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第 2 节孤楼怪夜

孤楼怪夜

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查看详情

说一件大家平时上班容易忽略的事情吧。

私企,特别是创业公司,会经常搬大楼搬工位。但其实工位是不能乱搬的,搬之前一定要调查清楚大楼有没有员工跳楼或者猝死,否则就容易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

事情要从我入职的第 5 个月说起,那时我的同事兼新人导师离职了。

他干了 6 年,同事们都叫他老汪,在公司即将上市的当口,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老汪的老婆出轨了。

他是倒插门,老婆家有钱有势,直接净身出户,留了套北京三环的小三居给他,带走了他的儿子。

当然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但老汪在部门里是业务骨干,一个人撑起了我们组大部分的项目。他走得突然,公司也来不及招人进来,于是尹总一声令下,把他的活儿大部分都丢给了我。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每晚加班 ,成了生活在公司的「隐形人」

——累了就在会议室里铺张折叠床,饿了去 2 层吃食堂,想锻炼就去 7 层的健身房踩踩单车,然后直接在健身房换衣室的淋浴间里洗澡。每周末回家洗衣服,周一再拿一大包干净衣服去公司。

怪事发生的时候 ,我已经连续加班 2 个月了。

我记得那天是周四,我按照惯例晚上 9 点去健身房踩单车,10 点洗完澡回到工位,发现我的同事魏皎还在加班。

魏皎、我、老汪都是一个组的,领导都是尹总。

老汪走后留下的项目里有几个和明星艺人相关,尹总觉得给我这个新瓜蛋子不稳妥,任务就落到了魏皎头上。她最近也经常加班,但一般 8 点左右就走了,从没呆到过这么晚。

「还没走呢?」我走过去跟她打招呼。

魏皎从显示器后面抬起头看着我 ,表情有些错愕和不可置信,良久才冲我一笑,

「写 PPT 呢,明天开月会老板要看。」

魏皎长得洋气又大方,只是平时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但今天她似乎心情不错,两个浅浅的梨涡对着我,多了几分温柔。

「我能看看吗?」我突发奇想地问了一句。

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今天胆子格外的大。

魏皎朝我这边转了下显示屏,我凑过去看了两眼。她的 PPT 拟好了一个模板,刚写了目录和小标题,看样子才刚开始。

「这么晚了,你得写到啥时候去啊?」我忍不住吐槽。

魏皎轻轻叹了口气:「没办法,我也是临时接的需求,今天可能得在公司通宵了。」

「你是第一次通宵吧?」我问。

魏皎点了点头。

我跑回工位,从抽屉里掏出一堆「加班神器」,一股脑全倒在魏皎桌上:有漱口水、压缩毛巾、洗面奶、面膜、泡腾片还有各种泡面小零食。

「来来来,弟弟罩着你,东西你随便挑,一定用得上!」

我不禁有些得意——论资历和能力你是前辈 ,论加班和通宵,我才是最强王者!!

魏皎愣了一下,最后借了我的漱口水和洗面奶,去卫生间卸妆洗漱,还拿走了一片面膜。

我提醒她:「这面膜是一个品牌方送的,不是什么大牌子,你别嫌弃。」

我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知道面膜不能随便用,肤质不适合用了还会起疹子。

魏皎回头又冲我一笑 ,她微卷的长发荡起来,发梢像蹁跹的蝴蝶,

「 小彰,谢谢你,如果能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

我发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真没多想!!

这只是前辈对后辈的一种夸赞而已,可能她的意思是早点遇到工作会更顺利嘛!

对!就是这样的……吧??

魏皎洗漱完毕,把东西还给我,就回去继续写 PPT 了。

我也开始处理今晚的工作。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凌晨 2 点,工作处理完,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去会议室睡觉。

魏皎今晚也在,不知道她睡了没?

如果她想休息,我可以把折叠床让给她,自己去大厅的沙发将就一晚。

我是个大男人嘛,虽然她大我三岁是小姐姐,但基本的绅士风度还是得有。

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魏皎果然已经睡着了。

她敷着面膜 ,长发披散在椅背上,身上盖着条小黄人空调毯。

电脑显示屏闪着白色的荧光 ,上面还留着她没写完的 PPT

我大致看了一下,项目阐述已经写完,但执行规划和收益预估都还没做,完成进度大概 40% 左右,剩下的部分需要做数据分析,工作量不小。

月会时间是上午 11 点,我 7 点起床后再来叫醒她继续写,会不会来不及?

虽然担心她的进度,同时我又觉得有点好笑——敷着面膜都能睡着,这可跟她平时冷美人的人设严重不符!

我摁灭了显示屏的光,正转身准备离开,余光瞧见她脚上穿着马丁靴,小腿已经肿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有点怜惜她。

魏皎家在外地,虽然她平时个性要强,什么都不说,但我知道她一个人在北京,干的又是互联网,过得并不轻松。

我想了想,回工位拿了一双本来给自己预备的酒店拖鞋,给她悄悄换上。

穿着鞋睡觉会腿部血液不畅,穿拖鞋会好一些,不会肿得那么厉害。

做完这一切 ,我突然玩心大起,拿手机拍了一个她睡觉的小视频:画面里的魏皎安宁恬静,周身有种莫名的柔和氛围。

拍完后,我直接微信发给了她,等她早上醒来看见自己这副睡相,会不会拧着两抹秀气的弯眉嗔怪我呢?

想想还有点小期待是怎么回事??

天呐!我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抖 M 属性吧!!

我缩了缩脖子,轻轻走到会议室,架好折叠床,关掉了办公区的灯。

裹着毯子躺在折叠床上,我准备刷会儿微博就睡觉,脑子里却还回想着刚才那一幕。

我光顾着拍视频了 ,现在想起来,隐隐约约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好像……太过安静了点……

我刚才 ,好像没有听到魏皎睡觉的呼吸声?!

我使劲回忆了好几番,都不确定自己到底听没听见。

可能是因为今天加练了器械,身体有些疲惫,我想着想着困劲倒是上来了。

算了先睡吧,可能因为她敷着面膜、呼吸声又浅,我才没听见的吧……

这一觉睡得不太安稳,醒来已经 8 点 15 分,办公区的灯已经全部被打开了。

公司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六,8 点半左右就会有同事陆陆续续到岗。

我赶紧起床洗漱,一边收拾一边回想昨晚的梦境。

太奇怪了,我第一次做这么古怪的梦。

我梦到我在加班,离职的老汪突然来公司找我喝酒,我们去了一家烧烤店。

席间老汪一直在吐槽,我只能安慰他,喝到最后,我也有点醉了。

老汪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他手劲大又非常用力,指甲都快要掐进我的肉里了!

我惊呼一声,想挣脱但怎么也挣不开,只好大喊:「老汪,你干什么!」

老汪听后抬起头 ,一双眼睛全是眼白,阴恻恻地盯着我:「没时间了……」

我站起来想走,但老汪屁股像在地上生了根一样,岿如磐石,我怎么拉也拉不动。

我看老汪不像是要伤害我,更像是有重要的话想对我说,干脆泄了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什么没时间了,老汪你说清楚吧。」

老汪又低头看我,还是那双眼白,只不过这次露出了渗人的八颗牙微笑,

「 章小彰,万圣节前一定要向魏皎表白。」

要我向魏皎表白??!!

这 TM 也太奇怪了!

我看了下手机,今天是 10 月 31 号,正好是万圣节前夜。

先不说老汪为什么会知道我喜欢魏皎,光就这个时间,也太尼玛鬼畜了吧!

哪有人在万圣夜表白的?装鬼吓人,不答应就吃掉吗?!

老汪为什么恰巧在昨天梦里提醒我?又为什么要强调这个时间?

……难道是我潜意识里希望自己赶快表白 。

大卫.林奇版的春梦惊魂吗 ??

我天……我有这么饥渴 ??!!

我欲哭无泪,什么都没琢磨明白,肚子又开始抗议,决定先去食堂吃早餐,吃饱了再想。

吃完我想起魏皎还在,干脆给她打包了一份八宝粥。毕竟要和老板开会,也不能带包子、煎饼之类有味儿的食物,还是喝粥最保险。

我回到工位,魏皎早就醒了,她看起来已经收拾妥当,化了个素雅清新的淡妆,正在整理自己的头发。

「给你带了碗八宝粥,没加糖,你趁热喝。」

我把粥放她桌上,低头看了眼她的脚。

她已经换回了马丁靴,小腿微微有些发肿,还好不算肿得太厉害。

魏皎冲我一笑,说了声「谢谢」,就开始喝粥。

「视频你看了吗?」我想起昨晚拍的视频,忍不住打趣她,「不是说要通宵么,怎么偷懒睡着了?」

「我一直在写 PPT,没睡啊……」魏皎诧异地看着我。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你敷面膜睡觉来着,我还帮你换了拖鞋,怎么可能记错?」

「不信你自己看。」

魏皎转过显示屏,页面上她的 PPT 一共 20 页内容写得满满当当,数据也清清楚楚,这没 6、7 个小时是写不出来的。

看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昨晚确实一直在工作……

但睡着的魏皎也是我亲眼所见 ,我还碰过她,难道都是幻觉吗?!

我想起了那张面膜和那双拖鞋 。

「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垃圾筒?」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公司给每个工位都配发了一个垃圾筒,就放在桌子下面。

如果魏皎睡着了 ,那垃圾筒里一定会有一张用掉的面膜和一双酒店拖鞋;反之,就能证明她昨晚一直在工作。

听到我的要求,魏皎一直微笑着的脸突然就冷了下来:「章小彰,请你自重。」

我连忙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发誓我真的看到你在睡觉,你让我看看你的垃圾筒,有没有那两样东西,我就看一眼!」

「这是我的工位,你站在这里影响不好,你走吧。」魏皎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我看了看四周,已经陆陆续续有同事到了工位上。

虽然公司最近租期到期正在搬工位 ,留在这里办公的同事不多,但基本都和我们属于同一个部门。我们现在这幅样子,确实容易引人误会。

「对不起,是我打扰了。」

我道完歉,立马快步离开,一秒钟都等不了。

我跑到一个空闲的会议室,关上门,打开手机想播放昨晚拍的视频。

但视频画面竟然变成了一片漆黑 !

类似那种在夜晚曝光不足的情况下拍摄的画面,只能看出镜头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别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再次确认了拍摄时间,没错,确实是我凌晨 2 点拍的那条。

我打开微信 ,从聊天记录里点开发给魏皎的小视频,画面也变成了黑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在办公区光线明亮的条件下拍摄的视频,为什么会一片漆黑?!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难道是这个敷面膜的魏皎 ,不想留下她存在过的痕迹吗?

不对劲,这件事真的很不对劲!

先是同一时间段里,出现了两个行为完全不同的魏皎……

还有老汪的那个梦,好像都在提醒我,今天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今天 ,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我在会议室里呆到 9 点,然后回到了工位,假装自己是每天正常时间来上班。

尹总并不知道我睡在公司,我也故意没告诉他。我的转正申请还在审批中,如果被他知道,他只会认为我工作效率低下,能力不足,那我就危险了。

好不容易等到 11 点,老尹和魏皎都去开会了,我趁机悄悄溜去魏皎工位查看了垃圾筒,没发现面膜和拖鞋。

但这并没有打消我的疑虑 ,反而让我疑心更重。

我总感觉魏皎有事在瞒着我 ,但具体是什么事,我想不明白。

犹豫再三,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王晴。

王晴是我上一家公司的前同事,平时喜欢看些灵异、科幻小说。以前吃中饭的时候她老喜欢给我们讲故事,什么「点灯借寿」「公鸡拜堂」「时空跃迁」「平行宇宙」,说得头头是道。

最近看她朋友圈,好像跟前男友分手之后,学了什么「五行术」,神神叨叨的,好像有点道行。

「可能是平行时空。」王晴听完我的描述,给出了答复。

「真的吗?」我问道。

如果是平行时空,那这个时空的「我」又在哪里呢?他过得还好吗?

「但我感觉又不太像。」

「你看你这大气喘的,怎么说?」我被王晴给绕晕了。

过了很久 ,我才收到她的回复。

「如果你穿越了平行时空,这个时空的魏皎不会记得昨天的事,但听你的描述,魏皎的记忆是连续的,她知道前因后果,说明时空并没有改变。如果昨晚确实出现了两个不一样的魏皎,那么问题可能并不在于时空,而是在魏皎身上。」

可魏皎能有什么问题呢?她还能凭空变一个自己出来?

我还是有些怀疑:「你确定?」

「 我也不确定。这样吧,我有个道士朋友,专门研究灵异事件,我让他晚上去你公司看看。」

我把公司的地址发给王晴,她说让我等着就行。

最后她嘱咐我:「离那个魏皎远点。」

今晚是万圣节前夜,也是西方的鬼节。

行政凑了个热闹,给每人发了一盏南瓜灯,食堂还送了一个南瓜布丁。

我一个人在北京,不喜欢过节日,对洋节也没什么感觉。

王晴今天一直在忙 ,再没联系我。

我不知道道士什么时候来,简单收拾过后,照例晚上 9 点去健身房踩动感单车。意外的是,我在健身房遇到了魏皎。

她扎着高马尾,穿着专业的运动内衣和运动短裤正在踩踏步机,从我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她瘦削的小腹和紧实的大腿。

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我鬼使神差地路过单车区,走向魏皎,上了她旁边的踏步机。

「嗨……这里有人吗?」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里透着尴尬。

魏皎转头看了我一眼,细密的汗珠从她的额角滴下,直接滴到她清楚明晰的锁骨上:「没人,你用吧。」

「我看你平时好像不健身,第一次来?」我踩着踏步机问。

「最近工作压力大,得锻炼锻炼免得身体扛不住。」

魏皎加快了踏步机的速度,不多时就微微有些喘,她挥动着小臂,背上的汗水顺着腰线滑落下去……滑入某个我不可名状的陌生领域。

我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咽口水的同时偷偷瞄了她一眼,幸好她一直专心踏步没有看我。

旁边一群撸铁的大老爷们儿也时不时看向这边,如果被人发现我在偷看她,我就得当场社死。

我想起了昨晚的梦 ,难道今天冥冥之中是一个表白的好时机??

不行啊 !章小彰你得冷静啊!

女人只会影响你敲键盘的速度 !!

我从踏步机上下来,长出了一口气,去饮水机连灌了两杯水,想靠喝水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刚想问魏皎喝不喝,一转头却发现,她不见了!

奇怪,我刚才没听见她从踏步机上下来的声音啊……

我绕着健身房找了一圈,器械区、操课房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她。

而且不止魏皎 ,健身房里的其他人也都不见了!

几秒钟的时间里 ,刚还吵吵嚷嚷的健身房突然整个安静了下来,仿佛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来过。

怎么回事??凌晨的事件再次重演了?!

我心里越来越害怕,慌乱之中我想起来,健身房的设备都有计时功能,上一个使用者的运动数据会保留在缓存里,直到下一个使用者重新打开设备才会清零。

我查看了自己的踏步机,最新的运动数据是 10 月 31 日 21 点 10 分,没什么问题。

我又按照记忆 ,依次摁亮了刚刚有人使用过的跑步机,发现屏幕上的运动数据居然还停留在 10 月 28 日!

这说明 ,今天根本没人用过这几架跑步机!!

一个我万万不敢想的念头 ,出现在我的脑海

——难道说 ,刚刚那些跑步的同事,都是……鬼吗?!

我站在偌大的健身房中央,背上不受控制地起了一层冷汗。

我环顾四周感觉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我看,他们一直隐藏身形,却又要故意露出些蛛丝马迹让我发现。

干什么?觉得耍我很好玩是吗?!

我一个小老百姓,就想好好工作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不仅天天加班要被领导骂,还要被损友嘲笑母胎单身,白活了小半辈子连女生的嘴都没亲过。这些就算了,结果现在连不知道哪儿来鬼也要耍着我玩!!

凭什么??!!

我不禁有些生气,张嘴就开始骂:「草泥马!别 TM 装神弄鬼的,给爷滚出来!」

「想玩我是吧?有本事出来啊,爷陪你玩个够!」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大鬼小鬼快现行!」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

……

「章小彰。」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转身一看,魏皎站在健身房门口用毛巾擦着头发。

她应该是洗过澡了,换上了一袭姜黄色的棉麻长裙,金棕色的长发湿漉漉地落在白皙的肩颈上。她走到我身边,我能清晰地闻到她身上洗发水的樱花香气,一时间,好像心里什么戾气都消散了。

「我刚听见好像有人骂人,还有人念咒?」魏皎一脸探寻地看着我。

「哦……有同事发了个疯了,然后就、就走了。」我不敢直视魏皎,说话也磕磕巴巴的:「我、我去洗澡。」

话音未落我就跑了出去,一把拿起洗漱用品冲进了淋浴间。

她没走 !她听见了!!

我社死了 !我完蛋了!!

我那脆弱的办公室恋情 ,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夭折了!!

公司健身房配置了男女两个换衣室,里面有单人淋浴的隔间。

直到洗完澡,我才慢慢冷静下来。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奇怪的平行事件、古怪惊悚的梦境、突然消失的同事、还有魏皎反常的态度……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装着事,没太注意,洗完澡只下身围了一条浴巾,在换衣室擦着自己的身体,准备换上干净的衣服。

忽然间,我听见楼道里响起了非常浑厚的铃铛声。这铃声非常奇怪,听起来有种古朴的韵律在里面,不断在楼道里回响着。

我听着听着有些走神 ,一不小心腿软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换衣室的椅子上,后脑勺也在墙上磕了一下。

我忍着疼抬起头,就看见魏皎一脸严肃地闯了进来。

她快速打量了一下我,锁上换衣室的门,然后站在我面前,伸手捂住了我的耳朵。

我仰着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和她满脸关切的神情,一时间愣住了。

「什么情况?」我用口型问她。

她只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

楼道里的铃声还在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晰,同时还有脚步声响起,似乎有人正摇着铃铛朝健身房走了过来。

魏皎轻轻皱了皱眉头,捂着我耳朵的手微微颤抖。

接下来她做了一个我万万没想到的动作 ,她张开双腿,跨坐在了我的腿上!!!

天呐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直男斩.坐腿杀吗??

母胎单身 25 年 ,第一次体验坐腿杀就是跟自己的暗恋对象???

魏皎的脸离我又进了几分 ,因为刚刚洗过澡,换衣间里全是湿热氤氲的水汽,她的呼吸扑在我的脸上,鼻息间都是她发梢樱花的香气,我的脸不可遏制地烫了起来。

我看着魏皎近在咫尺的眉眼 ,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做出了此刻男人该有的反应。

我也伸出手 ,捂住了她的耳朵。

魏皎愣了愣,和我对视一眼,脸居然有些微微泛红。

我们现在的姿势太过暧昧,要是被人拍下来发到网上,说不定会成为怪奇 XP bot 的微博段子。想到此处,我不禁笑出了声。

魏皎嗔怪地看了我一眼,用口型问我:「笑什么?」

「没什么。」我用口型回她,但嘴角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铃铛声渐渐远去了,似乎还夹杂着几句谩骂。

「把小爷我诓来捉鬼,别说鬼影了,连个人影都见不着。」

「人呢?鬼呢?都到哪儿去了?」

听声音,是个年轻男性。

又过了十来分钟,铃声和脚步声都走远了听不见了,魏皎才松开我,从我身上坐起来。

我俩尴尬地相视一笑,我指了指旁边的衣服说:「我继续换衣服。」

「嗯。」魏皎点了点头,走出换衣室。

刚才发生了什么 ?!魏皎她,居然坐我腿上了?!

她……她该不会是暗恋我……吧 ?

我该怎么办 ?只要微笑就可以了吗?

章小彰 ,你的春天来了!!

虽然我心里隐隐约约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我的脑子还是处于半懵逼的状态。

我换好衣服,糊里糊涂地跟着魏皎来到天台。

这栋大楼是千禧年建的,一共有 10 层。我们平时办公的地方是第 9 层,10 层因为直通天台,平时楼梯间的门都是锁着的。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门没锁,我们推开门,直接来到了楼顶天台。

我还是第一次上这么高的天台,有些好奇,趴在栏杆上往下看。

夜里 10 点,中关村的街道依然灯火通明,橘黄色的光晕里车来车往,背着双肩包的互联网人堆在路口等着网约车。没有小情侣在路口拥抱,没有年轻人在黑夜里狂欢。

这里是一个浪漫缺失的地方 。

魏皎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从袋子里拿出一听福佳白递给我。

「你看,今天没有星星。」她说。

「没关系,今天有满月。」我接过啤酒喝了一口,坐到她身边。

10 月底的北京已经很冷了,我和魏皎都穿着两件单衣,但丝毫不觉得冷。

因为远处灯光的原因,天空并不是纯黑,只是一片浓重的蓝墨色,没什么美感。

我俩就这么看着夜空,吹着风喝酒,什么话都没说,一切又好像尽在不言中。

「City of stars,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City of stars,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t see.」

「Who knows,is th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wonderful and new,

or one more dream that I cannot make true?」

……

一听啤酒喝完,我握住了魏皎的手,她的手很冰,冰得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突然间,我有点想哭,下一秒我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魏皎明显慌了神,忙问我怎么了。

「 魏皎,你、你是不是已经死了?」我抽抽噎噎地说,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在她的手上。

「你是不是要走了?呜呜呜呜呜……」

「你别丢下我啊,我还有很重要的话没跟你讲呢!」

魏皎的表情凝固了两秒钟,下一秒她「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吧唧」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傻直男。」

傻直男?是在说我吗??

「呜呜呜呜呜,你走了就算了,走之前还要骂我傻……你、你欺负人!」

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累了 ,我感觉我的脑子渐渐开始有点不清楚,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

「你就知道欺负我……以前每次跟你说话,你都爱答不理的!」

「今天干嘛坐我腿上啊?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喜欢我你就大胆说出来嘛,还非得等我先开口……你就知道钓我,也只有我才会上你的当!」

「是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不该找道士来害你。」

「魏皎,你别走好不好……」

我糊里糊涂地说着醉话 ,看不见魏皎的表情,只听见她在我耳边幽幽地叹了口气。

「你们谁是章小彰?」

年轻男性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我从魏皎的怀里抬起头看向声音的来处,一个满头脏辫穿着日式浴衣一副浪人打扮的男人靠在墙边,手里拿着只拳头大的铃铛,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我们。

「谁?」魏皎站了起来,声音有些严肃。

浪人并不理她,转头问我:「傻小子,你就是章小彰?」

我想起来了 ,王晴跟我说过会有一个道士来找我。

我脑子里有一根弦突然绷紧,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我连忙挡在魏皎身前:「道长,是王晴叫你来的吧?是我搞错了,我这里没什么事,麻烦您白跑一趟了,您请回吧。」

浪人挠了挠脏辫,一副为难的样子:「没搞错啊,王晴让我来送走一个叫章小彰的人,你不是章小彰吗?」

「送我走?」我一下子抓住了重点,转头看着魏皎。

魏皎沉着脸不说话,我瞬间明白了几分。

「 所以要走的人是我?」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是我……我死了?」

结合魏皎和浪人的描述,我拼凑出了事情完整的来龙去脉。

我死了,而且不是什么寿终正寝的正常死亡。

我死前心里有遗憾未了,于是死后以公司大楼为原型,在同一个地方用臆想创造出了一栋一模一样的大楼。我一个人在大楼里徘徊,以为自己还在正常上班休息,但其实一直在臆想的空间里行动。

今天是我的头七 ,我将会在明天零点前完全消散,我的臆想空间和现实空间产生了一些重合,所以才出现了这一切奇怪的类似平行时空的现象,所以我的潜意识才会在梦里化身为老汪催促自己赶紧在今天表白。

「怪不得,我总觉得我在公司像一个「隐形人」,怪不得,我看见了两个你。」

知道自己马上要消散了,我反而异常平静。

我一直以为是魏皎死了 ,她的灵魂留在了公司,所以才出现了两个魏皎,却没想到死者竟是我自己。

「因为臆想和现实的部分重合,王晴收到了你发来的微信消息,她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你的灵魂还遗留在人间,所以拜托我来送你上路。」浪人说着摇了摇手里的铃铛。

铃声逐渐化为古朴的韵律,我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大脑开始放空。

魏皎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眼睛却盯着浪人:「还有一个小时,能不能再给我们一个小时?」

浪人看了看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章小彰,你还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吗?在这栋大楼里,你现在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说出来,我都答应你。」

魏皎看着我,眼神里是我从未见过的认真和坚定。

我在她的注视下红了脸,说:「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不知道你肯不肯答应,只要五分钟就好。」

「啧,五分钟也太短了吧,兄弟你不行啊。」我话音还没落,浪人强行插进来一句吐槽。

「闭嘴吧,臭道士。」魏皎给浪人投去一个眼神杀。

我连忙摆手:「你们误会了,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给你编一个辫子……」

我喜欢魏皎的头发,她金棕色的长发在阳光下会散发出柔和的光。

征得魏皎的同意后,我给她编了一个最简单的麻花辫。我是第一次给女生编辫子,技术不熟练,编了两次才编好,但是魏皎很满意。

系头发的红绳,是浪人友情提供的。他给了我两根红绳,一根我系在了魏皎的发尾,剩下的一根我系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算是我的一点私心吧。

我突然想起,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一直忘了问。

「 对了,能不能告诉我,我是怎么死的?」

「 一周前的今天,你在公司加班,健身后猝死在了换衣室的淋浴间。因为搬工位,在大楼办公的员工很少,所以保洁员没有每天清理淋浴间,你死了两天后才被人发现。」

魏皎犹豫了一下,说出了我的死因。

「哦。」知道自己是猝死的,我竟然不是很意外。

反倒是浪人唏嘘不已:「上班短命啊,家里躺保平安啊~」

我看了看表,时间还剩下 40 分钟。

「能不能陪我在大楼里走走?」我牵起魏皎的手。

「我入职就是在这里办的,HR 给了我一个入职大礼包,里面有一个小玩偶特别可爱。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玩偶是让新人送给自己导师作为见面礼的,不是给新人的。」我指了指 2 楼的行政窗口。

「午餐我最喜欢日料区的照烧鸡排饭套餐,有时候食堂师傅会把套餐里的饭团换成抹茶大福,味道还不错。晚餐的话,还是广式的烧鸭叉烧双拼饭最好吃了,酱汁特别香。」我牵着魏皎从 3 楼食堂逛到 4 楼食堂,一道道说起自己喜欢吃的饭。

「咖啡厅每周五晚上 7 点会有电影协会的人来放电影,我在这里看了好几部没在大陆上映的电影,都是文艺片。以后你也可以常来看看,不要一直一个人独来独往。」我拉着魏皎在咖啡厅的沙发里坐下,还用柜台后面的咖啡机给她做了一杯拿铁。

「法务财务都在这一层,每次合同或者发票出了问题我就得一趟一趟地往这儿跑,法务小姐姐人很好,不会说什么,但我每次回去都得被尹总大骂一顿。不过你那么厉害,肯定不会犯我这种低级错误。」

最后我回到自己的工位,拉开我的抽屉。

「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抽屉是个百宝箱,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加班神器。如果现实空间里我的工位还没被人清理掉的话,你应该也能找到这些东西。那就都给你吧,要好好对待我的「遗产」,可别随便送给别人,不然我会伤心的……」

「 你说我买点什么不好,非得买什么加班神器,结果自己加班加死了……」

「小彰。」魏皎转过来头看我,红了眼眶:「时间到了,走吧。」

我和魏皎回到了天台。

浪人从墙边坐起来,打了个哈欠,走到我身边,开始摇铃。

古朴的韵律如天启般降临,荡涤着我的灵魂。我的意识越来越空白,身体也越来越轻。

灵魂消散的前一刻,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抱紧了魏皎,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 魏皎,谢谢你,如果能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 **

「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 番外】 一梦黄粱

魏皎是尹总从竞品公司挖过来的得力干将。

但其实,魏皎自己很不喜欢工作。

她觉得工作是反人性的,工作无法实现个人价值,只是提供劳动来换取生活所必需的报酬。

所以她总是越干越快,只求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工作,然后回家该干嘛干嘛。

但这一切落在同事们眼里,却成了另一副样子——她高效而理性、工作能力非常强,是个不好惹的女魔头。

所有人都羡慕她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羡慕章小彰。

章小彰入职的时候,魏皎就留意到了这个愣头青。

这个组里的人,不外乎是尹总、老汪这样的老油条,自己也是一个工作多年没有感情仿若 A.I 的「老社畜」,章小彰身上的朝气和活力在这个人精堆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怎么会有人这么喜欢工作呢 ?

他总是笑呵呵地跑上跑下,取快递寄合同交发票;

项目资料按照惯例都是随便写一写了事,他却总能洋洋洒洒写上几十页,全是他一点一滴抠出来的 idea;

开会的时候总是全程录音,尽管没人要求,他也会在会后整理一份详细的会议纪要发邮件给大家,魏皎不止一次地想提醒他「没人看的,别写了」。

他总会买一些奇奇怪怪的加班神器,靠垫、小风扇、加湿器、减压鼠标等等,工位桌子上堆着满满当当的小盆栽小玩具;

每次有了什么时令水果、小零食打折满减,他都要买上一堆,热情地分给所有人。

总之 ,章小彰看起来是个性格乐观、用力生活的人。

好羡慕 。

魏皎时常忍不住想 ,明明大不了多少岁,自己和他相比,是不是有些太丧太消极了。

有一次组里团建去吃烤肉,章小彰喝醉了,唠唠叨叨拉着老汪的手说了半天。

「汪哥,我知道你说的都对,可是我不这么拼命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回家你嫂子每天晚上都非得跟我闹,一会儿说我没去参加孩子的家长会,一会儿说我不辅导作业,关键那题我得会做才行啊,现在小学的题怎么那么难啊!」

「我学校不好,学历也不高,专业也没有什么稀奇,我能进这家公司,已经是天降的好运气了,我必须珍惜啊……」

「出了事只知道让我请假,可是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啊,她就是想把孩子丢给我,自己一个人去玩去浪,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她就不配当母亲。」

「 我也不想就这么忙忙碌碌地活下去,可是我小的时候,所有人都告诉我要读书上学,长大了告诉我要找个好工作成家立业……没有人告诉我人生可以有别的活法啊!」

「我们男人就应该反抗!为自己的权利抗争!不能让女人骑到我们头上来……」

「 我认命了,只想好好工作当一颗螺丝钉,现在你跟我说追求梦想?可是我、我没有梦想啊,我只是想活着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

魏皎喝着清酒坐在俩人对面旁听。

这俩货醉得眼神都涣散了,鸡同鸭讲竟然把事情说完整了。

哦 ,原来章小彰也不快乐,再乐观的人,也会不快乐的。

魏皎这样想着就从盒子里掏出一支烟来,刚要点,章小彰一把抢过桌上的打火机,嘴里还嘟嘟囔囔地叫唤着「我来给魏姐点上」「魏姐排面」之类的话。

魏皎怕他烧着自己,伸手去夺,反被章小彰一巴掌拍了回去,就是犟着非得自己点。魏皎没办法,只能由着他。

章小彰「啪」地按下打火机,盯着火苗看了半晌,一直在傻笑。

最后才说:「看,有星星。」

「嗯,有星星。」

魏皎没有在火里看到星星,却在章小彰的眼里看到了星星。

后来散了场,魏皎送章小彰回家,才知道章小彰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不同的单元楼。

魏皎租的一居,章小彰和陌生室友合租的三居室。

可能是因为多了这么一层缘分,魏皎对章小彰逐渐关照了起来。

只是这种关照并没有持续多久,章小彰就死了。

因为连续的高强度加班和不规律的作息 ,章小彰猝死在了健身房的淋浴间里。

得知章小彰的死讯,魏皎是有些难过的。

不过她却在章小彰死去的第 6 天,在办公室里见到了他。

本来是计划通宵写 PPT 的,却一抬头看见了章小彰关切的脸,以及和以前一样,鲜活又充满好奇的眼神。

魏皎发现这是一个极不规律的臆想空间 ,两个空间的重合毫无章法,好在章小彰常去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找到章小彰,她就能在两个空间里来回穿梭。

她没想到的是,章小彰对她的关心胜过了自己,他误以为死去的人是她。

这个傻乎乎的直男,怎么可以这么好笑又可爱?

只是这一夜太短了 ,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 ,

如果自己能早一点遇见他就好了 。

- 完 -

□ 毕竟我可

备案号:YX01WBJb1dd6dY8x9

编辑于 2021-11-02 16:2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熊偶之祸

赞同 599

已反对

目录

54 评论

分享

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吞茶嚼花 等

{ nonce=
‘market’,action: ‘FCPEnd’,params: {}})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