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相信有平行空间吗?

在四维人类桑小姐眼中时间是一个圆。

在她的世界里,时间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只是长度、重量那样的基本属性。

对三维人类良子来说,只有找到四维世界的门槛,斩断时间圆才有可能拯救行将毁灭的三维地球。

1、圆商店

桑小姐有一家小店,只售卖时间。

她不需要上班,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

只要她想,真睡一整天也没问题。

时间对她而言几乎没有意义,毕竟她是卖时间的,有的是时间。

「真是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啦!」桑小姐嘟囔着,伸了个懒腰。

她又睡了一整天,醒来后查看了昨天的所有时间节点,不出所料,没有客人上门。

她觉得自己是个事业心很强的女强人,可惜最近时运不济,总是无人光顾。

在这个世界里,时间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只是长度、重量那样的基本属性。

没有谁会冲进店里说要买多少长度、多少重量,这样说话很莫名其妙,正确的说法是我要买五米网线、我要买两斤猪肉,诸如此类。

时间也是这样的属性,所以严格地说,桑小姐售卖的不是时间,而是不同时间属性的东西。

桑小姐其实卖出过很多东西,十五年的宠物啦,二十年的酒啦,还有六十年的松树。

那位客人是个爱树之人,尤其喜爱松树十到三十岁间的生长过程,那是松树长势最旺盛的阶段。

用他的原话说就是——「很享受那段时间蓬勃的生命力,所以能不能单买十到三十岁之间那二十年松树?」

桑小姐十动然拒,她店里的东西不拆卖。

绝大多数店家都是不拆卖的,把六十年松树最好的二十年拆出来卖掉,那么剩下的不连贯的四十年又该怎么卖出去呢?

这就像跑到肉铺要求把五花肉的精肉单剔出来一样无礼。

好在客人也明白自己不占理,最后还是整个买下了。

桑小姐递给客人一个包装好的圆,交易就愉快地完成了。

不要误会,桑小姐总不能在店里真的种一棵树,也没办法养一群宠物,货架上陈列的是一个个圆,名为时间圆。

时间圆上有无数时间节点,选中其中一个,就可以生成那个时间节点的物品。

其实就跟光盘一样,可以读取时间轴上的任意节点,不同的是光盘没法真的生成物品,而桑小姐的时间圆可以。

今天还是没有客人,桑小姐只好继续躺回床上睡觉。

又无聊地躺了大半天,听着挂钟「滴滴答答」的,她终于受不了了,烦躁地爬起来一把摘下挂钟。

墙上赫然有一个时间圆,那是原本被挂钟挡住的位置。

桑小姐伸出食指随意在时间圆上拨动两下,周遭的环境顿时大变样。

货架上的时间圆忽而变多,忽而变少,吊灯也忽明忽暗,甚至店门也开开关关,还有客人像快进一般移动到她面前,然后倏地一下又退出去。

这都是桑小姐的操作导致的,她拨动的是整个商店的时间圆。

这样能看到哪个节点店里会来客人,或者说存在来客人的可能性,桑小姐实在没事干的话就可以锁定那个节点,接待未来的或者过去的客人,满足一下自己旺盛的事业心。

任何东西都有时间圆,从存在到消亡再到存在,商品有商品的时间圆,商店有商店的时间圆,客人有客人的时间圆,桑小姐也有她自己的时间圆。

时间这个属性就跟高矮胖瘦一样,数值可以很离谱,但不可能没有。

拨着拨着,房顶突然不见了,冷风「嗖」一下直冲天灵盖,吓得桑小姐一激灵,赶紧把时间圆往相反的方向一拨,于是可靠的房顶重新出现,屋里又暖和起来。

桑小姐吐了吐舌头,这是不小心拨到底了,回到了小店还在建设时的阶段。

桑小姐沮丧起来,其实她很久之前就把过去和未来看遍了。

她可以在时间长河中任意穿梭,可以在每一个时间节点做出不同的选择,体验每一种选择衍生出的未来,但是当她把每一种可能性都试过了,过去和未来也就变得无趣起来。

有这样一个故事,国王打算重赏发明象棋的智者,就问他想要什么。智者说想要麦粒,在第一格棋盘上放一粒,第二格放两粒,第三格放四粒,以此类推,直到填满六十四格棋盘。国王心想这有何难,可是真计算起来就傻眼了,因为这样的等比数列算到最后,即便倾尽整个国家的麦子都不够打赏智者。

这个故事实际上是说棋类的魅力在于每一步的变数,而时间的魅力远远胜过棋类,每个时间节点都拥有近乎无限的可能性,衍生出的变数更是难以计数。

然而近乎无限并非真的无限。

比方说黄河摆在个人面前长度几乎是无限的,摆在卫星面前就是有限的;时间的可能性看起来是无限的,摆在桑小姐面前就是有限的。因为卫星可以在地球之外丈量黄河,桑小姐可以在时间之外守望时间。

所有可能性于她而言都是已观测的,再没什么能打动她了,桑小姐这么想。

五分钟后,她改变了想法。

她遇见了一个男孩,一个在她的时间圆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男孩。

其实桑小姐并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五分钟,这种不确定对她而言极为罕见,只要拨一下时间圆就能回到任意时间节点,又怎么会无法确定时间呢?问题是事后桑小姐无数次拨动时间圆,再没遇见过这个男孩。

一个时间节点确实可以发散出许多可能性,桑小姐也确实观测到了所有可能性,可她与这个男孩相遇的可能性不存在。

换句话说,桑小姐绝无可能遇见这个男孩,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这就好像是关公即便拜师华佗天天练五禽戏,把千年灵芝当豆子吃,比司马懿还要高寿,有生之年也没法跟秦琼打上一架。

他就算是重来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或许能打败吕蒙,打败曹操甚至是吕布,但他不可能打败秦琼。

因为在他的时间圆上,没有任何一个节点存在这种可能性。

男孩是在店里凭空出现的,桑小姐和他甚至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只有一次短暂的目光接触。

在桑小姐做出反应之前,男孩就已经原地消失不见了,像是幽灵一样。

桑小姐倒没觉得恐惧,但她的好奇心快要爆炸了!

这个男孩不存在于过去,也不存在于未来,只存在于一个瞬间,桑小姐回拨了几百上千次时间圆,也无法找到那个可能性!

她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这个世界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出 bug 了!

桑小姐兴奋得跳起来,只恨没人击掌。

她就说嘛!

这么无聊的人生,不止是她,每一个人都在无聊地活着,比如那位松树先生买一棵树回去,硬生生观察它二十年,这不跟她天天睡觉有得一拼嘛!

所以说这样的世界根本就是某一位三流的造物主创造的吧?

大家只能掌控时间,永远要受到层次的桎梏,这样的生活完全就是折磨吧?

还说什么世界是自然形成的,人是主观能动的,桑小姐可不信这样的鬼话,好在她现在找到了世界的破绽!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桑小姐兴奋了一会儿,又冷静下来。

她还是没办法脱离这个世界呀。

人是四维的,只要大家没有找到征服第五维的方法,那么她就永远只能留在这个世界里。

即使她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破绽。

于是桑小姐再次消沉起来,走进了商店的内间。

那里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柜台,从里到外都是黑色的,看起来像是包了一层黑布。

柜台面板上贴着一张字条:非卖品。

桑小姐皱眉打量这三个字,好丑,真不敢相信是她自己写的。

桑小姐把字条的时间圆轻轻拨动一下,字消失了,再拨动一下,又出现了,比之前写的要好看得多。

这其实是一个礼拜过后发生的事情,她将会把那上面的字抹掉,认真重写一遍。

未来要做的事,现在没必要再做一遍,直接把字条调到一礼拜后就可以了。

桑小姐又有点困了,但她还有一件想确认的事。

她小心翼翼地揭开柜台的盖子,往里面看去。

蔚蓝色的球体一如既往地在正下方缓慢运转着,另外两颗随手捏的球体也在正常运转,在它们的背后有一面黑色幕布,幕布上挨着它们的位置赫然画了好几个球,不远处也画了一个庞大的白色球体。

自己可真懒啊,她想。

过去和未来居然都没有把另外两颗球好好捏出来,至于那些贴图就更惨不忍睹了。

真不知道它们继续探究下去,有一天发现了宇宙的真相,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好在永远不会有这一天。

这时候,桑小姐注意到那两颗小球周边已经出现飞船的踪迹了,不禁愣了一下,居然已经到这个进度了么?

她看向蔚蓝色球体的时间圆,果然已经转到底了。

它将要毁灭了。

它也将要重生。

「不管它啦!」桑小姐合上盖子,打着哈欠往床铺走,「明天会更好的!」

2、偷天者

那天出地铁站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路灯昏黄,马路上的车格外多,红色的、白色的灯,连成一条晃眼的长龙。

行人也很多,三三两两地扎堆,路边有人在吆喝差一个人发车,还有卖水果的小贩支起喇叭——苹果几块钱一斤,车声、人声吵吵嚷嚷地乱成一团。

「我就是在那时候感觉到的,不是眩晕,更没有天旋地转,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应该是抽离感,就像是视频处理里的背景淡化虚化之类的,觉得身边事物与声音都在淡出,又或者是我自身在淡出。

「路灯、红绿灯、汽车的尾灯,那些光的颜色格外晃眼,像是在一瞬间放大了一万倍,从物理学的角度看,我跟它们之间的距离应该是拉近了。但我主观感觉上完全相反,我觉得我与那些事物突然就隔了无限远的距离。我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明明边上那些声音都还在,可是在那个瞬间它们都离我远去了。

「思维也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状态,变得无喜无悲,完全与我这个主体无关。怎么说呢,它似乎是脱离了我的身体,脱离了整个时空,用一种超乎于人的视角,看了世界一眼。」

良子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不过他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深吸了一口气,报以一个羞赧的笑容,重新变回那个内敛的男孩。

「黄老师,我是不是真的……」良子咬了咬嘴唇,「又复发了?」

良子今年十八岁,大一新生,有精神分裂病史。

不过副人格多年前就陷入了沉睡,他的主治医生曾诊断副人格醒来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

三天前全校学生做了一份心理健康测试,他是唯一被心理咨询室黄老师约谈的人。

黄老师给他泡了杯咖啡,让他说说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经历,他便如实说了。

「复发什么?」

「精神分裂……」良子忽然醒悟,小心翼翼地问。

「您难道不是因为我的精神分裂病史才约谈我的吗?我以为您通过那套测试题发现我有旧病复发的征兆……原来不是吗?」

「当然不是。」

良子松了口气。

「比那严重得多。」黄老师接着说。

「这套测试题是我出的,主要考察的其实不是学生的心理健康,而是别的方面——用你的话说,就是抽离感,这个词用得真棒。

我在很多题的选项里埋设了这个概念,或者说是布好了陷阱,这些陷阱对于其他学生来说都是无效的。

但是你不同。

你明知道选项里有相对正确的答案,却毫不犹豫地把所有陷阱都踩了一遍,这是因为我设置了比正确答案更贴合你内心的选项。

你无法拒绝它们,就像飞蛾无法拒绝灯火一样。」

良子忐忑不安地等了好一会儿,对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迹象,只好开口问:「所以呢?」

黄老师微微一笑,「所以我可以确定,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这个回答完全超出了良子的预料,黄老师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接着问道:「良子同学,你怎么看待时间这个概念?」

良子被这个转折搞懵了,愣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呃……时间是个线性概念……时间如流水,一去不复还,所以我们要珍惜时间?」

黄老师笑起来,「怎么还升华了一下?我是心理老师,又不是语文老师。」

良子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下一秒,黄老师敛去了所有笑意,站起身来。

他的神情前所未有地严肃,盯着良子的眼睛,说:「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必须牢牢记住。时间从来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一个庞大的圆,圆上有无数点,其名为时间节点。同时每一个时间节点都是一个小圆,小圆上又有无数点,其名为可能性。无数的可能性构建出时间节点的小圆,而无数的时间节点勾连起时间的大圆。」

良子茫然无措,黄老师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然而连在一起他就不懂了。

黄老师看出了他的困扰,说道:「平行宇宙的概念听说过吧?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分裂出无数个平行宇宙,我把这些平行宇宙统称为可能性,那么每分每秒就是这些可能性的集合。

「换句话说,是这些可能性构建了每分每秒,构建了每一个时间节点。所有的时间节点串联在一起,才构成了时间这个整体的概念。」黄老师停顿了一会儿,给良子留足了思考的时间,「所以良子同学,你还觉得时间是线性的吗?」

良子的大脑高速运转着,他想了好一会儿,开口说:「老师您的意思是,时间并非社会上普遍认为的不可逆,它其实一直在变化……不不不,不能说是变化!」

他眼前一亮,大声说:「时间就是变化本身!就在这一秒钟,我在这里跟您谈论时间的话题,平行世界的另一个我可能在打游戏,可能在听歌,可能在看书,每一种可能性都是一个不同的平行世界,而所有的这些可能性叠加起来,才有了这一秒钟!」

「没错,」黄老师赞叹不已,「你比我想象的更加聪明。」

良子难以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整个人都飘飘然了,仿佛抓住了什么至关重要的真理,陷入了极致的喜悦中,而黄老师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同志。

然而这位同志接下来说的话,给了他当头一棒,把他的喜悦生生按灭了。

黄老师说:「人类即将灭绝了,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

如果在这场谈话的开始,黄老师就抛出这句话,良子会百分百认定这位心理老师的精神方面不幸出了问题,并且转身就走。即便是现在,良子依然倾向于这个可能性。

黄老师笑了笑说:「你或许觉得我是个神经病,当然,在某一个平行宇宙中,我可能真的是个神经病。但是此时此刻此地,我可以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

良子极敷衍地点点头,表示尊重,随意地问道:「那么是什么毁灭了世界呢?」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次,良子直接把「您」这一敬称换成了「你」。

「战争,瘟疫,陨石……有无数的可能,这并不重要。」

「这怎么会不重要……」

良子下意识地反驳,然而下一秒他理解了黄老师的意思。是啊,真的不重要,每一种可能性都是一个平行宇宙,只要这个可能性是符合世界规则的,那就必然会发生,只不过不一定在这个世界发生罢了。

「可是,你既然不知道是什么毁灭了世界,又怎么能断言我们的世界会毁灭呢?」

良子说完,忽然想到,莫非黄老师其实说的是别的平行宇宙会毁灭?这他一点也不关心,他可不是宇宙圣母。

「在这一时间节点,所有的平行宇宙都行将毁灭,这里面当然包括我们的世界。」黄老师说道,「因为技术瓶颈。」

良子又一次迷茫了,「技术瓶颈?」

他心想:这可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他来的明明是心理咨询室,原以为等着他的会是场心理问题谈话,没想到谈了半天的哲学问题,话题居然又开始往理科方向发展了。

黄老师说:「人类从石器时代进入青铜铁器时代,用了数百万年;而从青铜铁器时代进入蒸汽时代,只用了数千年;之后的蒸汽时代、电气时代直到信息时代,人类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

良子听得昏昏欲睡,心想:好嘛,原来是历史课。

黄老师提问:「良子同学,现在是什么时代?」

良子回答:「信息时代。」

「为什么我们还停留在信息时代?」黄老师又问,「我是说,进入新时代的标志是什么?」

「使用新的技术……」良子终于明白了黄老师所说的技术瓶颈是什么意思,「可是也不能因为人类没有发明新的技术,就判断世界将要毁灭了呀!科学技术的革新换代,根本就是没有规律可言的!」

黄老师反问道:「真的没有规律吗?」

「人类发展史上,这几百年的发展成果,比此前几百万年加起来都要大。这是一个十分清晰的筑顶信号,代表着人类要么迎来新的高点,要么迎来拐点。很遗憾,我们这一次没能突破技术瓶颈。」

良子说:「那就迎来拐点……」他想说:拐就拐呗,有什么大不了的?书上还说事物发展都是螺旋上升的咧,老师您也太心急了,这就给人类判上死刑了。

「没错,拐点!」黄老师说,「事物发展有拐点,可是人类发展史上什么时候有过真正的拐点?」

良子一愣。

「我们从青铜铁器时代退到过石器时代吗?我们从蒸汽时代退到过铁器时代吗?」黄老师的语速逐渐加快,「信息时代的我们将会如何迎来拐点?退回电气时代,或者蒸汽时代?」

他幽幽地说:「还是石器时代?」

良子打了个寒战,他想起爱因斯坦的名言——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用什么武器,但第四次肯定是用石头。

「人类发展史只可能有一个拐点,」黄老师顿了顿,「那就是灭亡。」

良子反驳:「除了技术突破和迎接拐点,维持现状难道不行吗?人类不也曾经手握青铜器、铁器,打了几千年的仗吗?」

黄老师叹了口气,说:「但人类无法手握核武器,打上几千年。这是造物主定下的规则,要么发展,要么灭亡。」

良子沉默了。

良久,他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世界将会毁于战争?」

「我并没有这么说过。只不过大家都已经在着手准备了,准备迎接人类的终局。所有的大国都在竭力发展航天器,真的只是为了探索宇宙吗?」

「难道不是吗?」

「是为了求生。飞船派坚信有一天可以飞出太阳系,找到宇宙的尽头,那里也许藏着神留下的秘密。」黄老师看了良子一眼,改口说,「或者说是四维世界的门槛。找到那个门槛,也许人类就能摆脱既定的命运。」

「所以老师你相信神创论?」

黄老师淡淡地说:「神也好,高维生物也罢,或者说是造物主都行,没必要纠结称呼,但一定是有这么一个存在的。人类作为三维生物,画了那么多幅画,创造了那么多二维世界,其实早就明白每一个低维世界都是由高维生物创造的。人类坚信自身所处的三维世界是独特的,是自然形成的,极力否认高维生物的存在,说到底只不过是因为恐惧罢了。」

这些话信息量很大,良子静静思考了一会儿,说:「黄老师,假设世界真的是您说的那样,我觉得人类还是有很大概率不会灭亡啊!一百年前人类还无法突破大气层,现在已经登上月球了。如果四维世界的门槛真的存在于宇宙中,那么飞船派已经接近成功了……」

「不,他们已经失败了。」黄老师打断他,「这个世界的时间所剩不多,他们无法冲破技术的桎梏。」

「因为造物主掐着表要毁灭世界了?」良子听得直挠头,「即便真的有造物主,她的脾气也不至于这么糟糕吧?」

「相比起毁灭世界,我更倾向于是重置世界,不过重置和毁灭,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差别。低维世界的运行必须符合高维生物定好的规则,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人类突破不了技术瓶颈,那就只能灭亡。顺便一提,良子同学,过去一千年里,人类遇到过的最大危机是什么?」

「二战……不,古巴导弹危机?」

「都不是,」黄老师说道,「是大航海时代。」

良子心想:大航海时代不是财富的代名词嘛,这算哪门子危机?顶多是土著的危机。

「大航海时代通过海路把地球上各大洲连接到了一起,欧洲也因此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黄老师话锋一转,「但如果哥伦布没发现新大陆呢?」

良子一愣,这算什么假设?即便哥伦布没发现新大陆,弟伦布也会发现啊,新大陆就在那里,总有一位航海家会发现它。

「如果世界上只有唯一的大陆,其他大陆并不存在呢?

「那么大陆之外,即是世界的尽头。造物主不会允许人类掌握航海术,哥伦布永远没有机会出海,大航海时代永远不会到来。是的,海就在那里,但我们无法跨越它。一直以来,人类过于放大了主观能动性,似乎只要我们想干,就没有干不成的事。真的是这样吗?

「人类之所以能突破技术瓶颈,迎来大航海时代,是因为海洋并非世界的尽头,海洋之外尚有大陆,大陆之外仍有宇宙。换句话说,因为地图尚有探索的空间,所以造物主向人类放开了限制,也就是所谓突破技术瓶颈。」

他接着说:「我们应该庆幸,这位造物主没有懒到只造一个大陆的地步,要不然人类就会在大航海时代之前迎来最终技术瓶颈,然后灭亡。但好运不会降临第二次,在技术大爆炸时期,人类理应很快迎来大航天时代。事实上大航天时代迟迟没有到来,这就是最好的佐证。」

良子咽了口唾沫,「这……又能证明什么?」

「证明太阳系之外的宇宙,根本不存在,造物主可能就只造了个太阳系。」黄老师喝了口咖啡,「要不然根据发展规律,人类早就可以在太空自由探索了。还不是因为太阳系之外没有内容了,造物主才对人类加以这样那样的限制。」

「所以说啊,飞船派苦苦追寻的东西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摆在人类面前的,只剩下最后一条出路。」

良子下意识坐直了身子,「是什么?」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再把黄老师的话视作玩笑了。

「这个问题一会儿再回答,现在言归正传,良子同学,我们来聊聊困扰你的抽离感。」

良子心想:真不容易,老师你居然还记得正传是什么。

「很遗憾,心理学对抽离感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而我个人的理解是,在那一个瞬间,你的意识确实脱离了身体,甚至脱离了我们所处的三维世界。」

良子听得嘴角抽搐,这分明是修仙小说里的魂魄离体的情节……不过今天的话题本来就全都非常离谱,良子觉得即便黄老师接下来跟他聊夺舍之类的东西,他也不会感到吃惊。

但他下一刻还是被惊掉了下巴,因为黄老师下一句话是:「所以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啊,良子同学!」

听着如此中二病又神经病的发言,良子心中涌起拂袖而去的冲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老师按下了手边的一个开关。

房间里亮起了一盏灯,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良子被五颜六色的灯光包围了。红的、白的、绿的……每一种颜色的光都无边无际,组成了顶天立地的光墙巨幕,他在光面前渺小得如同尘埃。然而这些光随即又如潮水一般离他远去,只留下依稀的光影。不,不是光在远离他,而是他在飞速脱离这个世界。

良子能看见黄老师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完全听不见声音。五感在那一瞬间全部丧失了,但他能清晰地感知到,自己正在看这个世界。不是用眼睛,而是以一种无法言说的视角,远远地观测世界。

下一秒,黄老师关掉了开关,良子的意识重新回到了身体里。他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猛地站起身来,瞪着黄老师,却说不出话来。

「冷静,冷静。」黄老师神色不变,淡淡地说,「不过是个和霓虹灯一样原理的小玩意,对人体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良子这才注意到,黄老师手边摆着一台仪器,跟天猫精灵差不多大小,刚才的五彩光线显然就是从这台仪器发射出来的。可是就这么一台小小的仪器,竟然能把光无限放大?

他随即意识到不对,不是光被放大了,而是……

「抽离感。」黄老师看着良子的眼睛,缓缓说道,「良子同学,你果然没有跟我说实话。」

良子不说话了。从进入咨询室开始,他就隐瞒了一件事。是的,那天出地铁站的时候,他确实感受到了抽离感。但那并不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抽离感。事实上,从小时候患上精神分裂开始,良子就一直被抽离感深深困扰着。

与其说是抽离,不如说是排斥,他无时无刻不在被这个世界排斥。如果说每个人和世界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连线,那么他的线已经淡到透明了。他小时候曾经跟心理医生聊过,心理医生安慰他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扭头给他加大了用药剂量。

所以他学会了隐瞒。就像这一次被心理老师约谈,他一开始就定下了避重就轻的策略。他跟黄老师描述得像是第一次感受到抽离感一样,实际上抽离感发生的次数多得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这套仪器是我从朋友那儿借来的,老实说它跟心理方面没啥关系,不过我个人认为它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帮助放大抽离感。」

良子冷冷地发问:「老师你究竟想说什么?」

「良子同学,抽离感已经严重困扰到你了。」黄老师说,「如果你只是曾经轻微地感受到一两次抽离感,刚才绝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所以老师你今天跟我聊那么多有的没的,都只是想让我放松警惕?」良子嘲道,「其实大可不必,你可以直接宣布我的精神分裂复发,建议退学。」

「不,我说的每句话都发自内心。」

「包括拯救世界?」

「包括拯救世界。」

良子笑起来。

黄老师突然问道:「你觉得画中人与画家是什么关系?」

「被创造物与创造者的关系。」

「他们之间有可能实现对话吗?」

「绝不可能。这又是新的心理测试吗?」

「我认为是有可能的。」黄老师没有理会良子的嘲讽,补充道,「通过梦境。」

良子反驳:「梦只是现实的投射,它无法跨越现实!」

黄老师认真地说:「画家一万次梦见画中人,其中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都是现实投射,但也许有那么唯一的一次,是画中人真的在试图与画家对话。」

良子微微一怔,说:「这只是猜想,我们无法证明……」

「也无法否定。」黄老师认真地说,「只有找到四维世界的门槛,才有可能拯救行将毁灭的三维世界。我相信有一种连接可以超越维度,物理学有它的极限,但心没有。」

良子沉默了很长时间,开口说道:「黄老师,我不知道究竟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我会试着相信你,不过在那之前请你告诉我,为什么选择跟我这么一个大一新生说这些?」

「因为抽离感。」黄老师说,「画中人停留在画里,是无法和画家对话的,要想实现超维对话,就必须从画中世界抽离出去。你不是唯一一个有抽离感的人,但你是我见过的抽离感最强烈的人。」

「听起来够扯的……可我又能做什么呢?」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么?时间是一个圆。你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圆,然后斩断它!」

良子愕然,心想:老师你到底还是跳了,想要毁灭世界的其实就是你吧?

「你必须让这个圆变得不完整,」黄老师解释道,「只有在不完整的时间里,人类才能真正拥有未来。」

良子挠头:「老师你可能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确实有时候会感受到抽离,但这不代表我能去到另一个世界……至于斩断时间什么的,这种任务也许应该交给专业人士。」

黄老师一愣,「专业人士?」

良子小声说:「地穴编织者什么的……」

黄老师揉了揉眉心,无奈地说:「好吧好吧,斩断时间只是比较中二的说法,我以为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会喜欢的。总之你要想办法让时间圆跳出原来的轨迹,找到那个世界不毁灭、人类不灭亡的可能性。」

「听起来跟斩断时间的难度好像也差不多……」

「好了,既然都说明白了,那就放手去做吧。」黄老师说道,「良子,一切就交给你了,这是人类唯一的出路。」

良子彻底傻眼了,「啥?等等……」

「行动代号,偷天者!」喊出这个中二的代号之后,黄老师没有给良子吐槽的机会,按下了仪器的开关。

良子来到了一家商店。

应该是一家商店,有两排货架,货架上摆满了圆形的包装盒,看起来像是吸顶灯,那么这就是灯具店了。良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家商店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他的思维运转得很慢很慢,像是半梦半醒的混沌状态。

接着,他看到了一个女人。他无法形容这个女人的样貌,也无法判断她的年纪。是新生的婴儿,是妙龄的少女,是垂老的妇人,是这些状态的集合体。时间拥有了实体,在这个女人身上凝结成圆,不同状态的女人在圆的光影里奔走不息。

良子心想:这就是时间圆了吧。是谁告诉他这个概念的呢?已经记不清楚了。它既是流动的,又是静止的,它的每一个瞬间变化无穷,它的整体轨迹却一成不变。

他看到时间圆宽容地囊括了无穷多的可能性,却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僭越。圆之内是包容,是百花齐放,是亿万种可能性在同一时间发生;圆之外是虚无,是无边无际,是造物主对虚假自由的永恒嘲笑。

良子感受到了巨大的悲伤。连时间都被囚禁在这个圆里,在新生与毁灭之间循环往复,永远无法逃离,那么被时间束缚的人类算是什么呢?他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他看到了女人,女人也看到了他。于是世界就此崩坏,像是出了 bug 即将闪退的游戏,他甚至来不及说出一句话,眼前的景象就像潮水一般退去。

黄老师关掉了仪器。

良子的第一反应是愤怒,「为什么这么快唤醒我?!」

他明明有机会和女人对话,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

「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

良子不信,黄老师递给他一张纸巾,示意他擦擦脸。良子不明所以地摸了摸脸,这才发现脸上已满是泪水。

「无论是一秒钟、一分钟、一小时,还是一天、一年、一百年,对你来说,都只是一个瞬间。因为在那一个瞬间,你脱离了时间。」

良子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终于整个人松懈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大口咖啡。咖啡已经有点凉了,但良子并不在意。

「我失败了。」他疲惫地说,「还有第二次机会吗?」

「不,」黄老师说道,「我们已经种下了成功的可能性。」

作者:浅歌备案号:YX11nRoYP7Q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