候,他为了送我去医院耽误了回家,开学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李怀月发来了一串省略号。

「他跟我说的是,大二寒假那次晚回家,是因为帮老师搬东西,耽误了赶飞机。」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和李怀月一点一点地梳理这三年来的各种异常,才发现,余琛一直在两边撒谎,瞒得天衣无缝。

我甚至从没怀疑过他,李怀月也一直认为,我是个缠着她男朋友不放的绿茶。

如果不是她无意中刷到我的微博,不知道我们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说到最后,我和李怀月都沉默下来。

屏幕上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久久闪烁,却一直没有新消息再发过来。

最后她跟我说:「余琛的飞机落地了,我先去接他,晚上再联系。」

「好。」

我收起手机,随手捞起一旁的莉娜熊,忽然想起这是之前余琛定闹钟抢了好几次才帮我抢到的,又下意识把它丢开。

其实事情已经很明朗,他在和青梅女朋友异地恋的同时,又在大学里和我谈恋爱,脚踩两条船,两边不耽误。

怪不得两个月前放寒假的时候,我提起想和他回家乡看看,却被他坚决拒绝。

想来,就是怕我一过去,他维持了这么久的谎言,就再也瞒不住了吧?

我盯着歪倒在床头的莉娜熊看了一会儿,又默默把它抓回来,按在怀里揉了两把。

一直到晚上十点,李怀月又一次发来了消息。

她说因为她打电话逼迫,余琛才去 G 市找了她。

两个人吵架后又和好,现在余琛睡在了她们学校外面的酒店里。

「临走的时候他还想亲我,我躲开了。想到竟然为这么个人耽误了好多年,我就忍不住想吐。」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事实上我们俩根本就不认识,而且天南地北的,大概率一辈子都不会认识,却因为余琛的行径,阴差阳错被划在了同一立场。

思虑再三,最后我也只发了个猫咪拍头的安慰表情过去。

李怀月没有再回过我。

我也不以为意,放下手机去洗漱。

等收拾完回来,拿着手机爬上床之后,才发现她五分钟前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对不起,那天叫上朋友那么骂你。」

4

余琛在 G 市待了三天,我和李怀月一直保持着联系。

「他演技太好了,要不是我们俩已经联系上了,根本看不出破绽。」

他离开 G 市那天,李怀月又跟我发消息,

「在机场的时候我又跟他提起你,说了给你发微博私信的事,你猜他怎么说的?」

「哈,他说那图是你妄想症发作 P 的。」

我有些无语:「他怎么总是用这个借口。」

「渣男自以为是呗。」

她发过来一个猫咪握刀的表情包,「我们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

余琛回来的时候我在学校南门等他,这三天已经足够我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表情也调整得足够自然。

他没发现破绽,反而一脸歉意地跟我认错:「不好意思宝宝,说好要陪你玩的。」

我温柔又包容地微笑:「没关系,下个月还有小长假。」

但,没有下个月了。

4 月 23 号是我和余琛恋爱一周年的纪念日,我已经和李怀月商量好,要送给他一份大礼。

那天从图书馆出来,我低头和李怀月发着消息,没留神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边道歉一边抬起头,方乐那张清秀又瘦削的脸映入眼帘。

她抿了抿唇,没有应声,越过我,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大一那会儿,方乐和我同一学院,宿舍也相邻,关系也不远不近。

她出身农村,家境贫困,申请了学校的励志奖学金。

当时余琛作为班长,是把名单报上去的那一个,但最后公示的时候,却没有方乐的名字,反而发给了另一个男生。

余琛说,是因为方乐的资料交到他手上时,报名的时间已经过了。

方乐还向学校申诉过,但没有后续。

大二的时候,她就以全院前十的成绩转专业去了计算机学院,搬了宿舍,也和我再没有联系。

我转过头,看着方乐匆匆远去的背影,回忆刚才她看到我时,眼中一闪而逝的情绪。

像是……厌恶和鄙夷。

我怔怔地低下头,才发现手机上,因为我一直没回消息,李怀月又连发了好几条,问我怎么回事。

去食堂的路上,我简单把刚才撞到方乐的事情告诉了她。

「方乐?这名字怎么有点眼熟呢。」

李怀月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接着发来了一段话,

「对了,余琛跟我提过,说是一个装穷的女生,想申请奖学金,拿给他的资料是伪造的,被他发现后驳回了。」

我脚步一停,不由愣在原地。

余琛给学校这边的说辞,是方乐的资料交晚了。

可他告诉李怀月的,却是方乐伪造资料,被他驳回。

我心脏怦怦直跳,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关键点。

平复了好一会儿,才把这事告诉了李怀月。

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动,她直接打了个语音过来,声音透着一股激动:

「我们要想办法找到证据!——你要不要去找方乐同学沟通一下?」

「她好像……挺讨厌我的。」

「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讨厌你?肯定和余琛这孙子有关。」

李怀月说,

「这样吧,纪念日计划那天你想办法邀请她过来,等她看到那场面,这误会肯定就迎刃而解,到时候我们再跟她沟通这件事。」

我托方乐以前的室友给她,说我和余琛想邀请她参加我们的纪念日聚会。

不出所料,被方乐拒绝了。

于是我又亲自去找她,言辞恳切地请她一定要来:

「余琛说他和你之间有些误会要澄清,他心有愧疚,不好意思,所以才让我来找你。」

方乐幽幽地盯着我看:「是吗?」

她扯着唇角,嘲讽地笑了笑,「那我就去吧。」

5

接下来的一星期,我私下联络了和余琛关系好的所有同学。

甚至包括几个读研的学长和辅导员,要给他准备一份大礼,当面庆祝。

室友一脸感慨:

「宁宁你真是模范女友,他们都说余琛专一又体贴,可我觉得你对他更好诶。」

「……是啊。」

我应完声,微微晃神了一瞬间,然后换衣服,下楼。

余琛正在宿舍楼下等我一起吃午饭。

在食堂打了饭,坐下后,他忽然笑着问我:「听说宝宝给我准备了惊喜礼物?」

我强压下内心的厌恶,轻笑了一声:「是谁告诉你的?说了哪里还算惊喜啊。」

「没事没事,他们只说了这个事情,具体的内容可是我怎么问都绝对保密的。」

他话说到一半,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瞥了一眼,是李怀月的号码。

对,下楼前我给她发了消息,说我要和余琛一起吃午饭,她大概率是故意的。

余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下意识抬眼望向我,而我也配合地,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谁的电话,怎么不接啊?」

「没什么,我堂妹,估计又和她爸妈吵架了。」

他挂掉电话,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又夹了块炸带鱼放进我盘子里,

「我回去再跟她联系,先吃饭吧。」

「那怎么办,万一是急事呢?你还是给堂妹打回去吧。」

说着,我就要拿起他的手机,屏幕亮起的一瞬间,却被余琛劈手夺了过去。

我盯着他,极力掩住唇边嘲讽的笑,让自己露出委屈的神色:

「干什么啊,之前说要去你家就拦着不让我去,现在又生怕我跟你堂妹联系——你是不是,没想过让我和你家里人接触啊?」

余琛嘴唇都白了,那张好看的脸第一次在我面前褪去了温柔的面具,露出卑劣不堪的一角。

他勉强扯出一个笑:

「你怎么会这么想?宁宁,我只是觉得她一个小孩子,说话没分寸的,怕惹了你不高兴。」

说着,他伸手把我耳边的碎发整理好,又刻意放柔了声音,

「等暑假,我就带你回家。不生气了好不好?」

动作间,他指尖擦过我颊边的皮肤,一阵反胃感蓦地涌上来,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

回宿舍后我和李怀月说起这件事,她先是和我嘲笑了一番余琛方寸大乱的样子,接着又说:

「其实我理解你……他离开 G 市那天,在机场紧紧抱住了我。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他还以为我是舍不得他走。」

「大概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是舍不得那些过去的时光。我和余琛认识了十年,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大一就开始追你了,那时候,我们的异地恋也才刚刚开始啊。」

我抬手擦过眼尾,才发现自己也掉了眼泪。

哪怕已经完全清楚了余琛的所作所为,也决定要报复回去,可想起这件事,还是会真心实意地难过。

我想起大二的那个寒假,腿摔伤后我疼得一直哭。

他抱着我匆匆忙忙跑进医院,医生给我包扎伤口的时候,他握着我的那只手也在轻轻发抖。

恋爱后我们第一次去看电影,角落的位置,一直到电影结束时,余琛才伸手揽住我。

灯光亮起,我偏过头看他,发现他耳根都发红了。

都是演出来的吗?

还有李怀月跟我讲的,高中那会儿自习课,他们从教室后门溜出去,并肩坐在操场看台上,看远处天边,火红色的夕阳染红漫天云霞,又被楼宇和山峰一点点吞没。

高考后和同学一起去山里烧烤,李怀月生火的时候吹了一脸木炭灰,余琛拉着她到一边去,一点点帮她把脸擦干净,然后低头吻上去。

那是,他们两个人的初吻。

李怀月的十年,和我的三年,都为一个不值得的人付出了全部的真心。

不值得。

多不值得。

纪念日那天傍晚,夕阳还未完全沉落,我拉着余琛去了学校最热闹的南操场。

篮球场明亮的灯光下,被我邀请的人都已经到了,绕着篮球场围了一圈,里面还有方乐。

旁边还有打球的人,夜跑的人,此时多多少少都把目光投向了这边。

余琛一脸无奈的笑容:「宝宝,你到底准备了什么惊喜啊?」

和他关系好的几个朋友也跟着起哄:「对啊对啊,先祝你们一周年快乐吧!」

我微笑着摇摇头,很温柔地说:「我带了一个朋友来见你。」

说完,我侧过头,望向人群一角。

所有人的目光跟着望过去,落在那里抱着一大束花,穿着薄荷色短裙的李怀月身上。

余琛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惨白。

6

其他人尚且不知真相,还在起哄:「惊喜应该不只是这一束花吧?」

「当然不是花,而是送花的人。」

李怀月走到我身边,抱着那束花,和我并肩而立。

我继续说,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李怀月,是余琛十年的青梅竹马,也是他三年异地恋的女朋友。」

现场忽然一下变得十分安静。

夕阳最后一丝光芒被吞没,骤然降临的暗色里,操场更多的路灯亮起来,把这里照得像是一处戏剧舞台。

「在这个我和余琛恋爱一周年的纪念日,我觉得,给他准备什么样的礼物,都不足以回报他这两年来,两边隐瞒、遮掩、无时无刻不在说谎的辛苦。」

「毕竟一方面瞒着青梅竹马的异地恋女朋友,一边追求大学同学,还要同时和两边谈恋爱,是一件多辛苦的事情啊。」

我说着,从李怀月手里接过那束花。

她两步跨到余琛面前,笑笑地看着他:

「余琛,你之前告诉我,你在学校里有一个没说过几句话的女同学,对你穷追不舍,怎么骂都骂不走,那个人叫什么来着?好像叫向秋宁?」

我接话道:

「你也跟我说过,你有一个单恋你很久,表白被你拒绝、还被你拉黑所有联系方式的小青梅,叫李怀月。」

「现在,李怀月和向秋宁都在这里了,说说吧,哪种说法才是真的?」

这一番话掷地有声,篮球场边围了越来越多的人,看向余琛的目光都带着恍然和鄙夷。

他面如死灰,嘴唇颤动着,好半天才道:「……不是。」

李怀月毫不退让地追问:

「什么不是?是她说的事实不对,还是我说的事实不对,还是你余琛也觉得自己太他妈不是个东西?!」

「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挺有本事呢,两头瞒两头骗。怪不得宁宁说想跟你回家看看你不让,我说要来你学校找你玩也被你拒绝,你他妈还要不要脸,余琛?!我们认识了十年,你但凡有一点真心——」

说到最后,她眼眶发红,尾音也带上了一丝颤抖。

从之前李怀月找了一堆人来微博骂我就能看出来,她其实是冲动又暴躁的性格。

我很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有法律的束缚,她现在很可能已经冲上来给余琛一刀了。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如今被锋锐又浓重的情绪填满,余琛像是无法承受,转开目光,看向我。

他声音里几乎带着一丝哀求:「宁宁。」

「别这么叫我,我嫌恶心。」

我很平静地看着他,目光一寸寸掠过他眉眼,一点一点,像是要对过去那些记忆,做最后的尘封和了断。

「余琛,从小到大,我一直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和你谈恋爱,就是最错的一件。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被你表演出来的爱意所打动,做了另一段感情中插足的第三者。」

「但我不觉得羞耻,哪怕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件事——因为,我自始至终都被你蒙在鼓里。」

「你可能一直觉得自己很高明,甚至为我和李怀月被你耍得团团转而沾沾自喜。今天请来辅导员和各位同学,其实就是为了让大家亲眼见证,你这个一直以来的优等生、班长、学生干部,其实人品堪忧,道德败坏,感情不忠。」

余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度难堪,他望向站在篮球场边,神情严肃的辅导员,看都没再看我们一眼,转身穿过人群,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我没有追上去,只是站在原地。

春日傍晚,风中带着一丝湿润的暖意,环绕在我身周。

被压低的嘈杂议论声里,李怀月把怀里那捧向日葵递过来:「祝贺我们,重获自由。」

7

当天晚上,事情就在学校表白墙炸开了锅。

接下来几天,舆论持续发酵,却渐渐从对余琛这个渣男的讨伐,变成了对我的质疑。

「向秋宁和余琛谈了这么久恋爱,她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怎么感觉她是知三当三,只是事情兜不住了,所以抢先一步跳出来做好人罢了。」

「我也觉得。你看他们谈的时候余琛一直对向秋宁很好,她就算知道了也装不知道吧。」

「那个小青梅才是真可怜,一直被蒙在鼓里,看起来就是那种脾气很急但又很单纯的人,估计被她哄过去了。」

室友看到这些言论,截图发给我,气得嘴唇都发颤:

「明明是余琛那狗东西不做人,怎么你勇敢揭露他的真面目,倒成坏人了?」

我沉默片刻:「情理之中的事情,你性格冲动,可别去和他们吵架啊。」

室友点点头,又拍着我的肩膀说:「宁宁,你也别太难过了,为那种人不值得。」

又怎么可能真的不难过。

我出了宿舍,在附近的咖啡厅找到李怀月,坐下后,提了两句表白墙上的内容。

她一下就急了:

「怎么又搞受害者有罪论那套?我和你都被渣男骗了,怎么还要挑拨我们的关系啊!我去给你们学校投稿——」

我伸手按住了她掏手机的动作:

「没必要,等流言平息了,这事就没人提了。何况之前提出这个办法的时候,我就猜到会有这种走向。」

「没事,比起我,真面目曝光后的余琛,才是真的在学校混不下去。」

一直以来,余琛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温和礼貌、家教良好的学霸形象。

事情被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后,他转身离开操场,径直出了学校,一直到今天都没再回来过。

「昨天,辅导员找我了。」

我把话题拐回到正事,

「学院那边已经撤掉了余琛班长和其他学生干部的职位,但关于撤销之前的评优,和保研名单的影响,他们说感情毕竟是私事,没办法做这种处理。」

「什么叫私事啊?就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渣男,你们学院还打算给他选成代表不成?」

李怀月不满地抱怨了一句,又有些颓丧,

「我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露这件事,不就是希望能对他做出处分吗?现在这样,不痛不痒地撤了学生干部的职位,能对他有什么影响?」

我没有应声,一旁却忽然响起方乐的声音:「所以,我来帮你们了。」

出门前,我特地联系了她,约在这里见面。

方乐在我身边的位置坐下,开门见山:

「大一的时候我申请励志奖学金,因为家里父母不懂,快到截止时间我才拿到需要的资料,当天就赶着给余琛送过去了。我还在微信上给他发了消息,他一直没回。直到名单出来,才说我的资料送晚了。」

「我当然不服气,就自己去调查,最后发现那个拿到奖学金的男生,一直和余琛关系不错,名单出来后还请他吃过饭。而且那人家境挺好的,按理来说,没资格申请这个奖学金。」

「再往后,院里的老师就找我谈话了,说我未来前途无限,没必要为了一次奖学金的评选断送前程,我就知道这事肯定是没结果了。」

「大二我转专业后,有次在咖啡厅打工,听见那男生和他朋友说话,说他爸妈答应了,只要他能拿到评优评奖,就给他换辆车。」

说到这里,方乐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凌厉的神采,

「他还说,余琛真是个讲义气的兄弟,二话没说就托自己在学院里当老师的小舅妈,帮了他这个忙。」

对面的李怀月一下子怔住:「余琛还有亲戚在大学里当老师?他从来没跟我说过。」

「也没跟我说过。」

我和李怀月对视一眼,忽然意识到,在我们面前那个温柔深情的男朋友,只是余琛众多面具的其中一副而已。

更多的、他的真实面目,还藏在暗处,像是海面下的冰山,如果不是这一次揭开一角,大概永远也发现不了。

方乐说,她很清楚自己人单力薄,还要靠学校毕业,原本是打算毕业答辩之后,再向学校举报这件事。

但现在,既然我和李怀月打算从余琛的保研资格上做文章,她也要把这件事拿出来,给天平上再加一重砝码。

很快,我和方乐整理资料,写了一封针对余琛的实名举报信,直接交到了学校总教务处。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把这封举报信上传微博,并艾特了 Z 市教育局。

事情闹大后,学校针对当初励志奖学金的评选事件展开了重新调查。

最终确认了余琛利用班长职权和亲人的教师职位徇私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事实,撤销了他之前的评优评奖,取消保研审查资格,同时记过计入档案。

而他在学校里任职的小舅妈,也因为这件事,失去了评选副教授的资格。

至于那个伪造资料评选奖学金的男生,也得到了他应有的处分。

学校里的舆论很快转了风向,没人再讨论之前那段感情方面的事情,反而都开始议论余琛的徇私行为。

而上次那个说我知三当三的人,很快又给表白墙投稿,说我公报私仇,利用学校的规章制度为私事出气,还说我最毒妇人心。

这一次,连很多吃瓜群众都看不下去了,纷纷在评论区指责这人。

李怀月还去表白墙投了稿:

「我说这位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低等动物,打击特权徇私人人有责,维护公平秩序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谁能像你想的这么阴暗啊,还公报私仇,余琛那人渣配吗?这事不是他做的还是怎么着啊?」

那人被怼得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没过几天,就有人通过账号关联扒出,那个投稿人,正是余琛的小号。

我最后一次见到余琛,是在期末考试月快要开始的时候。

那时风波已经平息,李怀月也已经回到 G 市准备她的考试。

我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撞见了余琛,他拖着两个行李箱,看起来阴沉了很多,浑身散发着一股颓丧。

之前就听说,学校的处置下来后,他便申请了休学一年,保留学籍,打算明年九月再接着回来读。

看到我,他一下子站住脚步,那双曾经温和清澈的眼睛里,涌上了浑浊的怒气和怨恨。

他哑着嗓子问我:「我有哪里对不起你吗?」

「在一起这一年,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就算你发现了李怀月的存在,为什么不能和我说?我可以补偿你,我们好聚好散,谈恋爱不就是为了开心吗?你联合方乐去找学校举报我,你又能得到什么?」

我被他的理直气壮整笑了:

「能得到快乐,不行吗?余琛,认识了三年,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耻?你自己撒谎,脚踏两条船,做出滥用手里那点小权力的破事,怎么还怪别人揭穿你?」

他阴着脸看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瘦了很多的缘故,那张微微凹陷的脸,配合阴沉的神情,看上去有些骇人。

我不由得警惕地后退了一步,握紧了口袋里的手机。

但余琛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

他拖着行李箱,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学校。

我往前走了两步,鬼使神差地停下,转头看向他远去的背影。

夕阳橙红色的光从枝叶缝隙照下来,不知怎么的,让我想起过去恋爱时的很多画面和片段,微微恍惚。

那时的快乐和雀跃是真的。

得知真相后的难过和厌恶也是真的。

无论如何,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将来的人生还有很长,一切都是未知,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和余琛大概率不会再有交集了。

8

期末考试结束后,李怀月主动给我发消息,问我要不要去她的老家 N 市玩。

「之前我一直想去 Z 市,上次就去过了。你不是一直想来 N 市玩,我来招待你,就当……补偿初次网络会晤,骂你的那份愧疚吧。」

我无奈地说:「不是道过歉了吗,怎么老提这事?」

「没办法,心里过不去,午夜梦回想起这事,尴尬得在床上抠脚趾睡不着。我不管,你得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

我答应了李怀月。

那个夏天,我和她坐在 N 市南郊一家仿古的甜品店里,用小勺拨弄着面前碗里的千层。

李怀月突发感慨:

「其实当时发现你的存在,又被余琛那么编造之后,我在心里疯狂幻想见了面要如何挽着他的胳膊,跟你耀武扬威,如何打小三,如何警告你不要再靠近我男朋友。」

「事实上加了好友就发现,有错也是男人的错,你一直被他蒙在鼓里,你又有什么责任呢?」

我犹豫了一下,把那天在学校里遇到余琛的事告诉了她。

果然,李怀月被气到了:

「谈恋爱是为了开心?最基本的忠诚和专一都做不到,说什么屁话呢?我给他一个大耳刮子我更开心,他倒是让我打啊。」

我忍不住笑道:「放心,我已经当面替你骂过他了。」

回想起来,那天当着余琛的面怼他,其实不像是我从前的性格能做出来的事情。

认识后的这两个月,我也多多少少受到了李怀月的影响。

接下来,我们没有再说话,安静吃完了盘子里的蛋糕。

李怀月说要带我去江边看烟花表演,稍微休息了一下后,我们就出发了。

那天晚上,我们站在江边,倚着栏杆,看了一整场绚烂的烟花。

阵阵声响里,有湿润微凉的夜风从江面吹过来。

她就站在风里,笑笑地对我说:

「余琛这人虚伪又滥情,三观扭曲,作恶多端。他做过的唯一一件好事,可能就是阴差阳错让我们认识了吧。」

我弯了弯唇角:「嗯,我也觉得。」

(全文完)备案号:YX11Xb93Nym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