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第 13 节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

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查看详情

深夜,我正在睡觉,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关门落锁的声音。

不一会,楼梯处传来细微的声响,那个人正在缓缓上楼。

我迅速从床上爬起来躲进柜子里,惊恐地听到那声音十分准确地找到了我的房间。

此刻我十分确信有人站在门口,随时都会破门而入。

一小时前我曾点了一份炸酱面,外卖盒下面写着一行小字:

【今夜小心。】

短短四个字,当时我没有注意,如今想起,后背一片寒凉。

1.

我一直都独自居住。

而现在已经有人进来了。

门外的人是谁?

他为什么进入我家?又是怎么进来的?

还有,那盒子下面写的字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数个谜团在我脑袋里打转,寂静的黑暗中,我被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呼吸急促,冷汗涔涔。

我很想报警,可刚才事态紧急,我没来得及拿上手机,此刻我只能躲在这里坐以待毙,拼命祈祷那个人赶快离开。

门外是诡异的安静。

就在我心脏狂跳不已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的大衣里探出一个情书模样的卡片,我抽出一看,发现上面写着:

【我知道你一定会躲进这里,可你也一定会被他杀死在这里。】

血红的小字几乎要刺进我的眼睛,我感受到脑袋「轰」的一下。

由不得我思考,门锁已经被慢慢转动打开。

透过柜子的缝隙,我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缓缓走了进来。

就在他转身关门的时候,我清楚地捕捉到了他袖口露出的寒光。

他带了一把刀!

2.

卡片上的字说得没错,那个人确实是想要将我杀死!

难道留下这些字的人早就预料到了我今晚的灾祸?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恐地捂住嘴巴。

父母车祸去世后我就一直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乎成日里都躺在卧室玩手机。

那么,衣柜里的卡片,是谁、又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一想到或许在夜里我入睡的时候正有双眼睛在衣柜里盯着我,我就浑身发抖。

我看到那双套着塑料袋的鞋子已经走到了衣柜前面。

空气突然安静了。

然而下一秒,他猛地将刀插进了柜子中间的缝隙!

柜门被他「哗」的一下掀开,衣服散落一地,男人疯狂地翻找着,我想他此刻一定很遗憾。

因为我趁他转身的时候偷偷出来躲在了窗帘外。

我正要借此机会跳出窗外,突然看到,窗台上写着一行字:

【别跳,下面有他的同伙,那个人正在等你。】

我战战兢兢地往下看,果然,一辆从未出现过的黑色的车正停在路边,车内是亮着的。

我住的这处别墅地段偏僻,周围很少会有人逗留,这行字没有骗我。

那个男人走到了床边。

他低着头,像是在思考。

糟糕。

我突然想到,我才从床上爬起来,被子还是热的,他一摸就知道,不久前曾有人在这里待过!

恐惧感爬上我的心头,我的脑袋嗡声一片。

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

男人低低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

「我知道你还在这里。」

3.

我要疯了。

「没在床底,那能在哪呢……」

男人的脚步开始在房间里游荡,我知道,片刻后他就会发现藏在窗帘后的我。

我决定赌一把,从楼上跳下去。

不管怎样,总比这样坐以待毙要好。

从他刚才捅开柜门时疯狂的力量来看,我一个女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听着那串脚步逐渐向我走来,我闭紧了眼睛。

然而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一楼突然传来声响,男人猛然回头,以惊人的速度冲了出去。

精神一下子松懈下来,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丝毫不敢放松,冲到床边想要拿手机报警。

可该死的事情发生了,我怎么也找不到手机。

我崩溃地摸索着,突然看到床沿上刻着一行小字:

【你被发现了。】

!!!

我的后背一凉。

我意识到了什么,慢慢转过头。

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口。

男人戴着口罩,像鬼魅般一动不动地站着,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我。

4.

就这一秒,我突然疯狂地冲向了他。

他明显没料到我会这样,猝不及防被我撞了一个趔趄,手中的刀也摔出栏杆,掉到了楼下。

等他反应过来追向我时,我已经成功躲到了另一个房间里,将门反锁。

恐怖的敲门声像是要把门拍烂,我把房间内所有能搬的东西都搬到门口,胆战心惊地听着门外发出的响动。

我要找个东西防身。

我紧张地翻着抽屉,可里面除了化妆品和一些杂物外什么都没有,我逐渐崩溃,红着眼睛冲进与卧室配套的厕所。

我拧开水龙头调到最大,「哗哗」的水声冲淡了外面的撞门声,我抬起头,却发现镜子不知何时被人蒙上了一块巨大的黑布。

别墅果然曾有人进入。

恐惧感再次袭来,这块黑布将我的心脏紧紧包裹直至窒息。

我伸手想要将它扯下来,可很快,我发现了它边缘绣着的小字。

每次小字的出现都是在提示我的死期,我绝望地看着它。

这一次,上面写着:

【想办法去地下室躲一晚。】

5.

不是对我的警示,而是提醒。

经过前几次的验证,此刻这行小字在我眼里无异于救命的稻草。

我像是即将渴死的人突然发现了新的绿洲,我又燃起了生的希望,打开厕所的门。

卧室外的敲门声不知何时消失了。

就在我思考要不要打开一条缝看看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视野一黑。

我扭过头。

那个男人正在窗外,尝试打开窗户爬起来。

6.

寒意渗透进我的每个毛孔。

我飞快地逃出了门,可我并没有往地下室去。

如果能够直接跑出别墅,那不比在地下室束手就擒更有活下来的可能?

那张小字前几次说的话都应验了,可我不能因此而笃定,它每句都是真的。

什么预言提示,我打心里不相信这些很玄乎的东西。

或许写下这些字的人就跟刚才的男人是一伙的呢?

身后的脚步声已经追了出来,可我已经来到了一楼。

手触及门把手的一刹我激动得要哭出来。

我得救了!我得救了!!

可等我打开门后,我看到的,是一个同样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

他抬起了手。

在我倒下的那一刹,我看到门上一行红色的小字格外刺眼:

【不要开门。】

7.

后悔也没有用,我知道自己死期将至。

可令我意外的是,等我醒来时,发现我被绑在一楼的椅子上,那两个男人不知所踪。

我按照以前在网上学的自救方法成功挣脱绳索,这次我没敢再急着逃命,我先寻找周围是否还有什么提示。

果不其然,不远处的茶几,一个茶碗下面有一行用碳素笔写下的字:

【他们就在门外,快去地下室。】

这次我毫不犹豫地听从了它的指示。

8.

一进到地下室,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还伴随着腐朽的气息。

空间窄小,而且像是有什么东西烂掉了,有隐隐约约的臭味扑进我的鼻腔。

我突然发现地上还有一部手机。

可惜没有网络,但也足够了。

我拨通了报警电话。

「喂,警察,我好害怕,我家里进入了两个歹徒,他们要杀我,快来救我……」

「好的,您先别急,告诉我们您的具体地址。」

「我家在,在……」我的头脑突然一片空白。

方才受惊过度,导致我的脑袋现在一片混乱,我结巴了好久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拜托警察通过手机定位找到我。

挂断电话后我还是心跳不能自抑,就在我原地抓狂、来回行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杂草旁边,露出了一角衣料。

我的呼吸僵住了。

有人躲在后面。

黑色的衣料看起来像是男人穿的,此刻他正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等我过去。

字的内容居然在骗我。

难道它所蓄谋的就是让我在此处被虐杀?

此时我已经丧失了求生的意志,楼上有两个男人在搜寻我的踪迹,而地下室里居然也藏着一个不为我知的人物。

我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可预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壮着胆子走过去,却发现后面居然只有一件外套和一部手机。

9.

我微微一愣。

杂草后面空无一人,我悬起的心又放下了。

那么这衣服和手机的主人是谁?

难道是楼上两个人的其中之一?

直觉告诉我这不可能。

因为这个手机的屏保是一个男人和女人的合照,两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美好的笑容,跟楼上两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有本质区别。

可这个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手机设置了密码,我打不开,我正在疑惑中,余光突然瞥见墙角。

就这一眼,我的瞳孔一震。

墙角有一摊深褐色的血渍,上面还缠着非常多的头发。

绳子,剔骨刀,电钻,被扔在一旁,只用一层杂草掩住。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哆哆嗦嗦地去把外套翻开。

果不其然,里面全是干透了的血渍!

我惊恐地意识到,曾经有人在这个地下室里被杀害。

我家的地下室,居然曾是发生过命案的场所!

我喉咙一紧,立即蹲在地上干呕起来。

不一会,我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那两个人已经找到了这里。

10.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此刻我人在地下室,除了门,根本没有别的出逃可能。

即使我将门锁住了,可只要他们有心坚持破锁,那我被抓住也是迟早的事。

提示,这里还有没有提示,我需要提示帮我!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红着眼睛四处搜寻,终于在手机壳里找到了。

我激动地凑到眼前,可里面写的却是:

【萌萌,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十个大字一笔一划,遒劲有力。

一时间,无数记忆涌上我的脑海,我的头几乎要爆炸。

我叫叶萌。

那场车祸不仅带走了我的父母,也让我的脑部受到重创,我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可看到这几个字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一张清俊温和的脸。

是夏安,我的男朋友。

可他的手机为什么会在这?

墙角的血迹再一次刺进我的眼睛,我踉跄着后退,捂住嘴巴,呼吸不畅。

夏安,你的手机为什么会在这里。

墙角的血……是你的吗?

一种令人窒息的疼痛狠狠抽打着我的心脏,我仿佛看到夏安遍体鳞伤地躺在这里,怀里还紧紧护着要送给我的求婚戒指。

他说过他要亲手给我戴上指环,他说要用此圈定我的一生,他说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

我想起车祸发生的前一晚,我正好因为跟夏安吵架赌气而拉黑了他的联系方式。

后来我从医院出来,脑袋受到刺激,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也没有再联系过他。

难道就是在我住院的那段时间,他来家里找我,被杀害了吗?

夏安,是不是你的亡魂在保护我,那些字是不是你为我而写下的。

我的泪水流淌了下来。

11.

巨大的伤痛还在后面。

我在杂草丛里发现了一只挤变形的金丝眼镜。

镜片已经碎裂了,上面还带着早已干涸的鲜血,我几乎可以想象到夏安生前都经历了什么。

他一定是来找我时发现潜在我家里的人,一番搏斗后他双拳难敌四手,被带到了地下室。

那两个人对他实施了惨无人道的虐杀。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都要碎了。

那样英俊又温柔的人,他不该就这样死掉的啊。

都怪外面的两个混蛋!

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一个复仇计划,在我脑海里悄然酝酿开来。

我要跟他们同归于尽。

12.

我安静地蛰伏着,等待那串脚步声来到地下室门口。

一步,一步,他们终于是下来了。

我感受到二人在门口静止了片刻,随后开始撬锁。

他们的动作十分娴熟,不一会,两道长长的影子拖进地面,借着冷幽的月光,他们进来了。

为夏安报仇的信念战胜了我的恐惧,我从未像此刻这般冷静。

我颤抖地举起剔骨刀,我知道这会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杀人,我知道也会是最后一次。

我等待着他们走向我。

「外面的那辆车一会带回去吧。」

其中一个人突然开口。

我正纳闷这话什么意思,难道那辆车不是他们的吗?

另一个人冷冷道:「沾了人命的东西当然要带回去,可都是罪证。」

我愣住了。

剧痛再次袭来,我把手背咬出了血才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

我恍然间想起了发生车祸的那天。

当日,父母带我进城采购东西,我们一家喜欢安静,一直住在郊外,每逢月初都会进城购买生活必需品,也当散心。

可就在那天,天空下起了暴雨,明明是白天,视线所及之处却是昏黄一片,父亲正小心地开着车,突然看到从路边一侧冲出来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矮胖的男人,相貌丑陋,浑身被雨淋湿,像是摔过几跤,身上还沾着泥巴,父亲立即猛踩刹车,可轮胎打滑,他拼命转动方向盘,不慎栽向了公路旁边的陡坡……

巨大的撞击袭来,耳边响起父亲的厉喝:「小心!」我眼睁睁看着母亲扑向我,生生为我挡下了飞来的玻璃。

她睁大眼睛,缓缓伸手捂住我的眼睛,宠爱了我一生的母亲,用身体为我做了最后的盾牌。

13.

可是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是被人发现送进了医院吗?

是谁发现的我??

似乎有什么东西拼命冲撞着我的记忆深处,即将喷涌而出。

紧接着,我突然听到——

「那对夫妇当场丧命,唯一还有着一口气的女儿又被带了回去……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必须要处以死刑才能平民愤!」

「最后一共是四条命搭在了他俩手里,刚才据其中一人招认,另一个至今还藏在这所别墅里,呵,这罪犯胆子也真够大的。」

这两个人说完就离开了。

我的思绪还十分混乱,手里紧握的剔骨刀脱力垂下,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那两个人,似乎不是先前追杀我的两个。

我听过其中一个戴口罩的男人的声音,嘶哑得像是被烟焚毁了一般,可刚才说话的两个人声音分明清冽沉稳,可以说是好听。

他们两个,似乎更像是警察。

警察已经来了!

太好了!我有救了!

我这就冲出去找他们保护我!

我来不及狂喜,突然眼前一黑。

一个帽檐压得很低、身材矮胖的男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穿着送外卖的衣服。

正是我晚上遇见的那个外卖小哥。

此刻,他缓缓地抬起头,遍布疤痕的脸看起来十分骇人,完全和我记忆中那个突然冲向马路的身影吻合了起来!

是他,就是他害死了我的父母!

是他伙同同伙将我带到了这里!

是他害死了来找我的夏安!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他,都是他啊!

14.

我仓皇地弯下腰想要去捡剔骨刀防身,可是一双黑色皮靴踩住了我的手。

我面色惨白,抬起头来,却发现方才走了的两个男人又折返回来了。

「很高兴遇见你。」

其中一个冷笑着看着我,嘴唇开合。

「孟伟先生。」

15.

孟伟。

已经很久没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

我缓缓地抬起头,发现面前正立着一面镜子。

「为什么要把这些镜子全部蒙上黑布呢。」男人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我,嘴角上扬,「原来犯罪分子也憎恶自己这张丑陋的脸啊。」

我看到镜子里穿着外卖服的男人正以一个无比狼狈而难堪的姿势被人按在地上,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给他套上了手铐。

镜子里缓缓出现了一行血字,这次,五个字格外大:

【游戏结束了。】

16.【孟伟的自述】

我叫孟伟。

因为相貌丑陋,我费了很大工夫才找到一份送外卖的工作。

老板的条件是:戴好帽子,戴好口罩。

他没把话说得太死,但我知道,他是怕我吓到顾客。

我小时候体质差,容易生病,母亲不懂,听村里医生的话给我打了好多激素,致使我变成了一个体态臃肿的人,我的身高也增长缓慢,一直比同龄人矮半头。

更不幸的是,我六岁那年帮家里人做饭烧火,由于太困,不小心睡了过去,火星飞出来溅到我的脸上,加上家里没钱医治,我的脸上留下了很多难看的疤痕。

从小我就没有朋友,小伙伴们看到我就讨厌,老师也不待见我,顶着这么一张脸,仿佛什么坏事都跟我有关系,我不知替别人背了多少锅。

而那些长得好看的小孩,就算犯了错,吐吐舌头,撒撒娇卖卖萌,就会被轻易原谅。

因为外形丑陋,我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

这就是世界的不公。

后来工作后,我认识了一个和我一样,因为没钱没势而在这个世界上饱受冷眼的朋友。

我们卑微而小心地生活,努力不被世界发现。

有一天,我们外出野游,迷路了,附近只有一座别墅,我们饿到深夜实在捱不住了,所以鼓起勇气去敲门。

一个长得像仙女一样的女孩开了门。

她的眼睛很纯,很清澈,笑容之美好是我这辈子从未见过的。

她给我们一人做了一碗香喷喷的炸酱面吃,给我们水喝,还留我们在她家过夜。

我和朋友激动万分,从未有人对我们这样好过!

那一晚,我觉得我为她死了都甘愿。

可第二天等我们醒来时,发现我们被拴在了地下室里。

麻绳紧紧箍住我的身体,下了药的食物让我的头疼得厉害。

而面前,相貌天使一般的女孩正和她的男朋友站在一起,用一种看货物的目光打量着我们。

他们是做器官贩卖生意的。

「身体倒是健康,就是,长得太丑了。」

我从她嫣红的嘴唇里听到了熟悉的评价。

那一刻,身体的疼痛不及心中的疼痛万分。

「当猪宰了吧。」她愉快地说。

就是因为这件事,我第一次发现,我好恨。

我以为深渊里向我伸出的手是救赎,却不知是撒旦深处的藤蔓,只为引我入更深的沼泽。

后来我和朋友趁他们不注意,九死一生逃了出去。

这件事情并没有罢休,我们望着彼此仇恨的眼睛与遍体鳞伤的身体,发誓要复仇。

她也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要带着父母逃离,于是他们驾车外出。

后面的事情警察也都知道了。

我冲出来让她一家发生了车祸。

我救下了只剩一口气的她,就为了把她男朋友引来。

让他们死在一起。

……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早已泣不成声,我抱着头无比懊悔。

「警察同志,我已经深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如果能够不判处我死刑,我发誓我一定会用余生忏悔,好好做人!」

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面前的警察自始至终无动于衷。

讽刺的笑容再次爬上了他的嘴角。

「哦?可是我这里有另一个关于这个故事的版本。」

17.【事实】

孟伟的童年究竟如何目前还不得而知,需要后续调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杀人的理由绝不是他说的那样。

孟伟是一个外卖员,与他所说的在职场备受欺凌不同,他受到了来自全社会的关爱。

老板知道他家庭条件不好,亲自掏钱给他置办基本用品;同事们知道他缺钱,有好的工作机会都介绍给他;他曾送外卖超时,那时他就展现了自己的反社会人格,带着一把刀去找顾客。

可没承想对方十分温柔地接待了他,还给了他水喝。

而那个不幸的女孩,就是叶萌,本案的死者。

孟伟对叶萌一见钟情,无法自拔地爱上了她。

他用极度变态而恐怖的手段展开追求,多次遭到拒绝后他死心不改,百般纠缠、疯狂骚扰,还曾敲碎叶萌家的别墅窗户爬进她的卧室,在衣柜里躲了整整三天。

他偷走叶萌的衣物,偷偷用她的水杯,幻想她能永远跟自己在一起。

就像他在自己手机备忘录里写下的那句话一样:

「爱一个人之深,则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将其彻底埋葬在自己的骨头里。」

叶萌烦不胜烦,可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也为了能不招致孟伟的报复,单纯的她没有选择把这件事告诉父母,也没有选择报警。

她每日活在被孟伟写的情书塞满别墅空间的恐惧里,终于决定要逃。

可这一切早就被孟伟发觉了。

叶萌好不容易说动父母离开,可车行驶到半路,孟伟突然冲出来了。

叶氏夫妇当场毙命,而奄奄一息的叶萌被孟伟找到,活活拖回了家。

那条路上的血至今未干。

孟伟把她囚禁了。

夏安是叶萌的男朋友,丧心病狂的孟伟拿叶萌的手机给他发了信息引其前来,将他困在地下室里,就在叶萌面前,活生生把他打死。

男生满怀希望前来,以为可以跟心爱之人长相厮守,却不承想魂断地下室里。

他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萌萌,别看。」

就像护女而死的叶夫人一样,用最后一点力气遮住了她的眼睛。

叶萌一直生活在爱与保护里,天真烂漫,善良简单,可孟伟的闯入把这一切都摧毁了。

孟伟和同伴杀死叶萌后,孟伟把别墅里所有的钱都给了他的同伴,自己独自留在别墅里居住。

叶萌的身影在他心里挥散不去,他日夜躺在女孩的床上,幻想她还在自己身边……后来,他时常会产生幻觉,有时候甚至认为自己就是叶萌。

他自己也厌恶自己这副丑陋到极致的躯壳,于是把别墅里所有的镜子都蒙上了黑布。

换句话说,这个夜晚他所幻想出的被两个人追杀的场景,全部都是他曾让叶萌经历过的。

那些字所说的内容并不是什么提示,而是真真切切在叶萌身上发生过的。

在叶萌被囚禁的日子里,某夜,她突然醒来,见孟伟不在,仓皇地躲进衣柜,拼命祈祷他能离开,放过自己。

可她很快被发现,并遭到毒打。

孟伟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离开我,是我对你不好吗?」

……

最后,叶萌也死在了那间地下室里。

死前遭到虐待,所有的头发都已脱落。

「孟伟,是你辜负了这个世界对你的善良。」

18.

我被判了死刑。

执行死刑的前一夜,我突然想吃一碗炸酱面。

警察很好,满足了我的要求。

只是我一边吃一边流泪,这实在太苦了,不一样啊,跟我记忆中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啊。

她做的带点甜,很香,一点也不苦,我这辈子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我终于意识到,我再也吃不到了。

如果时光能重来,我会在她递给我那杯温水的时候,说一句谢谢,转身离开。

只说一声谢谢。

- 完 -

□ 一点点

备案号:YX01WBJb1dd6dY8x9

发布于 2022-04-01 11:5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时间轮回

赞同 78

已反对

目录

24 评论

分享

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吞茶嚼花 等

{ nonce=
‘market’,action: ‘FCPEnd’,params: {}})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