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第 25 节温柔鬼夫

温柔鬼夫

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查看详情

1

我屋里多了一个人,也有可能不是个人。

是个……鬼。

还是个有强迫症的鬼,更是个企图用美色,勾引我跟他谈恋爱的鬼。

2

我今年二十三岁,刚来到这陌生的城市独自打拼。

租了个小单间。

拎包入住的时候,就觉得屋子异常的干净。

所有的一切都一尘不染,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整齐。

而我偏偏就看不惯,在家被父母天天各种叨叨,自己住当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遥控器乱丢又怎么样?

反正没人说我了。

还有被子,早起不叠又怎么样,这样散乱着还有益健康。

第二天早起。

我美滋滋地去上班,回来一推开房门,瞬间惊呆。

所有被我乱扔的一切,都被摆得整整齐齐,就连床上的被子都叠得方方正正,就跟军训里教官要求的豆腐块一样。

3

我跑去质问房东,我的房间为什么会有人乱进,还帮我收拾东西。

房东莫名其妙,说我脑子有病,五百块钱的房租,还想有人帮忙收拾房子。

我偏不信邪,买了监控探头,对准整个客厅跟那张床。

早上去上班的时候,把被子直接扔地上,沙发上的抱枕也乱丢。

在公司,趁着老板不注意,我就摸鱼看监控,整整一天都没任何动静。

我还以为他怕了。

盲猜是房东,忘了这房已出租所以过来打扫,又怕我冤枉他偷东西,所以打死不承认,现在被我一闹肯定也不来了。

下班回家的时候。

我特意买了个新的门锁,打算回去就换上。

可门推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

所有的东西整整齐齐,就跟我昨天下班回来看到的一样,就连我的牙刷,我习惯头朝下,都被调成头朝上。

再打开监控,依旧凌乱,跟我眼前所见,完全不一样。

这一刻……

我怀疑到底是我眼睛有毛病还是监控有毛病。

4

「不会吧?」

「闹鬼?」

「还是个会帮你收拾屋子的鬼?」

「那他图什么啊?」

「该不会是贪图你的美色,想借着他的贤惠征服你吧?」

说话的是我闺蜜,在另一个城市,跟我过着一样的生活,有着一颗渴望恋爱的心,立马就脑补出一场人鬼恋。

鬼夫还得是高帅富,鬼王的那种,弹指一响,黄金万两,无所不能。

我直接挂断。

这货嘴上没把门的,信她一成都会死得很难看。

我去找房东退房。

房东一听说闹鬼,脸色顿时一沉,让我别胡说八道,退房可以,押金一千不退。

神经病!

要扣我一千块?

为了一千块,我连鬼都可以不怕。

离开房东家的时候,我把门砸得特别的响。

发泄怒气。

可最终还是得回到出租屋。

其实闺蜜脑补的那些,什么希腊神匠雕琢出来的俊美容颜,我一点都不感兴趣,就想知道,他是不是能弹指一响,就真的有黄金万两。

5

「鬼大爷,其实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物种歧视,就是胆儿比较小,所以你在这住可以,帮我收拾房间也行,就是千万不要吓唬我。」

双手合十。

毕恭毕敬。

点头哈腰。

我人生二十三年来,第一次如此地惶恐。

反正对方很不给面子。

我说半天,人家一点回应都没,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闺蜜很兴奋,不停地发消息问我,跟鬼住在一起什么感觉,还叫我半夜十二点去照镜子,看看那鬼夫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帅到爆炸。

所以咯,少女怀春可以,真的要少看点那些乱七八糟的恋爱文。

看看都成什么样了。

我这边怕得要死,她在那边带恋爱吧的节奏,搞得我这边不上不下,都不知道该期待,还是该害怕。

反正挺相安无事。

我每天上班回来,出租屋都会被收拾得很干净。

闺蜜说这鬼夫绝了,典型的贤夫良父,让我努力赚钱把人娶回家。

要不是隔得远,我一巴掌给她甩过去,这货满脑子都是啥?

做做家务就贤夫良父啦?

好歹也得在我下班回来的时候,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面。

说这个话的时候,我正在煮面,对着视频那头的闺蜜讲:「最好再来个荷包蛋,再煎上两根火腿肠。」

第二天下班。

门一推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蛋香味。

客厅小饭桌上。

一碗面,面上铺着荷包蛋,旁边还有两根香煎火腿肠,一切都完美得刚刚好。

卧槽!

糟糕了!

我想落荒而逃,却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拍给闺蜜看。

这种时候,这该死的虚荣心!

我还配图:「看,贤夫良父,你想要的。」

6

「卧槽!」

「他还真给你煮面?」

「真的假的,你自己煮的想来糊弄我吧?」

「这种好事我怎么就没摊上?」

闺蜜在那边大呼小叫,搞得原本想跑路的我竟然有点期待。

恋爱脑一上头,那是鬼都不怕。

沙发一坐。

开整。

「还别说,这面煮得刚刚好,时间掐得挺准啊,我再晚回来几分钟,这面保准就坨了。」

「这么贤惠,你还不赶紧地把人给娶了,换成是我,立马半夜十二点照镜子看看他长什么样。」

闺蜜出现在屏幕上,贴着面膜,把我给吓一跳,差点没把手机扔了。

用她的话说,半夜十二点照镜子就能见鬼,如果不行,再来削个苹果,只要皮不断还能许愿。

这种脑残的事我能做?

只是正好在十二点的时候,上洗手间正好路过。

瞄了眼镜子什么没有,就说不可能咯,就算有鬼,人家半夜十二点跑洗手间看你上厕所?

不过我确定了一件事,那鬼能听到我说话,还似乎想跟我处对象。

因为第二天下班回家,又是面,又是煎蛋,还有两根火腿肠摆在那。

监控探头似乎有毛病。

从监控画面上看,饭桌上收拾得很干净什么都没。

我肉眼再去看,那碗面还冒着热气,闻起来喷香,那货厨艺挺不错。

「现在就差看他长得帅不帅了,让他出来见见面,长得帅的话,你要不收我就收了。」

闺蜜恨不得马上收拾行李。

这鬼她看上了,多好啊,爱收拾房子,会做饭,还不会瞎比比。

想想也是。

怎么着也得见面再说,看看人长得怎么样。

7

「见鬼十法,第一种,牛眼泪抹一抹眼睛。」

「我去哪找牛眼泪。」

「诶,第二种好,室内打伞也能见鬼。」

正好我有伞。

大晚上的,我撑着伞在房间里四处晃了晃。

衣柜……

床底下……

全都看了个遍。

别说鬼了,蟑螂都没一只。

「他是不是长得丑,所以根本就不敢见你?」

闺蜜一脸三八样。

我:「也有可能,电影里鬼都是很瘆人的,说不定眼珠子转一转,直接砸地上的都有。」

「咦惹,你别说了,摧毁我对鬼夫的幻想。」

闺蜜直接挂了。

这货真的是半点不靠谱。

我正打算收起伞,门突然被敲响。

大晚上的,像我这样的单身美少女,是不会有人找的。

我猫眼瞄了一下,瓜子般的下巴,凸起的喉结,微微敞开的白衬衫,肯定不是房东那大胖子。

陌生人,单身美少女是绝对不会开门的。

何况是晚上。

所以我问他:「你谁啊?大半夜来敲我门干嘛?」

门外没有回答。

我拿出手机打给闺蜜,按下免提:「老公,有人敲门。」

「谁啊?」

闺蜜可会来事,变声器超猛男,低沉的声音透着无与伦比的威压。

「呵……」

门外的笑声淡淡的,我再一瞄,人总算是不见了。

「肯定是被你吓跑了。」

我看向手机,闺蜜在打量着我的伞:「刚才敲门的那个,该不会是鬼吧?」

我打了个激灵再往外看去,什么都没看到。

「那人长什么样?」

「帅不帅?」

「是不是传说中的男主脸?」

她又开始三八了,一脸兴奋那个样好像外头真是鬼。

按理来说该害怕的,被她这么一搅和,我都不知道该怕还是该干啥。

「没看到脸,看到下巴还有脖子那里,感觉还可以,蛮……就蛮干净的那种感觉。」

我边收伞边形容。

闺蜜:「啧啧啧,干净,那通常都是帅哥。」

这一次换我挂她,动不动就帅哥帅哥,我明天把监控探头装外头。

8

第二天晚上。

我走出公司已经十二点多,末班车都没了。

身为社畜,九九六不说,还要被无良老板扯着加班到现在,真的是怨气满满。

最主要是什么,是我家那碗面肯定坨了。

出租屋离公司也就三个站,打车不划算,所以我打算走回去。

当散步嘛,坐一天了对吧,反正我不会承认我就是穷。

工作才第一个月,工资还没领,租了房,还被房东扣押一千块。

人生啊……

每一步踩得都是艰难。

大城市就是好,就算大半夜的也一样灯火通明,就是多了点乱七八糟的人。

这不……

我被堵在巷子里。

现在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抄什么近路咯?

这哪是抄近路。

这根本是在找死,嫌命长,抄的往奈何桥的路。

「美女?」

「一个人?」

「处对象不?来跟哥玩玩?」

那男的喝了酒,醉醺醺地凑过来,一阵恶臭。

「这我女朋友。」

他的后领被人拽住,直接往后一拖。

那男的摔了。

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那瓜子般的下巴,再往上看……

「学长?」

这人我认识,高我一届的校草,闺蜜追捧的男神。

毕业后了无音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碰上。

「走吧,送你回去。」

他转身往前走,我急忙小碎步跟上:「学长,你怎么会在这?」

「正好路过。」

「哦,幸亏有你啊,要不然我就完蛋了。」

「是啊。」

他的回答很冷淡,我倒是没在意,人家救了你一命,还想怎么样?

到家之后,我邀请他进来坐坐。

他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留了一句:「晚安。」然后走了。

我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连人家微信都没加。

真是的!

人家好歹救你一命啊。

莫小葱,你还真是根大青葱,活该单身。

9

「我的天!」

「你这是走了什么桃花运,校草英雄救美还送你回家?」

闺蜜在那头一惊一乍。

我开了包薯片,美滋滋:「最近桃花很旺。」

「诶?」

「等等。」

「你不是都有鬼夫了?」

闺蜜提醒了我,进门就有的那碗面今晚没了。

桌上干干净净。

我狠狠地啃了口薯片:「那货今晚没给我煮面,我决定把他休了,努力娶校草。」

「人家是鬼,你好歹给点面子,偷摸着点说行不?」

闺蜜翻了个白眼:「也不怕半夜被鬼压床。」

「反正我不管,你别想跟我抢校草。」

视频一挂,我去洗澡。

回忆着被英雄救美的那一幕,后悔得很,怎么能忘了加微信?

好歹跟人家道个谢,请吃几顿饭什么的。

推开浴室的门,那熟悉的面香味扑鼻而来,让我瞬间打了个激灵。

就那小饭桌上,刚煮好的面,香煎荷包蛋,还有两根火腿肠。

那货还在。

那我刚才跟闺蜜说的话岂不是全都被他听了去?

说不害怕是假的,毕竟做了亏心事,换成谁不怕半夜鬼敲门啊?

平时吃面,我是吃得理所当然,现在吃得战战兢兢,把词汇组织好几次之后:

「那什么。」

「我之前跟我闺蜜说的话,其实都是开玩笑。」

「真的。」

「我是人,人怎么能娶鬼呢?」

「我又见不着你,也摸不着你,对吧?」

「再说了。」

「鬼也不需要老婆啊又不能亲亲搂搂抱抱……」

10

我闭嘴了,瞎扯个鬼,像在暗示人家对我搂搂抱抱。

幸亏那鬼大度,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理我。

第二天下班,

才走出公司,就听到一声呼唤:「莫小葱。」

干净清脆。

男神不愧是男神,声音也这么好听。

「你怎么会在这?」

我很震惊,甚至还有点窃喜,他该不会在这等我吧?

本仙女也是貌美如花,男神看上我,想让我以身相许也不是不可能。

「正好下班,没想到你也从里头出来。」

男神下巴微扬示意我身后大厦。

我:「这么巧?你也在这里上班啊?」

「嗯。」

他声音冷冷淡淡,没等我说话,他就转身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我赶紧跟上:「怎么以前都没见过你?」

「呵。」

他笑了。

月色下。

这微扬的唇角,还真是该死的迷人。

我一时有点愣神,直到他转头看向我:「你才在这上班几天?」

「五天。」

我赶紧收回视线,指了指公交车站:「我一会在那等车。」

「我也是。」

他唇角勾了勾:「32 路车。」

「好巧,我也是 32 路车,我们真有缘分。」

天注定的,男神注定属于我。

我大概笑得很花痴,男神望向我的眼神意味深长。

更巧的来了。

我们居然同一站下车,他把我送到家门口才离开。

本来想叫他进门坐坐,但他只是在门口,温柔地说了一声晚安就走了。

真是个淑男啊,彬彬有礼,不会让人觉得他有任何危险。

「你那公司叫什么?」

「我现在就投简历,我要跳槽,我要跟男神偶遇。」

闺蜜在手机那头咋咋呼呼,我眉开眼笑:「晚了,男神绝对是我的掌中物。」

「啊啊啊。」

「绝交!」

闺蜜直接挂了,这货气得上头,都没问我跟鬼夫处得怎么样。

话说桌上没面。

我去洗了个澡,出来,诶,面香喷喷刚上桌。

四处看了看,没看到鬼,心就更虚,吃着人家的面,心里却爱着男神的颜,这叫什么?

11

我本善良!

奈何上天要我做个养鱼的海王。

闺蜜说怎么也得见见,看看鬼帅还是男神帅。

万一鬼更帅呢。

小说中的鬼夫,那都是帅得天地为之色变,让我别错过。

还奸笑着说人家不只是有鬼夫的颜,还有鬼夫的腰,更重要的是还能弹指一响黄金万两,那我还当什么社畜?被鬼夫包养,天天买买买,吃喝玩乐晒不好么?

我直接挂了,看透透的,她就想我甩掉男神让她捡便宜,像我这样的美少女会是那么颜控,那么物质的渣女么?

我只是……

唔……

对鬼夫有亿点点的好奇,特意去网购牛眼泪,此处感谢万能的淘宝。

你能想象?

那上面不止有牛眼泪,连送鬼套餐都有。

店主还说送鬼套餐五折。

他说我见鬼后,会需要这个套餐,再买会来不及。

我谢谢他了。

反正划算,就一起买回来了。

闺蜜比我还兴奋,非要我拍下那鬼的样子给她看。

真是一点都不讲科学,摄像头能拍鬼的话,我那监控探头也不至于装门外。

为了杀鬼个猝不及防。

在门口跟男神告别后,我直接进了浴室。

开水假装洗澡。

然后往眼睛抹上牛眼泪,悄眯眯地推门出来。

鞋子都没穿。

踮着脚尖猫着腰,一点点地挪向厨房。

火在烧。

水在开。

探头望进去……

12

我怀疑那店主卖的是假的牛眼泪,明明说好的能见鬼,厨房空荡荡,只有火在烧,水在开,什么都没。

我拿出手机拍给闺蜜看,她一脸失望:「哎哟,这个鬼夫藏得还挺深。」

「他是不是长得丑,所以才这么东躲西藏。」

我真的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

桌上放着煮好的面,还有一张小纸条:我长得不丑。

「字迹秀逸,刚劲有力,看着就像个帅哥。」

闺蜜两眼发光,我怀疑她就是看上我的男神,所以怂恿我娶鬼夫。

不丑怎么不敢见人?

丑媳妇都要见公婆,何况还想跟我谈恋爱。

吃完面去睡觉。

至于那个店主怂恿我买的送鬼套餐。

想了想还是没用。

做渣女可以,但不能没良心,人家帮我收拾家务,还天天给我煮面吃,我赶人走合适么?

要走的是我才对,所以这个工资发下来,我立马就找地方搬家。

「莫小葱,你就是个渣女。」

闺蜜撇撇嘴,说我那是在自我洗脑降低愧疚感。

我没理她,这货就想抢我男神。

「再叨叨,就把你拉黑,先绝交二十四小时。」

我重重威胁,闺蜜怂了,再次问我,是不是真打算甩了鬼夫,她考虑接盘,有个会做家务还会煮面的鬼,感觉不要太好。

我直接挂了,可能我真就是个渣女。

这种时候竟然想两个都要,在外有男神,在家有鬼夫,美得都能飘上天跟太阳肩并肩。

13

有件事我很肯定,男神就是喜欢我,要不然也不会每次都装偶遇等我下班。

还说正巧路过。

哪有这么巧,不管我是十点还是十二点走出公司,都能听到干净清脆的喊声:「莫小葱。」

他从路灯下走过来。

光洒在他身上,朦胧得让人有种不真实感。

被送的一个星期,男神都是把我送到门口,然后道一声晚安就走。

矜持淑男。

把人的心撩得痒痒。

闺蜜每天追问我,鬼夫跟男神之间,到底选谁。

而她哪一个都可以,不管鬼夫还是男神。

她都愿意接盘,让我早做选择不要耽误她的青春。

想来想去,觉得闺蜜说得对,我不能那么渣地吃着鬼煮的面,在外头跟男神又勾勾搭搭地暧昧。

所以我在找房子。

闺蜜可兴奋了,说已经给我公司递了简历。

让我把房子转租给她,还怕我反悔,直接转账一千块钱押金给我。

这……

我没敢收。

这种事得问问人家鬼吧,万一人家不同意呢?

闺蜜说没事,反正到时候她住进去,日久生情肯定就能成。

还发个诱惑照过来,说到时候天天在家穿这种,就不信鬼夫能撑得住。

我正在吃面,差点没喷了,这货真是恋爱脑一上头啥都敢干。

「你准备搬家?」

回家的路上,男神突然问我,清亮的眼睛在月色下藏着碎光。

「嗯。」

我刚点头,他说:「我那正好有个空房间,不如你搬过来吧。」

「啊?」

我当场傻眼。

这算什么,直接邀请同居这么劲爆的吗?

14

「不愿意也没……」

男神话没说完,我大脑一短路:「我愿意!」

说完心狂颤,扑通扑通地简直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收拾好打电话给我。」

男神唇角勾了勾,他笑起来真好看,我痴了。

走一路我们再没说过话。

还是好像说了?

就那种梦里梦外分不清,心在狂,脑在颤。

「我要跟男神同居了。」

「同居?莫小葱,你居然要跟我男神同居了?」

闺蜜在狂啸。

嫉妒的女人最可怕。

她此刻已经面目全非:「莫小葱,我恨你。」

再一看!

她把我拉黑了。

这得亏隔着十万八千里,要不然能把我活活掐死。

但我不在意,为了男神,众叛亲离都不怕。

这一晚我没睡,除了收拾行李外,主要还是兴奋得根本睡不着。

母胎单身二十三年。

平生第一次跟男人同居,而且还是跟男神同居,别说睡觉了,躺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男神那句:「不如你搬过来吧,搬过来,过来……」

迷迷糊糊间。

我看到了男神,他在望着我,笑得真好看。

我朝他走过去。

他望着我,温柔且深情地呢喃:「莫小葱,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嗯?

我愣了一下,惶然间睁开眼睛,看到天花板。

男神不见了。

可温柔的眼神还有那句低喃还在耳边萦绕。

男神嘛。

高我一届的学长。

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这梦还真是奇奇怪怪。

15

刚到公司,绝交一晚上的闺蜜电话来了,郑重其事地警告我,从今天起,鬼夫就是她的,让我收敛点,不准再跟她的男鬼勾勾搭搭,让我赶紧滚蛋。

「行李已经收拾好,今晚就滚蛋。」

为了让她放心,我还特意把收拾好的行李照片给她发过去。

其实就一个行李箱,毕竟才住几天,来的时候,行李箱都没装满。

闺蜜表示很满意。

她已经递交辞呈,等着走完程序就去会鬼夫。

「你就不怕么?」

「人家可是鬼,连脸都没露。」

我怀疑闺蜜脑子大概是缺了一根筋,有点短路。

人家都是避而不及,哪有她这样上赶着招鬼,还美滋滋地倒贴钱。

「鬼又怎么样?」

「莫小葱,你物种歧视啊?」

「我告诉你,现在我们虽然是人,可分分钟都会变成鬼,到时候被人歧视看你爽不爽。」

闺蜜直接挂了。

还生气,真是的,我这分明是担心她为她好。

好吧……

我绝不承认心里有点酸,毕竟吃人家这么多天的面,走的时候应该有点交代。

所以我下午请了假。

经理那个脸啊,阴沉沉地说现在的小女生真是不懂事,才刚来几天啊,就敢请假。

我没理他,天天九九六,还日常加班到十二点。

是谁不懂事?

要不是口袋没钱,我早就撂担子不干了。

离开公司。

我照着导航找到一家拜拜店,在店主的推荐下,买了不少的纸钱,还有一套据说是鬼界最流行的西装,打算回去烧给鬼夫表达谢意。

毕竟人家也好歹收拾家这么久,还煮了这么多碗面。

离开的时候。

店长意味深长:「小丫头,桃花运不错啊。」

我回他一笑。

那当然咯,本少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男神见了都心颤!

16

「鬼神大佬,非常感谢你这段日子的照顾。」

「其实你很好。」

「真的,会干家务,又会煮那么好吃的面。」

「我闺蜜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都愿意倒贴钱来找你,所以我走后,你也别难过,别舍不得,我闺蜜很快就会来陪你了。」

额……

这话有点不对。

我及时刹车,把西装烧给他:「虽然我们萍水相逢,可这段日子,你的照顾让我觉得很温暖,而且我觉得是你的出现让我变得幸运,连男神都能遇上,还能相信爱情。」

等等……

这话好像也有点不对。

明明是离别,怎么搞得好像是在显摆。

「总之不管怎么说,非常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真的,特别的感谢,我会铭记在心。」

我双手合十,对着四周围都拜了拜,满是虔诚。

以前的无神论者,现在觉得这个世界真奇妙,还有这么温柔的鬼。

虽然没见过面,但我相信如闺蜜所说,他一定是个很温柔的帅哥。

反正到最后,他也没有跟我道别,离开的时候我把门轻轻带上,心情有点低落,就那种……酸酸的,舍不得的那种感觉。

这是失恋的滋味?

甚至还有种不走了的冲动,想要就这么留下来。

还是算了。

我得走,我得离开这里,冲向男神的怀抱。

是男神!

让我有离开这里的勇气。

拉着行李箱到楼下,我给男神发了信息。

他在上班,给我发了个地址,让我先自己过去,密码是我生日。

就说他喜欢我吧。

连我生日都知道,指不定在大学时候就暗恋我。

17

男神住所是间小公寓,跟我住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区,而且就不是一个档次。

我那五百块钱一个月。

他这 58 上,就算是单间,最低也要千二起步。

何况还是三个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东西也都摆放得整整齐齐。

空气中有着淡淡茶香。

这都不用猜,肯定是为了迎接我特意收拾过。

「我住哪间房?」

「都行,你自己挑一间。」

男神秒回,我感觉他就拿着手机,就在等着回我信息。

这该死的恋爱的感觉。

总之我推开每个房间的门,借机参观男神房间。

主卧挺大,落地窗玻璃,纱窗飘逸,流苏随风轻轻摇摆。

男神这房间布置得真不错,天蓝色调,看着神清气爽,就像他人一样干净。

当然……

我也不是那么不要脸的人,肯定不能选主卧啊,选了主卧旁边的次卧。

另外一间是书房。

我去瞄了一眼,书桌上还有一张照片,是个建筑物。

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本来我还打算收拾一下。

就……

装一装贤妻良母。

发现都没下手的地方,就撩起袖子做顿好吃的。

三菜一汤。

我最拿手的糖醋排骨刚上桌,门传来叮一声。

男神回来了。

我正要迎上去,闺蜜电话过来:「莫小葱,你在哪呢?你要同居的男神早就死了。」

18

「你说什么?」

我的笑容顿时凝固,而男神也在这时候走进来。

四目相对。

我视线落在男神怀里那一大束玫瑰花上。

闺蜜:「你还记得我们拍毕业照那天,校门外那事故么,那死者就是男神。」

怀抱玫瑰花,被醉酒的卡车司机碾过。

那花还撒落一地,我们都在讨论收花的女孩子会是谁。

「送给你。」

男神走过来,唇角的笑里透着温柔。

我把电话挂了,接过花深吸了口气,真的好香,是我喜欢的味道。

「这都是你做的?」

男神视线落在桌上,我:「对啊对啊,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反正我挺爱吃的。」

我急忙放下花迎过来,闺蜜的电话又来了,这货摆明了就是嫉妒我。

所以……

趁着男神转身去拿碗的时候,我把她拉黑,然后微信回了一句:「再叽歪就绝交。」

同居的第一顿饭。

我煮的。

男神吃得津津有味。

我在偷瞄他,鬼不是不能吃东西的么?

他还挺能吃,我最爱的排骨,他一块接着一块地吃不停嘴。

鬼不是没下巴的吗?

他有下巴,整个人看着还挺真实的,一点都不鬼。

「怎么?」

「我脸上有脏东西?」

他看向我,唇角噙着笑,眼中闪动着碎碎的光,简直能要命。

我迅速收回视线,脸 刷地一下火辣辣地热。

栽了栽了。

就算是鬼,我也认了。

鬼怎么了?

鬼那也是人变的,怎么能搞物种歧视呢?

「莫小葱,你变了,你变得有异性没人性。」

闺蜜痛心疾首。

我冷笑:「换成是你,你变得比我还狠。」

19

「那也是。」

「那你怎么说?」

「一样是鬼,你选鬼夫还是选男神?」

闺蜜突然尖叫:「莫小葱,鬼夫该不会就是男神吧?」

「嗯,有可能。」

我揉了揉耳朵,环顾房间,来的时候就发现了,熟悉的那种干净,男神肯定有强迫症,所有的东西都摆放整齐。

「我不信,你去问一下。」

闺蜜满脸幽怨,再加上那绿豆泥面膜一言难尽。

我直接挂了。

怎么问?

问男神是不是鬼,还是不是偷摸跟我住一起的鬼?

我怕他直接把我扫地出门。

几天相处下来。

男神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

他话很少,但会把我乱丢的每一件东西整整齐齐地摆放好,会在我下班的时候,守在公司门外,然后把我送到家,就在卧室门口,唇角浅扬,温柔地跟我说一声晚安,然后回到他的房间。

「我梦寐以求的男人啊,会持家还不瞎比比,我主外他主内,妇唱夫随不要太完美。」

「莫小葱,你还在等什么?」

「要颜值有颜值,要内在有内在,你还不赶紧上?」

闺蜜咬牙切齿,恨不得穿到我身上替我把男神给嚯嚯了。

「他不表白啊。」

「难不成让我个美少女跟他说我想睡他吗?」

闺蜜抛个白眼:「贱人就是矫情,拉黑不解释。」

挂断的时候,我正好走出公司,远远看到男神就站在灯下。

他喜欢站在光中等我。

每次我看过去,他总能第一眼就捕捉到我的视线,望过来时唇角噙着很温柔的笑。

「莫小葱。」

每次我看到他,他都会喊一声,然后从光里一步步朝我走来。

像是……

天神走入凡尘。

可他是鬼,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的鬼。

20

以前没心没肺,突然有了惆怅,怕突然间在那束光下会看不到男神。

「想什么呢?」

男神抬起头拍了下我额头,他的手似乎没有温度,很凉,但绝不是冰块的凉。

我抬起头望着他,脑子一蒙:「你为什么还不跟我表白?」

男神眨了眨眼睛,我看到他的耳根子红了,我们就这么瞪着彼此。

「诶莫小葱,刚下班啊?要不要我送你?」

同事骑着小电驴路过。

我摇头:「不了,我男朋友来接我。」

「嘁,每次都看你独来独往,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

他眼瞎,这么帅的男神看不见。

我扭头看向男神,他正在望着我笑唇角浅扬。

迷人的帅,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诶,莫小葱,你对着空气发什么花痴呐?」

同事拍了拍车后座,再一次问我:「确定不让我送你吗?」

「不用,谢谢。」

我冲他一笑,谢谢两个字,特别的咬牙切齿。

他走了,走的时候还嘟囔:「好好的小姑娘脑子怕不是有毛病。」

回家的路上。

男神一句话没说。

我偷瞄他,他唇角温柔的笑容消失,显得有点严肃。

肯定是因为同事的话。

他不吭声,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低着头跟上。

突然间。

撞入怀抱中。

一抬眸。

正对上男神那盛满碎光的清亮眸子。

21

「没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他在盯着我,似乎在审视着什么,衡量着什么。

我挠了挠头,迟疑了下,小心翼翼:「你能弹指一响变出花不完的钱吗?」

我还弹指「哒」给他看。

他脸色一沉,扬手就拍我的额头:「你这脑袋瓜在想什么?」

「不能吗?」

我揉了揉额头,小说里的鬼夫都有这本事。

他说:「不能。」

「好吧。」

「不能也行。」

我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我可以养你。」

养鬼而已嘛,人家养小鬼,我养个帅鬼,怎么算都不亏,男神多好啊,长得帅不说,又会持家又会煮面,闺蜜想要都没有,我没理由往外推,再说了,谁几十年后不变成鬼,到时我跟他都是鬼,那就更搭了,而且他是老鬼还能罩我这个新鬼。

「莫小葱,你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

我挠挠头,不懂,他这么好看,应该是他怕我,还好遇上的是本少女,还矜持点,换成是闺蜜,早就啊呜一口把他吃了。

「我是鬼。」

男神语气中有无奈,为什么会是无奈呢?

「嗯呐。」

「所以你愿意让我养不?」

我很认真的,虽然没准备花跟戒指。

「莫小葱!」

「认真点!」

他哑着声,眼圈红了。

肯定是被我感动的,像我这样的美少女主动开口说要养他啊,换成谁,谁都会感动得乌拉乌拉。

我还主动去勾男神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我就是认真的,以后你就是我的鬼了。」

都到这一步了,绝对不能少一个步骤。

我踮起脚尖,闭着眼睛朝着男神的唇撞了过去。

之所以是撞。

是因为我没站稳,整个人直接就扑过去了,被他搂住,压制着情绪咬牙:「莫小葱,你会后悔。」

22

「那我也愿意。」

我亲了过去,冰冰凉凉,就像冰激凌,如果再来点香草味。

唔……

他突然低头……

怎么结束的,怎么回家的,我整个人是懵的。

只记得我们十指紧扣了。

在门口,磨磨唧唧,难舍难分了十几分钟,才各回各自的房间。

「什么?」

「你们接吻了?」

「妈啊,是什么感觉?」

母胎单身二十几年的闺蜜,问我口水是不是甜的,在小说里,关于接吻的形容词都是蜜糖,甜得不行还能让人上瘾。

我认认真真:「像吃冰激凌,有淡淡的茶香味,唔,如果是香草味就好了。」

「嘁!」

闺蜜撇了撇嘴:「男神怎么跟你表白的?」

「不是他,是我表白的。」

我把过程讲了一遍,忍不住吐槽:「明明是他主动来勾搭我,都那样了还管我后不后悔,当时我就只想扑过去,先把他解决了再说。」

「哎啊……」

「羡慕死我了……」

闺蜜满眼粉红泡泡,我认认真真:「你去找个人谈恋爱吧,谈恋爱的感觉真的好好,就那种心被填满,不管看到什么都会觉得好幸福啊,都能飘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

「你信不信我拉黑你?」

「我这是不想谈恋爱吗?」

「我辞职信都递了!」

「你赶紧问问,那个鬼夫到底是不是你男神,如果是的话,你得把那一千块退我。」

「我又没收你钱。」

在闺蜜的威逼下,我还是硬着头皮敲男神门。

「有事?」

他拉开门,望着我,唇角噙着笑满眼都是碎光。

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鬼。

视线落在他身上,就已经沦陷,根本收不回来。

我想跟你睡觉。

等等……

这只是想想,想想而已。

我要问的是:「之前出租屋,给我煮面的鬼是你?」

「嗯。」

男神点头。

我:「所以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看上我了?」

这该死的好奇心啊,反正问都问了,我:「你那天回学校还捧着花,该不会就是要来找我告白的吧?」

23

「莫小葱,你是真把我忘了。」

男神把我拉进书房,递过一本厚厚的相册。

里面有一张老照片吗,是孤儿院小朋友的合照,有我,有男神,他站在我旁边,我们手牵手。

「你说过你要嫁给我,你还记得吗?」

他问我。

我:「……」

这种时候,我能说不记得这么煞风景的事么,只能心虚地点头。

「你说谎眼神总是乱飘,不记得就说不记得。」

他拉着我坐下,跟我说当年在孤儿院,他因为个子瘦小总是被欺负,我经常会帮他,每次过家家,总会拉着他一起玩,当他的新娘。

后来我被领养。

他则是在孤儿院长大,之后一直在寻找我。

那天早上,他接到私家侦探的电话,说终于找到我了。

他拿到了照片。

我也看到了那张照片,我坐在球场上笑得很明媚。

他买了花来看我。

没承想,被醉酒的卡车司机直接碾过。

在他的瞳孔中,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

可奇怪的是他又回来了,在头七的时候出现在我身旁。

就好像……

我是个磁铁,而他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靠近。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他身上的能量就会越来越强,甚至可以触摸到东西。

所以……

在出租屋的时候,他就帮我收拾屋子什么的。

原本我撑伞的那天,他就想告诉我,他就是那个鬼。

可我害怕得给闺蜜打电话,所以他就走了。

这些天。

他一直想告诉我事情的全部。

可又怕……

磨磨唧唧到现在。

他问我:「莫小葱,你有的选择,可以反悔。」

我只剩最后一个问题,就是鬼夫真的那么猛,一夜一次一次一夜吗?

好吧……

男神决定用行动告诉我这个问题的最终答案。

至于他是鬼……

唔……

世界上养鬼的人千千万,也不差我一个咯。

闺蜜很羡慕我,非让我给她介绍个像男神一样帅的鬼夫。

抱歉。

我家鬼夫独一无二,再没有能比他帅,还比他会持家会煮面的鬼。

最后的最后……

到底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让男神出现在我身边。

大概是执念吧。

他要找到我,已经成为连死亡也阻止不了的执念。

希望这个执念……

能让我们绑定下辈子,在下个轮回再次相遇。

- 完 -

□ 溏心小肉粽

备案号:YX01WBJb1dd6dY8x9

编辑于 2022-05-18 15:41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不存在的山

赞同 121

已反对

目录

18 评论

分享

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吞茶嚼花 等

{ nonce=
‘market’,action: ‘FCPEnd’,params: {}})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